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浅浅 第十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非凡&浅浅  作者:予洁 书号:46566 更新时间:2020/5/12 
第十章
  对浅浅,他只能无奈地说:当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钻起牛角尖,那真是拉十条牛来也拖不动。

  “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呢?我还以为你很柔弱,又听话又顺从。”焦柏智皱眉。

  “怎么样?怎么样?”浅浅忿忿然,气又耽脚。

  “随便你。”他两手一摊。

  话说回来,她要不是这么固执,也不会等着非凡一等七年了。

  简直王宝例再世。

  浅浅还在唠叨地数落自己的心上人。

  “你不知道,他从来就不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每次就会打哈哈随便敷衍我,一点也不想了解我脑子里的苦水,我再也不要被随便打发了!”她咬牙切齿地握拳。“至少这一次不行!”

  “请问一下,”焦柏智点点她肩膀,好奇道:“你那些非凡怎样又怎样的毛病,是说从你们重逢开始,他一直不肯回应你的问题?”好大的胆子,他不是想追回她吗?居然敢这么怠慢?

  “当然不是,”浅浅抛给他一记“你有没有大脑”的眼神。“我指的是从我们认识交往到现在。”她敢打赌她笔记本里面,使用串最高的标点符号就是问号。

  吓——焦柏智大受打击似的倒退两步。

  “原来你这么会记仇。”

  “才不是,我是记好,记好。”她又跳脚。

  “好好好,”焦柏智哄她。“你愈来愈暴躁了。”

  “我才没有!”浅浅嘟嘎,又神经兮兮地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还好还好,妆没花,她一点事也没有。

  焦柏智突然想到:“那…我没得罪过你吧?”

  “有,”浅浅心不在焉地对着镜子点头。“十七天前我去你家找你,你躲在房间让我等半小时,出来还为别的女人吼我。”

  “呀——”又被打击了。

  浅浅瞪着镜子,心绪起伏得厉害,连和焦柏智哈啦打也排遣不了。

  镜子里倒映着她的模样,盘成高髻的长发,缀着珍珠、鲜花、亮粉,曳着长纱。脸上经过“特殊处理”变得异常白皙,双颊透着微微红晕,形也是特地描画过的,十足丽。

  她不自在地透过蕾丝手套抚摸身上这救法国进口的白色真丝礼服,好…好梦幻喔,尽管瞪着自己好几个小时了,还是惊奇。

  她…她今天要结婚了,新郎还不知道。

  还是…还是他已经知道了?没来?不想来?他有没有看到桌上的喜帖?万一没看到呢?那个…如果喜帖被风吹走了怎么办?啊,她出门有没有关电风扇?有关?没关?

  呼,别紧张,呼吸,浅浅,快呼吸啊!

  焦柏智担心地低头看她。“你还好吧?要不要吃点什么?”

  “我…”浅浅正要说话,新娘休息室的大门突然碰地一声弹开。

  这一弹,直弹得她心花怒…怒…不行!她冷淡地转头,端凝起应有的架子,不能在这时候前功尽弃。

  看见非凡一脸怒气站在门口,焦柏智也是恶声恶气。

  “干嘛?来闹场子?”

  “是又怎么样?”非凡慢慢走向他,手关节扳得嘎嘎作响。

  宾果!正中下怀。

  “想打架,来啊来啊——”焦柏智也卷起袖子。

  浅浅惊得马上跳起来,拦在他们两个中间。

  “柏智!”她气急败坏地瞪他。

  “便宜你了。”焦柏智只好两手一摊,不情不愿地放下拳头,离开房间经过非凡时还咕哝。

  焦柏智把门带上,休息室里便只剩他们两个。

  浅浅呐呐地坐下来,垂着头。“你追来做什么?”

  非凡在她面前蹲下,刚好平视她。“你以前不是说,如果有人把你追跑了,我就应该把你追回来吗?”

  浅浅一听皱眉,差点又跳脚。“那只是我希望啊,你自己呢?”

  “如果我不希望,还会在这里吗?”非凡一句话,浅浅的肩头马上平静地垂下。

  真美!他看着她,有些忘情,很想吻她.他以前想象过她当新娘子的模样,可是她比他想象中还美。

  “你不会嫁给他的。”他握着她的手。

  浅浅一听跳脚。“为什么?”

  非凡微笑。“因为你爱的人是我。”

  这么一说,浅浅又生气了。

  “可是你会让我难过,他不会。”

  非凡又是一笑。“可见你多在乎。”

  “你——”浅浅气得想挣开他的手,可是非凡握得死紧,让她怎么也挣不开,她更生气了。

  非凡赶紧道歉。“好,好,对不起。”

  “你对不起什么?”

  他再一次深深的道歉。“我不该偷走你的笔记,对不起。”

  浅浅惊讶地张开嘴,咿唔了半天,才细声回他:“我没有怪你。”

  “真的吗?”他瞅着她,有点不信。

  浅浅淡淡地吐吐舌头。“本来有点怪啦,可是,你说你害怕的时候…我觉得我明白。”

  非凡瞪着她。

  浅浅点头招认:“对啦,我那天只是不舒服,可是还没醉。”

  非凡心情总算轻松了些。“那你一定也明白我爱你对不对?”

  浅浅没回答他,只是打哈哈似的玩着手指,若有所思地别开脸,不想承认也没否认。非凡只好拉着她的手,把她的注意力再拉回来。

  “嫁给我好不好?”

  浅浅嗔他一眼。“我…我今天要结婚了,你,你…”“我有东西要给你。”非凡突然从身上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和一本笔记。

  浅浅瞪它们。“这是什么?”

  非凡先把盒子拿到她面前,她注意到那只宝蓝色的盒子似乎有点旧了,周围的金色镶边似乎有些褪。他把盒子打开,里头静静躺着一枚小小的婚戒,白包K金,指环上缀着几颗小钻。戒指不是贵得吓死人那种,朴素平实,又有点小小的华丽璀璨,这是她喜欢的那种款式。

  “这是我跟你说过的,七年前我为你买的结婚戒指。”

  浅浅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几乎舍不得离开。“你

  …你不是娶静书了吗?怎…怎没给她?”

  非凡有些感伤地垂下眼,没让她看清楚他的表情。“它是为你买的,只能属于你,我保留它七年,终于可以送到你手上。”

  “那…那本是什么?”浅浅又好奇地瞟了他搁在腿上的笔记本。

  非凡干脆拿给她。

  “你自己看。”

  浅浅接过,翻开第一页。

  八月三十一——

  突然多出了个蓝朋友,很突然,真的非常突然

  “啊——”浅浅尖叫一声,马上把笔记本合上。“你…你…”他微笑。“喜欢吗?”

  浅浅又惊又喜地捧着它,开心得不知如何是好。“它不是被撕烂了?你怎么有办法重写?”

  “它只是被撕‘破’,还没有到‘烂’的程度。它是我们的宝贝,我想你收到一定会开心。”他耸耸肩,一副稀松平常的模样。

  天知道这花了他多少工夫,想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还得处理这么琐碎的事情,真是太不像他了,啧啧。

  浅浅开心地把书收下了,又把戒指盒子盖上,还给他。

  非凡错愕地瞪她。“你——”

  浅浅甜甜一笑。“希望我答应你的求婚吗?”

  非凡眯起跟,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浅浅咬着笑道:“那你要先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非凡一呆,顿时觉得自己摇身变成一个醉生梦死的大学生,早上醒来才发现今天第一堂课要考期末考。

  他瞪她。“你有什么问题?”

  呵呵,既然他接受,那她就开始喽!

  “我问你唷,如果啊,你身边有个又美丽又能干——”

  “你是说程若吧?”

  非凡不耐烦地两只手叉环叹气。

  浅浅一呆,两颊刷地涨红。

  “咳咳…我…呃…那…那个…”

  非凡忍着一肚子鸟气,又问:“你想问我为什么选择你,没选择程若是吧?”

  怎…怎么会这样?浅浅脸蛋涨得更红了,她咿

  咿呀呀地慢慢后退,免得和不断上来的非凡撞在一块。

  “呃,我…啊…我我…那…”张口结舌。

  非凡最后终于抓着她摇晃。“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我以为我半个月前已经回答过你了。”

  “你…我…可…你…”他吼她:“我爱你,这样还不够吗?”

  浅浅皱着眉用力挣开他。有没有搞错?她才是有权力拿乔的那个耶!

  “你…你为什么爱呀?为什么爱我不爱她呀,你都不说清楚,我怎么听得懂?”

  “妈的,”非凡仰头一哈。“我为什么不爱她?因为我跟她之间,根本没有那种感情啊,笨蛋。”

  浅浅委屈地扁嘴。“为什么没有?”她这么

  因为她像是我的亲人,亲人你懂不懂?你会不会爱上自己的妹妹?就算妹妹再漂亮、再能干,你会不会想扑上去呢?”

  “嗯?妹妹?”浅浅开始支着头思索。妹妹?是吗?咦?妹妹?

  妹妹好像就比较有道理了,妹妹、妹妹、妹妹?

  见她好像有点动摇,但还是一时收不了的模样,他只好再换个方向。

  “她没有你可爱。”

  “啊?你说什么?’浅浅突然回过神,眼睛闪过一丝光芒。

  嗯?他不动声地瞥了她一眼,马上自动自发地数起手指。“第二,她没有你温柔;第三,她不像你这么体贴,而且她又爱花钱,又不会捱在我身边撒娇。你知道,我就是喜欢黏人又可爱的女人,而且她还吃素。”

  “她吃素呀?”浅浅讶然,顿时升起一抹可惜的叹息。

  非凡立刻拉下更遗憾的表情。

  “对呀,像你多好,你会专心听我说话,又会体贴地帮我做这个傲那个,又会担心我有没有吃!有没有睡足!又可爱,又会把家里布置得漂漂亮亮,对不对?”

  “我不会煮饭耶。”浅浅难掩喜悦地摸摸脸。真是的,被称赞得开始不好意思了。

  “刚好我会,”他双掌互击,又提醒她:“而且你看,不论我煮什么,你总是说好吃。”

  “对耶。”赶紧点头。

  “所以我为什么要选她不选你呢?北鼻也很漂亮。算她比你能干又有什么用呢?我自己赚的钱都花不完了,根本不用别的女人来帮我赚啊!”“对耶。”更用力的点头。

  真好哄。

  非凡忍不住窃笑。完全是小孩子的心,只想证明自己“很有用”罢了。

  “那你愿意嫁给我了吗?”

  “嗯!”浅浅开心了,咬着指甲终于点了头。“北鼻,可是…情况跟我想的有点不一样耶。”

  “不好吗?”非凡笑着按她。

  “可是,我本来想跟你求婚的。“她转身从梳妆台上拿起一只小盒子,打开给他看。“你看,我把你的戒指也买好了。”

  非凡当揭傻眼。“你不是要嫁给焦柏智?”

  “不是呀!”

  她照例横他一记“你有没有大脑”的眼神,开口正要解释,谁晓得休息室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大堆人立即拥了进来。

  焦柏智敲着手表大声问:“时间已经到了,搞定了没?”

  浅浅给他一个OK的手势。

  非凡还搞不清楚状况,就被人拉着一边别上花,一边往外推。人海中,只见小思桀穿着花花的小礼服大声嚷嚷:“妈咪,妈咪,我是漂亮的小鲍主。”

  他低头看看自己花上识别身份的红纸上写着“新郎”

  好样的,他被耍了。

  非凡、浅浅、焦柏智

  某年大年初三,对浅浅而官,是一个奇怪又难忘的日子。当非凡说要带她去朋友家过年打打扑克牌时,她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的。

  “北鼻,你怎么会认识焦柏智?”离开后,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可怕的一群人。

  刚刚她坐在电话旁边的沙发上,电话突然响了,焦柏智的爸爸接过电话,她不用偷听也可以很清楚地听见对方传来的咆哮:“啊三更半瞑西瓜力系爱企叨卖?”

  吓得她整晚都乖乖坐好,不敢动。

  非凡认真地看着她。“你会害怕吗?”

  浅浅暖嚅了一会儿,才气虚地回道:“不会。”

  “骗人。”非凡只是笑,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喂…”浅浅不甘心地扯着他。“你还没告诉我耶。”

  “当然是打架认识的。”非凡笑道。

  在他当孤儿院的孩子王时代,焦柏智家就在孤儿院隔壁再隔壁。

  有点奇怪,黑道大哥的家在孤儿院旁边。

  那时他是孩子王,为孤儿院的弟弟妹妹跟人打架是常有的事。而焦柏智地,咳,他的打架功夫是“家学渊源”刚好两边住得近,很快就认识了。

  后来他虽然被沈家收养,可也没忘了老朋友。

  沈政荃很喜欢非凡不忘本,从来不阻止他回孤儿院探探。

  “不过最深刻的情,应谈是在我们一个共同认识的朋友车祸去世之后。”

  “啊?为什么?”

  “我朋友是被一个酒后驾车的家伙撞死的,为了帮朋友报仇,焦柏智就动用一点关系找到那个人。我们和其他两个同伴海扁他一顿,最后把他绑在车子里,让车子发动开到河里——”

  “啊?”浅浅惊叫。“那会死人的耶。”

  “废话,这种做好犯科的事,当然要赶在十八岁之前做啊!”非凡白她一眼“不然罪有多大你知道吗?”

  “你真的杀人?”

  “没有,他逃出来了。”

  “那怎么办?”

  “他告我们,伤害罪。”

  “你没有坐牢吗?”

  “保护管束三年,别忘了,我是未成年小孩。”他狡猾地笑。

  “喔。”浅浅茫茫然地呆愕,仿佛发现自己的丈夫恰巧也长了蓝胡子似的沮丧。

  虽然并不是真的蓝胡子,可是…

  “你放心,我早就不跟他们打打杀杀了。那只是小孩子时候的叛逆期,想寻求刺罢了。”

  “嗯。”虽然天气并不很冷,浅浅还是打了个哆嗦。

  原来他们的友谊,是建立在共同的犯罪上呀!

  新婚夜

  非凡郁闷地坐在上抽烟,浅浅卸完妆从浴室里出来,看他似乎脸色不善,于是自动自发的绕过他,远远走到的另一角。哈,大就是有这种好处。

  她拉起棉被准备采个“神不知、鬼不觉”…咦?是这样用的吗?管他,总之她才不要…啊…非凡拎小似的把她拎起来。

  “老婆,你是不是还欠我个解释?”

  “解释什么?”浅浅无辜地眨眨眼。

  非凡瞪着她,不吭气。

  “啊…哈哈。”浅浅干笑着,居然被他瞪怕了。“那个啊,我是想说你爱我嘛,偏偏手脚又那么慢,整天陪思桀玩又不会来哄我开心,又不会好好追我,那也就算了,又臭名其妙的爬上我的。我…我还是有名节的耶,这样下去成什么体统?反正你爱我嘛,就…就赶快结婚噎。”

  有没有搞错?他是怕吓着她,她居然胆敢嫌他慢!

  非凡沉着脸。

  “我是说,你跟焦柏智怎么走在一起的?”

  “啊?”浅浅一呆,也拉下脸;严怎么样?不行吗?”

  “不是不行,我想搞清楚。

  说到这个,浅浅就有气了。“哼,我问起程若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帮我搞清楚?”

  “你现在不是搞清楚了吗?”非凡无奈地提醒她。

  “是我,自己去找他的。”浅浅突然没头没脑的抛下这一句。

  “什么?”非凡怀疑地掏掏耳朵,他是不是听错了?

  浅浅生气地嚷道:“我又没有未婚怀孕的经验,当然要找专家啊!”“专家?”嗯,非凡摸摸下巴。若说起“让人”未婚怀孕的资历,焦柏智确实是专家。

  是,浅浅正是算准了焦柏智不会弃非凡的孩子不顾,才去找他的。焦家对“非婚生子女”的态度一向开明,他本人又有经验,种种都是吸引她去找他的因素。

  “就这样啦!”浅浅又绝进被窝里了。

  “北鼻,你说清楚一点啦…”非凡好声好气地摇她。

  “不要吵我!”她挥开他。

  “北鼻、北鼻、北鼻…”他继续哄她。

  “走开!”她补踏他一脚。

  “哼,是你我用强的喔!”非凡不客气地掀开她的棉被,恶狠狠地扑上她。

  “救命啊——”浅浅翻着身体大叫。

  “哼,你叫谁来也没用!”

  扭打得太烈了,非凡不小心撕开她的丝质睡衣,正好瞥见她微微出来的小部…嗯,好吧,明天再供。

  一全书完一
( ← ) 上一章   非凡&浅浅   下一章 ( 没有了 )
佛跳墙雾月迷情风烟罗拉四月情非常男女嫁个有情郎天错之合单细胞情人诱拐处男情诗无名再爱我一次孤男寡女
免费小说《非凡&浅浅》是由作者予洁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非凡&浅浅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非凡&浅浅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