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 第十四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太傅戏医女  作者:湛露 书号:45719 更新时间:2019-9-11 
第十四章
  尚仁杰听话地点头,就站在一边看着那些太监拔花,好奇地问:“好好的月季花,拨了它干什么?”

  “因为这花长得碍了娘娘的凤目了。”程芷岚颇含深意的一句话落下,几步己经来到皇后跟前,他含笑问道:“皇后娘娘,咱们是站在院子里说,让众人都听见,还是回您的殿里,一对一的密谈?”

  皇后轻咬下“你想说什么?本宫最讨厌巧言令的人,若是国家大事,你和陛下说去。还有,本宫面前你见了不跪,有点规矩吗?”

  程芷岚呵呵笑着,但不真诚“如果臣跪一跪娘娘就肯听臣说话,那臣也无妨跪这一跪,只是陛下都准臣可以当面不跪的,不知道皇后娘娘您…受不受得起臣这膝盖一弯?”

  闻言,皇后怒而转身回殿,程芷岚很自然地跟了进去。

  “你想说什么就快说!本宫身子不适,没工夫听你胡言语。”皇后斜坐在软榻上,看都不看程芷岚一眼,挥手对伺候的宫女说:“都下去。”

  宫女散尽,殿内空旷,只剩下他们两人。

  程芷岚悠闲地说:“今来,只是想向皇后娘娘讨个人情,和您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那张据说是顾芳华口述刘妃抄写的打胎药方。”

  皇后眼皮一跳,瞪着他“你要那东西做什么?难不成…你是来向本宫替顾芳华求情的?”

  “臣只是想查明真相而己。”

  皇后冷笑道:“程大人,纵然你曾经是太傅,但毕竟不是刑部尚书,就是查案也轮不到你管吧?”

  “顾芳华这案子,显然也不是刑部能管得了的。臣己经和陛下禀明要亲自调查此案,陛下同意了。”

  皇后再次一惊,纤纤玉手一拍长榻,怒指着他说道:“程芷岚,本宫不管你在陛下面前有多得宠,但这案子是后宫之事,就是本宫拿主意,所以你也管不着,不要拿陛下我!本宫是陛下的子,陛下最终还是要顾及本宫的颜面。”

  程芷岚笑了,笑得含促狭意味“臣岂能不知娘娘是国母?但是…这宫中不将娘娘放在眼里的,可不只刘妃一人吧?”

  “你…”她话未出口,他便立刻接续道:“娘娘恼恨陛下专宠冯贵妃,又一时拿她没辙,只好从冯贵妃的宫中密友下手。像刘妃这件事,虽然罪不可赦,但您原本毋须出头,大张旗鼓地要她的性命。纵然要了,也不必再拉顾芳华陪葬,好歹顾芳华给娘娘和太子都看过病,于您母子二人也算是有些小恩吧?”

  皇后冷笑道:“太医给皇室看病本是天经地义,是本宫赏她饭吃,有恩之说从何谈起?”

  “话虽不假,但经她妙手诊抬,娘娘和殿下可以痊愈,这便是思,祝且殿下每每提起她,一口一个‘顾姊姊’,叫得极为亲热,如今他顾姊姊要被他母后陷害致死,太子小小年纪,您让他从您身上学到些什么?残忍毒辣的手段,还是忘思负义的人品?”

  皇后气得双手颤抖“程芷岚,你如此用污言秽语污嫉本宫,真该千刀万剐!”

  “该不该千刀万剐由陛下说了算,但顾芳华的命能不能留,臣希望还是皇后您说了算。”他收敛起嘴角的笑容,那幽黑如墨的眸子探沉地看向皇后“就当是为太子积德,您也不该害顾芳华枉死。且不说她于你们有恩好了。请问娘娘手中那张关键字条,可真是刘妃的亲手笔迹吗?如果不是,那娘娘凭什么仓卒定案?就凭这一案,六宫就会敬服您了?冯贵妃就会怕您了?刘妃的冤魂就不会找您了?”

  那最后一句说得皇后双手手心出汗,她咬紧牙关,温怒喝道:“刘妃冤什么?她自己对不起陛下在先,也是她自己要畏罪自杀的,与本宫何干?”

  “却是娘娘得她无路可走的,归结抵您是杀她的罪魁祸首,把话说白了,刘妃肯定没料到顾芳华没给她打胎药的药方,娘娘手中的药方更绝对不是她抄的那张。在人间娘娘大过她,她无可奈何,在间,现在是她先走一步,请问娘娘这几…睡好了吗?”

  皇后的脸色霎时变得青白难看。她这两的确是恶梦身,尤其是刘妃死得那么惨烈的一幕,和顾芳华半身鲜血的样子,总是不停地在梦中现身。

  她本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也曾经天真单纯,是进了皇家,当了皇后,被各种争宠跟勾心斗角得忘了天真。

  刘妃的死触动了她,她心中有些后悔,隐隐觉得手中的字条跟太监的说词似有异,但这失宠的当下,她不想承认自己这后宫之主也许做错事了,还害得刘妃自杀,便想拖顾芳华下水,了结此事,不让陛下察觉异状而怪罪她,不料程芷岚连番问就像是往她心口又捅了几刀似的,让她更生出许多恐惧来。

  她强撑着面子说:“顾芳华到底有没有罪,等本宫回头再亲自审过,会有代的。”

  程芷岚微微笑着,没多说什么,却忽然改了话题“娘娘可知道太子殿下最近一直在忙着给您准备寿礼吗?”

  “什么?”皇后的脑子没反应过来。

  程芷岚在殿门口喊了一声“太子殿下,麻烦您进未好吗?”

  尚仁杰蹦蹦跳跳地跑进大殿,先向皇后请安行礼,而后抬头问道:“太傅,你找本宫什么事?”

  程芷岚弯下身问他“殿下前几不是俏俏在准备娘娘的寿礼吗?您准备了什么?现在可否告诉娘娘?”

  尚仁杰垂下头“那东西…大概不会送到母后手上了。”

  “所以现在说出来也无妨啊。”

  “是…玉丸。母后以前说过,只有吃了顾姊姊配的玉丸,天寒时咳嗽便不会那么厉害,睡觉也睡得安稳,所以儿臣才请顾姊姊帮忙配药,但是之前因为药材一直没有备齐,顾姊姊迟迟不能着手…”忽然他红了眼眶地看着皇后“母后,顾姊姊是特别好的人,她还请儿臣吃特别好吃的过桥米线,虽然那天没有吃到…但她真的真的真的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他用力将每一个“真的”都咬得很重,每说一句就点下头,然后紧紧抱住皇后的身子“母后为什么要杀一个好人啊?您不是一直教导儿臣要做一个有仁爱又正直的君主吗?”

  听儿子这么说,皇后情泪长,抱住他“好,太子是个好孩子,母后听你的,饶了顾芳华的性命,不杀她了!”

  程芷岚听到这一句话,便默默退出锦华宫,长吁一口气。

  今这“审皇后”的戏码虽然嚣张跋息了些,但也是救顾芳华唯一的方法,只要皇后点头,说顾芳华于此案无关,皇帝自然会给皇后几分面子,放顾芳华出来。

  那丫头的脑袋是保住了,嘴巴也保住了,想必…她出狱那天,要大吃大喝的庆祝三天吧?真想看她把自己喂得像猪的傻样子。

  想到那一刻她将展现的餐餐之态,程芷岚角一勾,笑意融融。

  顾芳华是在两后被皇帝特赦出天牢的。

  她一走出那幽暗的地牢,立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大大伸了个徽a感受着和煦的阳光暖祥祥地照在自己身上,让她真想对着苍天白云“哈哈哈”大笑三声。

  天牢的大门对面就是一扇出宫的角门,她刚刚走出去,就见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只见马车的门帘开着,程芷岚坐在其中。

  听到声音,他的眼睑扬起,看她一眼“上车。”

  顾芳华一点都没犹豫就跳进车厢,张口说道:“程芷岚,谢谢你,我知道这一次是你救我,你是个大好人,后我再也不和你斗嘴了。”

  程芷岚却淡淡说道:“给你求情的是太子殿下,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他这么说,她倒也不争辩,见马车己动,才问道:“去哪儿?”

  “溢香。”程芷岚说出一问出名酒楼的名字“给你去去晦气。”

  “不不!”顾芳华急忙用手技住他的手,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几没洗手净身了,不但手脏得要命,只怕身子也臭,立刻把手缩了回来,身子也往车厢的另一头靠了靠。

  程芷岚看出她的心思,笑道:“那就先带你找一问客伐换身干净的衣服,洗一洗你身上的昧道。”

  她却垂下眼,轻声说:“我要先回太医院去。”

  他目光一闪,立刻明白她的意思是要去看她爹,这几她心中最焦灼的应该就是担心她爹受她牵连。看她可怜巴巴地缩在角落,那张小脸又像是瘦了一小圈似的,衣服头发虽然都不大体面,却看得人格外心疼。

  这丫头这辈子没被人这么折磨过,这进天牢算是人生的大彼折。若是常人,关几就要疯了,如今她没有嚎陶大哭己经很难得了。

  于是他也收起将要出口的那些嘲讽,只对马车外的车夫说道:“转道,去太医院。”

  顾彦材并不知道女儿今天就可以平安出狱,他这几备受身心煎熬。子早逝,女儿由他一手抚养长大,向未视若掌上明珠,再加上女儿自小就聪明好学,虽然不愿意她做太医,但毕竟深得各方好评,也算是颜面有光。平里出入太医院,多少人都称赞他有福气,还有那么多达官贵人争着要上门提亲。

  谁能想到一夕之问风云变,女儿竟然被关入天牢之中,他连见一面都不被获准,而太医院中的闲言碎语就更不用说了。纵然没有人在他耳边碎嘴,但光看众人胆他就知道了,所以他己经写好辞呈,决定辞去太医院首座的头衔。若是再不被获准见到女儿,女儿又真的要被判死罪,他就打算和女儿共赴刑场。

  就在顾彦材将辞呈放在装奏折的匣子里,准备上呈御览的这一天,忽然听到外面一阵糟糟。

  接着听到有人喊着“芳华回来了!”

  他大震,疾步奔出屋子,路过门槛时还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人还未冲到大门外,己经有个人猛地撞进他怀里,一把抱住他,说道:“爹,女儿不孝,让您牵挂了!”

  顾彦材眼眶涅润,摩擎着面前那张熟悉的笑脸,想笑又想哭“芳华,你受苦了,是爹无能…”

  顾芳华看着父亲时没敢大哭,反倒灿烂笑着,帮父亲抹去泪水“爹啊,没事的,女儿只是一时受人误会才被关起来的,陛下英明,查明真相后就把我放出来了,我也没受罪,没有过堂、没有上刑,只是天牢的味道实在不好,我几没梳洗了,爹,您不嫌我又臭又丑吧?”

  顾彦材啼笑皆非地说:“哪有爹嫌弃女儿的?你在爹心中永远都是最漂亮的。”

  “那我先去梳洗换装,爹,回头我再和您细说。”顾芳华急急冲回自己的房问。

  顾彦材还有如在梦中一般,想不到女儿就这样意外获罪、意外险,他怔怔地抬起头,忽然看到程芷岚正在不远处对着自己微笑。

  程芷岚不是太医院的客,他想他这会出现在这,应是跟自家女儿有关,便道:“程大人,芳华能险,可是托您之福?”

  程芷岚微笑摆手道:“是陛下有仁善之心,而且陛下还让我转告您,不要为了芳华这次的误会而一时想不开,他对你们顾家还是很看重的。”

  闻言,顾彦材感恩戴德,忍不住扶着墙壁双膝跪地,向着皇宫的方向重重磕了三个头,口中默念“吾皇万岁万万岁啊——”

  一个时辰之后,顾芳华和程芷岚己经坐在槛香酒楼的包房中,面前一大桌子好菜,四道冷盘八样热菜共十二道菜,就是再来五、六个人都够吃了。

  但这间包房内只有他们两个。

  顾芳华正努力和香酥柳奋斗,一边吃一边说:“这一桌菜不便宜,但你放心,一定是我结帐!”

  程芷岚慢悠悠地夹起青菜,不甚在意的说:“你倒学会慷慨客气了?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是因为我现在没有月穷得很,才会施舍我这一餐啊?”

  “哪里哪里,前太傅大人身上抖落抖落,掉下来的银子都比我沉,只是我这一次能平安险,程兄魔功至伟,小的无以为报,难道这点饭钱都不出吗?”

  “程兄?”程芷岚念着这个奇怪的称呼,听来实在是陌生到不顺耳。“早知道你要出饭钱,我应该再多叫点上好的招牌菜。”他哼了哼。
( ← ) 上一章   太傅戏医女   下一章 ( → )
暖床万福妻守财小皇妃龙椅上的王者龙椅上的王者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这个男人太危
免费小说《太傅戏医女》是由作者湛露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太傅戏医女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太傅戏医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四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