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第346章 情况复杂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作者:东一方 书号:6853 更新时间:2013-1-1 
第346章 情况复杂
  从蔡邕的书房离开,王灿心中有些烦躁,便没有去后院看貂蝉和蔡琰的心思了。

  他回到书房中,考虑着蔡邕的事情。

  首先,他必须要清楚蔡邕找他的目的。无疑,蔡邕找他谈话是为了阻止王灿发兵攻打刘焉,可惜王灿一番话将蔡邕说服了,使得蔡邕默认了王灿发兵攻打刘焉,而没有选择和王灿翻脸,阻止王灿发兵。

  其次,到底是谁通知了蔡邕,让蔡邕得知了消息。

  这是最关键的一环,没有人通知蔡邕,蔡邕就不可能得到消息,更不可能派人找他谈关于刘焉的事情。

  最后,为什么有人通知蔡邕,让蔡邕得知消息。

  这其中是否因为王灿发兵攻打刘焉,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或者有人不愿意看到王灿攻打刘焉,才故意透消息给蔡邕知道。

  然而,追究底,还得找到给蔡邕传话的人,才能清楚具体的原因。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王灿立刻派侍从找来太守府的管事。

  当初王灿进入汉中,杀死苏固成为汉中太守后,就把太守府的所有人员都来了一个大清洗,保证太守府所有人都是信得过的人,而太守府的管事肖福也是王灿从军中遴选出来的快要退伍的老兵。肖福能力不错,有警惕,有一定的实力,能保证太守府的安全。

  书房外,脚步声由远及近。

  “咚!咚!”两声脆响,门外传来浑厚的声音:“大人,是我,肖福!”

  王灿道:“进来!”

  话音落下,肖福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他走路极快,身体微微躬着,脸上带着恭敬地神情,快步走到书房中,朝王灿揖了一礼,问道:“大人,您找小人有什么事情么?”说完后,肖福双手合拢放在身前,微微低着头,神色谦卑,等候王灿说完。

  一眼看去,肖福两鬓斑白,显得有些苍老,和普通的人没有异常。

  不过,王灿却知道肖福长期担任太守府的管事,将自身的杀气收敛了起来。

  当初王灿发现肖福的时候,肖福已经是四十岁开外。虽然年龄稍大,但仍是军中的好手,实力颇为厉害,能够一人单挑四五个士兵,因为肖福年龄较大,王灿才将肖福接到府中担任管事。

  王灿面带微笑,问道:“肖福,最近府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出入?”

  “特殊的人?”

  肖福愣了愣,旋即说道:“大人,府上往来最多的也就是程大人、荀大人等诸位文官,以及赵将军、高将军等武将,其他没有什么人进出太守府。”

  王灿再次问道:“你仔细想一想,真的没有其他人?”

  肖福想了想,肯定的说道:“大人,真没有!”

  王灿眉头微皱,又问道:“最近一段时间,老师可有离开太守府,去府外溜达?”

  肖福听后,脸上出沉思之,思虑良久,才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内,蔡老先生的确出过府,不过他老人家离开太守府都是去程大人的府邸,而且蔡老先生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说明去向,是去程大人府上找人聊天。”

  王灿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道:“老师在府内和哪些人接触过?”

  肖福想也不想,说道:“只有蔡琰小姐,别无它人。”

  王灿听完后,心中莫名的有些烦躁,如此说来,岂不是蔡邕自己发现的,王灿心中摇头,蔡邕不通军事,又没有接触汉中政事,再者也不了解他和刘焉之间的战事,不可能推断出来的。停顿了片刻,王灿问道:“老师离开太守府后,和哪些人见过面,你可知道?”

  肖福摇摇头,一脸不知的神色。

  王灿也是自嘲一笑,肖福一直住在府上,怎么可能知道蔡邕出去后的事情。

  “你下去吧!”

  王灿摆摆手,示意肖福离开。

  无法从肖福口中得到消息,就只能找王越了,这个情报头子知道的事情肯定不止一星半点。其实,王灿心里还是想能解决就自己解决了,毕竟涉及他和蔡邕的事情,王灿不想把事情得人人皆知,只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只能找王越了。

  他下定决心,喊道:“来人!”

  声音落下,一名侍从飞快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王灿吩咐道:“请王越到府上来一趟。”

  “即将发兵的事情,而且王灿也相信程昱不可能将刘焉的事情告诉蔡邕。

  私归私,公事归公事。

  程昱老而弥辣,不可能将两者混为一谈。

  因此,只可能是蔡邕和外人接触过。

  半个时辰后,王越来到太守府。进入府后,王越没有任何停留,直奔王灿的书房。等进入书房后,他先是向王灿揖了一礼,然后才说道:“主公,卑职刚回到英雄楼,正着手处理刘焉的事情,您找卑职有什么事情么?”

  语气中,颇有些怨气。

  王灿笑了笑,也能理解王越的心情。

  “坐!”

  王灿摆手,示意王越坐下。

  王越也是络得很,直接起衣袍坐了下来。

  他的确够郁闷的,先前得到王灿的命令前往太守府商议刘焉的事情,等事情处理好后,刚刚返回英雄楼不久,又被王灿派人召唤,让他尽快赶到太守府。这来来回回,饶是他身板健壮,也遭不住啊。不过,王越还是蛮高兴地,频繁往来太守府,说明王灿倚重他。

  王灿说道:“子武,找你来,是让你查一件事情的。”

  王越拱手道:“主公尽管吩咐,卑职一定完成。”

  王灿点点头,说道:“老师进入汉中后,就一直久居太守府,很少和其他人打交道,也很少接触汉中的事情。可不知怎的,老师竟然知道汉中准备和刘焉战的事情,刚刚老师找我去说话,劝我停止攻打刘焉,罢兵止戈。”

  王越听了后,立刻急了。

  和刘焉战可是他展示英雄楼实力的时候,怎么能罢兵呢?

  想也不想,王越立刻劝说道:“主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能罢兵啊!”王灿也是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能罢兵,也说服了老师。然而,老师竟然知道这件事情,你不觉得奇怪么?老师住在汉中除了和仲德公有交往,很少接触外人。而且老师对于汉中的政事从不手,也不关心。”

  顿了顿,王灿语气沉重的说道:“更重要的是,我们和刘焉战还在准备阶段,并没有公开讨伐刘焉,老师究竟是从何处得知了消息呢?我认为,是有人将事情告诉老师,让老师知晓,好通过老师来影响我的决断。”

  王越眼珠子一转,说道:“会不会是仲德公和蔡先生交谈的时候,无意中说漏了嘴,蔡先生得知了这件事情。”

  王灿摇头道:“仲德公公私分明,绝不会透消息的。”

  王越想了想,又说道:“主公,我们还没有发兵攻打刘焉,外人也不可能看出来。卑职还是认为,很可能是仲德公的缘故。”

  王灿望着王越,发现这老头也固执的很。

  旋即,王灿说道:“和张鲁一战后,汉中秣兵厉马,一直都准备和刘焉战,若是长期观察汉中的人,不难发现汉中准备和刘焉战。这件事,肯定是有人煽动老师,而且我也相信仲德公不可能因私废公,无意中告诉了老师汉中的事情。这样吧,你立刻派人将保护老师的人找到,问一问他们,清楚这段时间内关于老师的事情?”

  “屋子中的黑暗。王灿除了离开书房去吃晚饭,然后又回到书房中处理汉中的事情,同时等候王越的消息。大半个下午,王越没有丁点消息,王灿心中也颇为着急。

  他倒是不担心蔡邕,而是在意那个传递消息的人。

  尤其是出征在即,有这样居心叵测的人在,王灿心中不踏实。

  夜深人静,书房外传来嗒嗒的脚步声。

  王灿听到书房外的声响,立刻站起身来,走到书房门口,打开房门一眼看去,果然是王越来了。将王越到屋子中,两人宾主落座,王灿期待的望向王越,问道:“子武,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王越神色严肃,道:“主公,情况有些复杂了。”

  王灿心中咯噔一下,急忙道:“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其中牵扯了哪些人?”

  这时候,王灿心中也没有底了。

  他原以为事情很简单,最多就是有人不想让他出兵,因此派人和蔡邕接触,想要借蔡邕的嘴说服他,让他停止出兵。如今看来,参与其中的人远不止一两个,而且从王越的神色看来,其中涉及的人让王越都有些为难,非常的复杂。

  王越深口气,说道:“主公,据暗中保护蔡先生的武士说,派人和蔡先生接触的人有三拨人。好在这些人接触蔡先生的时候,保护蔡先生的武士就立刻禀报了英雄楼,楼中负责的人也查探清楚了这些人的来路。”

  王灿听了后,嘴角微微搐。

  看来蔡邕还是一个香饽饽,非常受人啊!

  王灿问道:“具体有哪些人?你且详细说清楚,我倒要看看是哪些人想要足汉中的内政。哼,几个月没有清晰汉中了,当真以为我王灿的刀不锋利了么?”

  王越听王灿的话,更是眉头紧锁。

  他深口气,说道:“最开始派人和蔡先生接触的人是以邓正为首的南郑大族,这些人最先传递消息给蔡先生;随后派人和蔡先生接触的是刘贤的人,主公对刘贤应该还有印象。就是当初主公领兵追击董卓,带人潜入百姓当中遇到的刘氏宗亲。”

  王灿点点头,道:“刘贤,嗯,我知道他。”

  顿了顿,王灿又问道:“你说有三拨人,最后一拨呢?”

  提及最后一拨,王越顿时沉默了下来。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下一章 ( → )
三国之常胜侯武装回明长安风流明末之帝国时海岛里的超级白马回头万里大宋兵器谱靖难天下赝品兴明仙子谱
免费小说《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是由作者东一方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历史小说。更多类似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346章情况复杂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