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子戏痴王 第七十四章大结局-下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腹黑娘子戏痴王  作者:菊雅清韵 书号:46832 更新时间:2020/6/24 
第七十四章大结局(下)
  五年后。

  华盐国皇宫。

  素云,清风,百花妖娆,争相开放,云朵缭绕中,一个素衣少女,静静地伫立在八角亭宇中,风吹起她额前的青丝,丝丝飞舞在空中。

  “锦若——”

  低声的呼唤,唤回了少女的意识,转身,少女恬淡的面容上,有着一抹浅浅的笑靥,看着宫装妇人,低声的回道:“凝儿。”

  “风大了,你的身子刚好,还是回去歇着吧。”穆宛凝顺手把披风搭在了苏锦若的身上,眉宇间有着担忧。

  “凝儿不用担心,躺了这么多年了,应该走动走动了。”

  轻缓地声音,有着属于十五六岁少女一般的温软,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让一旁的穆宛凝无奈地摇了摇头“君…哎,还是不习惯叫你锦若。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的难以相信,世间竟然真的又招魂一说,只是委屈了你,如今的姿容甚至没有你以前的十分之一。”

  嘴角扯起一抹笑意,苏锦若抿了抿,素雅的脸上,有着淡然“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面相只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罢了,如果不是你们,我如今只是一抹游魂罢了。”

  “呵呵,果然还是君言看得开,也算是君言你和苏锦若有缘,恰好她命绝,而你的八字和她相符,只能把你的魂魄招到她的身体里,还好,如今,你的身体已经完全的与之融洽。”

  轻轻地点了点头,苏锦若也就是曾经的沈君言,不过,沈君言这个名字,如今已经成为一个过往了,眸子轻轻地看向远方,没想到,重生,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只是苦了你,竟然一躺就是五年,如今,你可有什么打算?当初龙御天把你和皇甫大哥带回来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怎么也不相信那个袋子里装的是你的魂魄,那么小的袋子…”

  “是啊…”低叹一声,苏锦若目光有些深邃,当初她也如何也想不到,龙御天竟然会走出风雅密林,竟然只是为了救她?

  难道只是算出她有这场劫难吗?

  但是,他为什么又把她送回到华盐国?这是她不解的地方,甚至救活她以后,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只留下一句,余下的事情,靠你自己选择。

  余下的事情?

  选择?

  她又要选择什么?她不解,然而,在看到那个人之后,一切都清楚了。

  “他,还是不肯见你吗?”

  身后,穆宛凝注视着苏锦若目光的方向,低叹一声,轻轻地问道。

  “嗯。我一靠近他,他就会躲开…”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如今对他?”

  “…”没有说话,苏锦若静静地望着不远处树丛中风而立的身影,他保护着她,却又不愿见她。

  目光渐渐地有些深邃,耳边甚至一直回着他在悬崖边的低唤。

  君鸿同生,生死相依,吾为君生,生死相随…

  生死相随…

  他做到了,而她,也迷茫了,她知道自己对他并没有忘情,但是,她却欠了另一个人一段情,这要让她如何还?

  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转身,看向穆宛凝,耸了耸肩“凝儿你说,我要怎么办?”

  “这我可不知道?这就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了,不过,我听说,那个人,至今还在等你…”“…”沉默了下来,苏锦若幽幽稻息了一声,声音里有着入骨的疲惫,她,要如何?

  如今,她根本放不下他,但是,她偏偏又欠了那个人一个承诺…

  “还是问问你的心?如果真的决定不了,你还是回一趟玉麒国,也许,让你的心,好好地决定…”

  “…好,我会考虑。”

  沉思良久,苏锦若目光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身影,转身,却被穆宛凝拦住了去路,同时,一个巧的弯月面具放在了她的手中。

  眉头一凝,苏锦若不解的看向穆宛凝“这是作甚?”

  “喏,这是为他准备的,”指了指苏锦若身后的人,穆宛凝接着说道:“我知道,皇甫大哥不愿见你,是因为他被毁了容,如果你把它送给他,那样你就看不到他的残面了,他自然就愿意见你了,这可是我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哦。”

  微微一愣神,苏锦若望着那精致的面具,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拂过,嘴角轻轻地勾起了一抹笑意,伸手接过“凝儿,谢谢你。”

  她会让他戴上的,其实,她并不介意他的面容,那是为了她而毁,她在乎的是他的心,而他为何不懂呢?

  望着苏锦若渐渐走远的身影,穆宛凝低叹一声,抚了抚精致的宫装,眉宇却渐渐地染上了一抹担忧,君言,希望你可以幸福…

  ^

  ^

  ^

  轻缓地走近一座苑阁,径直来到一间厢房内,苏锦若握着手里的半月面具,望着紧闭的房门,低叹一声,温软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来是告诉你,我过两天要去玉麒国…”

  “碰——”

  东西打碎的声音传来,苏锦若的心,微微一蹙,不握紧了手里的半月面具“…你也知道,我如今根本不懂一点武功,此去,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如果你还是不愿见我的话,那这次算是告别吧。”

  轻轻地放下面具,苏锦若最后看了一眼依然紧闭的房门,刚才她是故意那样说,她在赌,为何如此?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不愿他如此的自暴自弃,曾经如此丰神俊朗的人,如今,却只愿同自己作伴,她为他雄?

  他,又为何如此折磨自己…

  转身,抬脚,苏锦若一步步地向苑阁外走去,门扉轻轻响动,停下,她却没有回头“那个面具,是给你的…”

  犹豫着,苏锦若没有在说下去,静静地等待,嘴角抿得紧紧的。

  过了好久,身后才传来一声轻叹,依然的儒雅清凉的声音,却带着一抹孤寂“我…陪你去…”

  “…好。”

  点头,苏锦若抬步,走出苑阁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心下,却莫名的坚定了一个想法。

  风,吹得有些暖了呢?

  ^

  ^

  ^

  玉麒国五十八年四月。

  霓裳城依然是一片繁华,相较于五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辆素马车徐徐前行,没有什么装饰,在雕栏玉砌的霓裳城中,倒不是很显眼。

  马车内,苏锦若执起幕帘,看着离开了许久的地方,眉宇间微微蹙了一下,余光看着静静地赶着马车的皇甫若鸿,嘴角微微动了动“找个客栈住下吧。”

  皇甫若鸿握着马鞭的手,微微一僵,随后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马车依然稳稳的前行,苏锦若静静地放下幕帘,无声地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打尖住店,一切都顺理成章,直到住进客栈的厢房,望着街道上穿行而过的人群,苏锦若才恍然若梦一般,自己真的回到了玉麒国。

  此时此景,却已然是物是人非。

  抬眉,透过窗格看了一眼天色,苏锦若蹙眉,起身,打开门扉,走了出去。

  漫无目的的闲逛,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沈府的门口,望着落尘埃的宅院,苏锦若的心,却纠结到了极点,虽然早已经从凝儿的口中知道娘亲亡故后,仆人婢女早已散尽,但是,看着没有人烟的曾经的家,还是有些落寞。

  转身,不知不觉中走到沈府的后院,抬眼,余光看着对面的云王府,目光微微一顿,这么多年,没想到唯一不变的,竟然是这云王府。

  恍惚间,似乎眼前又出现一个身影,快速地跳过自家的院墙,漂亮的眸子在黑夜里,熠熠生辉。

  摇摇头,笑笑,苏锦若正打算离开,突然,一阵悦耳的琴声从沈府的院落里幽幽地传来,仿佛天籁一般,然而,听着那琴声,苏锦若却止步不前。

  梅儿…

  她如今住在云王府吗?

  静静地朝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风微微吹动她的青丝,拂过她的眉宇,眉头却微微蹙起,为何梅儿的琴声里带着一抹哀愁,一抹入骨的思念,如泣如诉,她,在思念这谁?

  不知不觉间,走到墙边,琴声却渐渐地缓了下来,一墙之隔,却恍若两个世界,苏锦若摇了摇头,自己何苦再打她的生活?

  “小姐,天凉了,还是回房吧?”

  一个声音,打了苏锦若的思绪,同时,岳梅儿温婉的声音,柔弱的响起:“王爷,还未回吗?”

  “是,小姐,王爷去了断臂崖一天了,不到落,王爷是不会回来的。”

  “如今天色已经渐晚了,青儿,你去准备些御寒叼品吧。”

  “小姐,即使你准备了,王爷也不会喝的,何必再费心?小姐,你还是放弃吧…”

  “青儿…”

  急切的声音传来,是岳梅儿焦急的声音“不许胡说,我…我只是雄王爷,替表姐做些事情罢了?我…”

  “小姐?你这是自欺欺人…”

  “…”一片寂静,苏锦若却呆愣在原地,丝毫不能动弹,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原来表妹喜欢的,竟然是云清逸吗?

  过了好久,岳梅儿幽冷的声音,才低缓的传来“青儿你不懂,我心里是有他,但是,我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你让我如何面对他,他爱着的是表姐,我只是他怜悯而收留的一个女子罢了,但是我愿意等他,直到他忘记表姐,即使需要一辈子,我…也不愿无悔…”

  “小姐,你好傻…”

  “算了,青儿,不要再说了,去准备吧…”

  “是。”

  脚步声渐渐远去,苏锦若却伫立许久,久到脚有些麻木,才缓缓地有了知觉,他,竟然每去断臂崖?

  他是在去看出、落吗?

  她曾经答应过陪他的,但是,她食言了,如今的她,已然不是那个沈君言了,她是苏锦若。

  低叹一声,苏锦若抬起脚步,缓缓离去,身后,一片树叶翩然落下,随着风,飘散在空中。

  回到客栈,望了一眼对面依然房门紧闭的厢房,嘴角微微扯起一抹苦笑,摇了摇头,打开房门走近自己的房间。

  他的速度,总是比自己快一步,但是即使如此,她依然可以感觉到他时刻跟随的气息。

  既然担心,为何却又不愿相见?

  他又可知道,她的决定?

  ^

  ^

  ^

  阳光暖暖地照在霓裳城内,处处是一片喜气洋洋,来到玉麒国已经多,拜祭了爹和娘亲,看了以前的商铺,所有的事情,沈樊忱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她知道,当年她的目光没有错。

  义兄他,果然不负所托。

  如今,唯一剩下的一件事,却也是最棘手的,余光斜睨了一眼身后跟随的身影,苏锦若微微蹙了蹙眉,租了一辆马车,缓缓地向断臂崖的方向驶去。

  该到来的时候,还是要到来。

  静静地伫立在断臂崖许久,苏锦若却有些止步不前,望着前方有些孤寂的身影,心有些动摇了,一步步地向前,苏锦若的心,却莫名的安静了下来。

  还未走近,记忆里的声音依然响起“姑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你还是速速离开的好。”

  一时无语,苏锦若缓缓地走近,深呼了一口气,在云清逸身边的不远处坐了下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

  转头,看着云清逸的侧面,毫无预警的,云清逸突然转头,只是斜睨了苏锦若一眼,又迅速地移开视线“我说了,这不是你该来的。”

  嘴角微微扯起一抹苦笑,苏锦若望着他,目光有些游离,他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眉宇间多了份成与稳重“我坐一会儿就走,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要陪他看落,却没想到我食言了。”

  身影微微一僵,云清逸猛地转头,看向苏锦若,目光深邃,打量了她许久,才移开视线,看向远方,声音却有些僵硬“…你为什么要食言?曾经也有一个人说过要陪我看出的,但是,她却忘记了…”

  “她为什么会忘记?”垂下目光,苏锦若低声的问道。

  “她…走了…”

  “那你恨她吗?”

  “…恨?”艰难地吐出一个字,云清逸过了许久才再次开口“我只是恨我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

  “也许,她是心甘情愿的呢?对于自己在乎的人,即使付出生命,也是甘之如饴的。”

  “你不懂?她死了,我没有机会实现我的诺言,没有机会好好地照顾她…这是我一生的遗憾…”低低的声音,带着一抹响起,过了许久,云清逸抬起头,看向远方,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没想到,我也有向人谈心的一天,这些话了我许久,今竟然和你说了,也许我们是同病相怜吧…”

  “是啊,同病相怜?”

  但是,同的又是什么病?怜的又是什么?

  云清逸,我不值得你如此多我?

  “那就让我代替你心中的那个人,你代替我心中的那个人,我们一起看一回落吧?至少这样,我们不会再留下任何遗憾…”小心翼翼地看向云清逸,苏锦若低低的说道。

  “代替吗?”

  呢喃了一声,云清逸转头,望着苏锦若郑重其事的眸子,纯粹透彻,如同上好的玉石,没有丝毫的杂质,如同心中那个身影一样,只是,她的是狭长的凤眸,但是,它们同样的纯粹透彻,晶莹剔透,心口一动,云清逸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好。”

  转身,看向渐渐下落的夕阳,苏锦若的心,微微动了起来,静静地看着,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宁静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转,和谐而又唯美,夕阳的余晖打在他们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辉光,光彩夺目。

  直到一轮明月缓缓地升起,挂在夜空,苏锦若才转过头,看着云清逸“谢谢你,陪我看完落。我的心愿已了,我希望你也同样可以放下你心中的枷锁,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怜取眼前人。”

  “人死不能复生,怜取眼前人?”轻声的低喃,云清逸的眸子里溢了不解。

  “是,她应该也希望你能够幸福,如果可以,不要辜负了你身边的人?一直无怨无悔陪在你身边的人,她远远比你空守着一个没有结果的落,更加的让她安心。”

  “幸福?安心?没有了她,我还会有幸福吗?”

  “会有的,只要你肯寻找,一定可以找到的,我想,她一定会很高兴,你会找到自己的幸福。”

  “自己的幸福?”

  “是啊,用心去寻找,你会发现,这个世间,还有许多你可以真心相待的人…珍惜眼前人。”转身,苏锦若踏着沉稳的步伐,背对着云清逸,一步步地走着。

  云清逸,你明白我的话了吗?

  希望你能够幸福…

  而我,已不在是我,我要去守候另外一个人,他,为我付出了太多,而我,再也不能再辜负他…

  皎洁的月光,淡淡地打在两人的身上,恍若离的幻境,轻盈的脚步,却越走越远…

  ^

  ^

  ^

  第一缕晨光,缓缓地打在苏锦若的素净的脸上,坐起身,洗漱一番,嘴角微微扯起一抹轻缓地笑意。

  目光连间,触及木桌上的一封信笺,眉头却蓦地蹙起。

  快步走过去,打开,入目是皇甫若鸿的字迹。

  ^

  君儿:

  允许我最后叫你一声君儿,这一生,我们经历太多,一步错过,我们已然再也回不去,祝你幸福。

  ^

  眉尖一挑,苏锦若闪身向房门外跑去,这个笨蛋?什么叫做祝你幸福?

  她的幸福,如今只有他才可以给予。

  ^

  长的古道上,一匹马儿,缓缓地行走着,马匹上,一袭白衣的男子,颀长的身影,却莫名的拉出一抹落寞,精致的弯月面具,相得益彰的勾勒出男子俊朗的轮廓,一双深邃的眸子,仿佛玉石一般,摒除一切杂质。

  修长的手指,扯着马僵,顺着古道,渐行渐远,余光在看到突然出现在前方的人儿时,蓦地停下,眸子闪过一抹忧伤,静静地望着她,仿佛要一次把她放在心里一般。

  挑眉,苏锦若望着骏马上的人,嘴角微扯“你要去哪儿?”

  “天南海北,居无定所。”

  “不打招呼就走,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可会安心?”一步步走近,仰头,苏锦若看着垂首的男子,眸子里却莫名的闪过一抹雄。

  “你…哎,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留在玉麒国了?”

  “但是…”

  “还是,你觉得,我是一个累赘?”

  “不会,君儿怎么会是累赘?只是…如今的我,已然配不上你?”温软的声音里闪过落寞,皇甫若鸿不自觉地抚了抚脸上的半月面具,眸子里闪过痛

  “如果重生的我,是一个丑八怪,你会放弃我吗?”

  “当然不会!无论君儿变成什么模样,你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

  斜睨了一眼皇甫若鸿局促不安的神情,苏锦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我也不会介意。除非,在你的意识里,我是肤浅的女子,才会在乎你的外表…”

  “君儿…不是…”

  “那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可是你说的,‘君鸿同生,生死相依,吾为君生,生死相随’,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

  “…”垂下目光,皇甫若鸿静静地望着苏锦若坚定的小脸,嘴角微微扯起一抹笑意“…生死相随?你决定了吗?”

  “你说呢?”

  挑眉,苏锦若素净的小脸上,灿若星辰的眸子,溢了笑意“还不拉我上去,难道你要让我走着?”

  “哦,好。”

  望着眼前伸出的手,苏锦若的眸子微微闪过一抹润,郑重其事的把手放在了皇甫若鸿的手心里。

  持子之手,与子携老。

  生死相随…

  本书完
( ← ) 上一章   腹黑娘子戏痴王   下一章 ( 没有了 )
铁血嗜杀女神夺城梅花聚音驭异界鸾凤错:凰后下堂妃 一笑首领的小猫情孕总裁心妃你莫属之爱神战冷帝的贴身小惹不起,躲不
免费小说《腹黑娘子戏痴王》是由作者菊雅清韵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腹黑娘子戏痴王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腹黑娘子戏痴王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七十四章大结局(下)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