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爱 第108章 情终有所归-大结局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抵爱  作者:九蓝悠然 书号:46400 更新时间:2019-12-24 
第108章 情终有所归(大结局)
  蔚蓝小区。

  到了单元楼门口,金凯却停下了脚步,犹豫了。

  “怎么了?”蓝欣回头看他“没有勇气了?”

  金凯没有说话,蓝欣却知道他在想什么“怕老人家会不原谅你?”

  金凯不置可否。他不知曾有多少次,驻足在楼下,望着二老房间的窗口,想去认他们,却不能够,那种苦涩,那种愧疚,让他心痛不已,今天,他终于可以认他们了,可是,却止不住有些担心,有些退缩。

  “放心吧,他们总归是你的父母,最多打一顿骂一顿,到底心里还是高兴的。”蓝欣证据凉凉地说完,率先进去了。

  金凯咬了下,也紧跟其后。刚刚在婚礼之上,他就见到了两位老人,可他却刻意避开了。

  现在,该是面对的时候了。

  金凯跪在了唐志文和刘娟的面前,唐志文和刘娟有些意外,有些震惊,直到金凯喊了一声“爸、妈!”

  刘娟才终于有点迟疑地上前,颤抖地叫了一声“阿南?是你吗?”

  金凯闪着热泪,点了点头,刘娟和唐志文却不敢相信,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认。

  蓝欣上前,扯开金凯的衣服,出了前的环形印记“爸,妈,你们的儿子回来了!他是阿南,只不过整了容!”

  “真是阿南?”刘娟的眼泪瞬间涌出,抖着双手上前。

  “妈,是我,是您的儿子!”金凯伸手,扶住了刘娟,母子俩抱在了一起,刘娟已经放声痛哭起来。

  “儿子,真是我儿子吗?让我看看,好好看看,我的阿南,怎么会成了这副样子的,啊?”刘娟哭着问道,一双手抚在金凯的脸上,一寸寸地摸索着,舍不得放开“老头子,你来看看,真是我们儿子,头皮上的那颗痣也都还在…”

  唐志文也老泪纵横,上前去看,金凯头发里,长了一颗大大的黑痣,是他们的儿子没错!

  “你真是我们的儿子?”

  “爸,是我!”金凯点头。

  唐志文一时也有些老泪纵横,他的儿子啊,还在人间,还在人间啊!

  “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

  “你还知道有我们啊,你这个臭小子!”刘娟在金凯的身上胡乱地捶打着,又哭又笑。

  三个人抱在一起,一场痛哭!

  “儿子,告诉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凯大致说了一下经过,个中详情却并没有细说。

  原来,当初死的人并不是唐意南,而是一个外号叫‘黄蜂’的人,夏之琳当时让杨忍峰杀唐意南,恰巧那晚上唐意南和‘黄蜂’打过架,‘黄蜂’吃了亏就耍死狗赖在唐意南的上,杨忍峰以为那就是唐意南,所以杀错了人。

  jk的头儿金一龙恰好当时也在监狱,他救了唐意南,让他冒充‘黄蜂’出了狱,并派人把他送到新加坡。直到今年才再次回来,不过,却已经完全换了另一副面容,另一个身份。不为别的,只为向当初那些要自己命的人复仇,让他们得到应有的下场。

  “这么说,你现在姓金,不姓唐?”唐志文问道。

  金凯点点头。

  “你是怕认了我们会破坏你的复仇大计,所以才这么躲着我们?”

  金凯没有否认。

  “这么说,夏之琳的死,和你也是有关系的?”唐志文接着问。

  “是!”金凯承认。

  “那江毅辰呢,他今天入狱,和你也有关系?”

  金凯点头默认,当初就是因为他,他才会入狱,如今他要让江毅辰尝尝。被人冤枉是什么滋味儿!罗海市的钢筋,国外公司的抢单,还有现在古姿童装出现的有毒面料,都是他找乔业一手策划的。

  他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放过江毅辰,只要他不再打蓝欣的主意,他是愿意放过他的,可是,江毅辰却还是要娶蓝欣,而蓝欣,竟然答应了,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出手了,而且,一招致命!

  “报应啊!”唐志文无奈地叹气。

  屋里的气氛一时沉重无比,大家都不再说话。

  “金总,你既然已经姓了金,这里是唐家,就与你没了任何关系,你走吧!”唐志文背过身,不看金凯。

  “死老头子,你说的是什么话?儿子不在的时候,你是有多想他,如今。他好不容易大难不死,你却还这么倔地不肯认,你是不想让我活了么?”刘娟抱着金凯,冲着唐志文吼。唐志文站着没动!

  蓝欣正想上前去劝两句,门铃响了。

  蓝欣过去打开门,却是一个漂亮的陌生女子,引着一个小男孩儿“请问,是唐志文先生家吗?”

  “哦,是的,您…”蓝欣忽然想起来自己在调查金凯时,看到的那张金凌儿的照片,一时愣住。

  “我叫金凌儿,是金凯,哦不,是唐意南的子,我今天来是认亲的!”金凌儿礼貌地笑笑。

  “哦,请进!”蓝欣将人让了进来。

  客厅里,见到金凌儿的金凯大吃一惊。

  金凌儿已经扔下儿子,张开双臂扑进了金凯的怀里。

  金凯尴尬地看看蓝欣,咬了咬牙,将金凌儿从怀里扒拉了出来“你们怎么来了?”

  “阿凯,我和儿子都好想你,你一走大半年都不回来,我要再不来。儿子估计都不认识你了!儿子,来,叫爸爸,你不是一直要爸爸嘛,我们终于看到爸爸了!”金凌儿说着,拉了小男孩儿过来,给金凯。

  “爸爸!”小男孩怯着声音叫了一句,却在看到金凯难得地出了笑容之后,立马扑进了金凯怀里“我和妈妈都好想你,光在电脑上看你,摸不着,我就让妈妈带我来了,你别怨妈妈!”

  金凯将小孩抱起,送到刘娟面前“闹闹,这是,这是爷爷,快叫!”

  “爷爷好!”闹闹估计还是有些认生,瞪着圆圆的眼睛,脆生生叫了一句,又躲进了金凯的怀里。

  刘娟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将孩子从金凯手里接过来,抱到怀里。

  唐志文则自始至终,没有表情。但蓝欣还是眼尖地发现,老人的眼睛里,闪着些微的亮光。

  “公公、婆婆,媳妇金凌儿给你们行礼了!”金凌儿上前,大方地鞠了一躬。

  刘娟此时才想起,旁边还站着蓝欣,一时竟然有些无措,毕竟,这么多年,在他们的眼里,蓝欣才是意南的子。

  此时此刻,看着重新团聚的一家人,蓝欣仿佛一下子成了一个置身事外的人,仿佛这一家人的团聚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其实不过是个外人,毫无关系的外人!

  金凯过去,将孩子抱到自己怀里,拉着金凌儿,向门外走去。

  “怎么了?”金凌儿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才刚回来,不急着见爸妈,我送你们回去休息,至于其它的,以后再说。”金凯一边说着,一边带着老婆孩子出了门。

  “蓝欣,对不起!”唐志文看着蓝欣,脸歉意“早知道这小子在外面结了婚,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一个人辛苦地守着我们过了这么多年!”

  蓝欣苦笑“爸,您不用自责,我不也是和江毅辰结了婚的人?这件事情,谁也不怪,要怪,也只能怪造化人!”

  “可是,毕竟你陪了我们这么多年…”

  “爸,您别这么说,这些年,说句实话,要没有你们收留我,我说不定死到哪里都没人知道呢!”蓝欣笑着,眼里却闪着泪花“我不怨唐意南,我自己也没有守住和他的这份感情,我们,注定已经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再也没有可能集。”

  “蓝欣,你是个好孩子!”唐志文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会想办法让阿南这臭小子放了江毅辰,还你一个完整的家,你看行吗?”

  “爸,你也别强求他,这是江毅辰欠他的,他要讨回来,谁也不能说什么。”蓝欣道“我也有些累了,爸妈,你们也休息会儿吧,我过去看看唐唐和月月。”

  蓝欣说完,不再看二老,转身出去,到对门去看孩子了。

  唐唐和月月正无打采地坐在客厅里,身上的礼服还没有换,见蓝欣进来,两个小家伙从沙发上蹦下来,扑到了蓝欣怀里,哭了起来。

  “欣欣,我要爸爸,我要爸爸,爸爸为什么会被抓起来?爸爸不是坏人,欣欣你去和他们说说看,能不能把爸爸给放回来?”月月哭着嚷嚷。

  蓝欣蹲下身子,将两个孩子揽进自己怀里,像是在对孩子们做保证,又像是在对自己下命令“唐唐,月月,你们放心,爸爸真的不是坏人,妈妈会想尽一切办法,证明他的清白,让他们把爸爸还回来,好吗?”

  两个孩子这才止了哭,蓝欣带着他们洗了把脸,哄着他们睡下。

  想起江毅辰说的昨天晚上给的东西,蓝欣又把那个袋子翻了出来,打开,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一份婚前财产证明,属于蓝欣的,还是之前给她的这两套蔚蓝小区的房子,那辆红色凯迪拉克轿车,还有江毅辰给的几张银行卡,都是用的蓝欣的名字。

  是一份江毅辰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

  还有一封江毅辰手写的信,蓝欣把信打开,仔细地读起来

  蓝欣,亲爱的老婆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无法陪伴在你身边。明知道自己无力回天,我还是自私地选择了和你把婚礼办下去,不为别的。只是想,让你风风光光地成为我江毅辰的子。

  是的,我已经知道,金凯就是唐意南,他是为复仇而来,只可惜,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

  现在的江毅辰,怕是要一贫如洗了。我用盛铭全部的股份换来磊和成的公司安然无恙,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来和唐意南换到你,而我不顾一切地和你成婚,彻底怒了他,但我并不后悔,毕竟,嫁给我,是你愿意的,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强迫你,所以我还是很高兴、很高兴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江毅辰子。

  老婆,能这样叫你,我是真心觉得自己好幸福。

  我做了婚前财产证明,为的是让你和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至少能有一些保证,至少不用四处。这算是我缺席了五年欠你们的,也算是我要缺席以后的生活补偿你们的,我能做的,唯有这些了。

  我愿意和你离婚,只希望你能幸福!

  无须挂念,只消知道,我一切安好!

  你的老公辰

  蓝欣收了信,有些想笑,眼泪却出了眼眶“你这个傻瓜,哪里有人当天结婚,就当天要离婚的?”

  将东西收好,蓝欣收了眼泪,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要想尽一切办法,先洗清了江毅辰冤屈再说!

  打了电话给王中磊和张成,两个人都在忙着奔波,只叫她在家安心等着。

  蓝欣没有办法,只好想先打给陆锦绣看看,她的能力有限,能求的人更加有限。

  陆锦绣早已知道了,正在求自家哥哥陆锦程帮忙,然而陆锦程动用了自己能用的一切关系,竟然连想要见一面江毅辰都不能。

  蓝欣挂了电话,默默地呆坐一会儿。苦笑“江毅辰,你还真是说对了,我这个女人,总是一到关键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先把自己卖掉!”

  看着手机联系人中金凯的名字,蓝欣犹豫半晌,还是打通了金凯的电话。

  金凯正在安顿金凌儿和闹闹,看是蓝欣来的电话,拿了手机去阳台接了。

  金凌儿盯着金凯站在阳台上的身影,眼里的失落重重叠叠。

  “什么事?”金凯低了声音问。

  “我要见你!”蓝欣深了一口气。

  “在家等着,我一会儿就过去!”金凯说完,收了电话。

  蓝欣忽然有一种小三儿在给有妇之夫打电话要偷情的感觉,明明她才是那个当初的正牌夫人,却不过时过境迁,他和她,竟已到了如此地步,他再也不是原来的他,而她,也已背叛了曾经的她…

  等待是一件磨人意志的事情,蓝欣觉得自己的意志力,仿佛正在这一分一秒的等待里,渐渐削弱…

  正当她觉得再也无法等待下去,准备再一次拿起手机拨打电话的时候,门铃适时地响起,蓝欣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稳了稳心神,再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竭力保持平静地过去开门。

  金凯正站在门口,看到蓝欣,脸色无悲无喜。

  “进来吧!”蓝欣让开了道。

  金凯进来,也没等蓝欣让座,就自顾自坐了沙发上。

  蓝欣倒了杯水给他,在他对面坐下,一时,两人竟无话可说。

  金凯端起水杯,饮了一口“说吧,什么事?”

  “我,我想我们做个换!”蓝欣鼓起勇气说出了口。

  金凯一愣,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掩盖了原本的受伤“倒是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样的换?其实,你就是要我的整个世界,我都会双手奉送给你,蓝欣,你确定要和我做换?”

  蓝欣咬牙,她知道,一旦她做出了决定。那就意味着,和唐意南从前的种种,全都将在她的一念之间,灰飞烟灭,化作无有。

  蓝欣不得不承认,她的心,其实疼得无以复加,然而,思忖半晌,她还是郑重地点头,眼泪却已涌了眼眶,让她不敢抬头看金凯犀利的眼神。

  金凯脸上带着一丝讥讽,手里的杯子,却已经被紧握得变了形“说吧,你想换什么?”

  蓝欣站起身,背转过去不看金凯“金总,你之前说要留我在您身边,我答应,但我的条件是,您放过江毅辰!”

  “啪!”地一声响,杯子被金凯猛力摔到了地板上,水花连同玻璃碎片,四处飞溅。

  蓝欣的身子也随着这一声脆响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但随即又很快恢复了平静,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金凯的抉择。

  “你还是说出来了!”金凯咬牙切齿地道。

  “是,我说出来了,就像当初我为了救我那个心爱的人,把自己卖给江毅辰一样,今天,我愿意为了江毅辰,把自己卖给金总您!”蓝欣的声音里,透着丝丝的冷意“金总,希望您好好考虑一下!”

  “如果我不答应呢?”

  “我会求您,到您答应为止,像当初一样!”当初为了唐意南,她在江枫别墅门口,跪了三天三夜。现在,她一样可以为了江毅辰,再求一次面前这个男人!

  金凯的眼里冒着怒火,他走过去,一把将蓝欣的身子扳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就会像他一样心软…”

  然而,金凯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完,就已经完全愣住了,蓝欣的语气那么平静,说话的声音那么冷绝,可是,这张脸,这张脸啊,早已是鼻涕眼泪糊了脸,凄凄哀哀,悲悲切切,她是在用怎样的毅力才能掩藏住这份伤心,让自己的语气在这样的悲伤中,依旧平静,依旧冷清?…

  蓝欣猛然低了头,她不想让金凯看到这样的自己,准确地说,她不想让唐意南看到这样狼狈又无措地自己。

  曾几何时,他是她的天,他是她的地,他是她的全部,是她的整个世界!她的所有心情,好的坏的,悲的喜的,都在他面前一览无余。

  可是现在,她却开始隐藏,隐藏那个真实的自己!金凯的心里,忽然一阵绞痛,想也不想,一把将蓝欣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对不起,让你这么难过!”这一声。像极了多年前那个宠爱自己、疼惜自己到极致的唐意南,温柔体贴,叫人难以抵挡。

  蓝欣的心里一阵伤悲,再也忍不住,爬在金凯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阿南,你是我的阿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金凯的眼里也闪着泪花,紧抱着蓝欣,默默无语。

  良久,蓝欣止住了哭泣,从金凯怀里钻了出来。再见了,我的阿南,不,永别了!从她刚才说出那一番话之后,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

  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她知道,她已经不能再这么近距离地拥抱他,就像他,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无所顾忌地去爱她…

  金凯站着没有动,就那样看着蓝欣。一步步离自己越来越远…

  从此以后,她只能是他的情人,不能见光的情人,永远生活在黑暗里,在黑暗里渴望见到阳光的地下情人啊…金凯知道,蓝欣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做一个不能见阳光的人,可是,他却不能给她一个应该有的阳光身份…

  “金总,我刚刚说过的话,您再考虑一下,我希望您能格外开恩,放过我丈夫这一回。”蓝欣的声音重新回归平静,这次,却是正视着金凯,逃无可逃,遁无可遁…

  金凯的眼神,也重回犀利,狠狠心说道“好,我答应你,放过他,你们,准备离婚吧!从此以后,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乖乖给我做什么!包括给我生出一打孩子来!”

  “是,金总!听您的安排就是!”蓝欣毕恭毕敬,心里却在无声地叹息,这辈子,她怕是都没有机会再生孩子了,江毅辰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装作不知道吧!

  金凯却再也呆不下去,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他甩开大步走了出去,身后的门被他狠狠地砰地一声关上,连同心里的门,一起紧紧关闭!

  蓝欣在那一瞬间,软倒在地,手捂着口,再也爬不起来…

  门外,唐志文正等在门口,

  “爸!”金凯显然没想到老爸会在这里等着自己。

  唐志文看着这个身形熟悉,脸却陌生的的儿子,只简单说了四个字“跟我进来!”

  金凯依言,随着唐志文进了对门的家。

  “真的是你叫人害了江毅辰?”唐志文着脸。

  “是!”金凯没打算否认。

  “如果我让你放了他呢?”

  “爸,你也这么想?”

  “是,江毅辰本质不坏,说句老实话。如果你真的死了,我还计划靠着他给我养老呢!”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明知道我是因为他才…”

  “可我也知道,我和你妈,也是因为他才能活下来!当初我住院的时候,你就已经回来了吧?我不起住院费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江毅辰替我手术费,你今天看到的,就是我的墓碑,我的骨灰!”唐志文说着说着,不由拔高了声音。

  刘娟此时才知道,这死老头子,原来什么都知道!

  “爸,我那是不得已,我如果替你了钱,江毅辰一定会借此找到我,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样,我还怎么能报仇?”

  “啪”地一声,唐志文给了金凯一耳光“你的眼里,就只有‘报仇’吗?父母的命都是小事,只有你的血海深仇才是大事?”

  “您这不是好好的吗?”金凯还是不服气。

  唐志文气得又要打,被刘娟拦住了“别打了。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再把他打走了,我到哪里再找一个儿子去?”

  “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把江毅辰给放回来,你就…就别想…认我这个爸。我…我也没…你这个儿…”唐志文忽然得说不上来话。

  “爸!爸你怎么了?”金凯急了,连忙扶住了要倒下去的唐志文。

  …

  唐志文再次发病住了院,亏得送得及时,并无大碍,却是唬得刘娟再也不敢和他犟了。

  “阿南,你就顺了你爸的心思,放了江毅辰吧,他也的确不是坏人,你要再不听话,你爸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妈可怎么活啊?”刘娟说着,哭了起来。

  “好了,妈,我又没说不放他!”金凯扶着刘娟的肩,让她坐下。

  “你真的愿意放过他?”刘娟一下子不哭了。

  “嗯!”金凯点点头“你们都觉得他好,那就放呗,要不然,我岂不成了全家的反叛了,还怎么活?”

  “儿子,你能这样想就对了,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全家人还能在一起,就比什么都重要!”

  “哎,听妈的!”

  “就是可惜了蓝欣,原本是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刘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金凯看一眼刘娟,想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再说吧!

  …

  病房里,蓝欣正在伺候着唐志文吃饭,吃一口,用手帕将溢出嘴角的饭擦一下。

  “蓝欣,我自己来吧!”唐志文说。

  “不用,医生说不让您起来,您就让我伺候您一回吧,这以后,还不知道…”蓝欣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唐志文也知道她心里难过,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乖乖地由着蓝欣喂饭。

  …

  一个月后,案情真相大白,原来。是乔业让人暗中捣的鬼,将古姿的一批面料暗中做了调换,以次充好。

  而之前逃住国外的两个罗海市开发案的重要嫌疑犯也已落入法网,待了一切,全都是乔业让人搞的鬼。

  乔业大呼冤枉,说自己只是受人指使,问起他受谁的指使,却一个字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是一个很有钱,出手大方的黑社会大佬,出处在哪里,姓甚名谁,丝毫不知!人家给钱,他就办事!

  转眼到了过年时节,唐唐和月月放了寒假,蓝欣带着孩子们准备出去给每人买一身新衣服。

  唐志文和刘娟,已经被金凯接到了新的住处,连同夏之琳的两个孩子一起搬走了。

  蓝欣在金凯的安排下,住进了一个高档私人别墅区,只有她和孩子。蓝欣本想反对,却无奈金凯坚持,而她,已经没有了再与他平起平坐的资格,顺从地依了金凯的主意。

  蓝欣带着唐唐和月月。刚出了别墅的门,就见金凌儿站在门口,手里牵着小闹闹。见了她,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蓝欣,我找你!”

  蓝欣一时无语,默默地带着孩子们回了别墅,把金凌儿也让了进来。

  “去儿童室玩吧!”蓝欣让唐唐和月月带好闹闹去了儿童室,又对金凌儿指了指客厅的沙发“金太太,您请座!”

  金凌儿没有推,依言坐下,上下打量着蓝欣。

  蓝欣并没有退缩,任她打量,面色平静。

  “蓝欣,我知道,阿凯心里一直有个结,那个结,就是你!”金凌儿也不绕弯子。

  蓝欣不语,默默地倒了一杯茶水递给金凌儿。

  “我也知道,如果真的想和阿凯长厢厮守下去,我就应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可是,我…”金凌儿的眼圈红了。

  “我就知道,终有一天,你会来找我!”蓝欣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轻轻地抿了一口“你尝尝,最好的龙井明前茶,喝着苦,后口却是嘴余香,值得回味,回味无穷!”

  金凌儿对蓝欣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还是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是有些苦,不过,喝下去,嘴里却是的香,和她此时的心情,并不相配“蓝欣,我有些不太明白。”

  蓝欣再抿了一口茶,放下杯子“金凯现在几乎每天夜里都在这里度过。”

  金凌儿一愣,忍不住猛灌了自己一大口茶水,差点呛着了。

  “慢着些喝,我话还没说完。”蓝欣走向,拉起金凌儿“你来!”

  两人来到一处客房,蓝欣推开门“你看。这是他每天晚上住的地方!”

  “进来看看吧”蓝欣拉着金凌儿进去“平里,这个房间,我也是不进来的。”

  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双人,但却只有一个枕头!旁边是一只不大的衣柜。

  一张书桌,配套有一把椅子。桌子上面放着一台电脑,一套茶具。

  金凌儿看着屋里的一切,有些不可思议,金凯在家里的房子和这个相比,简直天差地别啊!

  “每天,他回来,并不和我多说,这里就是他的天地,除了这里,其它的地方,他一步都不曾踏入过。我这么说,不知道金太太能不能明白?”蓝欣静静地说着,就像是在说着一个与己无关的别人的故事。

  金凌儿的眼睛亮了亮,却没有说话。

  蓝欣拉着她出来,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这是我平时住的!隔壁是我小孩的卧室。”

  这里的陈设,马上上了不止一个档次,水晶吊灯,欧式洋,落地玻璃窗,大气豪华的窗帘…

  “从我搬进来那天起,他从来没有进过这个房间!”蓝欣说“金太太,我是想告诉你,我只是他的过去,一个他现在暂时还放不下的过去,却并不是他的现在!您才是他的现在,他的未来,所以,您不必有什么焦虑的情绪,放宽心情,静静等待吧,总有一天,他会想起回家的路!”

  “蓝欣,怪不得他那么放不下你,就是现在,此刻,我都爱上你了!”金凌儿佩服地看着蓝欣。

  蓝欣浅浅一笑“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没有什么能熬得过时间的考验,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一定是那个最终的胜利者,我相信你,会成为他生命里的唯一!”

  “谢谢你,蓝欣,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嗯!”蓝欣点点头,带着金凌儿下了楼来。

  金凌儿想带着孩子回去,却被蓝欣留下了“在这里吧,你今天既然找了过来,我必会给你一个待!”

  金凌儿一愣,却还是顺从地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金凯回来的时候,就见蓝欣和金凌儿正在一起,悠闲地喝着功夫茶,他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

  金凌儿吓得一抖,不由地站起身来,就想躲到蓝欣身后去。

  蓝欣握紧了金凌儿的手,给她鼓励!

  “哼,还真是好笑啊,人家的正和小三儿打得不可开,我的两个女人,却在这里友好交谈,谁能告诉我,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金凯冷嘲热讽。

  “是我让她进来的。”蓝欣看着金凯,指了指儿童室“闹闹在里面,他想你了!”

  金凯怒视着蓝欣“你以为你有多了解我?你以为你用亲情就能迫我放手?”

  蓝欣低下头,笑得凄凉“亲情?在你眼里,亲情又怎么比得上复仇来得来得痛快?我知道,我提到亲情,你会发怒,可是那又怎么样?难道因为你要发怒,我就得把闹闹藏起来,让他的爸爸见不到他?”

  “蓝欣,你最好给我闭上嘴巴!”金凯怒了。

  “金凯,我并不欠你什么,如果,我的背叛伤到了你,那么,你又怎么能保证你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你看看她!”蓝欣把金凌儿一把拉到金凯面前“你到底给了她多少希望,让她如今对你死心踏地,明知道你身边藏着一个如此可恶的小三儿,还依然不离不弃不放手地追随着你?”

  “我没有!”金凯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没有吗?”蓝欣冷笑“我知道,你的所有一切行为都可以归结到你要‘复仇’这个原因上来,然而那又怎么样,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把背叛变成忠诚,除非时光倒,再重来一遍,然而,我相信,即使重来一遍,你也还依然会走你今天的路,没有任何改变,因为,你要复仇!”

  “蓝欣,你最好闭嘴!”金凯有些恼羞成怒。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你对她说过的甜言语,你和她有过的绵悱恻,我都可以想像得到,只不过,你是带着一个自以为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她,却奉上了一颗完整纯洁的心,如此而已…”

  “住口!”金凯不准蓝欣再说下去。

  蓝欣却并不受威胁“即使今天我依如昨那般,全心全意的对你,你以为,你就可以还像从前一样,把你的整颗心整个人都交给我吗?不,唐意南,金凯先生,你错了,你逃不过良心的谴责,你逃不过金凌儿的眼泪!”

  “别说了!”金凯捂住了脑袋,感觉头都要炸了。

  “别说了,求求你了,蓝欣,他会难过的。”金凌儿拉拉蓝欣的手,想要劝她别再说下去。

  蓝欣却不管“你为什么面对着我的时候,低不下头来亲吻?因为你的脑海里,闪着她的影子,闪着她的眼泪,她的笑容!你为什么连看都不肯看一眼唐唐和月月,因为你知道,那是我蓝欣,躺在别的男人身下绽放的罪恶花朵…”

  “啪!”话未说完,金凯已经一巴掌打了过来。

  蓝欣知道自己会挨打,可她还是把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直视着金凯,蓝欣的脸上,出凉透人心的笑容“唐意南,你知道吗?五年前,在你的墓碑前,我亲手杀了江毅辰只为了给你报仇,不过,老天有眼,让他没死成。五年后的今天,我在你的墓碑前,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和江毅辰的孩子,我不知道,这两条人命,够不够还我们欠下你的情债孽债,够不够?”

  金凯面对着蓝欣凛然的面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蓝欣猛然冲到茶几边,伸手从果盘里拿出水果刀,横陈在自己的脖颈上“唐意南,如果觉得这些还不够,我今天把我自己也还给你,反正我蓝欣这条命,当年要是没有你,也活不到今天!”

  落语毕,手起刀落,蓝欣的脖子上,瞬间血如柱…

  “不!不!…”金凯疯了一般冲向蓝欣,伸手死命地按住了伤口,声嘶力竭地喊着“快!快叫救护车!”

  …

  三个月后,蓝欣出院。

  容颜依旧,美如西子。只是两鬓之间,已然添了苍苍的白发…

  来接她出院的,是江毅辰和一双儿女。

  儿女笑颜如花,欢喜雀跃,蓝欣伸手,拥了孩子们入怀,泪眼朦胧中,却见那人的耳鬓,竟也已染上了皑皑的雪

  没有人知道,爱恨情仇,在这世上,值几分几,但却有多少悲离合,是因这四个字而起,也因这四个字而落…

  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 ← ) 上一章   抵爱   下一章 ( 没有了 )
约伯的瓦器撩妻成瘾:狼绝美房客爱上激情似火,腹就是要吃窝边君子VS佳人枭谋坏坏爱:小情溺宠,军痞霸撩欢,误惹狼土豪先生你好印缘
免费小说《抵爱》是由作者九蓝悠然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都市小说。更多类似抵爱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抵爱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108章情终有所归(大结局)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