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夫与嫩妻 第二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妒夫与嫩妻  作者:宋清清 书号:45720 更新时间:2019-9-11 
第二章
  顾媛媛的耳边嗡嗡的响,秦连峥的话彷佛穿透了层层雾和障碍后到达她的大脑,她的大脑迟钝地反应了好几秒才理解他话中的含义“你说什么?什么寄养?”顾媛媛尖叫,双手双脚一起阻挡在秦连峥膛前,他的靠近让她无法呼吸和思考,必须保持距离才行。

  秦连峥勾了勾嘴角,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一点都不在乎顶在他口穿着鞋子的脚丫“从今天起,你正式回到我身边。”

  “秦大宝,你在说什么?什么回归我的生活?我不要!”顾媛媛的声音好大,几乎穿破秦连峥的耳膜“什么寄养?什么叫回到你身边?你当我是什么?小猫、小狈吗?想丢下就丢下,想捡回来就捡回来?”

  顾媛媛怀疑自己疯了,否则怎么会只记得大宝哥哥的温柔、温暖,怎么不记得他如此霸道和神经,凭什么一句话就丢下她十年,又凭什么一句话就再次搅她的生活“秦大宝,从十年前你头也不回的离开,我就发誓再也不要理你!”

  “媛媛。”秦连峥的语气就像安抚一只不听话的小猫“从今天起,我会照顾你,会给你最好的生活!”

  “秦连峥,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你想都别想,我不需要任何人照顾,我已经长大了,我十年前不需要你,十年后也不需要你!”顾媛媛根本无法消化秦连峥一下子出现,一下子要介入她生活的消息,直觉和自尊告诉她,必须拒绝这个男人。

  “媛媛。”秦连峥笑了,顾媛媛固执的样子让他想起十年前还是小孩子的她,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固执、圆胖的小女孩长大了,圆圆的苹果脸变成了瓜子脸,的皮肤和自然的红晕倒没有什么改变,一双灵活的眸子里还是充了生机和活力,让他一不小心就会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秦连峥勾着角、盯着她的目光让顾媛媛的脊背上爬皮疙瘩“停车、停车,我要下车!”她被秦连峥轻松的态度得手足无措、怒火直升,她现在只想赶快从这个直面他的密闭空间里逃开,秦连峥为什么会出现?他又怎么可以用这么轻松的态度出现在她面前?他又哪来的信心认定她一定记得他?

  “少爷,有一辆车一直跟着我们。”驾驶座后的小喇叭传出司机的声音。

  秦连峥的表情一凛,坐直了身子,按下按钮降下隔板,黑色的车窗玻璃恢复透明“甩掉他。”

  “是。”司机集中注意力,大力踩下油门。

  快要抓狂的顾媛媛发觉事态不对“发生什么事了?”她被突然改变的气氛得神经紧张。

  “坐好,系好安全带!”秦连峥神色冷清如常,发觉顾媛媛只是呆呆望着他没有动作,他伸手帮她扣安全带。

  “为什么?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啦!”顾媛媛觉得和秦连峥在一个空间里,她根本无法呼吸,她试着去打开车门,发现车门锁得紧紧的,她转过头尖叫:“大叔,开门,我要下车!”

  “砰…”隔着车厢良好的隔音设备,撞击的声音还是传了进来,车厢里的人被撞得往前甩去,顾媛媛的头撞上了副驾驶座的后背,她还没有做出反应,后面的车再次重重撞上了他们的车。

  秦连峥伸手将顾媛媛捞进怀里,大掌抚过她撞到的头“开快点,甩掉他。”

  “是,少爷。”有二十年驾驶经验的司机认真地开着车子,却还是无法躲开后面车子一下接着一下的撞击,车内的人虽然有安全带的保护,但强力的撞击将他们撞得毫无反应能力。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顾媛媛很想从秦连峥的怀抱里逃离到远远的地方,但车子的震让她不得不用双手紧紧抱住秦连峥的,将脸颊埋在他的怀抱里不敢看“我不会来台北第一天就死在这里吧?”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秦连峥紧紧地抱着顾媛媛,不断回头去看后面紧追着他们的休旅车。

  他还是太急了,他以为已经掌控了秦集团的一切,秦之江从美国传消息说,曾经被秦之江并、下场很惨的商场对手近期可能会对秦集团采取报复,而他目前是秦集团的负责人,要他自己多安排一些保镖在身边,那时他没有在意,为了亲自接顾媛媛,他甚至连助理都没有带。

  车子一下又一下被撞击,司机艰难地操控着方向盘,两辆车子在道路上追逐着,急剎车、急转弯,车内的人在车厢里被甩来甩去,以安全能高著称的奔驰房车也抵不过超大排量休旅车的刻意撞击,司机渐渐无法掌握车子的方向。

  顾媛媛觉得她跌入了恶梦之中,在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内,她见到了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还被飞车追撞,她被秦连峥坚硬的手臂紧紧锢在怀抱里,耳边依稀传来汽车轮胎与道路急速摩擦的尖锐声音,抱住她的手臂那么有力、那么紧密,她的脸庞深深陷入他的怀抱里,鼻翼间充斥的全都是他的味道。

  这种味道和他一样,那么熟悉又陌生。

  “大宝哥哥…”顾媛媛下意识地呢喃,被她努力压抑的记忆倾盆而出。

  时光倒,记忆中的温暖原来那么深刻,即使后来被他伤害的痛和刻意的忽略都无法取代,直到再次被他拥抱入怀,所有的一切排山倒海般翻涌而出。

  “砰…”高级房车被后面的休旅车用力撞击,司机来不及转动方向盘,车子用力撞向了路边停放的车子,发出巨大的撞击声,车子的安全气囊弹了出来。

  路边的车子接连发出防盗警报声,整条街道都沸腾了起来。

  休旅车没有放弃,再次倒车全力撞了上来。

  房车被卡在路边停放的车子和休旅车之间,被强力的撞击撞得变了形,路边停放的车子被房车传递过来的力量,一次次撞向路边的路灯。

  安全气囊将刘恩予和司机卡在座位上“少爷,车子在漏油,快点下车!”刘恩予打开中控锁焦急地说。

  “快点下车!”秦连峥代了一句,抱着顾媛媛推开了车门冲下车,休旅车调转方向向秦连峥和顾媛媛撞过来,刺目的车灯一晃而过,秦连峥抱着顾媛媛转身,用身体护住她。

  休旅车在路中央与秦连峥擦身而过,并没有直接撞上他的身体,他抱着顾媛媛在路面上翻滚,休旅车倒车转弯,踩下油门再次朝秦连峥冲过来。

  远方传来警笛的声音,车子滴滴答答地漏着油,车尾燃起火花。

  “车子要爆炸了,快点逃!”秦连峥对着车子大吼,用最后的力气推开顾媛媛,休旅车撞向了他。

  整个过程顾媛媛脑袋里都是一片混沌,她的耳朵被剎车声和秦连峥重的呼吸声灌,感觉到凉风掠过她的脸颊,她的身体被推了出去,落入了路边的花坛,她转头,看到休旅车撞上了秦连峥,车子爆炸,发出震耳聋的声响和冲天的火光。

  偏僻宁静的街道顿时被火光和喧闹声所笼罩,围过来的人群和越来越近的警笛声,让休旅车放弃再一次的攻击,火速逃离现场。

  顾媛媛看到趴在路中央的秦连峥,他动也不动地伏倒在血泊中。

  “大宝哥哥…”

  停在路边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地炸开,顾媛媛手脚并用地向秦连峥爬去,他离她那么近,又那么远,她用尽了力气,却还是碰不到秦连峥摊开的手。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吵杂,火光将整个街道映照的如白昼一般。

  警笛的声音越来越近,周围居民救火的声音、目击者焦急报警的声音合成混乱的噪杂声。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一对大学生情侣蹲在顾媛媛身边,不断呼唤着。

  顾媛媛耳边嗡嗡地响,她听不到他们在跟她说什么,她伸长了手臂、用尽了力气爬向秦连峥,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救护车、警车、消防车,深夜的街道成了一团。

  顾媛媛作了一个长长的梦。

  她经历了一场惨烈的车祸,这场车祸夺去了爸爸、妈妈的生命,她从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妈妈用身体护住了她,车子撞得变了形,爸爸、妈妈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在医院里住了好久好久,到处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她每天都哭个不停。

  后来,她被社工送到了孤儿院,院长对她很好,照顾她、安慰她,用爱温暖她,她终于不再恐惧发抖,她终于再次有了一个家,她还遇到了一个对她很好的哥哥,每天喂她吃饭,哄她睡觉,接送她上下学,教她功课,她好开心、好开心,悄悄对着天上的爸爸、妈妈许了愿望,希望能一辈子和哥哥在一起。

  再后来,大哥哥离开了孤儿院,还说很讨厌她,她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忘记大哥哥说讨厌她时的冷淡、嫌恶表情,她在孤儿院里成长,和糖果屋的院长、叔叔、阿姨、阿公、阿嬷、兄弟姐妹相亲相爱,在院长的鼓励下,她离开孤儿,院北上求学,竟然在接她去公寓的车上,再次见到了大宝哥哥。

  有车一直撞他们,讨厌她的大宝哥哥抱着她,用他的身体保护她,就像当初妈妈做的那样,汽车爆炸了,燃起冲天的火焰,大宝哥哥推开了她被车子撞到,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里…

  “啊…”顾媛媛哭泣着从昏中惊醒,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滚落,激动地扯掉手背上的针头“大宝哥哥,大宝哥哥…”她不要大宝哥哥死,不要大宝哥哥像爸爸、妈妈那样离开她。

  “媛媛!媛媛!没事了,乖…没事了!”守在边的王院长按下护士铃,伸臂将顾媛媛紧紧抱进怀里,用温暖的怀抱安抚她受到惊吓的心。

  “院长!院长!有车子…爆炸…好多血…火…爸爸、妈妈…院长,我不要大宝哥哥死…不要,哇哇哇…”现实与回忆,爸爸、妈妈的车祸与刚才发生的车祸的画面纠在一起,顾媛媛分不清楚,她的脑袋的,心好痛、好痛,她紧紧地抓住王院长的手臂,惊惶地呼着、哭着。

  “媛媛、媛媛,没事了,都过去了,你好好的,你很安全…”王院长的手臂被顾媛媛抓得很痛,但她仍不敢有一丝松懈地紧抱顾媛媛。

  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察看了顾媛媛的情况后,为她注了镇定剂。

  顾媛媛哭泣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她躺在一片纯白的世界里,眼睛一次次努力想睁开“爸爸、妈妈…大宝哥哥…”镇定剂的药效发作,顾媛媛再次睡去,眉头皱着,眼角还挂着泪珠。

  护士帮顾媛媛重新扎上了点滴,医生对王院长代“病人只有一些擦伤,但是受到极大的惊吓,家属要尽量抒解病人的心情。”

  “谢谢医生。”等病房里再次回归平静,王院长坐在边心疼地抚过顾媛媛已经结了细碎血痂的脸庞。

  过了一天一夜,顾媛媛才再次醒来。

  王院长几乎寸步不离地照顾着顾媛媛,看着她的眉在睡梦中都无法舒展,还常常会挣扎着落下眼泪,令王院长心疼得不得了。

  顾媛媛的眼神还有一丝混沌,她眼睛转了转,看到了布星光的天花板,单、被子、墙壁、家具都是七彩斑斓的,和她想象中的童话世界是一样的,顾媛媛的角勾起,轻轻地笑了。

  “媛媛,你醒了!”发觉顾媛媛醒了,王院长立即放下手中的线,握住彼媛媛的手“媛媛,哪里不舒服,告诉院长,院长去告诉医生伯伯。”

  “院…长…”顾媛媛的声音哑哑的,嗓子痛痛的,脑袋一片混沌“大宝哥哥呢?大宝哥哥呢?”

  王院长迟疑了一下“什么大宝哥哥?”

  “大宝哥哥,大宝哥哥…”顾媛媛的眼泪大颗地落下,她激动地想坐起来,发现身体酸痛无力,软绵绵的连抬起手臂都困难“糖果屋的大宝哥哥,对我好好的大宝哥哥…”

  “大宝哥哥十年前就离开糖果屋了,你不记得了吗?”王院长握住彼媛媛的手掌,语气温柔却坚定地说:“怎么又想起他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看到大宝哥哥,车子爆炸了,大宝哥哥…”顾媛媛越激动,越表达不清楚。

  “媛媛,是不是做恶梦了?你在去公寓的路上,出租车出了车祸,可怜的孩子被吓坏了!你真的见到大宝哥哥了吗?”王院长抚着顾媛媛的发丝,温和的声音发挥着安抚人心的作用。

  “大宝哥哥?”顾媛媛喃喃地唤,脑海里闪过的片段很,她分不清现实与幻觉,在大宝哥哥才离开糖果屋的那两年里,她常常梦到大宝哥哥回来带她走,说一点也不讨厌她…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她的幻想。

  “出租车出车祸了?爆炸了吗?”顾媛媛将信将疑地问,已经相信王院长的话。

  “没有,只是个小车祸,是你太不乖了,没有系好安全带才受了点轻伤,医生伯伯说你有轻微脑震的症状,头晕或者产生幻觉都是正常的。”王院长的双眸坚定又温柔地看进顾媛媛眼中,将她坚信的事实告诉顾媛媛,竭力说服她。

  顾媛媛皱着眉头,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劲“院长去找医生伯伯让我出院好不好?我不想住在医院。”

  “乖,要等医生伯伯说你完全康复了,才可以出院。”王院长轻轻抚着顾媛媛的发丝,给她安全感“你不觉得这里很漂亮吗?医生伯伯说幸运、听话的孩子才能住这一间病房哦!”顾媛媛的眼珠骨碌碌转着,看着如童话世界般的病房,反差极大的明亮配让她觉得心情很好,很快地,顾媛媛的眼皮开始打架“院长,我睡一下,睡醒了,我们就出院好不好?”

  “好,你睡一下,快点恢复。”王院长抚着顾媛媛的发丝,看她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

  医生说,媛媛因为两天的昏睡身体虚弱,正常的睡眠可以提高她恢复的速度,她的身体很快便可康复。

  顾媛媛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有热呼呼、香粥等着她,她闻到味道就口水了,一口气喝了两大碗,医生来查房时看到顾媛媛狼虎咽的吃粥,开怀地告诉王院长“顾小姐的胃口很好,相信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伯伯,那我今天下午能出院吗?”顾媛媛出一个可爱的表情,跟医生讨价还价。

  “不可以,一定要再住被三天观察期才可以!”医生虽然面容慈祥,但提起专业可毫不含糊,医院为顾媛媛安排了专业的心理辅导医生,抒解这次车祸带给她的心灵伤害。

  “哦。”顾媛媛的期待眼神变成失望,很快又打起了精神“谢谢医生伯伯让我住这么漂亮的房间!”顾媛媛觉得这个房间比她的房间要漂亮一百倍,就是她梦中童话世界的样子。

  “你喜欢就好。”医生和护士查完房离开了,王院长看着顾媛媛吃完早餐,让她躺下继续休息。

  “院长,你要给暗恋你的大叔一个机会哦!”顾媛媛的眼前闪过大叔被她说中心事,面红耳赤的样子,她皱了皱眉头,明明和大叔没有正面聊过天,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忆呢?

  王院长一愣“哪有暗恋我的大叔,院长老了,只想和你们这些孩子在一起。”

  “就是那个经常去糖果屋找你的大叔,他喜欢你,你给他一个机会吧,我们都希望你和大叔在一起,大叔可以照顾你!”顾媛媛将大叔面红耳赤的画面赶走,说出她和糖果屋所有孩子的心愿,院长为糖果屋奉献了大半生,也该有人陪她、照顾她。

  “我身体很好,还可以陪你们二十年,不需要人照顾!”王院长明白孩子们的心思,疼爱地抚着顾媛媛的发丝。

  顾媛媛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圆眼看着王院长“您要陪我们一辈子才行!”

  “院长也希望一直陪着你们!”王院长微笑地看着顾媛媛“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也在这家医院,小小的、胖乎乎的,眼睛里都是胆怯,一转眼,长这么大了,要上大学了。”

  “院长,我好爱你!”顾媛媛嘴巴超甜地说,糖果屋里的孩子们都爱大剌剌地向王院长告白。

  下午王院长有事出去了,顾媛媛一个人躺在病房里看电视,眼睛盯着电视机屏幕,脑袋里却一直想着关于大宝哥哥的幻觉,为什么她在幻觉里可以看到大宝哥哥长大后的样子呢?为什么那种感觉和温度都那么真实呢?为什么她会梦到大宝哥哥在车祸时保护她呢?难道她一直挂念着大宝哥哥小时候对她的保护?难道她得了妄想症?

  顾媛媛相信王院长的话,却对绕在心头的画面感到非常疑惑。

  护士小姐进来送药,顾媛媛接过药乖乖下去,喝了温水后和护士小姐攀谈“护士小姐,你知道和我一起被送进医院的那几个人住在哪里吗?”

  “顾小姐,和你一起送进医院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出院了。”护士小姐回答了顾媛媛的问题,推着护理车离开了。

  顾媛媛长呼了一口气躺了回去,看来她真的得了妄想症,这样也好,她宁愿记忆中的大宝哥哥在他的世界里好好地生活着,而不是在车祸里奋不顾身地保护她。

  没有了镇定药物的辅助,顾媛媛睡得很不安稳,从恶梦中被惊醒了好几次,虽然不会像第一次醒来时大哭大闹,但是每次醒来都冷汗淋淋的,大宝哥哥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的恶梦里,身鲜血地护住了她。

  王院长很担心顾媛媛,决定天亮了就让顾媛媛和心理医生见面,缓解在她心头的恶梦。

  深夜,顾媛媛再次被恶梦惊醒,房间沉浸在一片鹅黄的光芒中,睡在沙发上的王院长不见了。

  顾媛媛坐起身,叫了一声王院长,没有听到响应,顾媛媛下穿着拖鞋去敲洗手间的门,王院长并不在里面,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病房门,深夜的医院走廊静悄悄的,顾媛媛探出头去看了一眼,看到王院长披着衣进了电梯。

  顾媛媛连忙也跟了上去,她想和王院长在一起,不要一个人待在病房里。

  电梯显示停在三十层,顾媛媛走进另一部电梯跟着上了三十楼。

  顾媛媛走出电梯时,看到王院长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护士站的护士小姐在打瞌睡,她飞快地跟了过去,门里传来的说话声阻止了她推门跟进去的动作。

  “今天有没有好一点?”王院长坐在病边,对着上平躺的病人说:“还很痛吗?”

  “好多了。”刘恩予的声音很平静。

  “唉。”望着在短短时间内瘦了一大圈的刘恩予,王院长沉痛地叹息。

  “叹什么气呢?我都一把年纪了,这下可以退休了,找个地方安享晚年,也不错。”刘恩予打起精神安慰王院长。

  “恩予,我想好了,你跟我回糖果屋吧,我照顾你…”“不用!”刘恩予立即大声坚定地拒绝“我儿子会照顾我的,不用麻烦你!”

  “恩予,你听我说完!我不是不明白你的心意,只是怕配不上你,没时间照顾你,这场车祸让我惊觉,有些事再不珍惜就来不及了,那天看到司机太太和一对儿女那么伤心…”王院长握住刘恩予的手“不是同情,能和你再见让我觉得很开心和感恩,是我的犹豫耽误了我们的相处时光。”

  “可是、可是…我这个样子只会连累你!”想到自己将会终身跛脚,行动不便,刘恩予让自己硬下心。

  “我需要有人陪伴,媛媛说的对,如果你不嫌弃我和那些孩子,我们一起度过下半辈子吧!”王院长的泪珠一颗颗落下。

  “唉。”刘恩予叹息“我没有嫌弃那些孩子,可是我现在的样子,不只无法和你一起照顾那些孩子,还要让你照顾我,我…”

  “我们都一把年纪了,看过大半辈子的生生死死、分分合合,早该觉醒了,没有拖累不拖累,只有互相陪伴,答应我,出院后跟我回糖果屋吧,孩子们都很喜欢你,糖果屋的生活会很忙、很累,但是很充实、很快乐,答应我,跟我回糖果屋,好不好?”王院长泪水纵横地请求。

  “唉。”刘恩予很心动,从再次和王院长相遇,他就已经决定退休生活就是要王院长一起做伴,一起照顾孩子们,可是…

  “你别哭了!”刘恩予不舍的道。

  王院长擦了擦眼泪,不想如此失控,可是一看到躺在病上的刘恩予,她就没办法平静心情,她握着他的手,擦掉了眼泪,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答应我,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好。”

  “秦少爷怎么样了?”知道一时无法解开刘恩予心中的结,王院长挑起新的话题,准备用耐心和时间来说服刘恩予。

  提到秦连峥,刘恩予的表情比想到自己的腿时更加沉痛“少爷的伤很重,右腿骨折、骨碎裂,如果不是最后的撞击偏了,少爷可能…”

  “唉,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王院长跟着叹息“虽然知道发生这样的事不能怪秦少爷,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后悔,如果没有答应他,将媛媛交给他,媛媛就不必被牵连其中…”

  “院长!”顾媛媛推开了病房的门,穿着单薄的睡衣,脸色苍白地看着王院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好不好?”

  “媛媛!”王院长和刘恩予脸色大变,王院长连忙起身,衣包裹住彼媛媛单薄的身体“你怎么来了?”

  “院长,如果我没有来,你们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让我以为自己有妄想症?”顾媛媛无法相信,她最信任的王院长有事隐瞒她,她可怜兮兮地望着王院长,突然获得的信息让她无法消化和承受。

  “顾小姐,你不要怪姿英。”刘恩予不忍心地说。

  “罢了,这一切都是命。”王院长叹了一口气,将顾媛媛搂进怀里,用怀抱温暖顾媛媛瑟瑟发抖的身躯。
( ← ) 上一章   妒夫与嫩妻   下一章 ( → )
太傅戏医女暖床万福妻守财小皇妃龙椅上的王者龙椅上的王者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
免费小说《妒夫与嫩妻》是由作者宋清清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妒夫与嫩妻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妒夫与嫩妻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二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