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万福妻 终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暖床万福妻  作者:千寻 书号:45718 更新时间:2019-9-11 
终章
  “怎么啦,这么大还作恶梦?”

  “沅沅,我作了一个古怪的梦,那个梦真实得让我害怕。”他的眼晴无辜得像个孩童。

  “你还记得那个梦吗?”

  “记得。”

  “要不要说来听听,我很想知道,天底下有什么事情,能吓得着我们家后老爷。”她轻轻一笑,口气像在哄小孩。

  “我梦见天上出现九颗太阳,把土地都烤裂了,河川也烤干了,井里掏不出半滴水,百姓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我看在眼里、气不过,拿起天帝给我的神弓箭往天上去。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太阳竟然被我给下来,从高高的天空坠落,像只乌鸦似的。我快步跑向前,发现那只乌鸦居然全身长了金色羽,我正得意扬扬呢,那只乌鸦居然慢慢幻化成人形,脚长出来、手长出来、身子…到脸个都长出来时…天呐天呐,我快吓死了,他居然是擎曦!

  “贺老太爷对咱们这么好,我怎么可以死他孙子,九泉底下,他一定不会饶过我,我恩将仇报,我是坏人啊!

  “我后悔、我懊恼,可是,我又不能从头来过,怎么办啊,我急得道跳脚,擎曦就快要死了。他眼底出血泪,哭着对我说:‘你把我下来,我怎么去追逐我的皎月,没有我,她将孤独千万年啊,你让我怎么舍得…’

  “沅沅,那个梦好真实,直到现在,我还感受得到太阳照在皮上的热痛感,耳边还听见百姓的哀鸣,而贺擎曦的眼泪…”

  伸出手,后羿看看自己的掌心。那里有两颖血红的朱砂痣,从小就有,那是贺擎曦的泪水吗?

  听着他心病与现实杂的梦境,孙沅沅叹息,此事她与贺老太爷深谈过,已是证实心中所想。

  贺老太爷交给她一本册子,里面写着“后羿”的故事,她考虑再三,始终没把册子交给丈夫,担心丈夫那个执拗子,会怀疑她联手贺家人,他把予月嫁给擎曦。

  那天,她认下擎曦,他孩子脾气似地,气得好几天不与她说话。

  “羿,你起来,我有书要给你看,等你看完,我们再谈,好不?”

  看书?这个时候?

  后羿不解,有东西口,沉甸甸的、不舒服,他只想让沅沅抱着、哄着,才不要看什么书。

  孙沅沅见他耍赖,笑着拍拍他的脸说:“乖,起来,一下下就好。”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手,她下取来贺老太爷给的青皮册子,挪了挪位置,她让丈夫靠在自己肩膀看书。

  后羿在看见书名——“后羿”四个字时,心陡然一惊,坐道身子,翻过书册一页一页往下读,他看得很认真,偶尔碰到不认识的字,也舍不得略过,非要向子给问清楚,直到书本翻到最后一页时,他抬起头看向子。

  孙沅沅解释“这个故事不是我编的,凡是喜欢杂记散文的人都看过,你五个儿子也全都读过,那时他们还曾经背地里取笑,说祖父取名字不用心,随口找个旁人名字便用上了。

  “我曾经问婆婆,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婆婆说你小时候原本不叫后羿,叫做后旺,可打一出生就常常生病,公公婆婆怕你养不大,只好花银子请算命先生帮忙看你的八字,算命先生帮你改名后羿。说也怪,从那以后,你不病不痛,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强壮,会会婆婆对那名算命先生感激得不得了。”

  “你的意思是,前辈子我真的把擎曦给下来?”

  她没回答,反问:“记不记得,你老夸我学问好,五个儿子都让我取名,独独予月刚生下来,你见是女儿便宠得不得了,说她比天上的月亮还美丽,就自作主张喊她予月?”

  “我记得。”没错,六个孩子,只有予月的名字是他取的。

  “记不记得贺老太爷第一次上咱们家,他介绍擎曦时说过,擎曦一出生便全身通红,全身发热,吓得产婆大叫,老太爷对照他的八字命格掐指一算,算出来擎曦前世是颗太阳,也不知道是惹了谁的眼,居然被人一箭给下来?”

  后羿点头,他有印象。

  “记不记得小时候擎曦老爱和予月腻在一起,你看不过眼,找我商量,要把两个孩子给隔开,我回答你,‘那是你欠人家的,得还。’”

  孙沅沅望向丈夫。他该明白了吧,事情一件扣着一件,没人可以提前算计、谋略。

  原来沅沅说的“欠”不是指他后羿抢走贺秦的未婚,而是指他上辈子造下冤孽,这辈子得把女儿赔出去?

  难怪他总有修理擎曦的望,原来打前辈子起,他就看擎曦不上眼。

  难怪贺老太爷第一次见到他时,上上下下打量老半天,眼底的像是怀疑、又像了然。

  低头,再看一眼手中的“血泪”梦中,他接上金乌的泪水,滚烫的感觉还在掌心中间…

  “金乌追皎月,追的是生生世世的爱恋,你心慈,怜惜百姓受的苦楚,却断送了他们的爱情。羿,你还打算继续固执下去吗?打算再阻他们一生、再断送他们一世恋曲?”

  后羿叹息。他终于明白了,天数如此,他何苦再造一回罪孽。

  何况,就算没有这场梦,他也无法否认,予月和擎曦在一起,身子变好、心情变好,在颊边的笑意,看得他心疼。

  “沅沅,有空去找找贺老太爷,把贺擎曦和予月的婚事在阿娘的百之前办办吧。处理好他们,咱们得开始心儿子们的婚事。”

  孙沅沅叹气。早该如此的呀,好事多磨,终是让这对小儿女磨出一世幸福。

  后家又嫁女儿了!

  这次嫁妆比上次更多,后家违了例制,足足通两百五十六抬嫁妆,把贺家送的几万两聘礼全摆进嫁妆,而且夸张的是,明明嫁的是隔壁邻居,却非要在临州绕上一大圈。

  有人一开始怀疑,不怕被抢吗?后来看了亲盛况方知,当然不怕!

  有几百名御前侍卫护着,还有太子爷在亲队伍里面,给两家添面子,临州的大小辟员全来参加这场亲事,热热闹闹地,说是要席开百桌,谁敢来闹。

  而另一头又有好事的百姓等着看热闹,后家女儿是否当真嫁得掉?这位贺会子八字是否够重、命够硬?

  因此,从亲事发布那天开始,百姓头接耳,人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不久后有人设赌局,让百姓下注,看这回后姑娘的花轿能不能平平安安抬进贺家大门。会不会绕街绕一半,又让人给半途拦下,或者新郎这几天,会不会,病不起,坐实了后予月克夫的名头。

  有人说:“应该不至于吧,上回的嫁妆不是已经进了贺家大院,若是有事,早就传出来,这回亲事,应该会成。”

  又有人说:“若亲事没问题,上回花轿已经进贺家大门,听说连天地都拜下,为啥后姑娘还没当成贺家新妇?”

  还有人帮腔说:“也许时辰不对吧,贺家做什么,这种事儿肯定是小心谨慎。”

  然后,不知从哪里有一个小道消息传出,后姑娘有眼,身边经常伴着冤死鬼魂,上回她才进了贺家大门,贺老太爷就接连生病三、五天,偏偏不孝子孙不信,非要把人给娶进门,从前两起,贺老太爷就病得下不了,这婚事啊,怕是不成。

  小道消息一出现,百姓纷纷下注,赌这回的亲事“不能成”

  因此,今天贺家办的明明是婚礼,又不是施粥放粮,可挤进贺家大院看热闹的百姓万头攒动,像成群结队搬新家的蚂蚁。

  但这对贺家而言,倒也不算坏事,想进门看热闹?行,可多少得备点礼、包点红包,于是这天,贺家礼金收到手软。

  像是刺探前方军情似地,每隔一刻钟,就有人飞马快报:报!花轿已经到了清水巷口。报!花轿已经到狗子胡同。报!花轿已经到…

  花轿越是接近贺家大门,下注的百姓越是心情烈,下注不多的还好,就当沾沾喜气,下注多的,连汗水都狂飙出来了。

  终于,花轿进门,大事底定。

  但还有些个不死心的,期待在后姑娘拜堂之前,从天降下一道惊雷,劈坏这次的婚事儿。

  谁知道,程序一道一道进行,不见半分阻碍,直到喜娘拉起喉咙大喊“送入房。”

  这下,确定没戏可瞧了,百姓纷纷散去,予恩看他们的失望表情,心底有着报了一剑之仇的快意。

  说他们家予月克夫?说她会变成老姑娘?说她会带衰夫家?好得很,就让他们看看,他们家予月是怎么好嫁,怎么旺夫家!

  他低声问弟弟“予廷,这回赚了多少银子。”

  “估计有十万两银呢。”

  好啊,看衰他们家予月的人这么多,后就让他们吓掉大牙,不是他们这些当哥哥的爱说嚣张话,而是他们家予月,就是天底下最好命的女人。

  “二哥,这事儿千万别让阿爹知道,否则肯定拿帚子打人。”予博接话。

  “放心,把这银子拿来盖私塾,招穷人念书,阿爹知道咱们替予月出口气,又做善事,铁定高兴到说不出话。”予恩贼笑着。

  “予恩说的没错,行了,咱们去闹闹妹婿。妹婿这个词儿我已经想很久了。”

  予祥大掌一拍,落在予恩肩磅,几个兄弟乐呵呵地往后堂寻他们的妹婿去。

  贺家大宅另一边,尹泰拦住一名粉衫女子,她长得很可爱,圆圆的眼晴骨碌碌转不停,浓墨似的黑眉,衬得她脸英气,她手里拿着一盆新摘下的茉莉花,全身带着淡谈的清香。

  “太子爷,有事吗?”她态度自然利,没有小女子的娇羞。

  “你认得我?”

  尹泰有趣地望住她,都知道他是太子爷,心底多少有几分害怕吧,怎么会是这副大方态度,好像他只是隔壁哥哥,没啥大不了。这时候,他已经忘记自己把人家拦下来,是要做什么。

  “你成在贺家进进出出,谁不认得?太子爷没事的话,我还得忙呢。”她一笑,举了举手中的茉莉花。

  堂哥担心予月姊姊被那些香粉、薰香得头昏脑,特地让她去采茉莉花来放进新房呢,堂哥啊,真是把予月姊姊给疼入心坎里了。

  她一笑,尹泰的心像被什么给勾了似地,他傻傻地望着人家,第一次,答不出话。

  见他发怔,她耸耸肩、转身离去,只是,走不了三、五步,就让人给喊下。

  尹泰急急问:“我是李尹泰,姑娘呀什么名字?”

  她落落大方地回了句“贺思芹。”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住她的背影,他想起一段话——

  贺四叔和婶坤,没把思芹当女子教养,因此她不像一般闺阁女子软弱好欺,她读很多书,见识很广,还有一副侠义心肠,果勇、聪明,不畏强权,虽然是身无武艺,可该做的事,即便知道危险,也要去做…

  喜房里,红烛燃尽,的身子映出一室旎。

  本该是好梦正酣,擎曦却偏偏睡不着,夜里接连醒过好几次,每次都梦见予月从自己身旁消失。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般患得患失?难道是波折太多、幸福得来不易,自己才会如此担心?

  低下头,他的小凉席蜷着身子、给在自己怀里,那样密贴、那样契合,他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幸好,波折过去、幸福来临,他将守着这份幸福,直到天长地久。

  亲亲她的额、亲亲她的,亲亲她浓密的睫羽,予月被扰醒了,看见擎曦,想起昨夜两人的亲密,她红起双颊,没话找话问:“天亮了?”

  “还没有,你昨晚不是说,想要看太阳升起。”

  “嗯。”她喜欢看太阳初升的情景,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有着崭新的希望。

  “那得起喽。”

  身子虽然酸痛,予月还是下了,略略梳洗、换上衣服,擎曦取来披风将她紧密裹起。

  走出诚居,他环抱起她的,纵身一提,把她抱上屋顶。

  “冷吗?”

  “不冷。”在他怀里,她只会觉得温暖。

  擎曦在她耳边喁喁私语,是情人问的甜蜜对话,他说得心、她听得意,这时,天空出现第一抹霓云。

  太阳在云间染出金黄橙橘,灿烂夺目的光芒,为天地带来一片盎然生机。

  她喜欢看太阳升起,喜欢又是新的一天,所有的哀伤皆留在过去。

  予月足地伸伸懒,却意外瞥见,天边还有月亮的身影。

  她急急指着月亮的方向,说道:“瞧,月亮还没落下。”

  那娇俏可爱的模样,逗得擎曦发笑,他说:“是啊,还没落下,金乌追皎月,追过千百年,终是让他给追上。”

  他望向予月,笑得一脸,头轻轻俯下,他封上她的、她的心,完封了他与她的爱情。
( ← ) 上一章   暖床万福妻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守财小皇妃龙椅上的王者龙椅上的王者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这个男人太危女王的投降预
免费小说《暖床万福妻》是由作者千寻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暖床万福妻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暖床万福妻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终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