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男寡女 尾声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孤男寡女  作者:羽柔 书号:46553 更新时间:2020-5-6 
尾声
  一个月后

  这是顾叶夫第三次到有木里寻找穗穗。平,他在医院里忙碌,可每逢假的时候,他就会开著吉普车在大街小巷里寻找,有时候还会开车到每一间小学里询问教师的名单。

  穗穗像是飘远的风筝,有木里是唯一能够牵住穗穗的一线希望,他相信,穗穗总有一天一定会回来这里。

  他新买的吉普车往返疾驶在颠簸的山路间,车轮很快地沾上一层厚厚的泥泞。

  山路崎岖不平,他的心情也随之起伏。

  当车子慢慢滑入熟悉的小路,敞开的绿色肆意泼洒而来,亮晃晃地映入眼帘,他紧闭的心扉骤然开朗许多。

  他照例先去拜访刘校长,吉普车停在刘校长的红色砖房外。

  顾叶夫跳下车,远远地就看到刘校长从后院的果园中走过来,矮胖黝黑的他带著和蔼可亲的笑容。

  “顾医生,你又来了!”

  “是啊!”顾叶夫微微苦笑。

  “你还是找不到穗穗,对不对?”刘校长马上就知道他的来意。

  “刘校长,穗穗真的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吗?”

  刘校长拉著宽松的头,诡谲地笑着说:“没有啊!没看过!自从上次穗穗来辞行以后,我就没有再看过她了。”

  顾叶夫紧抿著嘴,难过地听著刘校长说著重复的话。

  刘校长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说:“不要丧气!彼医生,你不要这么快就走,既然来了就住几天,不要像无头苍蝇一样地到处找。你以前住的那排仓库还一直空著呢!你和穗穗在那里添了很多东西,真是越来越舒适了,我有朋友来,都让他们借住在那里呢!”

  看他沉思不语,刘校长又继续滔滔不绝,比手画脚地说:“今天是星期六,明天学校没有课。你知道的,现在学校开学了,那里又变得热闹起来,很多小朋友放学后都会跑到那里玩。今年的学生人数比去年少了两个,全校也不过四十三个,男生三十个,女生十三个,这样刚好四十三,有的班级还只有四个学生呢!今年的经费不太够,老师也只好两个年级一起教。唉…这种偏僻的深山里,要找老师真的很难,找个好老师更是难上加难…”

  顾叶夫拧著眉,脑子都是穗穗的影子,刘校长的话他只是应付式地聆听。

  刘校长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顾叶夫抬头看着沈的天空说:“刘校长,天色好像不太好,我看…我留下来,明天一早再走。”

  “太好了!我就说嘛,为什么来去这么匆忙呢?你知道我永远你来,来到这里,就要把步调放慢,深深地呼吸、慢慢地欣赏,才能体会大自然的美丽…”

  顾叶夫又听刘校长说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才全身而退。

  他开车来到学校旁边的那一排房子,一样的地方、一样的景,只是少了穗穗,就好像失去许多丽的色彩。

  从前穗穗种的野菜,已经长成一片绿海,在山岚中起伏摇曳。顾叶夫看得痴,情不自地想走入起伏的波底。

  他走进他的房间,打量著四周,发现四处整齐洁净,竟然没有一点尘埃。看来真如刘校长说的,这里偶尔还是会有人来住宿。

  三、四个放学的小学生,还穿著制服就在外头的空地上玩起来。顾叶夫走到靠窗的书桌前,望向窗外,看着他们嘻笑游戏。

  “不是这样的!”一个小男孩大声地说。

  “就是!你自己记错了还说人家不对!”另一个比较矮小的男孩抗议著回应。

  “哎哟!你们两个笨蛋都不对!来啦--你抓住我的手腕这里。”一个女孩子顶著西瓜皮的发型,大剌剌的举止像个男孩子一样。

  顾叶夫怔怔地看着一群孩子吵闹不休,就好像当年的山中四人组--游美丽、大山、石头,还有小吉,每天成群结地悠游在山野里。

  他回想起和穗穗住在这里的时光,突然听到一阵哀嚎。原来小女孩要男孩握住她的手腕,突然,小女孩冷不防的一个过肩摔,狠狠地将个头小小的小男孩摔在草地上。

  “啊--你这个凶女人!我不玩了啦!人家都没有准备好,就给人家摔倒,我不要玩了…”男孩子耍赖地要走。

  女孩见状,频频弯低头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啦!”

  “你们女生都这么凶,我要告诉老师!你不要以为老师是女生就会帮你,我们要叫她不要教你防身术!”

  “对嘛!我觉得男生比较需要学这个,她们女生都这么凶…”

  “才不是!老师说你们男生都是比力气,所以才叫我们女生要比脑袋!像你这样笨,难怪老是被女生摔!”

  “你这个臭女生!还说我笨!”

  “怎样?不服啊?要不要来打赌,我还有几招老师只教女生的防身术!”

  “好啊!要打赌就来啊!谁怕谁啊!”看着一群小孩子生涩的比划著那似曾相识的动作,顾叶夫的口慢慢涌出一股暖

  该不会…瞬间,喜悦的光芒照亮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他睬著轻盈的脚步走出去,闲适的两手叉在口前,看着那一群孩子,大声地问他们。“喂!小朋友,你们的老师在哪里啊?”

  小女孩膛,以充防备的表情说:“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老师说城里来的人都很诈,要我们小心一点!”

  顾叶夫忍著笑,故作严肃的说:“我是城里来的督学,专门要来察看你们有没有好好读书,还有,最重要的是要察看你们的老师有没有好好地教学。”

  他的一番话把四个小孩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全都张著嘴,说不出话来。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的老师在哪里了吧?”顾叶夫又问。

  个子小的男孩比较胆小,他怯怯地指著山里的方向说:“老师去采野菜了。”

  “我们老师很奇怪,都不买菜的。”一个小小的声音也上一嘴。

  顾叶夫终于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他深一口气,闭上眼睛,灵魂已经变作飞翔在天空中的野雁,开始找寻穗穗在林中的身影。

  四个小孩困惑地看着他那奇怪的表情。

  待他回过神来,低头看着八只困惑的眼睛,他问:“你们老师叫殷穗穗对不对?”

  四个小孩一致地点头,脸上皆是一副充崇拜、敬佩的神情。

  顾叶夫又问:“她是不是一个有耐心、又有爱心的老师?”

  四个小孩愣愣地看着顾叶夫,又惊讶、又害怕的模样,不约而同地猛点头。“是啊!”“是就是了,你们干么这么紧张啊?”看着他们反应过度的小脸,顾叶夫感到又好笑又可疑。

  小蚌子男孩忍不住说:“老师开学的时候就代过了,好神奇哦!真的有人问一模一样的问题耶!”

  等不及小蚌子说完,顾叶夫转身就往山谷的方向快跑。

  女孩气呼呼地打了小男孩的肩膀。“笨蛋!你怎么说出来了?”

  另一个男孩附和地说:“是啊!你很笨耶!一定是督察都会这样问的嘛!”

  最高的男孩子沉稳地说:“没关系啦!只要我们说对,就不会被叫出去示范被摔了。”

  “被摔我还不怕呢!”

  “那你怕什么?”

  “我最怕老师叫我们吃野菜了!”

  几个小孩看着顾叶夫的身影消失,开始争相讨论起来。

  山的另一头,穗穗采了一袋鸭儿芹,那是一种生在野地里,生命力强盛、气味特殊的绝佳美味。

  穗穗拿到湖边清洗,顺便悠闲地坐在大岩石上踢著清水泡脚。

  她心里想着,这鸭儿芹拿回去宿舍后,是要煮汤,还是配丝清炒呢?想来什么方式都好吃,还没有开始煮,就已经感到垂涎三尺了。

  就在迳自出神的时候,湖边的山崖飘落了几片枯叶,穗穗好奇地抬头往高处看…

  刹那间,顾叶夫和穗穗的视线相接,他们的目光在空中

  顾叶夫高高地站在山岩上,脚下的落叶一片又一片地由枝头飘下,水声潺潺,较深的水潭绿得像会发光的翠玉。

  “喂!野女人--可不可以再告诉我一次,跳下去以前要注意什么?”顾叶夫弯下对著穗穗大吼。穗穗的心在狂跳。

  他找到她了,而且还用这种方式来向她告白。

  当地回到有木里的时候,曾经威胁过刘校长,不要透她的行踪,可是她知道,顾叶夫总有一天还是会找到她的。

  他一定是原谅她了!他什么话都不用说,这样的举动,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

  穗穗快速地站起身,她的牛仔卷到膝盖上,修长的小腿、赤luo的脚掌、自然纯美的姿态,就像一朵晶莹剔透、顾盼动人的野百合,

  “不要怕,放轻松!这--样--就--可--以--了--”穗穗将两手圈放在嘴边,大声地回应著他的问题。

  “好!不要怕…放松…放松…”他甩了甩手,闭起眼睛,用力地气、吐气。

  几秒钟后,他心里准备妥当了,脚趾头一踮,整个人像支箭一样地进湖心。

  “扑通!”响起了好大的水声,搅了这空寂宁静的山谷,水面泛起的波光灿烂辉煌,扬起的水花闪闪飞扬。

  穗穗屏住气息,突然想起当年顾叶夫为了救她,自己差一点溺毙的景象,不焦急起来。

  她不再多想,快步涉入水里,深一口气后,就往他跃入的方向钻进--

  她奋力地往前游,拨动著透明翠绿的水。顾叶夫跳入时制造的水波还在水里窜,她张著眼睛往更深的水底探入--

  终于,她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愈靠近后,愈能够清晰地看见顾叶夫在水底的表情。他在微笑,沉着而有耐地等待著她。

  他们在水底看见彼此,这时空好像回到了许久以前,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在水中,外在的世界仿佛都不存在了。他笑着将她拉近,两个轻盈的身体,没有重力地住彼此,恍若身处在一个如梦似幻的地方。

  他们在水中舞动著身体和心灵,再也没有任何阻碍能让他们退怯、害怕。短暂的相拥,在记忆里却是一个世纪。他们停留在水中拥住对方,用力地吻住彼此的,直到口剩下游出水面的最后一口气。

  他们一同冒出了水面。

  这山谷仿佛是只属于他们的伊甸园,两人的双眼发出了奇特的光芒。

  他们一同游到浅水处,水深及膝,谁都舍不得离开这包围住彼此的灿灿水光。

  “大胡子,你真的做到了!”他需要多大的勇气啊?穗穗感动的声音梗在喉间。

  顾叶夫开心地咧开一口白牙,他的笑容像阳光下的和风,抚慰著她受伤的心,这一笑,轻易地就教穗穗的心再次敞开。

  “这次不用让你来救我了!”他得意地说,此时才明白,恐惧只是一种障碍,一旦扫除了这障碍,很多事情并不如想像中的困难。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神秘地笑笑。“我猜出来的。”

  “我知道刘校长不敢说,因为我有威胁过他…”穗穗同意留在有木里教书,最大的条件就是要刘校长答应她,绝不漏她的行踪。

  顾叶夫回想起刘校长对他说过的话,才恍然理解刘校长苦口婆心的暗示。

  他故意严肃的板起脸,责问道:“没错!我来找刘校长三次,他都没有告诉我。我来去匆匆,这山林这么大,我也没有想到要留下来慢慢找你。穗穗,你真可恶!你以为那短短的道别信就可以把我打发吗?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我…”穗穗想到自己离开的原因,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

  顾叶夫领悟到穗穗此时的心情,温柔地将她散的长发抚顺,悠悠地说:“我已经知道所有事了。”

  “你知道了…你不会恨我吗?”她的眼底有著掩不住的哀愁。

  “不会,因为我爱你更多…如果失去了你,我会一辈子恨我自己的。”

  穗穗想起他从前来有木里的目的、想起他思念爱人时的痛苦眼神,眼泪就难过得怎么也止不住。“我不是故意的!大胡子,是我害了你,是我害死你最深爱的人!如果不是我…小叶也不会死,今天得到你的拥抱、你的爱情的人,不会是我,而是小叶…”

  顾叶夫捧起她的脸颊,怜惜地轻啄她眼角的泪水,长叹了一口气。“穗穗,我们都受过伤、做过错事,我相信我们都已经付出代价了。”

  穗穗说:“我知道你如果原谅了我,就一定会来找我,不管多久,我都一定会等。只是,我还需要时间好好沉淀一下心情,毕竟发现那件事情让我太过震惊了,我一时间还是无法好好地面对你。”

  “穗穗,你真磨人,难道你不怕我放弃了?”

  她坚定地说:“不会,我相信你不会轻易放弃的!”

  穗穗埋在他的前,聆听他的心跳。他的心跳声从腔中传来,一下下地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穗穗,还记得我们打的赌吗?”

  穗穗疑惑地问:“什么赌?”

  “如果你变成一个有爱心又有耐心的老师,我就会从那里往下跳。你看,我已经实行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赢了呢?”穗穗眨著泛泪的眼睛。

  “当然是问过了你的学生啊!”“太好了!我开学的时候就警告过我的学生,我对他们说,不论谁问你们,都要说你们的老师是一个很有爱心和耐心的老师,否则我就…”穗穗右手握拳,啪的一声,用力打在左手掌上。

  “真是暴力。”

  她耸了耸肩说:“对不起,这个赌局我赢得有点心虚。”

  “我想不会,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们就可以扯平了!”

  “什么事?”

  顾叶夫陷入了沉思,许久,他说:“你知道吗?是小叶在冥冥中把我们两个人牵引来有木里,是她要我们两人相遇、相爱,为她完成一份更圆、更完美的爱情的。”

  他停顿了一下,深深地凝视著她。

  他眼中的爱意潜进她的心,进入了她的灵魂。什么是生命的意义?什么是存在的价值?都在他的眼中得到了答案。

  那个答案很简单,连三岁的小孩也懂,那就是--“爱人”和“被爱”

  “穗穗,我要你答应我,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我们已经开始了。”

  “哦…”“我说过,只要你胆敢踏进有木里这个地盘,你就是我的人了!”

  “真是暴力。”

  “你一点都不怕啊?”

  “我已经豁出去了!你看,我连那么高的地方都敢跳下来!”

  “太好了!那么以后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倒我们的了!”

  “是啊,再也没有了。”

  穗穗的笑容好明媚,这一刹那,顾叶夫知道,两人曾经彷徨受伤的心灵都已经成为过往云烟。浸浴在这光洁美丽的湖水里的,是通往幸福长路的开端。
( ← ) 上一章   孤男寡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怜流云从不说爱我姊弟恋成痴雕琢爱人时有缠绵娇艳芙蓉淘气公主
免费小说《孤男寡女》是由作者羽柔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孤男寡女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孤男寡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尾声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