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 第五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姑娘  作者:典心 书号:45714 更新时间:2019-9-11 
第五章
  那间老屋也不知是何年何月建的,人们只知道,有砚城的那起,老屋就在那儿了。

  砚城里头人与非人并存,人们不怕鬼,但老屋里的鬼,闹得连鬼都怕,每年都会在老屋门前,发现几具支离破碎的尸首,死状奇惨。

  众人心生怜悯,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纷纷要岳清放弃,反倒得他没台阶可下,硬着头问道:“要是我能在老屋里过一夜呢?”

  “到那时候,不论你要什么,我都双手奉上。”张掌柜信心,认定稳赢不输。“不过,要是你落荒而逃,或是有什么不测,那你的客栈就归我了。”

  岳清被得走投无路,不想连尊严也赔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厉声的吼了一声:“好。”

  那晚,岳清先灌了一坛酒,再带着一坛酒,在众目睽睽下进了老屋。

  说也奇怪,屋外看来破败,看似就要坍塌,但走近屋里头一瞧,却是整洁雅致,像是都有人打扫,一丁点儿的灰尘都没有。

  醉昏昏的岳清,胆子被酒浸得壮了,不觉得害怕,进屋后随便找个角落,抱着酒坛子歪身倒头就睡。

  睡到半夜的时候,他昏昏沉沉的醒来,才睁开双眼,就看见一双绿幽幽的眼,大得像灯笼似的,靠在他身旁直瞧。他半醉的眯眼,摇头头晃脑的看了半晌,才瞧清是个全身长着短短绿,脑袋大、肚子大,四肢却细小得像竹竿的饿鬼。

  “你那坛是酒吗?”饿鬼馋得直口水。

  岳清打了个酒嗝,懒懒的抱着酒坛。“没错。”

  饿鬼一闻到那味儿,眼睛透出绿光,皱的脸上,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来悦客栈的酒啊,我多少年都没尝过了。”

  绿光盈盈,伴着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下。

  岳清卖酒也爱酒,一听饿鬼闻着味儿,就知道是自家的酒,当下就引为知己,拍破酒坛封泥,把酒让出去。

  饿鬼抱紧酒坛,咕噜咕噜的灌着酒,直到喝了大半,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用长舌头尽身上落的酒滴,珍惜得很。

  “我是来悦客栈的掌柜,换做是以前,不论你要喝多少,我都能送来。”

  岳清见着高兴,但也感慨不已。

  “现在,来悦客栈就要没了。”

  他觉得眼前这饿鬼,比人还亲切,就把来龙去脉全说了。

  饿鬼听了,竟也同仇敌忾,更感激清的慷慨。

  “我生前吃得挑剔,死后被困在这里,挑出好的不能下肚,吃都是碎生血,这么多年来只有这坛子酒,让我喝得最尽兴。”绿幽幽的眼睛,因思索而闪烁发光。“为了报答,我送你个礼物。”

  说着,饿鬼把长舌的一部份扯下,在手里成烂糊糊、绿黏黏的一团,趁着岳清没有防备,另一手猛地探进他嘴里,强行拉出他的舌头,将两者用力再三按。

  突然的疼痛,让岳清亟大喊呼救,无奈舌头被揪紧,痛得舌像是要撕裂,他挥舞着双手挣扎,还是没能逃脱只觉得难逃一死,就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岳清惊慌失措,跳起来环顾四周,只看见洒坛在身旁,已是空空如也。他伸出舌头,在上头抠刮,半天也刮不出什么,舌上也感觉不出异,于是只当是自己喝醉,做了一场敝梦。

  当他走出老屋时,守在外头的人们都讶异极了,兴高采烈的团团将他围住,护送到悦来客栈去,要张掌柜兑现承诺。

  张掌柜见计谋失算,岳清竟还活着,心头凉飕飕的,表面上故做大方,办了一桌好洒好菜,说是言归于好,心里却盘算着,该怎么拖延时间。

  但是桌的山珍海味,岳清却吃得意兴阑珊。

  脆滑的木耳,他咬着不觉得香;美味的蒸鱼,他吃着不觉得;现烤的羔羊,他碰都不碰;碧绿的鲜蔬,他看都不看一眼。就连令人垂涎三尺的百菌乌汤,他勉强喝了半口,就再也咽不下。

  有种人的味儿,凌驾菜肴的香气,勾着肚子里的馋虫咕噜咕噜的直响。

  他站起身来,贪婪的东闻闻、西嗅嗅,顺着味儿往内屋里走,没走进厨房,反倒踏入张家的祠堂。

  亦步亦趋的张掌柜,还来不及发声,岳清已经探手,把张家的祖宗牌位抓下桌,只往嘴边送去。

  滋──

  长长的舌头一扫,牌位里被勾出个老翁,对着张掌柜哭喊:“我的儿啊!”只说了一句,老头就像面条似的,被岳清进嘴里,咻溜一声下肚。

  “爹!”张掌柜吓白了脸,来不及阻止。

  滋──

  长舌再扫,这次被勾出来的是个老妇,也对着张掌柜哭叫:“我的儿啊!”话刚说完,老妇就像米线似的,消失在岳清的嘴里,只剩哭喊声回屋内。

  “娘!”

  眼看爹娘的魂儿,都被岳清吃,张掌柜奋不顾身扑上去,想抢下祖宗牌位,却被黏暖的长舌推开,狼狈的滚到墙边。

  颤动的舌回缩,像在着一块最美味的,一下又一下的扫动,滋滋声不绝予耳,伴随着鬼魂们的惨叫。

  “我的孙儿啊!”“我的曾孙儿啊!”“我的曾曾孙儿啊!”一代又一代的祖宗、一个又一个鬼魂,都成了岳清的美食,被他恣意的大快朵颐。直到吃尽张家十八代祖宗,他才扔开位,足的嘴角、拍拍肚子,打了个怨气冲天的嗝。

  跌在墙角的张掌柜,早已哀恸过度,被活活气死,双眼睁得大大的,虽说身子还暖烫着,魂儿却已经不见踪影了。

  事情发生后七,鸟儿们最先忍受不住,齐聚在木府前求见姑娘。

  姑娘是木府的主人,而木府的主人,就是砚城的主人。只有她有权力,裁决城中所有关于人与非人的事情。

  当灰衣人领着鸟儿们,来到木府深处的大厅时,坐在圈椅上的姑娘,穿着木莲的绸衣,双眸还带着些许惺忪睡意,正懒洋洋的喝着盛装在水晶碗里,刚熬好的冰糖莲子羹。

  进入大厅的瞬间,鸟儿们的爪都化为双足,丽的羽化为衣裳,鸣声变做人语,纷纷化为人形,你一言我一句的抢着抱怨。

  “姑娘,请您想想办法吧!”黄衣裳的少女啜泣着。

  “我们都好几天没法子合唱了。”蓝衣裳的姊妹,凑到姑娘身前半跪着,一左一右的同声共语。

  抱怨一声接着一声,在大厅里此起彼落,姑娘慢条斯理的喝完莲子羹,又吃了豆沙糕,用热茶润了润嗓子后,才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嗓音里,有着淡淡茶香。

  绿衣裳的少女抢着说话。

  “有个人,爱吃鬼。”

  清澄的双眼,没有任何讶异。

  “然后呢?”

  “有个鬼啊,生前跟那人打赌输了,祖宗十八代都被吃尽,所以夜不停的哭着,我们唱一声,他就哭一声。”粉衣少女跺脚,气愤难平。

  橘衣少女求着,声调轻柔。

  “这都闹了七个白昼、七个夜晚了,您不能再不管了。”

  在少女们的注视下,姑娘搁下茶碗,舒畅的伸了个懒,衣裳滚落许多木莲花瓣,绸衣颜色变得淡了些,却多了淡雅的花香。

  “那么,你们就引那个人,去把啼哭的鬼吃了。”她轻盈的离开座位,白的luo足落地之处,都有桂花铺地,没让luo足沾到半点灰尘。

  “可是,那个鬼可怜的。”黄衣少女怯怯的说,抱怨归抱怨,这会儿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软的luo足,踏入斜晒入厅的光,地的木莲花瓣收围,化为一双舒适软靴,不大不小恰恰合脚。

  在光的照拂下,她闭上双眼,感受这一天的温度,也做了最后决断。

  “愿赌服输。”

  啼哭不已的小表,还不到黄昏就被岳清吃了。

  城里不再有鬼哭。

  别说是哭,众鬼噤若寒蝉,躲的躲、藏的藏,全都不敢现身。

  就连人们也提心吊胆,忙着把祖宗牌位藏在隐蔽的地方,只要听见岳清来到附近,就急忙关门落窗,护着祖宗牌位瑟瑟发抖。

  砚城里一时人心惶惶、鬼心慌慌。

  但岳清的舌头,自从餐张家十八代后,不论吃什么都不是滋味。就像有人爱吃甜、有人爱吃咸;有人嗜食山珍、有人嗜食海味,而他独沽一味,就是爱吃鬼。

  小表脆,女鬼,老鬼咬起来喀喀作响,新鬼鲜里带点腥,旧鬼陈里带点霉,不论是哪种鬼,都是无上的美味。

  想起尝张家祖宗十八代那餐,他就回味不已,馋得辗转难眠,长舌垂在嘴外。

  下着秋雨的那一,一匹枣红色大马停在悦来客栈前,皮肤黝黑的高大男人,领着马队送来新茶,等着客栈收货付钱。

  张掌柜死后,岳清名义上就成了两间客栈掌柜,听到有人通知,过了半天才意兴阑珊的来到。这阵子不论是悦来客栈,还是来悦客栈,他全都无心经营。

  皮肤黝黑的男人等得不耐烦,看见岳清漫不轻心,大手猛拍木桌,喝声问道:“张掌柜人呢?”

  岳清陡然双眼一亮。

  味儿!

  就是这味儿!

  他抬头看着桌边的马锅头,兴奋得舌头抖颤,滴下更多口水。

  饿得太久岳清,喉里发出兽的低咆,猛地冲上前,张口对着肤黝黑的男人咬去,用力得上下颚都臼了。

  攻击来得太突然,男人虽然率领马队,骑术湛,动作敏捷,左手臂却还是被咬下一大块,鲜血咕噜噜的往外直冒。岳清哪里舍得,连忙趴在地上,珍惜的掉每滴血,吃得津津有味。

  这滋味特别好,跟别的么都不同,他当然不能放过,沾血的脸抬起来,朝着受伤的男人狞笑。

  “你也是鬼。”

  他乐不可支。

  “还是个好吃的鬼。”

  说完,臼的上下颚张大,大得可以下一头牛,长舌嗖地窜出,迫不及待就要抇美食下肚,填补饥饿许胃。

  当抖颤舌尖即将碰着肤黝黑的男人时,甜脆的嗓音响起:“别动。”

  简单的两个字,却比两座大雪山更沉重。

  岳清咚的一声,紧趴在地上,别说是身体,就连人见人怕、鬼见鬼惊,颜色比青苔更绿的长舌都动弹不得,舌尖的血被唾慢慢稀释淡去。

  木的芬芳随风而至,柔软的绸衣暖暖的贴上男人的身躯。绸衣先是平贴,而后衣料下慢慢浮现少女躯体线条飘渺的烟雾聚拢,逐渐化为实体,清秀的脸儿、细致的五官、纤纤的双手、赤luo的双足由龚实,因为来得太匆忙连身子都迟些才赶到。

  姑娘抬起男人鲜血淋漓的左手,轻抚第一下就止了血,再抚第二下就止了疼。

  “去找鬼医过来。”她吩咐着。

  眼见姑娘出现,人们不敢感慢,有人立刻拔腿去找,过没多久却又气如牛的赶回来,趴伏在地上,诚惶诚恐的回答。

  “鬼医怕被吃,几天前已经躲起来了。”

  姑娘静了一会儿,才望向受伤的男人,轻声的说道:“那就回木府吧。”

  木府的大厅里,鬼挤鬼,挤得水不通。

  看见姑娘拦阻岳清的人,急忙跑回去,拿出藏好的牌位,告诉祖宗们这个好消。这家的祖宗,告诉那家的祖宗,很快的就传得众鬼皆知,全都赶到木府里,求姑娘解决这件事。

  只是,全城的鬼都凑在大厅里,实在太过拥挤。

  但即使再怎么挤,众鬼们还是恭敬的在姑娘的圈椅旁,让出宽敞的空间。然而,受伤的男人却被个莽撞鬼踩着,浓眉不由得拧起。

  纤纤的小手,掀开桌上的茶盏,用瓷盖轻敲一下杯缘。

  除了肤黝黑的男人之外,其余众鬼咻的一声,全都被收进茶盏里,挤得不成形。当瓷盖落下后,他们就浸泡在温热的茶水中,踩着杯底舒展如地毯的茶,小小声的交谈。

  灰衣人送上由姑娘亲自吩咐,左手香刚刚特制妥当的膏药,上前要替男人疗伤,却被姑娘阻止。

  “放着,由我来。”

  地位尊贵的她,向事事都人服侍,但唯独是对他,她非得事必躬亲。白的小手拿起药膏,替男人敷在伤口上,动作轻柔,不愿再疼他。

  “你这伤口,是让鬼咬了。”她说道。

  “但是,咬我的是个人。”

  “他虽是个人,却有饿鬼的舌。”

  她看着药膏刚敷上,才几眨眼的功夫,被咬掉的血就长了回来。

  “之前,他赢了赌约,所以能吃鬼。如今,他却连别的鬼也要吃。”

  正在说着,远处就传来饿鸣的声音,比雷声还要响,杯子里的众鬼怕得瑟瑟发抖,震得茶盏喀啦喀啦动。

  “我要吃鬼!我要吃鬼!”

  饥饿难耐的岳清,双眼发着青光,顾不得砚城里人与非人间传已久的忌,来到木府前放肆,在石牌坊前大呼小叫。

  自从砚城建成后,木府的主人始终备受尊重,极少被冒犯,但饿极的他神智混乱,被动的舌头控制,声音愈嚷愈大。

  硬眉硬眼的灰衣人,领着他进入木府。他的脚还没踏进大厅,舌头却先探进来,气急败坏的嚷叫:“你把鬼都藏到哪里去了?”

  他无礼的质问,冲着姑娘直嚷。

  “快点把鬼都出来,我要把他们都吃了。”

  坐在圈椅上的姑娘,拿着银剪,耐心剪着一迭灰纸,头也不抬的问:“你这舌头是哪里来的?”

  她剪着剪着,拿起来端详,之后继续又修整。

  “不关你的事!”

  “只要是砚城内的事,都由我所管。”

  她轻描淡写的说,将灰纸留着一刀未剪,朝岳清抛去,只说了一字:“圈。”

  灰纸落地成了灰衣人,全都长得一模一样,个个袖手相连,将岳清困在圈子里。不论他左冲右撞,又咬又抓,灰衣人们就像铜墙铁壁,最后又饿又累的他,挫败的倒在地上,着口水饿到直搐。

  “你这舌头是哪里来的?”姑娘又问。

  “如果我说了,你就不能藏着那些么鬼。”

  饥饿蒙蔽理智,他还要讨价还价。

  姑娘歪头,神情略微稚气,弯着红甜甜一笑。

  “好。”

  坐在一旁的男人虽然吃惊,却没有说话,反倒挑起浓眉,出莞尔的神态。

  “是万寿桥老屋里,一个饿鬼给我的。”

  岳清匆匆说,舌头又滚出嘴,朝着姑娘所索讨。

  “快把鬼放出来,我要吃!吃到一个都不剩!”

  “我没说要让你吃。”她伸出手,银剪的光芒闪过,才轻易的一剪,就把连为非作歹的饿鬼舌剪断。

  岳清发出惨叫,捂着嘴巴翻滚,一缕缕的魂魄,却从他的指间溜出来。张家十八代的祖宗,还有张掌柜都逃出来,飘在一旁怨恨的看着他。

  “按照约定,我这就把鬼放出来。”

  姑娘放下银剪,掀开瓷盖,敲敲茶盏边缘,浸了茶水的鬼魂们,逐一飘出来,都绕着岳清转啊转。

  翻腾的饿鬼舌失去凭依之后,渐渐失去活力,最后终于不再动,烂糊糊、绿黏黏的软瘫在地上,而舌头被剪的岳清,喉咙也陡然束起,紧得无法气,挣扎一会儿后就窒息而死。

  他的魂儿飘怱怱的,刚从脑门冒了个头,就被张掌柜一个箭步上前,三魂七魄全拉出来,牢牢掀着不放。

  “同样都是鬼,你们可要好好相处。”

  姑娘和善的吩咐,让众鬼一批又一批的涌上去,把新么淹没不见。

  黝黑的强健手臂,从后方探来,将她抱回圈椅上。

  “以后,可别再忘了穿鞋。”

  比起岳清的下场,男人更在乎她赤luo的双足上,难得的沾了些灰尘。

  大厅角落,没能来得及跟上替姑娘垫脚的木莲花瓣,因为自责而枯萎,鲜妍的颜色变成深褐,连香气也消失,被灰衣人收拾走了。

  “知道了。”

  宛如十六岁少女般清秀的容颜,仰望着男人的脸庞,微笑回答,娇娇的伸出双手。

  “抱我去洗脚。”

  男人弯一笑,欣然同,抱起轻若羽的她,往大厅外走去。

  之后,姑娘派灰衣人去老屋察看。

  灰衣人夜不离,守候了十多天,却始终没看见饿么出没。

  从此之后,那间老屋也不再闹鬼了。

  伍、借过

  太阳从东方升起。
( ← ) 上一章   姑娘   下一章 ( → )
东宫错之棋子东宫错之棋子白大夫的秘恋离婚捡到爱请你包养我吧巧乞儿~黄袍这个男人太危女王的投降预厨娘嫁到恋爱偷渡侍郎只想小姐我的狂妄男友
免费小说《姑娘》是由作者典心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姑娘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姑娘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五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