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椅上的王者 上 第二十二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龙椅上的王者 上  作者:浅草茉莉 书号:45716 更新时间:2019-9-11 
第二十二章
  玫瑰怒容面的瞪视碧玉“你真要如此绝情?”

  碧玉几乎不敢看玫瑰的脸。“玫姊姊,对不起,我是人,我必得达成父王付的任务。”

  “你…”“玫儿…孤认了,孤本就不是一个该坠入爱河之人…却为你堕入其中,若拥有你是劫…孤选择执不侮、至死靡他!”冶冷逍到死仍对她情深似海、永不后侮。

  玫瑰潸然泪下,恨自己至今才知他的情深意重,身上那一的玫瑰刺,像让人狠拔下般令她痛心刻骨。

  “不需哭,孤死,你不必掉泪,孤…心甘情愿啊!”他一笑。他冶冷逍一生孤寒,死时有自己钟爱的女子在侧,他有何不甘,又有何遗憾呢!

  玫瑰抱着他,仰面而泣,此时她见到窗外有只鸟儿飞过。

  “不,您甘愿,我不甘愿,您是我的夫君、弦月的君王,岂容您弃我、弃江山于不顾!”她不愿向隅独泣,悲愤难忍的转向碧玉道。

  “你既与我殊途,那便好自为之吧!”说完这些话后,她吹了几声口哨。

  不一会,蓦然有大批的鸟儿由窗户冲飞进禅房内攻击碧玉。

  “啊一一”碧玉大惊,不知怎会突然出现这些鸟儿,她被啄痛得抱头鼠串,不断发出尖叫。

  在门边的黄德见状,立即领人冲进去,碧玉被鸟儿啄得身是伤轻易就被缚住了。

  黄德赶忙将冶冷逍带出充致命花朵的禅房,到了屋外,再无花粉侵袭,黄德立即进行施救,由身上取出丹药喂入台冷逍的口中,原来为了预防类似意外,黄德随时带有纤解花粉热的药在身上。

  玫瑰呼吸沉重,紧张不已,生怕冶冷逍已来不及救治。

  冶冷逍早已昏厥,喂下丹药后仍是无任何反应,她内心痛楚,柔肠寸断。

  “王上,您醒醒啊,醒醒啊!”黄德焦急呼唤,四周的侍卫个个面色沉重与惊俱。

  冶冷逍并没有被唤醒,整个人宛如死人。

  玫瑰忍不住抱着他推心泣血的哭泣。“不要死!求您不要死,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若您没有遇见我,您还是一朝霸主,还是那不可一世的人物,偏遇见我,偏偏遇见我,祸水不过如此,我负您良多,负您良多!”她悲不可抑。

  黄德也不住的举袖揩泪。

  她泣泪盈襟,缓缓地弯下,痴痴相望这似乎唤不回的人,蓦然,她阖上眼,将自己的与他紧紧相贴,久久不去。

  蜿蜒的泪水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脸庞上,转眼沾他的面颊。

  “冶冷逍…我对不起您…您若怨我…我愿与您同去,从此,永生永世在您身边为婢为奴,绝不后悔…”

  骤地,有股气息吐在她的鼻尖上,低哑的嗓音传来一一

  “孤要的是子,要奴婢做什么?”

  玫瑰倏然睁开眼睛,惊喜的见他活过来了,那沾有她泪水的脸庞正出他惯有的冷笑模样。

  她括然用力上一口气“您…”

  “永生永世这句话孤喜爱,就收下来了,不过你将来若敢反侮,孤会让你永生永世不得安宁!”

  缀的梨花,终于在春日中俏俏地绽放了。

  金灿帐慢中,男女盘腿对坐,彼此凝视。

  玫瑰颤抖的伸出手经轻地抚上冶冷逍棱角分明的脸庞,幸亏那些鸟儿及时出现,否则她将永远失去他了!

  她训练的鸟儿几乎随时跟着自己,碧玉将她吊在禅房时,她因震惊而忘记这件事,等见到自己的鸟儿在窗前出现,她才想到可以利用它们救人,这才呼唤地们冲进禅房攻击碧玉。

  冶冷逍的勾起微笑,手掌扭盖在她抚摸自己脸庞的手上,温热的手与她的迭后,他紧紧握住。“孤终于得到你的心了吗?”他笑如春风的问。

  玫瑰含泪地笑,腿上躺着两把品莹剔透的玉箫,她将其中的一把箫交给他。

  “您得到了。”当初他将另一把箫留下时,让她决定这箫是否能回到他身边,如今她连同自己的心一起亲手还给他。

  “终于!”他接过箫后,长叹了一口气,他冶冷逍要一个女人,居然得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佣有,他苦笑,却已足。“这两把箫名为月魂、月魄,此刻你手中的是月魄,我这把是月魂,三百年前始帝灭了前朝后,由前朝的宫中取得这两把箫,而打造两箫的人物是谁已不可考,但此二物据说是灵物,若两箫和鸣能摄人魂魄,因而取名月魂、月魄。当年始帝将两箫赐与弦月的诸侯王,也就是孤的祖先,从此这二物便成为弦月历代君王的所有物。”他简单说明这两箫的来历。

  “原来这两把箫如此有来历,不过,两箫和鸣真能摄人魂魄吗?”她好奇的问。

  “孤的祖先得到此二物已有三百年,两箫当然和鸣过无数次,但可没出现过什么神迹,唯一令孤觉得惊异只有两箫的玉质与纹路相同一事,天地造物,难有完全相同的,即便同一块王石,也不可能出现相似的纹路,可这两把箫,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月魄在箫身的中心点多了一颗眼难辨的红心,可孤把玩两箫多时,自是一清二楚,所以那光氏当初的仿品做得虽像,但孤一眼就能视出它是假的。”

  她闻言立刻仔细瞧自己手中的月魄,果然在中心点有一小小极不明显的红点,光嫔干算万算、用尽心机要害人,可不论她怎么做总也逃不过惨败的命近。

  “玫儿,两箫虽然不若传说中神异,但孤喜欢其音,所以宝贝之,又因为是一对,便决定若有心之所系的女子出现,就将月魄交给她,视为定情。”他情意真切的说。

  “原来您给我箫竟有如此意义…”玫瑰握着月魄,双眸泪光闪闪,歉疚自己之前太过胆小,折磨他吃了不少苦。“我明明是深爱您的,却说不出口,担心受伤,所以一心想放弃,但偏又放弃不了,只能煎熬着,傻傻地磨,最后才知自己根本无处可躲,我这颗心早就有去无回,收不回来了。”她清泪纷落,美丽至极。

  他含情凝睇的托起她粉的下颧。“孤能得玫瑰一朵,甘愿从此不再摘折其他花朵。”他意浓浓地许诺,从今尔后,只愿有她一人。

  她眼瞳明媚,绛映口,两颊笑涡霞光漾。

  “你…真美。”他动情的道,黑色瞳眸漾出一团温柔的火焰。

  她低垂蜻首,羞人答答。

  他指尖划过她颈项上细致的朋肤。

  “孤…要你。”他轻声的要求。之前他要的是她的心甘情愿,始终忍着没碰她,而今他不能再忍,他要她,现在就想要她。

  她眼眶嗜起泪花,不过,这是欢喜的泪,确定自己爱他不悔的心思后,她不可能拒绝他,带着点紧张,她默然羞报地点头。

  他沉溺了,眸光闪烁动,似是激动。“孤对你不管是深爱、热爱、偏爱还是笃爱也好,你确实让孤心醉,甚至神魂颠倒…”他恋的吻上她的

  红烛台下,全纱帐里,她上的触感一点一滴的加深,锦裹云纱的衣裳渐渐地滑落双肩,出了白若凝脂的肌肤,他的游移至她的颈项、锁骨、蓓蕾,所经之处既轻且柔,他是冶冷逍,那个目无余子、唯我独尊的君王,但当要一个自己眷恋钟情的女子时,他是极度怜香借玉、柔情万千的温柔男人。

  这一夜,月朦肚,请疆蜷,他怀抱着心爱女子纵情恩爱到天明…

  弦月大牢。

  冶冷逍即将处死碧玉,玫瑰来见碧玉最后一面。

  碧玉神情非常惬悴。“我既背叛也利用了您,您不该来见我的。”她悠悠的说。

  玫瑰不舍的望着万念俱灰的她。“不管如何,我记得的只有初进宫那一夜,你伏在我身边哭泣的样子,我相信那时候的你是真的无助,真的需要我这个姊姊。”玫瑰凝泪的说。

  碧玉想起那夜,那确实是她初初离开,进到弦月王宫出任务的日子,她很害怕,很想回去见母妃,请母妃让父王不要她,她并不想当什么细作,也不想去杀人,她难道不能就默默的待在,过她平淡无争的日子吗?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回去,一个任务失败的公主,就算回到也是死罪一途。

  所以那夜她是真的哭了,既惊且怕的哭了,但她遇见了玫姊姊,玫姊姊给了她遇旧爱,让她暂时忘记害怕、忘记自己的身世、忘记杀人的任务。

  她是真心喜欢玫姊姊的,比起自己那些待在成天勾心斗角的真正姊妹,玫姊姊更像她的亲人。

  而玫姊姊也以真心待她,瞧她瘦了想办法炖马给她,弦月主要杀她,愿意陪她一道死,能有求知的机会,不忘拉她一起向上,还说等她离宫后要为她置办嫁妆…

  “玫姊姊,我终归对不起您。”她不潸然泪下。

  “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王对不起你,他不该自己的女儿成为杀手,你何其无辜?”玫瑰心疼的说。

  碧玉眼泪掉得更多了。“生为父王的孩子,这就是我的命。”

  “王太残忍了,我不想你死,我去求王上,或许…”

  “不要去,这个时代的君王不能心软,一朝心慈,后患无穷,您忘了您保我的结果,我害得您心爱男人差点死去,别去,您去只是让他为难。”碧玉根本不想活。

  “可是我怎忍心见你被处死?”玫瑰落泪不止。

  碧玉眼中含泪。“就算我能活着离开弦月,您以为我父王能放过我吗?我依然无法平安活着见到我的母妃,既然如此,您又何必白费工夫救我。”父王对付任务失败回去的子女向来无情,不是杀掉就是关入天牢永不放出,甚至还可能会连累自己的母妃被废或被杀,这便是她不肯活着回去的原因。

  明白她说的没错,玫瑰难过的滑下泪来,再无法多说什么。

  “玫姊姊,我既将死,对您只有一句相告,若有机会还是离开弦月,弦月王后之位干万不要争…”

  月华殿是冶冷逍批奏之所,为宫中重地,玫瑰极少造访,但今他主动让她过来。

  她酡红着脸蛋,只因他望着她的目光实在太过火辣了。

  “您难道不遮掩一下吗?”她忍不住说。这目光仿佛当她是赤luo的一般,都能火焚身了。

  “黄德。”

  “奴才在。”

  “你且转过身去,玫儿害羞。”他自己不收敛竟让黄德背过身去。

  黄德掩嘴忍笑的转身,那肩膀忍得颤抖到快要筋了。

  她脸颊简真烫热到要烧起来。“您!”

  他机后。“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要遮掩?”

  “那是您得遮掩,不是让人避去。”

  “这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您…”唉,罢了,对这骄傲自大的男人,她能与他说什么理?

  她气的往椅子上坐下,喝茶排解脸上的热气,瞧见黄德还在抖肩,索道。“黄德公公若有事可以先去忙,王上这里应该没事要你伺候。”让他走,省得自己继续尴尬下去。

  “呢,娘娘放心,奴才没事,就在月华殿待着好了,也好随时伺候您俩。”黄德贼,有戏瞧竟是装傻不走。

  她恼得真想拿箭人,真是什么样的王上就有什么样的太监!

  本扭头想问冶冷逍传她过来有什么事,竟又撞进他那赤luo煽情的眸子里,不大大的道:“您昨夜,前、大前,几乎每都至玉兔宫耍赖了一整夜,怎么这会又…”

  蓦然听见黄德的忍笑声,她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赶紧闭上嘴巴,但一张俏脸已经红得不象样了。

  “孤爱看你笑,可如今却发现你脸红比笑时更加娇媚动人。”冶冷逍戏谑的说。

  她柳眉都要烧起来了,这可恶的男人!“月华殿我不待了,还是走了好!”她气呼呼的要回玉兔宫。

  “黄德。”他不疾不徐,闲闲一呼。“是,奴才这就请娘娘息怒!”黄德立即转回身,嘻皮笑脸的去门前拦人。“娘娘,王上还有事与您商量,您这一走可就没得商量了。”

  “与他一起还能商量什么事?”她没好气的问。他们这对主仆,这会怎么看怎么讨厌。

  “娘娘还是请转回吧,王上真的有事与您商量昵。”黄德涎若笑脸拜托的把她请回去。

  玫瑰只得红着脸的又走回来。“您有事快说吧!”她朝那“眼神不正”的男人恼怒的道。

  台冷逍起身,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牵过她的手朝殿里一处绘有千层云朵图腾的墙面走去,一时以为他要拉着她撞上墙了,他们却真真的穿过墙面。

  她惊奇不已,他是怎么带着她穿过的?!

  她吃惊好奇的冲回他们走进来的地方一探究竟,这才发现原来这面墙因为有图腾掩饰,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隐藏着暗门,而门后竟是另有天地。

  她惊异地走回他身边,惊觉自己身处密室,但此处密室封闭又无烛火却异常明亮,她发觉原来是墙面上炭了许多颗夜明珠所致。

  “这里是…”她非常惊讶在月华殿里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地方。

  “这里是存放孤的王印与宝鉴以及王室重要物品之处。”他告诉她。

  她杏眸圆睁。“这么隐密重要之所,您怎能带我来…”

  “你是孤的,自有与孤一起守住江山的义务,此处也是你该知晓的地方,孤愿将一切荣辱与你分享。”他严肃的道。

  她闻言一愣,镇静下来后,不微微一笑。“我明白了,我会与您一起守护弦月的。”两人已是一体,当然不分彼此。

  他抚着她的发丝,眼神若有所思。“来,孤带你进密室还有一个目的,让你瞧瞧这个。”他领她至密室的深处。

  玫瑰眼睛一亮,眼前的是一袭凤凰展翅、万干华彩的服饰,金翟的丝线,灿耀如星,华贵不可言。“真美…”她忍不住赞叹。

  “这是你的,而且孤保证,今后这衣裳除了你不会有人穿上。”他许下重诺。

  她作梦也没想到自己能佣有这样美丽的衣裳,忍不住伸手去抚…“等等,这是王后服饰,您这是要…”她心跳加快着,他要立她为后?!

  他思虑深远的眼眸凝望着她,眉宇间似隐藏着无限多的心事,良久后,缓缓牵起她的手,将她拉进怀里。“孤与你商量,弦月王后由你来当,你不要觉得委屈…”
( ← ) 上一章   龙椅上的王者 上   下一章 ( 没有了 )
龙椅上的王者姑娘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这个男人太危女王的投降预厨娘嫁到恋爱偷渡
免费小说《龙椅上的王者 上》是由作者浅草茉莉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龙椅上的王者 上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龙椅上的王者 上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