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情六慾 211 脱险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完结小说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爱的表达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孽乱村医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故乡的雪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凄情六慾  作者:不要扫雪 书号:45223 更新时间:2019/6/1 
211 脱险
  除了沈悦儿以外,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此刻突然拿着圣旨出一风的青衣男子是谁,若是沈悦儿的记忆没被封印的话,这会自然也能够认得出来人是谁。

  不过,就算现在沈悦儿认不出这青衣男子,但却并不会影响她判断眼前的情况。青衣男子的到来不但适时而及有力度的打断了双方的厮杀,并且那道圣旨明显是针对于赵泽霖,明显是来给她们这一方解围的。

  难怪先前江枫说今一战虽难却并非绝路,原来真是提前安排了后招,不论赵泽霖如何霸道强势,不论他觉得今的准备有多充分,但面对圣旨,却也不可能当众抗旨的。哪怕沈悦儿现在还不知道圣旨到底是些什么内容,不过却已经松了口气,下意识的明白青衣男子一定是过来帮她们的。

  而江枫这会嘴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看向赵泽霖的目光亦带上了一些少有的挑衅。不过,他却并不愿意将太多的目光浪费在赵泽霖身上,不过一瞬的功夫便看向了此刻总算是及时请来了圣旨助他的张传业身上。

  微微点头示意,虽末出声多说什么,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进入地之前他便做了最坏的打算,而张传业也算是重情重义,毫不犹豫的主动出力。

  求来一纸圣旨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纸圣旨得如何送进来!江枫当然知道张传业这会站在这里并不是说话就能到的事,所以这份恩情他铭记于心,几句言语也谢不尽。索不必多言。

  张传业与江枫对视片刻之后,这才终于得了空将目光看向了沈悦儿,见其并没有任何事情心中才稍稍安定了一些,重新转过头去看向依旧坐于马上并没有马上下马领旨的贤亲王身上。

  而这会功夫。江枫已经带着沈悦儿下马,虽说圣旨点明是给贤亲王的,但圣旨如同皇帝亲临,宣读圣旨之际,但凡在场之人都得一并跪下听旨。这也是其他人都停止了打斗先行等候的原因。

  “贤亲王,皇上的圣旨。您是不打算接吗?”见赵泽霖面无表情毫无动静继续坐在马上,张传业沉声说道:“王爷若是不接的话也可以,不过这抗旨一罪却不是谁都担得起的,哪怕是王爷您也一样!”

  话音刚落,却听一头突然传来响亮的通报声:“三皇子到!”

  这一下,众人都不由得闻声望去,这才发现之前被赵泽霖的人马给控制住的街道不知何时已经解除了封锁,三皇子带着大批的皇家御林卫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一时间,铁辰等人自然大喜过望,纷纷朝三皇子赵洛其行礼。而赵泽霖的人马倒是厉害得紧,纷纷看向自家王爷,等候自家王爷的吩咐。

  赵泽霖神情明显极其难看,不过他现在还并没有真正的造反,如今连赵洛其都亲自来了,杀江枫抢人一事当然也只能够被中止。哪怕他心中有一万个不甘心也没有办法。

  假如只是张传业一人的话。哪怕手中有圣旨,他也大可先将江枫解决掉后再接旨,那样无论圣旨上说什么都可以划拉干净,甚至于他本就是打算这般做的。就算张伟业在这里看到了一切又如何,就算张传业事后向皇帝告状也无所谓,这些都奈何不了他。

  但现在,除了张传业以外,三皇子赵洛其竟然也来了,还带来了这么多的皇家御林卫,这摆明了张传业也好还是赵洛其也罢。都是明着在出面替江枫帮忙,不但是这两人,皇上那边怕同样知情。不然的话,就算是三皇子也不可能调得动这么多的御林卫。

  赵泽霖心中极为不甘,他没有理会这会已经快要近至眼前的赵洛其。而是定定的看向了沈悦儿,看向了这个让他费尽心力却不得不再一次错手而过的女子。

  片刻之后,他还是在众人的注目中下了马,将所有的不甘全先行压抑了起来。今即使失手了又如何,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之人,等到这天下都在他手中掌握之际,他看看到底还有谁敢与他去争,还有谁敢与他去夺!

  赵泽霖的下马自然便表明了一种姿态,三方人马均暗自松了一口气,就在赵泽霖下马后,他的人也不必吩咐,很快朝着已经近在跟着的三皇子行礼。

  赵洛其倒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笑嘻嘻的主动上前朝着赵泽霖行礼:“洛其见过皇叔,今宫里头事情多,父皇还有许多大事等着皇叔进宫帮忙商议呢。还请皇叔接了旨后一并随洛其入宫吧。”

  一句话,丝毫没有提现场这出混乱的情况,如同完全没看到一般,赵洛其也算是个老练人,做起事来倒是大气聪明得紧。

  如此一来,赵泽霖什么都没说,只是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洛其,而后便跪下接旨。

  张传业很快便当众宣读了圣旨,一纸圣旨本来就只是为了给江枫与沈悦儿解围,所以上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无非就是让赵泽霖立马进宫面对,顺道也说了一下商讨大盛皇储一事。

  太子被废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所以这还真算得上一件大事,不过大伙都心知肚明这道圣旨的真正用意是保江枫与沈悦儿的,所以什么理由本就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赵泽霖很快接了旨,也没有跟任何人解释半句,直接朝着属下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撤回。御林卫当然也没有阻拦,很快便让开了道让赵泽霖的人马先行离去。

  没过多久,赵泽霖与赵洛其亦很快离开,打下马之后赵泽霖便没有再朝沈悦儿与江枫那边多看一眼,而赵洛其则是在跟着赵泽霖离开之际才匆匆的朝着沈悦儿那边移去了一道目光。

  见沈悦儿安然无恙,他不由得出了一抹笑容,而后又看了看江枫。算是招呼示意了一下,这样的时候地点也不方便多言,转身便跟着赵泽霖一并离开。

  很快,除了张传业以外。所有的御林卫也已经撤离,原本危机四伏的街道只剩下了江枫这边的人员。

  “你们还好吧?”没有了旁人,张传业这才上前一步,朝着江枫与沈悦儿略显担心的询问着。

  “无妨,还好你来得及时。”江枫微微笑了笑表示了自己的谢意,而后又代沈悦儿朝张传业说道:“悦儿这会是不认得你的。这几天她被人给封印了记忆,等回去后我再想办法替她解除封印。”

  听说沈悦儿被封印了记忆,张传业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看到悦儿时,这丫头眼中对自己虽有感激却无半点的熟悉感,不过总算人没大事就行,记忆之类的回再好好想办法便可。

  “谢谢你!”沈悦儿朝张传业出一抹谢意的笑容,对于这个青衣男子的出手相助,她分外感激。哪怕这会并不知道青衣男子到底是谁,不过凭感觉还有先前的情形来看,想来也一定是以前认识的朋友。

  听到沈悦儿的道谢。张传业微微一笑,倒也没客气,点头应下了这声谢:“你们没事就好,我也不能在这里久留,得先回去复命,等过两天太子一事定下之后再去看你们。”

  张传业这一声是对沈悦儿所说。同时亦是对江枫所说,如今悦儿没事了他当然也就完全放心了。至于赵泽霖那里倒是并不怎么担心。

  并且,他也知道,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江枫一定会更加当心看紧悦儿,赵泽霖再想钻这样的空子却是并不怎么可能了。如此一来,自然也说明后的局势将会愈发的危险,这京城的天只怕得开始摇晃动了。

  心中所想自然不会在这里表出来,张传业稍微说道了几句之后便与江枫、沈悦儿道别先行离开。赵泽霖的人马已经撤离,并且不可能再敢调养回来。而江枫这边手下虽然伤亡不小,但大部分却都还是无恙的。有江枫在,剩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必他心了。

  等张传业离开之后,江枫让铁辰带人将这次死去的弟兄全都厚葬掉,身后之事包括家小都一律妥善安置。又让受伤的全部先行医治休整,安排好一切后这才与悦儿重新上马先行回去。

  先前之事暂时都不会再有,所以除了阿久阿拾以外,其他人都不必再多做跟随,各自散了去处理各自事便可。

  一路之上,江枫与沈悦儿都没有说太多的话,两人共乘一骑,也不用避讳大街上任何的人,就这般相依相偎策马前行。对于这一份得之不易的重聚,他们都极为珍惜,而这会的宁静当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马儿在国师府门口停了下来,这一回,江枫没有再让沈悦儿回隔壁宅子去住,而是直接将人给带回了国师府,带回了那片桃花林里头。打今起,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有机可趁,再也不会犯下那样的错误!

  娘等人也早就已经搬到了国师府这边,听讯都赶了过来看沈悦儿,见到悦儿之后,娘当下便又是一阵激动不已,又听说这会悦儿什么都不记得了,刚放下心的同时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下来。

  听江枫说这是她的娘,沈悦儿自是连忙上前安慰了起来,看样子这一次她出事却是让不少人都担心受怕了。好在自己总算是回来了,虽说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旁的并无大碍,并且江枫说过后还是有办法让她恢复记忆的。

  一通安慰之后,娘这才止住了哭,同样也庆幸总算是没什么大事,又听江枫说后定然不会再让悦儿有任何的闪失,整个人这才安下心来。

  这边刚刚安抚好娘,沈悦儿才坐下喝了两口身旁江枫亲自递过来的的热茶,却见阿久突然扑腾一声跪了下来。

  “主子,悦儿小姐,这一次的事都是奴婢办事不利,才让悦儿小姐被人劫走引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说,还险些害了悦儿小姐,奴婢该死,请主子、悦儿小姐重罚!”阿久一脸的自责。是全心全意求惩处。

  她知道这一次因为她的疏忽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但死伤了那么多的隐卫,而且还让悦儿小姐失去了记忆,连累到主人也受了不小的伤。最后若不是主人神机妙算将小侯爷与三皇子都算进来当成了救兵,不然的话怕是凶多吉少。

  而这样的错处本不应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不够慎重,所以她犯下的错自然得一力去扛,哪怕扛不起也得受到应有的惩罚,这样她自己才能够安心。

  看到这情况。沈悦儿明显不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阿久阿拾的名字她已经知晓,但是这丫头竟然说一切都是因为阿久的原因而引起的,所以却是不由得看向江枫。

  “你又心软了?”见悦儿一副虽不解但却并不忍心的模样,江枫不由得紧了紧她的手道:“怎么处罚都由你,我不吱声便是。”

  见江枫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沈悦儿不由得笑了笑,而后朝着跪地的阿久说道:“你先起来说话吧。”

  阿久却是并不起身,而是再次请求悦儿小姐责罚于她,不然她是不会心安的。

  见状。一旁的阿拾倒也灵透得紧,连忙将事情大致前因后果向沈悦儿简单的说道了一遍。阿拾虽然与阿久为同胞姐妹,但她的叙述却很是客观,并没有任何为阿久求情的意思,同时也把责任往她自已身上揽,也是她没有阻拦才会让悦儿小姐上当受骗。

  她们都有负于主人的吩咐。没有照看好悦儿小姐,所以这责任不单单是阿久的,同时也是她的。

  说完之后,阿拾也跪了下来,主动请求着与阿久一起接受惩罚。

  看到这情形,沈悦儿却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朝着江枫说道:“这一个还没起来,第二个又跟着跪下了,见过争东西的,可这争着受罚的还真是少见。不过。听阿拾说完之后,如果真要罚的话,那么头一个要罚的就是我,而不是她们。”

  听到沈悦儿的话,阿久阿拾都不由愣了愣看了过去。没等她们吱声,却听沈悦儿已是朝着她们说道:“好了,这件事我也听明白了,从头到尾本就是有人精心设局,怪不得你们。更何况,当时是我自己决定要去的,不是你们失策,而是我自己欠了考虑上了当。要怪头一个也得怪我,而不能够怪你们。所以,都起来吧,罚不罚的却是不要再提了。”

  这话一出,阿久与阿拾心中极为感激,不过却还是没有马上起身,沈悦儿见状自然明白这两个丫头是顾忌自己身旁的江枫,因此便侧目看向江枫道:“你说句话呀,要不然她们两还真是会把这地板给跪穿的。”

  “悦儿说不怪你们便不怪,都起来吧。今之事冤有头债有主,这一笔用不了多久自是会让应该还的人连本带利的还回来!”江枫终于发话了,倒也没再多说什么,总之与贤亲王之间的这一笔账却是不得不清算,不可能就这般了掉!

  他心中也清楚这次的事情不能全怪阿久阿拾,也不能怪悦儿太过善心,要怪只能怪他的防护还不够严密,让人钻了空子去。

  见主人发话了,阿久阿拾这才谢过主人与悦儿小姐不罚之恩,而后站了起来。

  这会功夫,江枫回来之际命人准备的热水已经送来,两人都各自先行好好清洗一番,那衣裳之上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血腥之味。

  江枫这会还有受了些内伤,收拾过后得调息一番才行,而沈悦儿也好好的泡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都收拾一新之后,两人又一起吃了些东西。而沈悦儿这会虽然还是并没有多想起些什么,但是却对于这里的人与事一切一切都觉得极为的熟悉习惯。这样的感觉完全不是呆在地里头时能够有的,那种真正如同回到家里一般的感觉油然而生。

  其实,在国师府,在这片桃花林里头的院子里,沈悦儿也并不曾待过多久,但是因为这里有江枫,有能够让她心中安稳踏实的人在。

  江枫的伤表面看着并没有什么,不过却着实得调养好一阵子。入定调息之前铁辰赶回来了,只道伤亡的人全都已经做出了妥当的安排,问江枫还有没有其他的吩咐。

  除去整个国师府的防护以外,江枫暂时并没有多做其他安排,而铁辰因为先前拼过一次命,虽然服下灵药调息过了,但后来又参加搏斗,这会旧伤新伤整个人实在也是在强撑着,同样也需要好好休养,所以江枫并没有再安排铁辰任何事,而是让阿拾送其先行去疗伤。

  至于并不愿意离开去休息会,而是非得要留在一旁看着他打坐调理内伤的悦儿,江枫也没有说什么,让那丫头留下便留下,但却让阿久将其安置在一旁的睡榻上找个舒服些的姿式靠坐着边等边休息。

  安排好一切之后,江枫也开始入定疗伤,而沈悦儿自然不吵不闹不去打扰,就在一旁睡榻上看着守着陪着。

  至于沈悦儿那被封印的记忆,这一点她也不必费心什么,江枫已经着人这会起程前去师门请人过来帮忙,有着足够的时间的话,慢慢来解除封印一事当然也就不是那般麻烦了。

  而这段时间暂时没有太多的记忆也不会影响到什么,总之还是那一句话,只要江枫在身旁,她便什么心都安了。

  看着这会闭目疗伤的江枫,沈悦儿的嘴角不由得出一抹会心的微笑,似乎只要看着他,一切都会变得容易,变得简单,变得美好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江枫总算是结束了疗伤,而后又服下了几颗沈悦儿完全叫不出名的药丸,便不再有进一步的举动,只说是已无大碍,稍微养个几天便好了,让沈悦儿不必担心。

  沈悦儿自是觉得奇怪,没想到江枫所说的疗伤就是这样而已,并没有其他的那些普通人疗伤的过程。一时间不由得好奇的询问了起来。

  这会左右没什么事,江枫便笑眯眯的跟着沈悦儿一并窝到睡榻上,将心爱之上揽入怀中,耐心不已的替其解答着心中的疑惑,同时又顺便将他师门的一些事情说道了一下,让这丫头在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多了解一些与他有关的事情。

  讲起这些,见悦儿听得一副极为感兴趣,极其关注的模样,江枫打心里头开心,那是悦儿重视他的一种本能反应,正如同哪怕失去了记忆却依然会在灵魂深处烙上他的烙印一般。

  他拥着她,两人之间亲密无间,这样的相片不但没有让沈悦儿觉得有半点的不习惯与不自在,反倒是极为喜悦,极为安心。不必江枫刻意解释,沈悦儿心中清楚,以前他们之间也一定是如此的相处,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如此的让人觉得自然与安心。

  两人之间这样的相处自然而然的让沈悦儿想起了这两天单独与赵泽霖相处的情形来,对比之下,立刻便能够感受出她与赵泽霖之间的关系完全不一样,最少那份排斥与不自在感却是不论赵泽霖如何对她好也无法改变。

  想到这个,沈悦儿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他们几人之间的关系,一时之间当然不免猜测四起。先前一直她并非不是不想明白,而是那样的时间那样的地点根本容不得她去多想这一切,而现在,说不想清这个谜团才是不可能的事情。

  见沈悦儿忽然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枫轻啄了一下略显出神的丫头,关心不已的询问着她到底在想什么,竟然想得这般入神。

  沈悦儿恍惚之后却是很快回神,见状也没有多想,朝着江枫径直询问起赵泽霖的事情来。

  一听这个,江枫也没有半点的意外,更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在他看来,悦儿想要清这些那是最正常的事情,所以这回倒是不再吃飞醋。

  只不过,两世之事实在是太过复杂,一时半会间又哪里是三言两语讲得清楚的,思及此,江枫便微微筛选了一些比较基础的情况,慢慢的朝沈悦儿说道了起来。
( ← ) 上一章   凄情六慾   下一章 ( → )
金牌庶女,佣迷情追凶篡朝与狼共舞,纯剑修另类速成僵尸爹爹无良后宫全攻略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凄凰女癖好:豢只欢不爱,恶(重生强强)
免费小说《凄情六慾》是由作者不要扫雪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凄情六慾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凄情六慾TXT下载的最新章节211险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