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夫与嫩妻 第三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妒夫与嫩妻  作者:宋清清 书号:45720 更新时间:2019-9-11 
第三章
  站在病房门口,手掌握着门把,顾媛媛深深地呼吸,却怎么都不敢打开房门。

  王院长扶住彼媛媛的肩膀,静静地陪伴着她,给她鼓励和支持。

  “大宝哥哥…”顾媛媛喃喃地念着,又苦又涩、又酸又甜的滋味萦绕在心头。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为什么有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为什么他让她又感动、又难过?

  十年前,大宝哥哥离开糖果屋,背影那么决绝,害她一想到大宝哥哥说讨厌她,她就难过得快要死掉,咬得嘴血了,才忍住没有哭下去,因为她想戒掉让大宝哥哥讨厌的爱哭;那时候她什么都不懂,只是天真地以为如果她不哭了,大宝哥哥就会继续喜欢她,会带她走。

  不管想不想承认,大宝哥哥一直都存在她的心底,是她温暖和伤痛的回忆。

  时间一天天过去,她渐渐长大,终于明白小孩子的想法有多么幼稚,她在条件得到翻天覆地改善的糖果屋里成长,和兄弟姐妹们快乐的长大,一起守护他们共同的家。

  十年过去了,在她北上求学的第一天,她与大宝哥哥重逢,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宝哥哥,她根本什么都没来得及做,车祸就发生了。

  她在元盛医院度过了漫长的一周,在她相信一切混乱的记忆碎片,都是她的妄想在作祟时,她发现了真相,她最信任的王院长有事隐瞒她,而且瞒了她好久好久。

  “媛媛,不要怪院长。”搂着顾媛媛的肩,王院长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大宝那个孩子离开孤儿院没多久,就跟我联系了,他以照顾整个孤儿院为代价,请我照顾你。”

  王院长顾媛媛的头发“他说会给糖果屋最好的一切,来保证你拥有最好的一切!说实话,我当时很惊讶,大宝也才十几岁而已,如果不是我以不答应他做为威胁,他恐怕不会告诉我。”

  王院长忆起当初在电话里,秦连峥声音的无奈和冰冷,忍不住叹息和心疼“媛媛,院长喜欢你、特别照顾你,不完全是因为大宝的托付,因为你真的是个让人喜欢和心疼的孩子。”生怕顾媛媛误会,王院长忍不住解释。

  “院长,大宝哥哥一直都没有忘记我,一直在关心我吗?”顾媛媛好想哭,大宝哥哥离开的那段时间,她每天都哭,但是现在院长竟然告诉她,大宝哥哥一直都在默默关心着她。

  “恩予是我娘家的邻居,他是替秦少爷回来糖果屋,秦少爷时刻都在关心你,透过糖果屋照顾你。”王院长叹息,她没想到一个十七岁少年竟会许下那么种的承诺“糖果屋的孩子们可以到条件更好的学校里读书、有更好的生活环境、有专门的医生和营养师、有吃不完的水果…媛媛,这一切都是大宝为你做的!”

  王院长为糖果屋的孩子们感到庆幸,可以拥有持平甚至超过一般家庭的生活水平,同时又很担心,大宝那孩子在顾媛媛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和付出,她不知道将来媛媛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来偿还?这也是她在送顾媛媛北上时犹豫与挣扎的地方。

  “因为我?”顾媛媛不敢相信地重复,她不知道大宝哥哥默默为她做了这么多。

  “秦少爷希望你可以拥有最好的一切,所以让你周围的所有孩子都和你一样拥有美好的一切,让你在单纯、快乐、无忧的环境中成长。”如果不是她坚持,没将糖果屋办成贵族孤儿院,恐怕糖果屋的孩子们都会被优渥的生活条件所宠坏。

  “院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顾媛媛的心里翻涌,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我答应大宝,让你在单纯快乐的环境里成长,直至今天,他也没打算告诉你他为你所做的一切,这也是我为什么答应他,让你北上来到他身边。”付出太多,想要得到的回报就越多。

  王院长再三考虑要不要让秦连峥再次走进顾媛媛的生命,虽然正式意义上,他从未离开过…就是秦连峥的坚决态度让她宽心了,为顾媛媛考虑如此周全的人,一定不会伤害她。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想要最好的生活,我想和他一起,不管过什么样的生活…”澎湃的感情、感动翻涌而上,顾媛媛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几天对她来说太刺了,心忽上忽下,从地狱到天堂。

  “媛媛,车祸的事让大宝后悔了,他后悔让你受到牵连,所以才会请我配合误导你,让你以为一切都是幻想…媛媛,大宝是个好孩子,该有人陪在他身边,带给他阳光和快乐!”投入了这么多年,心期待顾媛媛回到他身边,却因为一场车祸忍痛放弃,放手让顾媛媛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继续单纯快乐的生活,这种放弃让王院长感动,为秦连峥的决绝而心疼。

  “大宝哥哥呢?大宝哥哥在哪?”顾媛媛泣不成声,大宝哥哥真的好傻、好傻,她怨了他那么久,他却为她做了那么多。

  “大宝就在隔壁的病房里。”王院长握住彼媛媛的手,用温暖坚定的眼神鼓励她。

  可是,当她们来到秦连峥的病房外,顾媛媛却胆怯了。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太多的期待、感动、感慨、心疼让顾媛媛混乱了,她不知道怎样面对,一直在她生命中扮演着隐形守护神的秦连峥。

  SVIP病房的护士在护士站探头探脑,虽然刚才护理长代过不要阻拦顾媛媛,但她还是怕行为古怪的顾媛媛打扰到SVIP病房的病人,病人怪罪下来她可承担不起。

  顾媛媛深深地了一口气再用力地吐出来,缓缓地旋动把手打开房门。

  她的拖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虽然只有几米的距离,顾媛媛走得好慢,因为她知道,她穿过的不只是病房的距离,还有他们之间相隔十年的时间、空间。

  病房里点着一盏鹅黄的壁灯,病房里的一切被冰冷光芒映照得分外冷清,到处都是阴冷的白色。

  秦连峥的腿打着石膏被吊起,头部被白色的绷带得只出一张苍白的脸庞,因为他背上严重的炸伤让他只能靠坐在上,部和肩膀支撑着身体,背部是悬空的,他侧着头闭着眼睛,脸颊埋在阴影之中。

  顾媛媛用手掌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的哭声传出来。

  她不知道,原来大宝哥哥伤得这么严重,他的腿、他的头、他的背都受伤了!

  他用他的身体保护了她,让她在一场严重的冲撞、爆炸车祸中只受到一点点擦伤和惊吓,他还打算将这件事敷衍过去,让她永远忘记他曾经为她付出的一切!

  秦连峥猛地睁开了眼睛,在暗暗的光芒中对上了顾媛媛漫溢泪水的双眸。

  病房内与世隔绝一般的安静,只有顾媛媛细细碎碎的哭声从指间溢出来,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他们都没有动作,没有说话。

  “大宝哥哥,对不起…”顾媛媛终于忍不住了,哇的大哭出声。

  “唉…”低低的叹息在病房内回,秦连峥是个固执坚绝的人,认准目标就绝不会放弃,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彻底从顾媛媛的生命中消失,但是当她可怜兮兮地挂着泪珠站在他边时,他坚硬如铁的防线立即溃散无踪。

  “大宝哥哥,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顾媛媛哭得好伤心,她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但她不再那么胆怯无助,她绝不会像当初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出她的生命,她要留下他,她要住他。

  “也许,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秦连峥浑身着绷带,声音沙哑,眼睛里出点点温柔“过来,让大宝哥哥抱抱!”

  “大宝哥哥!”顾媛媛扑进了秦连峥的怀抱,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大哭,眼泪、鼻涕涌而下,得秦连峥膛上到处都是。

  顾媛媛冲撞过来的力量撕开了秦连峥前的伤口,可是他不在意,这种疼痛让他感受到顾媛媛真实的存在,他抬起唯一能动的手臂搂住彼媛媛,让她在他的怀抱里放声哭泣。

  十年了,他默默地注视着、关心着她,却不敢走近她,父母去世之后,他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她了,所以宁愿独自品尝孤单的苦,也不愿意让她受伤。

  车祸的肇事者已经被抓到,也查明对方是为了报复秦之江,既而将报复的对象转往他的身上。他用十年的时间摆了秦之江的控制,掌控了秦集团的一切,他以为他可以保护顾媛媛,但是这场车祸让他惊觉,即使自己憎恨秦之江,但他与秦之江的血缘关系仍可能会使他受到牵累,而顾媛媛也可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受伤。

  在未见她之前,他已想过要放手,可是,当她这样眼泪汪汪地站在他面前时,他却抗拒不了,直到再次拥她入怀,他才知道他是多么渴望有一个人陪伴,多么渴望温暖和阳光。

  王院长悄悄退出病房带上房门,到隔壁房间去陪刘恩予,她想接下来的事要顾媛媛自己面对了,只有勇敢的人才能获得幸福,她也要勇敢地开始新的幸福。

  早晨换药时,小护士解开秦连峥前的纱布,对着裂开的伤口尖叫“秦少爷,伤口怎么裂开了,了好多血,一定很痛吧!”小护士双手捧心,做出可爱的心疼状。

  “闭嘴,出去。”秦连峥看一眼在沙发上睡得很不安稳的顾媛媛,冷声对护士说。顾媛媛一整夜都没有睡,终于在凌晨时撑不住了,他好不容易说服她睡觉,她却非要睡在他的病房里,看在SVIP病房的沙发还算舒服的份上,他勉强答应了,他可不想刚睡去没多久的顾媛媛被护士发出的噪音吵醒。

  “秦少爷…”小护士被吓到了,木讷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以来,这位让院长都礼让三分的秦少爷是大家眼里的大肥,全院只有她最有机会接近秦少爷,以为可以藉此飞上枝头,虽然秦少爷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没什么好脸色,但是也从未这样驱离过她“我帮您换药…”

  “不用了,出去。”秦连峥的语气缓和了一点,但态度很坚定。

  小护士吓得脸都白了,知道这次死定了!她慌慌张张地收拾纱布、酒、药水,不断地道着歉“对不起,秦少爷,我不是故意要打扰您的!对不起!”

  “啊!”顾媛媛叫了一声坐了起来,着眼睛喃喃地说:“天亮了!”

  “出去!”秦连峥这下真的变了脸色,如果不是怕吓到顾媛媛,他的语气一定会更严厉一百倍,但这样已经吓得小护士连护理车都不推就冲出了病房。

  “天亮了啊。”顾媛媛着眼睛,因为没睡醒,表情还傻傻的,她盯着秦连峥看了几秒,突然想起昨晚的事“大宝哥哥!”她兴奋地从沙发上跳下来。

  “小心…”秦连峥的提醒声几乎和顾媛媛的额头敲到地毯的闷响声同步响起。

  顾媛媛的双脚完全麻掉,从沙发上跳离,便成功演示了“五体投地”顾媛媛呆呆地在地毯上趴了几秒,才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大宝哥哥,你不会再抛下我了,对不对?”顾媛媛还没从地毯上爬起来就急急地仰起头,对上秦连峥担心的双眸。

  “我发誓,绝不会了!”如果不是打着石膏的脚被高高吊起,秦连峥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冲过去抱住彼媛媛,可现在他只能担心地看着顾媛媛。

  “你别想再丢下我了!”顾媛媛爬了起来,走到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大宝哥哥,你知不知道…你的伤口怎么了?了好多血!”顾媛媛看到秦连峥伤痕累累的膛,立即开始尖叫、落泪。

  “媛媛,我没事,安静下来!”秦连峥握住彼媛媛的手掌,用温柔坚定的声音和目光以及温暖的体温安慰着她“乖,媛媛,只是外伤看起来比较严重。”

  “一定是我昨晚的!”顾媛媛想起自己昨晚是多么兴奋地冲进秦连峥的怀抱,她好懊恼难过。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大掌紧紧握住彼媛媛的手掌,秦连峥不断地安抚顾媛媛,好像她才是那个受伤、受痛的人。

  “少爷。”提着公文包进门的特助王东祺敲门走进病房,像是没看到被秦连峥搂住的顾媛媛一样,面不改地对秦连峥说:“早餐马上就送到,医生十点要帮您会诊。”

  “知道了,文件放下你就可以先回去了。”秦连峥对谁都是冷冷淡淡的“别让医生来烦我。”

  “是。”发觉顾媛媛瞪大了眼睛看他,王东祺对她眨了眨眼睛。

  “你是东祺哥哥!”顾媛媛兴奋地冲过来抓住王东祺的手臂“你是东祺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东祺摸了摸顾媛媛的头顶,接收到躺在病上,老板不悦的目光,他识相地将顾媛媛推离自己一臂远“媛媛,你长大了!”

  “东祺哥哥,你怎么在这里?”王东祺也是糖果屋长大的,一直都很照顾她,五年前离开糖果屋外出工作时,她还哭了好久呢!

  “我是秦先生的特助。”做人家特助的要懂得察言观,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王东祺当然知道得赶快闪了,以免被扫到台风尾“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先走了。”王东祺习惯性地想摸摸顾媛媛的头,但被病方向过来的杀人目光阻止了“有时间再聊。”

  他确实很忙,老板受到攻击可是大事,他这几天调动关系调查真相,排除潜在危险,他早上接到秦之江的电话,说车祸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让秦连峥只管专心地扩大秦集团的事业…听秦之江在鬼扯,如果有危险也都是他造的孽,害的人太多,害老板受到连累。

  老板虽然是秦之江的亲孙子,但他们的行事风格可完全不一样,秦之江是为达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是自己儿子、儿媳的生命;而老板这个人行事虽狠却不绝,做事留有余地,不会将人上绝境,虽商场上难免得罪人,却也没有像秦之江一样,到处都是仇敌。

  可怜的老板生在秦家,不得不承担秦家重担,他这个特助将老板的孤独和苦闷都看在眼里,他对老板和顾媛媛之间持乐观态度,决定大着胆子找个时间鼓励一下老板,千万不要因为一个突发事件错过幸福。

  “东祺哥哥,有时间记得来找我啊!”顾媛媛依依不舍地说,能够遇见王东祺是她再见大宝哥哥之后又一件开心的事。

  “老板,我回公司了!”顾媛媛见到他越开心,他的下场就会越惨,王东祺不敢看秦连峥的表情,拿着公文包飞快地冲出病房,差点和进门的医生撞个正着。

  “秦少爷,发生什么事了?”小护士哭着回到护士站,立即惊动外科主任、病房主任、护理长齐聚秦连峥的病房,诚惶诚恐地问。

  秦连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神态自若地对顾媛媛招招手,唤她来到身边“帮我换一个护士。”

  “秦少爷,小张还年轻,请您不要怪罪她…”护理长忍不住帮小护士求情,生怕小护士丢了工作。

  “帮我换一个男护士,还有,我不想看到闲杂人等来烦我。”秦连峥握住彼媛媛的手,拉她在病边坐下,他已经请人准备了早餐,她应该饿了。

  元盛外科的主任、护理长、病房主任等,平时威风得不得了的人物,都被秦连峥用平淡的语气说出的话吓得皮皮挫,垂着头不知该怎么接话。

  “大宝哥哥,医生担心你才来的,你怎么可以说医生是闲杂人等呢?”顾媛媛静不下去了,从边跳起来,威风地对秦连峥教训道。

  “媛媛…”他的伤,他心里有数,何况他在元盛是养伤的,并不是供人参观的展览品,为什么总有主任、主管来套关系,还有打扮的像是酒店小姐的女医生、护士来病房里转来转去?

  “你还想狡辩!”顾媛媛抓着秦连峥的手,语气没有丝毫缓和“你不能拿你是秦家少爷的身分来欺负医生伯伯和护士小姐!”大宝哥哥不知道怎么威胁医生的,医生和护士都很怕他的样子,还和他一起说谎骗她。

  “秦少爷并没有…”外科主任快被吓死了,秦少爷手中握有元盛的股份,是申屠家之外最大的股东,他们如果还想在元盛这个科研、临实力一的医院待下去,首先就不能得罪秦少爷啊!

  “医生伯伯,没关系的,大宝哥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顾媛媛看向外科主任时,刻意绷给秦连峥看的小脸舒展开来,出灿烂的笑靥“但大宝哥哥只有样子凶哦,人很好的!你们要快点让大宝哥哥好起来,我不想看到大宝哥哥这么痛的样子,连睡觉都不能躺下来…”说着说着,顾媛媛的眼泪大颗地落了下来。

  “我们一定会的!”外科主任头顶冒汗,虽然不清楚顾媛媛的身分,但是看秦连峥不只没有打断她的话,还用温柔宠溺的眼神望着她,以此就可以看出她在秦少爷心中的重要,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人!外科主任连忙点头应下来,力道之大差点甩掉头上的假发“我们一定会尽力让秦少爷早康复的。”

  “媛媛。”秦连峥在心底叹息,这个小傻瓜啊“过来。”

  “哦!”顾媛媛连忙抹了抹眼泪,转身回到秦连峥身边,心疼地摸他在绷带外的脸颊“大宝哥哥,你一定要快点好。”

  “一定。”秦连峥紧紧握着顾媛媛的手,多久了?他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和力量?

  外科主任接到秦连峥的眼神,连忙带着护理长、病房主任离开了病房,他想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没多久,元盛调了男护士过来照顾秦连峥,一并送来的还有一张高级折迭小,白天可以折迭起来放在角落,晚上则可以打开来,撑在病边,虽然是折迭的,但舒适绝对一

  秦连峥舍不得顾媛媛留在病房里,又拗不过她,只能任她待在病房里,围着他说些傻里傻气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媛媛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单纯、善良又可爱,让他的目光一刻都无法从她闪亮的脸颊上移开。

  王院长和正式从秦集团退休的刘恩予一起回糖果屋了,临走前她看了秦连峥一眼,所有的担心、关心、叮咛和代都藏在那一眼之中,现在她能做的,只有相信秦连峥。

  相信这个宁愿伤害自己,宁愿远远守候也不愿伤害顾媛媛的男人。

  已经在秦连峥的病房里住了两天,顾媛媛还是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动不动就让秦连峥掐她一下,确认她不是在梦中,秦连峥又好笑又心疼,他下不了手,顾媛媛就大力地拧自己的手臂或大腿,痛得眼泛泪花,却又开心地抱着秦连峥的手臂傻笑。

  除了换药、打针、检查之外的所有事,顾媛媛全都一手包揽下来,她亲手照顾着秦连峥,虽然笨笨的、常常出糗,还不小心打碎秦连峥腿上的石膏,但她和秦连峥都乐于享受着不假手于人的亲密和体贴。
( ← ) 上一章   妒夫与嫩妻   下一章 ( → )
太傅戏医女暖床万福妻守财小皇妃龙椅上的王者龙椅上的王者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
免费小说《妒夫与嫩妻》是由作者宋清清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妒夫与嫩妻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妒夫与嫩妻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三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