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细胞情人 第十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单细胞情人  作者:俞晓 书号:46558 更新时间:2020/5/6 
第十章
  盘腿坐在自个儿的上,南屋肇皱紧眉,双手抱,如临大敌瞪着堆放在上的东西。

  这些,勉强可以称为“友情的证明”——这些,是线索,是找到岚的重要线索,分别是其他三位天王和学生会那两个成员给的,包括两片VCD,一本诗集,一只彼得兔布偶,一张纸条,还有一叠装本的侦探小说。

  VCD是中川小人给的,昨天下午解决绿川的五天王之后,那小人笑得很诡异地把片子交给他,片名是神鬼传奇,这部电影他看过,但可不认为这会和风神岚的下落有任何关系。

  诗集是今天早上从观月望手上接过来的,雪莱?什么东西,连听都没听过,这种东西是线索?观月败家子该不会是唬他的吧?

  表情无辜,模样可爱的彼得兔布偶,则是艺术科天王,雨村澄的杰作。今天早上,他路经艺术科大楼,就顺便过去问一声,没想到雨村的反应竟是一声不吭地把这只布偶到他怀里,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只兔子?这算哪门子的线索?

  成小山状堆叠的装本小说,则是体育科天王,鬼堂臣给的线索。这堆书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系列的侦探小说,鬼堂在今天午休时间交给他,说是寻人线索,还要他顺便在这礼拜之前拿去图书馆归还,见鬼了,线索在这堆书里?叫他跑腿才是真的吧!

  不过,最莫名奇妙的还是那个商业科天王,克莉亚-罗尔!今天放学路上,他拎着那袋鬼堂给的线索,路经天咖啡座的时候正巧遇见她,问她岚的下落,她立刻拿出笔,洋洋洒洒地写了半张纸条——

  HumptyDumptysatonawall,

  HumptyDumptysatonawall,

  HumptyDumptyhadagreatfall;

  Alltheking’shorseandalltheking’smen

  Couldn’tputHumptyDumptyagain.

  妈的!一张纸,除了番文还是番文,他要看得懂这张见鬼的番邦文字,他南屋肇就从此跟她姓罗尔!该死!连看都看不懂,他又怎么可能从里面找到线索?

  “儿子,喝茶。”房门口传来这样的呼唤,接着门把在下一秒被转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名风韵犹存的美妇,也是南屋肇的母亲大人“哟、哟、哟,我说我没看错吧?”

  “怎样啦!”南屋肇龇牙咧嘴地瞪过去,不懂母亲为什么语带调侃。

  “你居然会看书呐,真是天要下红雨了。”随手将杯壶搁在桌面,美妇走近边“雪莱、福尔摩斯?”眸角扫到南屋肇手上的纸条,她一愣“儿子,你连这个东西都看呐?”

  “这东西?”

  南屋肇的视焦,随着母亲移到手上的纸条“这是别人写的,对了,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英国童谣,而且是古老的童谣。”美妇的目光,停留在铺好一会儿“我说儿子…”

  “怎样?”

  “你很喜欢英国吗?”

  “问这干嘛?”

  “你上的雪莱、福尔摩斯是英国人写的,那个彼得兔也是英国的,你手上那张纸条写的是英国童谣…,怎么、你想去英国?”

  南屋肇一震,突然想到神鬼传奇里,好像有一部分是以大英博物馆为背景,每个东西,都和英国扯得上关系——线索就是英国!

  那么,岚现在人在英国?但是为什么?好端端的,干嘛跑到英国去?

  一把抓过置于桌面的钥匙,南屋肇抓了一件风衣便往门外冲。

  “儿子?”

  “我出去一下!”

  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话,南屋肇决定上中川家向那个混蛋小人问个清楚明白!

  wwwnetwwwnetwwwnet

  果然,人一冲动,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灰茫茫的天空,如毫般的雨丝无序飘落,纷纷扬扬,随风打旋转圈。

  二月的伦敦,冷得教人不想踏出暖气房一步。

  伫足街头一隅,展开一张是字母与线条还有块的地图,佝偻着身体,南屋肇研究了它整整十分钟,头昏眼花,重重一叹,他决定五条件投降。

  仰望浓灰天幕,他再叹,叹得无比忧悒,不明白昨天的自己究竟是着了什么魔,才会连夜飞来这个又冷又的鬼地方。

  昨天晚上,他去了中川小人家一趟,在互殴几拳后,总算从那小人的口中得知岚的下落。就像每个线索所暗示的,岚人在英国,英国的伦敦。

  岚为什么会在伦敦?岚又在伦敦的哪里?岚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三个问题,中川小人没有回答,倒是拿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

  然后,经过几分钟,中川家正门出现一辆常搭载政商界人物的车头车。黑色车门无声打开,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衣着休闲但不掩其贵气的观月望,活是从某本时尚杂志跳出来的。

  不过,观月望的出现并没有改变什么,他仍然不晓得岚究竟是为了什么去伦敦,也不知道岚什么时候才会回日本,唯一晓得的,是岚在伦敦的住址,附带前往伦敦的来回机票与地图一份。

  馆崎财阀,只要是关东人都不会陌生的财阀,而属馆崎旁系的观月望,正是馆崎财阀的准接班人,能这么快就调查到岚的所在地,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到机票,不愧为雄霸一方的馆崎财阀。

  观月望,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有钱少爷。

  总之,这就是他之所以会待在这里的前因后果,而目前的状况,应该是迷路吧?

  将那张有看没懂的地图折好收起,已经在同一条街上打转了整整两小时的南屋肇,在此时下定决心,决心有生之年里都不要再来伦敦第二次!

  不过,决心归决心,人还是要找、路还是要走,怎么办?

  摸摸口袋,掏出一枚铜板,南屋肇打算把方向由老天爷决定。

  站在呈放状的街道上,他将铜板高高抛起,然后退开一步,看铜板掉在那个方向他就往哪条街走。

  到达最高点后,铜板顺着地心引力向下落,然后——

  “啊!该死!”

  南屋肇吐出一连串的咒骂,因为他的铜板落地后滚着滚着就一路滚进道路边缘的水、沟、里。

  很好,看来番邦的上帝今天没有指路的心情!

  额角青筋上浮,南屋肇忿忿朝天比了小指,决定自力救济。

  环顾周遭一圈,他挑了一条看起来最顺眼的路走。

  道路由窄而宽再由宽而窄,一个转弯、两个转弯,直到第三个弯转过,一片汕亮绿地出现在眼前,是公园。

  踏进绿的范围,南屋肇深一口气,心情好了些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细雨停了下来。

  嗯?那个人…

  眼角一抹纤影轻巧掠过,南屋肇连忙转回视线,总觉得那个背影很是眼,好像是?

  心跳加快、肾上腺上升,南屋肇此时的心情是紧张与期盼参半。

  于是,前进步伐由缓转急,望着那个熟悉身影,南屋肇的疾行在心急之下终成了小跑步。

  距离那道纤影愈近,南屋肇愈发地肯定那个背影的主人就是他所要找的人。

  一前一后的距离逐渐缩短,南屋肇已看清那个身影的侧脸。

  是岚!真的是岚!

  张口喊,但,另一个声音,比他更快发出,无比清脆幼

  “妈咪!”

  妈、妈咪?!

  瞪着个头小小,大概只有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就这么投入风补岚的怀抱,南屋肇完全傻了眼。

  然后脑海突然浮现登机前,中川小人在耳边低喃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养小孩,可是件很花钱的事情喔。

  养小孩?妈咪?这、到底、怎么回事?!

  wwwnetwwwnetwwwnet

  “岚!”

  咦?这声音不是“南屋?”他怎么会?

  风神岚眨眨眼,讶异地注视脸色青白错的南屋肇“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妈咪是怎么回事?”南屋肇牛头不对马嘴“这小表又是你的谁?他为什么叫你妈咪!”

  “你先回答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相较于南屋肇的惊疑不定,风神岚倒是一派自然,云淡风轻。

  “观月帮忙的。”将原因简略带过,南屋肇只想快点清眼前这一大一小之间的关系“岚!这小表到底是谁?”

  “观月帮忙的?”风神岚扬扬眉,明白了“这么说…这次会议,观月笨蛋有出席喽?”

  “嗯?什么会?”

  “半年一度的集会呀。”风神岚忍不注给观月望一个白眼“既然这样,那你也知道观月那笨蛋是馆崎的准接班人了?”

  “你知道?”

  南屋肇的注意力被转移了“等等、为什么你连半年一次的集会也知道?”

  “南屋,你忘了我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半年一度的集会口,我也必须出席。上次夏天的那场集会我有参加,不过,那时候你好像忙着和会长吵架兼干架,大概没注意到。”风神岚似笑非笑地瞅着南屋肇“我想,不知道学生会干部底细的,四天王大概只有你一个。”

  “只有我?”南屋肇怪叫,非常不痛快“等一下!半年一次的集会,应该是陵集帝和四天王才能参加吧?”

  “南屋,四天王的地位,和学生会干部是一样的,所以四天王出席的会议,学生会干部也必须出席。”拍拍南屋肇的肩,风神岚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单纯如单细胞生物的工业科天王,对陵集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风神岚此时此刻的微笑,让南屋肇有点不

  “没什么,”微笑一转为戏谑,风神岚好笑地提醒南屋肇另一件事“倒是南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是不是忘了什么…”傻傻重复了风神岚的尾句,南屋肇这才想起最最重要的问题还没得到解答“岚!这小表到底是你的谁?!”

  风神岚低首向小男孩一笑“小守,我是你的谁?”

  “妈眯!”小男孩叫道,两颊红扑扑的他笑得好开心。

  目光上移与南屋肇的眼相接,风神岚的微笑好不无辜“喏,你也听到了。”

  “他、你、他、你…”视线在风神岚与小男孩身上来来回回了几次,千头万绪下,南屋肇最后问出一个出乎风神岚意料之外的问题。

  “那他爸…在哪?”

  风神岚一愕,接着抱腹低笑,笑不可遏。

  “爸爸在那里!”回答南屋肇的是小男孩,抬起手,包裹在手套之下的肥短指头遥指前方“妈妈也在那里!”

  爸爸、妈妈?

  南屋肇的眉打了n个结“小表,这是你的谁?”握起小男孩的小小手,他看向笑得更夸张的风神岚。

  “妈咪!”小男孩跟着一起转头,回得没有任何犹豫。!

  “那你妈妈在哪?”

  “在那里。”小男孩回头举起另外一只手,往方才那个方向指去“啊、爸爸!妈妈!”见那一男一女往这儿走来,小男孩兴奋地挥起手。

  南屋肇的眉心皱得可以夹死过路蚊子“岚,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得到的,是笑弯了、整个人甚至蹲下去猛捶地的风神岚。

  去——他——妈——的——

  瞪着风神岚,南屋肇真巴不得一掌掐死她算了!

  “你就是那个肇?”娇婉女声,冷不防地在南屋肇的身后轻响。

  他霍地回首“岚?!”她是什么时候站到他后面了?还有,她的头发什么时候变白的?刚刚明明还是黑的!

  “我不是。”南屋肇的反应,让南雪忍俊不住,噗哧一声便略咯笑了起来“我叫南雪,小岚的表姐,你是肇?”

  “南屋肇。”南屋肇撇撇嘴,将掌心里的小手到南雪手工“你是这小表的妈妈,那岚到底是他的谁?”

  “妈咪!”小男孩乐得很,整个人巴上南屋肇大腿紧抓不放。

  “小守,回家喝茶喽。”南雪轻道,而她身畔的男子则弯下,抱起了很不安分的小男孩。

  “雪,你们要回去了?”笑得有些虚的风神岚向上伸出了手,南屋肇立即将她拉起,不需任何言语。

  “嗯,现在是下午茶时间。”南雪甜甜一笑“小岚,可别太欺负南屋同学呐。”

  风神岚挑起一眉,不置可否地挥挥手“慢走,不送,记得多留两杯茶。”

  微笑、点头,南雪与她身畔的水镜唯,缓步走向公园的出口,留下两相对看的南屋肇与风神岚。

  “喂,现在到底是怎样!”大手仍握着风神岚的手,南屋肇努力想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

  下颚上抬,望着南屋肇好一会儿,风神岚忽然扑人他怀中,双臂紧紧环抱。

  “喂!喂!”暖玉温香没个预警来个投怀送抱,南屋肇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反应才好。

  “肇,我发现,我很想你哩。”怀里的人儿,传出这样的话语“你呢,想不想我?嗯?”

  “…想。”健臂一搂,南屋肇紧紧、紧紧地圈住风神岚,就像是想确定她的存在是否为真“岚,别再这样子了…以后,别再随便失踪了,好不好?”

  “我会考虑。”怀中人儿,传出了这般气煞人的回答。

  对此,南屋肇只能苦笑,谁教他爱上这么莫名其妙又没有情趣的女人“岚,那个小表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干嘛没事跑来英国?”

  “你是什么时候到伦敦的?”风神岚只回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句。

  “今天早上。”南屋肇皱眉,不风神岚的顾左右而言他“岚,回答找,你为什么会跑来英国,和那小表又是什么关系?”

  “呐,你知道我很爱钱对吧?”

  南屋肇点头,也想起还有这个问题没问到“你干嘛这么爱钱?”

  “就像你看到的,我是小守的妈咪。”轻轻挣开南屋肇的怀抱,两手在叉,风神岚低额缓行“我有照顾小守的责任。”

  “那小表真足你儿子?他老爸真的是刚才那个男的?”南屋肇的脸色青一半,狰狞一如夜叉鬼地跟上去。

  “不是这样。”南屋肇的表情变化让风神岚不失笑“水镜是雪的男朋友,小守,是我姐姐的儿子。”

  不等南屋肇再问那你姐或是你爸妈在哪之类的问题,她又继续道“我父母和我姐姐,两年前就因为空难过逝了,因为姐姐是单亲妈妈,所以,照顾小守就成了我的责任。”

  夜叉脸缓和下来,南屋肇问得有些犹豫“那,那个小表,为什么会在英国?”

  “因为我没有照顾他的时间。”轻咬下,风神岚停下了脚步“雪是学幼保的,也愿意帮我,所以,我只能把小守交给雪照顾。”

  “可是,空难的话,不是有保险金吗?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赚钱?”

  “那些钱,我只用一部分来支付学费。”抿一笑,风神岚望向远天“除此之外,我一分钱也不会动,那些钱是用来以防万一的,我赚钱,赚的是我自己和小守的生活费。”

  南屋肇沉默不语,只是将背对自己的风神岚揽人怀中。

  良久,他轻问“这些事,学生会和四天王都知道?”所以,中川小人才会就算被设计陷害也不报复?

  “我不知道,”耸了耸肩,风神岚也不清楚“不管是学生会还是四天王,我的私事,我从来没有主动对谁提过,他们知道多少,又知道哪些,我并不清楚。”

  “你这次来英国,也是为了那小表?”埋首风神岚颈窝,南屋肇低喃,声音好柔好柔。

  “都有,一方面是来看看小守和雪,另一方面,是为了你。”

  “为了我?”南屋肇愕然抬首,不解。

  “你以为我对你没任何感觉吗?”风神岚侧首给了南屋肇一抹笑,又将头转了回去“你的存在,该把你定位在哪里,该怎么回应你的感情,我一直都很在意,但是,待在日本,我没有时间思考赚钱以外的问题。”

  南屋肇的心一紧,许多感受蜂涌而上,得他心口发闷“那你思考之后,得到了什么结果?”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待在你身边,我很快乐,也很安心,不过,比不上你喜欢我的程度。”

  南屋肇闭上眼,将怀中香躯搂得更紧更牢“岚,什么时候回日本?”

  白细柔荑搭上叠在前的大手,风神岚笑了“就在今天,走吧,我们回去喝茶,然后一起回陵集。”

  重重抱了风神岚一下,南屋肇这才放手,凝睇风神岚好一会儿,他握住了她的手“走吧。”

  反手扣住南屋肇的手,风神岚迈开步伐“南屋,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为什么不?”

  南屋肇理所当然的语气,平缓了风神岚不安的心。

  她的笑,更甜了。

  “那你呢?”他反问,心中的患得患失更胜以往“你真的喜欢我?”

  “现在是。”眯眼望向远天,风神岚的双眸没有焦点,

  “以后,也许我会变得不喜欢你,也许我会喜欢上另——个人,也或许,我会比现在还要更喜欢你,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定,因为我——”

  “非常喜新厌旧。”

  南屋肇先声道出风神岚言的话,虽然不,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岚的这个劣

  “你很清楚嘛。”

  风神岚笑靥如花,好不灿烂。

  “废话,谁教我喜欢你!”这句话,南屋肇的语气很不捕愿,抱怨含意相当浓重。

  “那就继续喜欢下去吧。”挣开南屋肇的指掌,风神岚勾住他的臂,讨好地偎近他“因为,我想和你一直一直这么走下去。”

  “那就不要放开我的手。”

  哼了声,南屋肇又再度包握住风神岚的手“记好,不要再放开了。”

  扬颚凝望南屋肇染上一片红的俊脸,风神岚知道他听懂自己想表达的事情了。

  视线落到了两人握的手,风神岚噙起一朵笑,久久不调。

  她想,她和他,一定能这么携手同行,一定。
( ← ) 上一章   单细胞情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诱拐处男情诗无名再爱我一次孤男寡女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怜流云从不说爱我姊弟恋成痴
免费小说《单细胞情人》是由作者俞晓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单细胞情人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单细胞情人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