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夫与嫩妻 第八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妒夫与嫩妻  作者:宋清清 书号:45720 更新时间:2019-9-11 
第八章
  秦连峥的心都快被顾媛媛哭碎了,如果不是被她吓到了,他不会对她那么凶的“抱歉,我不该那么凶,你刚刚…”

  “大宝哥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顾媛媛哭着口齿不清地表白,她刚刚看到车子冲她开过来,快被吓死了,当时她想,如果死了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告诉大宝哥哥,她喜欢他。

  “别哭了,我们回家吧,以后不许跑了。”秦连峥被顾媛媛吓得惊魂未定,根本没听清楚顾媛媛说了什么。

  “大宝哥哥,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你不要娶别的女人,你娶我吧,好不好?你娶我吧?虽然我很笨,长得也不漂亮,就是有一点点可爱,但是嫁给你之后,我会努力做个好子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你娶我吧!”顾媛媛将眼泪抹在秦连峥的衣服上,瞪大了眼睛女声再告白一次,她怕过会就没勇气了。

  “你说什么?”秦连峥觉得一定是他惊吓过度,所以产生了幻听“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顾媛媛快被气死了,她好害怕秦连峥是故竟装听不懂,她踮起脚尖想亲秦连峥的嘴巴,可是他太高了,她只亲到他的下巴“我喜欢你,你不要拒绝我,否则我会哭的,我会大哭,我还会找个地方藏起来,永远都不见你!”顾媛媛说着威胁的话,表情却是委屈又担心,随时都会哭出来。

  “媛媛。”秦连峥叹息,用力将顾媛媛楼进怀里,紧紧地,不留一丝空隙地抱着她。

  媛媛不知道秦连峥的这个反应是好还是不好,不过能被他抱住她感觉好开心,她悄悄地在秦连峥的膛上蹭了蹭,蹭掉脸上的泪水、鼻涕…不管了,她想好了,她要追求大宝哥哥,虽然这样会很对不起他的未婚,但她真的很喜欢大宝哥哥,决不能离开他。

  回家的路上,秦连峥开着车,一只手却紧紧攒着顾媛媛的手掌,他不敢开口,怕开口澎湃的情感就会倾泻而出,会淹没她、会吓到她,他会慢慢的、一点一点地让她了解的,他爱她,会让她将喜欢他变成爱的他。

  顾媛媛好几次想开口问秦连峥,但是又怕听到不想要的答案,她一直在偷看秦连峥,看他紧抿忍耐的瓣,看他好看的恻脸,乖乖的将手掌交给他握着。

  秦连峥将车子停好,奈着顾媛媛的手进了电梯,按下电梯的按钮后,突然转头盯着顾媛媛“你想清楚刚才说的话了吗?如果我当真了,你就不能后悔了!”

  顾媛媛一时没反应过来秦连峥没头没尾的问题问了什么,楞了两秒钟之后用力点头“我是认直的,我喜欢你怎么会后悔呢?”

  秦连峥仔细看着顾媛媛眉眼问的执拗和真挚,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顾嫒媛在电梯壁上,用力地吻住了她。

  顾媛媛被秦连峥突如其来汹涌的吻吓了一跳,不过她并没有抗拒,她又想起了那个梦,她缓缓地张开了嘴巴,进了他急切的舌。

  媛媛浑身的力气都被秦连峥的光了,她像只失去骨架的娃娃,被他用坚硬的身体顶在电梯壁上,承受着他热切的吻和难耐的抚摸

  “叮…”电梯到达楼层的声音惊醒了秦连峥,他的舌头探进她的口腔里,他的大掌正贴着她的大腿。

  秦连峥连忙离开了顾媛媛的身体,她的身体贴着电梯壁缓缓地滑下来,红肿的双蒙的双眸看得秦连峥身体发热,他深深地呼吸让自己冷静,抱起瘫软的顾媛媛走出了电梯。

  “你们刚刚在做什么?”无聊地靠着大门等待的秦莲蓉脸怒气地质问。

  “你怎么回来了?谁让你回来的!”秦连峥的眉紧紧地皱了起来,看向秦莲蓉的眼神非常鄙视。

  “她是谁?我问她是谁?”秦莲蓉像个疯婆子一样尖叫。

  秦连峥瞥了秦莲蓉一眼,冷厉的目光让她的声音降了下去,怒气却并未消失。

  秦连峥打开房门,顾媛媛已经从蒙中清醒过来,她想自己走进去,但秦连峥抱住她的手臂好用力,她偷偷从秦连峥的肩上看过去,正巧对到秦莲蓉想要杀死她一般的目光,吓得她连忙缩回秦连峥怀抱里。

  “爷爷知不知道?爷爷不会允许你跟七八糟的女人在一起的!”秦莲蓉站在客厅中央咆哮,像是抓住丈去出轨的子一样愤怒和理直气壮。

  秦连峥理也不理发疯的秦莲蓉,把顾媛媛抱回房间里,放在上“洗澡、睡觉,其它的事明天再说,不许出房间,我有事要处理。”

  “我…”顾媛媛从上坐起身,刚想争辩,秦连峥俯身吻住了她的

  “乖,听话。”

  “哦…”秦连峥的吻像是强力的魂药,一记就可以走顾媛媛的力气,她跪坐在柔软的上,听话地点头,看着秦连峥离开她的房间,她立即跳下冲到门边,想打开房门偷听,却发现房门被反锁上了,她努力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却什么都听不到。

  那个女人是谁?她好像很生气大宝哥哥抱着她,比大宝哥哥的未婚还凶,顾媛媛肚子疑问,又很担心,洗澡的时候想,洗完澡也在想,抱着熊宝宝翻来翻去很久才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她醒来时,秦连峥留下早餐和要她乖乖去上学的字条,就上班去了。

  顾媛媛将字条贴在口傻笑了很久,大宝哥哥吻她了,是不是证明大宝哥哥将她当女人,而不是妹妹?

  顾媛媛连早餐都顾不得吃,冲回房间想找成一点的衣服穿,下课后去秦集团找大宝哥哥,让他看看,她也可以穿得很感,可是翻来翻去,她衣柜里的衣服好多好多,都是大宝哥哥为她买的洋装和牛仔感的,背、大腿的一个也没有,顾媛媛决定下课后先去买衣服。

  课间时,有同学告诉她,有人找她,顾媛媛看到了秦莲蓉,秦莲蓉上下打量着她,目光让她非常不舒服,她还没开口,秦莲蓉大步走了过来“你是顾媛媛?你是顾媛媛!”

  熟悉的称呼语气和那双瞪着她的眼睛,挑动了顾媛媛记忆果的其个片段,她认真仔细地再看了眼前打扮亮丽时尚、容貌精致冶的女人,语气有几分不确定地说:“丽丽姐?”

  “我现在是秦莲蓉,请叫我秦小姐!”秦莲蓉万分不悦地说,刘丽丽代表她最不愿想起的过去,她才不是那个没人要的孤儿“真没想到会再见到你,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才勾引到连峥的?”

  顾媛媛被秦莲蓉气势汹汹的质问吓得后退了一步,她小时候就很怕刘丽丽,现在更怕,更何况秦莲蓉说的没错,她真的喜欢大宝哥哥,而且大宝哥哥也亲她了。

  “你别做梦了,连峥只是跟你玩玩而已,你和他不可能的,爷爷早已经为连峥宝下结婚对象了。”秦莲蓉的语气多了几分落真“秦家真正的主事人是爷爷,连峥也不敢违抗爷爷的命令!”

  “你也喜欢…”顾媛媛被秦莲蓉瞠过来的目光吓得噤声。

  “连峥喜欢的人是我!”秦莲蓉近顾媛媛,一字一句地说:“他喜欢的是我,又不敢公然违抗爷爷的命令,所以才会制造一些七八槽的绯闻惑爷爷。”

  “不可能!”顾媛媛慌乱地否认,大宝哥哥都吻她了,吻得好用力、好热情,他一定也有点喜欢她。

  “怎么不可能?当初他为什么选中我,带我走?因为他喜欢的是我,所以才要将我带在身边,你醒醒吧,顾媛媛,十年前你没有被选中,十年后也不会。”秦莲蓉用无比笃定的语气说:“这些年我拚命地学习,读最好的大学,整形了无数?,就是为了配得上他,我不介意做情人,只要能待在连峥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秦莲蓉宣示了一番主权之后,消失了,顾媛媛也没了上课的心思。

  大宝哥哥是真的对她很好,可是却没有亲口承认喜欢她,十年前的抛弃像是一剌,深深地扎在她心口,虽然大宝哥哥说,希望她在单纯的环境果成长,却让秦莲蓉在他身边成长,为什么她不可以?

  现在的她比起耀眼不可方物的秦莲蓉,简直就像是一只可怜的丑小鸭。

  自卑、嫉妒替折磨着顾媛媛的想要恋爱却又脆弱的心。

  秦连峥听到王东祺告诉他,秦莲蓉偷偷去找了顾媛媛,而那个傻丫头在校园果坐了整个中午后,去火车站买了回台南的火车票,他快被气疯了。

  “把秦莲蓉打包送回美国,我不希望再在台湾看到她!”秦连峥丢下一干大股东,大步离开会议室,他要亲自去把那个想要逃回台南的丫头给抓回来。

  顾媛媛买了车票打算回台南,她心果好,不知道该怎么办,见到变成秦莲蓉的刘丽丽让她突然发觉,她喜欢秦连峥并不是她和秦连峥两个人的事,关系到她永远都只能仰望的秦集团,关系到十年前她见到会很害怕的黑面欧吉桑,关系到秦连峥的未婚,还关系到在秦连峥身边生话了十年的秦莲蓉。

  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一切,她年轻的、单纯的、直接的、炙热的旁不知道该怎么承受这些考验,她想回台南,问问王院长,她该怎么做。

  她呆呆地坐在候车厅里,脑海里闪过认识秦连峥之后的画面:小时候的她,好喜欢在他身边,长大后的她,喜欢他无声的体贴和备至的关怀,他为她做了好多好多,为了她照顾了整个孤儿院,为了不让她受到伤害而狠心走出她的生命…这一切都深深地箬刻在她心底,永远都无法抹去。

  顾媛媛突然很想见到秦连峥,她要立即看到他,再大声告诉他一次,她爱他!

  顾媛媛站起身,竟然真的看到了秦连峥。

  秦连峥气吁吁地冲进候车大厅,看到顾媛媛双目盈盈地望着他,然后大步冲进他的怀抱,她的速度太快了,力量太大了,撞得他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竟然想逃开我。”秦连峥深深地拥抱顾媛媛,用让彼此疼痛的力气感受着她的存在。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哪怕不能嫁给你,只能做你的地下情人,哪怕要和秦莲蓉共同拥有你也没关系!”顾媛媛紧紧抱住秦连峥的,委屈又坚定地告白。

  “你真的不想嫁给我吗?真的愿意做地下情人吗?”秦连峥将顾媛媛从他怀抱里拉出来,看着她问,他的问题还没问完,珍珠一般的眼泪已经从她眼眶果迸出。

  “可是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顾媛媛好委屈,她都愿意做地下情人了,他还想怎么样嘛!

  “和我在一起不需要委屈。”秦连峥再次将顾媛媛拥进怀里“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我身边。”顾媛媛在秦连峥温暖的怀抱果用力点头。

  回家的路上,秦连峥突然想起顾媛媛在候车厅说的话“为什么要和秦莲蓉共同拥有我?我和她没有关系。”

  “可是她说你爱的是她。”想到秦莲蓉的话,顾媛媛的眼泪大颗地落下,都怪他士宠她了,只要调到他,她就会变成一个爱哭鬼。

  “这种鬼话你也相信,真是该打!”趁着红灯,秦连峥将顾媛媛抓过来咬了一下她的下“以后只许相信我说的话,谁的话都不许相信”

  秦连峥望着街道沉默,顾媛媛期待又哀怨的眼神一直落在他脸上,他想起王院长告诉他的,如果决定让顾媛媛和他生话一辈子,就不要将她当小孩子看,她已经长大了,可以帮他分担,和他分享“糖果屋只有她欺负你,我带走了她,就没有人欺负你了。”

  顾媛媛没有想到她会听到这个答案,她盯着秦连峥总是冷漠的脸庞,热泪盈睡“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怪你,还相信秦莲蓉的话,对不起”

  “傻瓜。”秦连峥顾媛媛的头发,将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停下了车子却并没有急着下车“我小时候很幸福,就和你小时候一样。”秦连峥的声音很轻,语气很淡,他从未这样剖析过自己的心情,但是他今天想告诉她。

  “八岁那年,妈妈在我面前割腕自杀,鲜血濡了整张,我到处叫人,我打电话叫救护车,都没有办法救回我妈妈。”秦连峥仿佛回到了八岁,玩耍回来看到妈妈动也不动地躺在上,鲜血濡褥。

  顾媛媛解开了两人的安全带,将他紧紧抱进怀里,轻抚着他的后背,她几乎可以看到那个小孩子,目睹妈妈躺在血泊里的极度恐惧,她像守护被要样的大宝哥哥,竟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

  “妈妈在医院断了气,我好怕好怕,爸爸来了,他看到妈妈死了,他从窗户…跳了下去…”他只来得及冲到窗边,看到跌落在地面,开一大片血迹的爸爸,如果不是护士及时抱住了他,他也会跟着跳下去,此后的几年里,他一直被这个恶梦纠,无数次地懊悔,他应该跟着跳下去的,这样他就可以和爸爸、妈妈在另一个世界快乐的生话。

  “我被爷爷接去香港生话,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妈妈自杀之后,外公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去世了,没多久外婆也去了,我以为他会像所有人的爷爷那样慈祥,没想到,他根本是一个冰冷的魔鬼…”秦连峥的语气果充了恨,那种恨绝不是一天两天、一件事两件事可以形成的。

  “没有关爱、没有温暖,他用尽全力将我打造成一个他的复制品,一个冷血只知道利益的魔鬼,后来我习惯了,不再因为爸爸、妈妈而哭泣,我也学会像爷爷那样鄙视学校里的穷人,直到…”他在阁楼果,那是爸爸结婚前的画室,发现了爸爸藏在那里的记,他才知道,他会接连失去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全都是秦之江造成的。

  顾媛媛的眼泪无声地落下,她好心疼、好难过,比起失去爸爸、妈妈却拥有院长和孤儿院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的她,秦连峥才是悲惨的那个。

  “爸爸生浪漫,无心从商,秦之江就将他打造成名媛杀手,并且为爸爸挑选了最合适的对象,也就是我妈妈,爸爸、妈妈在相亲时一见钟情,很快便结婚了,外公、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女儿,他们放心的将事业交给爸爸,实际上却落人秦之江手中,秦之江用了九年时间,掏空了全台第一大餐饮企业,外公、外婆发现时,他们巳经破产了,负倩累累…”

  秦连峥的身体紧绷,拳头握了起来“即使这样,秦之江还不满意,因为他看中更大的企业,而那个企业主的女儿看上了爸爸,于是他爸爸离婚,无所不用其极…”

  “深爱妈妈的爸爸怎么都不同竟,所以秦之江将主意打在妈妈身上,找人去找外公、外婆要倩,其至找人侮辱强暴妈妈…”秦连峥不敢回忆,当他看到那被眼泪冲淡的字迹,记录下的点点滴滴时,他的世界除了冰冷以外多了另种情绪,那就是仇恨!他恨秦之江,他恨亲手制造所有悲剧的秦之江。

  十八岁的少年突然了解到,他无法想象的太多太多黑暗,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情绪,他逃了,从把守严密、随扈寸步不离的秦家逃跑了,搭乘飞机回到了台湾,到了台南,进入了糖果屋,那个虽然贫困却充爱与温暖的地方,认识了将他从仇恨和自厌中救赎出来的顾媛

  他失去父母后,足足哭了一年才学会不再哭泣,她失去父母的年纪比他小,却可以坚强地不掉滴泪,也许从那时候起,也许从她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大宝哥哥”叫个不停的时候,她就成了他的天使,他唯一想去守护的人。

  “孤儿院的维持举步维艰,我认识到只有强大才能保护喜欢的人,只有强大了才不会被欺负;所以,我主动联络了秦之江,他给了糖果屋一个安稳的未来,而我回到他身边,向他亲取我失去的一切,他越是在乎什么,我就越是要毁灭什么…”

  秦连峥的语气冷厉狠绝,但是顾媛媛并没有被他散发出的冰冷吓到,因为他经历了那么可怕又悲惨的一切,他的痛、他的难过、他的阴影、他的恶梦,没有人了解,没有人分担。

  顾媛媛的眼泪濡了秦连峥的膛,前凉凉的触感让秦连峥从痛苦的回忆中挣脱出来,他抬起顾媛媛的脸庞,才发现她巳经泣不成声,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

  “你哭什么?”秦连峥发誓,他想给顾媛媛一个微笑安抚她的,可他张口,两行体就从眼角滑了下来,他不承认那是泪,那一定是什么不知名的体正巧从眼角滑出而已!

  “大宝哥哥,大宝哥哥…”这称呼不只是他们共同的过去,还是秦连峥短暂快乐生话的象征,顾媛媛呢喃着,抬头吻过他颊上的泪水,他们的眼泪混杂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秦连峥启接受顾媛媛的吻,她的吻那么轻、那么柔,带着泪水的咸涩,他们温柔地吻在一起,不带任何**气息地吻在一起。

  “大宝哥哥,连峥…”不管是大宝哥哥还是秦连峥,都是她全心全意去爱、去守护的人,顾媛媛发誓以后无论调到什么状况,一定会紧紧陪在他身边,做他的温暖和阳光,照亮他心底最黑暗的地方。

  “媛媛,媛媛,我爱你,绝对不可以离开我…”秦连峥抱紧了顾媛媛,吻着她,承诺着、也亲要着承诺。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你想哭的时候,我替你哭,有人欺负你,我就保护你!”顾媛媛傻傻的却诚挚地承诺着。

  他们在车子果吻在一起,顾媛媛跨坐在秦连峥的腿上,双手撺着他的脸颊,深深地吻着他,将他体内的火和兽完全引出来。

  “不后悔?”

  “不后悔!”顾媛媛再次想吻住秦连峥,秦连峥却推开车门拉她下车,他们的第一次,不该发生在车上,这么不舒服的地方。

  在乘电梯上楼的过程中,他们的思维都是空白的,视线紧紧纠在一起,他们都在控制自己,不要在电梯里扑倒彼此。

  秦连峥手指颤抖地打开了公寓的大门,握着顾媛媛的手一起走进公寓,来不及开大灯,反身狠狠地将顾媛媛在门上。

  顾媛媛的身体被秦连峥撞得好痛,可是她不在竟,她有些紧张,心跳如雷,但她也听到秦连峥的心跳,他也很紧张,这很公平。顾媛媛抬起手掌轻抚秦连峥的脸,指尖温柔地抚过他的眼睛、鼻子,秦连峥张嘴含住了她的指尖。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秦连峥松开了顾媛媛的指尖,堵住了她的,用最热烈、最浪漫的方式,以吻封缄。

  媛媛双手紧紧地抱着秦连峥的,将自己的身体贴上去,而秦连峥用他坚硬的膛将她在门板上,舌火热地在她的舌问肆

  他的舌那么火热,动作那么急切,过她柔软手盈的双,含住她的下用力了一下之后,火热的舌头顶开她的牙关,长驱直人,急急地在她的口腔里扫了一圈之后,卷住了她不知所措的舌,邀她与他一起起舞,在柔软芳香的口腔果。

  顾媛媛的舌被吹得好痛,他的舌头疯狂而炙热,让她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紧紧地抱住他的,感受着他急切与炙热。

  他的口沫渡人她的口中,他也用力着她的口沫,他们齿相依、亲密无间,他的手指栊开了她挽在头顶典雅的发髻,任她乌黑的发丝散开在颊边,他的手指握住她的脸颊,控制着她的心被,让她只能仰首承受他充得略的吻。

  室内只点着一盏小灯,洒下谈谈光华,房间里浮动着**的气息,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清晰回

  秦连峥稍稍离开顾媛媛的,额头顶着她的,眸子在昏暗中闪闪发亮,她的双肿了起来,红,为面容可爱的她?了几分感气息,缕银丝在他们分开的嘴巴问扯开,他的呼吸童,她的呼吸短促,她用一双盈着水光的眸子看着他,目光中充了爱与依恋。

  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如此牵动他的心!

  秦连峥再次吻住了顾媛媛,这次的吻变得温柔而缓慢,舌尖缓缓地过她的惑她的舌跟随他的节,挑动她骨子果最感的灵魂。

  一双大掌缓缓地从双颊滑下,抚过她细的颈部,用手指感受着她一下一下为他而提高速度的脉搏,他低低地笑了,将笑意灌在她的问,化成了无法言喻的温柔。

  双掌从纤细的脖颈抚向她的双肩,圆润的肩头和感的锁骨,顾媛媛今天穿了一件粉的小洋装,没有过多的修饰,简单的剪裁完差地匀勒出她纯真无人的气质。

  他们回到家里了,他想要她,而她也爱他,他不需要再强自己的怒望,她就被他锢在身下,她用爱慕的目光看着他,他可以对她为所为…
( ← ) 上一章   妒夫与嫩妻   下一章 ( → )
太傅戏医女暖床万福妻守财小皇妃龙椅上的王者龙椅上的王者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
免费小说《妒夫与嫩妻》是由作者宋清清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妒夫与嫩妻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妒夫与嫩妻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八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