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情六慾 189 隐秘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完结小说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爱的表达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孽乱村医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故乡的雪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凄情六慾  作者:不要扫雪 书号:45223 更新时间:2019/6/1 
189 隐秘
  沈悦儿这话一下子便得到了江枫的赞许,当着云的面更是毫无顾忌的直接将伸手握了握沈悦儿的手脸的愉悦。

  当然,他在意的并不是沈悦儿替他向云所做出的这番解释,而是刚才沈悦儿那份下意识向着他、护着他的态度。特别是对于故意想要在悦儿面前给他惹事生非的云更是一种极大的回击,悦儿这种无意识的回击可是比他亲自出面反击有力度得多呀。

  果然,听到沈悦儿对江枫的维护,又看到江枫与沈悦儿当着他的面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亲亲我我,云可是一脸的气恼,咬牙切齿的骂道:“瞎了我的眼,赶紧都给我老实点,别再当着我的面勾勾搭搭的了,不然我后不回草原了,天天粘着你们一起呆着,看你们还有没有这心情,哼!”云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相反这会江枫与沈悦儿极有默契的皆将他当成透明人一般,自顾自的说道了起来。

  “悦儿可还记得我曾跟你说起过的关于前朝皇室之事?”江枫朝沈悦儿问道。

  听江枫提起这个,沈悦儿自是记得。当时江枫说过太子妃便是前朝皇室旁支后人,而赵泽霖的母妃更是前朝皇室嫡系皇子后代,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明明有着大好前景的太子妃都心甘情愿的听命于赵泽霖。

  而不论是太子妃母族一脉还是赵泽霖母族一脉早就已经暗中联合起来,甚至于整个大盛里头隐藏着的这些前朝残余势力都早就已经被赵泽霖所整合起来。

  前朝残余势力近一百多年以来一直处于极为低调的境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已经放弃了推翻大盛,重建前朝的决心。相反,因为被压制了这么多年,所以一旦爆发出来,那样的心念比什么都来得坚定。再加上这么多年刻意的保存势力。暗中培养壮大力量,所以到现在,这一股力量只怕早就已经不容小觑。

  回想前世之际,赵泽霖之所以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顺利夺位,这股暗中潜藏的前朝势力应该帮了他不少的忙,甚至于是其中一份最大的推力与助力。倾整个族人百年积蓄之力,这样的积蓄当然足够惊人。

  沈悦儿很快便意识到,江枫之所以突然提起前朝皇室之事,怕是今突然出现的那伙厉害无比的刺客应该与前朝皇室有关联。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刺客正是前朝皇室后人这百年以来所精心培养的暗人?”沈悦儿曾经听说过前朝暗人之事。那是一批忠于皇室,效忠于皇室的死士,前朝覆灭之后。正是因为那些暗人的存在所以才保全了部分前朝皇室成员,以至于没有让皇室血脉真正的灭绝掉。

  一旁的云原本见江枫与沈悦儿对他爱理不理的,不过听这两人这会径直说道的看似都是些极为机密之事,虽然故意没理他,却并没有隐瞒他的意思。这面上神情才重新乐呵了起来,半靠在上兴致的听他们两人说道着。

  “应该是的。”江枫点了点头,稍微解释道:“前韩皇室所培养出来的暗人,不但技艺高超,而且连心也比普通之人要骄傲得多,所以虽然也是刺杀。但他们却从来不屑于用毒之类的下作手法,那样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贬低。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十六王子这才侥幸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然换成其他凶手的话,既然抱着必杀的决心,那么暗器上一定不会忘记下毒的。”

  “原来如此,难怪我左右想不通为什么这些人竟然还这般好心没在暗器上下毒!”沈悦儿很快便意识到江枫的这个推测十有*就是真的,只不过既然这些人都是前朝皇室暗人。那么想必应该都是听命于赵泽霖才对,如果赵泽霖要杀她的话。大可以有旁的更好的方式与机会,为何偏偏要动用这些暗人呢?

  看到沈悦儿突然不出声了,脸上再次浮现出不解之,江枫倒是如同有读心术一般,拉了拉她手问道:“你是在想,如果这些人真是前朝皇室培养的暗人的话,那么这些暗人都是听命于赵泽霖的,如果赵泽霖真想取你性命,根本没有必要费这么多的周折对吗?”

  沈悦儿一听,自然也不否认,点了点头承认心中所想。而听到这个,不等江枫再次出声,云却是惊讶不已的问道:“什么什么?照你们所说,难道赵泽霖地家伙竟然是前朝余孽之后?啧啧,这可真是惊天秘闻,没想到大盛皇室时头最负盛名的贤亲王竟然有前朝皇室血脉,啧啧,当真是想都让人无法想到!”

  江枫一听,这回倒是难得好心的替云解释了一下道:“赵泽霖的母妃正是前朝皇子嫡系后人,也是血脉最为纯正的一支前朝皇室。只不过百年来他们皆改名换姓潜于民间,暗自积蓄着势力不断为最佳时机的到来寻找着契机罢了。”

  “难怪了,我说赵泽霖这小子为何那般生猛,敢情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后盾。看来这家伙谋反是谋定了的!”云再次啧啧了两声,他不比江枫与沈悦儿有前世记忆,但却并不难看出赵泽霖的野心以及达成那份霸业的实力来。

  不过,这样的感慨很快便消停了下来,云却是立马想到了什么一般,同样一副不解的模样朝着江枫问道:“对呀,如果像你所说一般,这些刺客都是前朝皇室的暗人,那么赵泽霖为什么要派人杀悦儿呢?那家伙虽然不是东西,但应该还至于丧心病狂到想要臭丫头去死吧?最多也就是想抓她去婚罢了!”

  云说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直接,连紧后头那句不必多言的也硬是被他一顺溜的就道了出来,沈悦儿白了他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而同样看向江枫,等着本应该早早解释却硬是被云给打断的答案。

  江枫神情如常,也没有因为云的话而有什么不快之处。见沈悦儿也看向了自己却是继续先前之言说道:“赵泽霖身为如今前朝皇室后人中被认定的首领以及复位者,自然拥有对这些暗人的掌控权,但是,除了赵泽霖以外,同样还有旁的前朝皇室后人可以指挥得动这些暗人。也就是说,此次暗人的刺杀,赵泽霖胆提前应该是并不知情的。”

  “当时看到我手中那枚被铁辰命人送进宫的暗器时,赵泽霖的神情明显有些异常,虽然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但我可以断定。他应该是认出了那东西。”江枫继续说道:“赵泽霖不会派暗人刺杀悦儿,却不代表其他前朝皇室后人没有这种念头。正相反,他们应该极为担心悦儿影响到赵泽霖的夺业大计。所以这才会想着替赵泽霖除去一切有可能的阻碍。”

  “哦,这样一说倒是完全解释得通了,我若是那伙的人,也会背着赵泽霖先解决掉臭丫头这个祸害的!”云哼哼了两声,一脸的好笑。

  “你才是祸害呢!”沈悦儿见云这家伙故意这般损她。却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早知道真该让那些人将暗器打准一点了,才伤了条胳膊多可惜,至少也得让你这张没门的嘴个把月不能说话才对!”

  云这边还没来得及搭话,那边江枫却是笑着将沈悦儿拉了起来道:“好了,悦儿就别跟十六王子置什么闲气了,我看他也累了。让他一个人好好休息吧。”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沈悦儿立马乐呵乐呵的跟着江枫离开,换个地方说话还更清静些。省得总被云这家伙给嘴。

  可云一见却是不乐意了,哼哈着直嚷嚷这两人没良心,伸出那只没受伤的手便想掀被子跟着起来。

  “云,你给我好好躺着休息,要是敢跑的话。那匹踏雪可是不给你了!”沈悦儿回头威胁着云,这小子虽然伤得不重。但也失了不少的血,外伤不好好休养跳的扯开了作口可就不好了。

  云一听踏雪二字,这心里头可是挠得慌,远比差不多要离开股下意识的又挨了回去,嘴里也不由得嘟囔道:“好,好你个没良心的臭丫头,算你狠!算你们狠!”

  云老老实实的又呆回上躺着了,不过刚才他嘴里头骂着沈悦儿没良心,但实际上心中还是明白那丫头其实是关心他,所以才不让他这么快动的。

  见屋内这会也只剩他自己一人了,倒也没再有任何多余的神情,微微一笑后,却是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而沈悦儿这会与江枫已经在自己房间内的睡榻上坐了下来,继续着先前只是提起了个开头的话题。

  “那些暗人,大概有多少?”沈悦儿倒并不只是担心自己的性命之危,而是想到赵泽霖有着那么大的一个助力的话,怕是对她与江枫的处境愈发的不妙。

  “暂时还不太清楚,不过应该不少。”江枫将沈悦儿圈在自己怀中说道:“一直以来,这股势力都极为低调,几乎没有显过半分,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想他们一定还不会这么快的暴出来的。这些人都是前朝皇室髓所在,今所出现的不过是极少的一小丁点罢了,上一世赵泽霖夺位,这些人暗中所起到的作用无可替代。”

  “照这般看来,赵泽霖手中还有一张如此厉害的底牌。”沈悦嘀咕了一句,转而朝着江枫问道:“既然你以前就知晓,那么对这一些前朝皇室残余势力有何应对之策吗?”

  江枫低语:“这几年我一直都有让人暗中留意,不过所追踪到的信息并不太多。但此时这些人自己沉不住气先行了头的话,倒是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沈悦儿不明白江枫所指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没有出声多问,只是继续看着他等着解释。

  “悦儿,华王府不是还欠你三件事吗?”江枫侧目看向沈悦儿,笑着说道:“对于前朝余孽的追查,没有比华王府更合适的了。这事闹得越大越好,你说呢?”

  听到这个,沈悦儿这会自然完全明白了江枫的意思,当下便笑着说道:“你倒是好盘算,就算不能完全揪出除去那些人。至少可以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威胁,若是他们自顾不暇的话当然最好不过了,就算能够避开大盛皇室的追捕,后行事也不可能再那般方便了。”

  “我这就休书一封,让阿久送到华王手中,其实这事对于华王府来说也是大功一件,想来他们定会尽全力而为的。”沈悦儿边说边起身走向一旁的书桌。而江枫则自动自觉的替其研墨。

  没多一会功夫,沈悦儿便将信给写好,收拾妥当后将阿久唤了进来,让其亲自跑一趟去将书信送去华王府华王手中。

  阿久拿了书信很快便去办正事。而暂时将刺杀之事理了个头绪出来的沈悦儿也总算是想起了江枫今入宫一事还不知道到底如何了。拍了拍自己险些变得糊涂的脑袋,她自是赶紧询问起了江枫入宫面圣一事。

  江枫见状,含笑着摸了摸刚才沈悦儿自己拍打的地方。而后简单的将事情经过说道了一遍。

  其实,这一趟倒并不似入宫倒还真有些意思,面圣之后,皇帝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芜郡那边的情况,而后分别听几人述说了一遍。之后却是不再多问什么,只留下了赵泽霖与江枫,让其他人都先行退了。

  待其他人走后,皇帝同样也没有再多提芜郡之事,反倒是出奇不意的让江枫与赵泽霖对弈一局,而身为天子的皇帝却在一旁坐着观棋。

  虽说棋品如人。看人下棋的确是可以揣摩出对方几分心理来,不过这对于同为高手而又心异于常人的江枫与赵泽霖来说显然不是那般好使的。

  但皇上却不急不慢,神情还带着几分闲玩之意。倒是丝毫没有将芜郡一事放在心上似的,真的仅仅只是看棋罢了。

  不论皇上打的是什么主意,总之赵泽霖与江枫当然没什么理由拒绝,各自一脸平静的在御书房当真下起了棋来,一直到云遇刺受伤一事传到宫中。这才中止了那般没有下完的棋。

  而后皇帝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令赵泽霖带上太医前去替天子探视。并且当下便下旨要彻查此事,务必给十六王子一个代。

  而江枫也没有再被留在宫中,被皇帝允许一并出宫跟去探视一番,皇帝虽然从没问过什么,不过心中清楚着,国师府与云如今暂居的地方就是一墙之隔,而赵泽霖、江枫与沈悦儿三人之间的关系亦清清楚楚。

  但皇帝就是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甚至于连七公主的事也没有急着提及,一纸奉旨返京便这般无声无息的没了下文似的。也不知道是今受伤一事来得太过突然打了皇帝还没怎么进入正轨的谋略,亦或者老皇帝原本就没想站在今当面做点什么,总之这样的反常却是愈发的让京城的局势蒙上了一层烟雾。

  “皇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沈悦儿听罢之后,却是不由得说道:“难道,他这是是坐山观虎斗?”

  “也许吧,皇上也不是真糊涂之人,就算对我再有疑心,但也能够看得出赵泽霖此举的用意。”江枫应道:“不过今皇上的举止还是过于特别了些,怕是芜郡这事并没有真正的完结,不过是被他给暂时收置起来,后用到他以为最为恰当的时候。我听说三千皇家御卫已经在我们抵京的前一秘密前往芜郡,皇上的盘算不比谁差,断然不会让暴民真的扩大起来,同时也不可能由着赵泽霖牵着鼻子走,至于对我吗,同样也是信疑各半继续边走边看之间。”

  “怎么说都好,总之皇上没有轻易对你出手就行。至于后招,谁都会有,皇上那三千皇家御卫去了芜郡也不可能太过顺利的便解决掉赵泽霖一手安排的那些暴民。”沈悦儿眨巴了两下眼睛,分析道:“估计赵泽霖一开始也没料到皇上明明那般严肃的同意他亲自去往芜郡将你给拎回不,结果却是这般不了了之,再加上这次他手下的那些暗人竟然背着他行事,只怕是不会就这么吃亏的。”

  江枫点了点头,同意沈悦儿的想法:“那是自然,不过这些倒是没必要多想,总之他出什么招我们都接便是,一时半会间这胜负也不是那么容易分得出来的。”

  江枫这话倒是在理。沈悦儿点了点头没有再吱声,而江枫如同想到了什么接着又道:“此次皇上的态度所以会这般,估计还与三皇子有些关系。进宫之后,在中宫门外,我看到了三皇子正准备出宫,看上去应该是刚刚面见过皇上。”

  “赵洛其?”沈悦儿下意识的念哪出了这个名字:“如此说来倒也有可能,你没回京之际,云曾经给他说道过一些与你有关的话,我想他也应该明白,这些人之中唯独你不但不会影响到他的心志。而且还会于他有利了。所以他帮你自然也就是等于在帮他自己。而赵洛其本也是个聪明人,又极为了解皇上的子,想不动声的影响一下皇上的想法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两人就这般在房间内相拥着说话。一直到用膳之际这才被人给打断掉。

  云这会可是一个人呆得无聊了,因此早早便让人将几人的晚膳一股恼全摆到了他的房间,又让随侍去催江枫与沈悦儿过去陪他吃饭。

  当然,原本他可没打算时刻惦记着江枫这家伙,不过心中清楚这赖皮鬼不一起来的话。悦儿估计也不会理他。与其冷冷清清一个人吃,倒不如再多一个全当是热闹一些。

  晚上,江枫也不避讳着云,大大方方的在沈悦儿屋子里头留宿,甚至于让人将他的衣物等贴身用品全都搬到了沈悦儿这边来,国师府那边倒几乎成了个空壳子摆设了。

  云是气得牙。偏偏又拿这家伙没有半点的办法。偏生悦儿这个臭丫头竟然还一点都不知道矜持,笑嘻嘻的说着让他别那么多闲心。

  没办法,云最后也只得由得那对狗男女去!

  一连几天。沈悦儿这个新宅倒是平静得很,除了偶尔前来探望云的以外,其他麻烦倒是都没有发生,一切顺利得让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二皇子与贝儿公主将在三天后正式完婚,云这会手上的伤早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到时自然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今难得天气不错,冬天的太阳晒在人身上极其舒服。云无聊没事干,难得江枫今也比较闲,便拉着江枫在院子里头下棋晒太阳。下棋的同时自然也不忘添点赌资。

  而赌资之类的全都是云一人想出来的,虽说有些上不得台面,不过江枫倒是由着他去,让沈悦儿做好见证便是。

  江枫赢的话,云今晚亲自给江枫倒洗脚水,江枫输的话,这几天便得滚回国师府去睡。

  沈悦儿还真是没想到云这家伙脑子里头成天想着这些,不过就凭两人的棋艺,十有十二是云得给江枫倒洗脚水了。

  “云,一会你可别耍赖,倒洗腿水可也得好好倒才行!”沈悦儿忍不住笑,窝在江枫身旁看着这会跟打了血似的云,不真不知道他这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跟江枫比试下棋。

  “臭丫头没良心,成天只会偏着江枫,你这还没嫁给他呢,真是没出息!”云白了沈悦儿一眼,很是想好好让这丫头抄上几百遍女戒之类的,省得在这里给他丢人现眼。

  “我乐意,我高兴,谁都管不着。”沈悦儿更是笑得开怀起来,扬头眉跟云抬着扛。

  听到沈悦儿的话,江枫可是面春风,笑容绽放得都明无比:“悦儿放心吧,他若敢反悔,我自有办法让他兑现承诺的。”

  江枫见沈悦儿一脸兴致的样子,当然更是得让云今晚上好好表现表现了。这小子竟然还想撵他走,估计是不记得这里到底谁说的算了。

  “哼,你们两人别得意,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云哼哼了几声,而后也不再打嘴仗,执黑子先行,一副要让这两个狗男女好看的模样。

  沈悦儿棋艺不行,也就是勉强看得清大概的样子,所以注意并不太在棋盘之上,反倒是不时的在两个男人脸上来回游离,想着从他们各自的神情来判断着棋局的进展情况。

  而云倒还真是有两下子,并不似沈悦儿初初想的那般输得快,至少从这开始的布局来看倒也算是个高手。

  不过碰上江枫的话,再如何厉害倒也免不了晚上要去给江枫倒冼脚水的命运,小半个时辰后,那家伙神色终于变得有些听天由命起来,直嘟囔着江枫心太黑。

  “喂喂喂,注意棋品!”沈悦儿好笑的出声提醒,看这样子,怕是再几步江枫就可以搞定了,哪怕云明知败局已定,死撑到底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臭丫头,观棋不语懂不懂?”云瞪了沈悦儿一眼,手中的黑子却是犹豫不决,不知应该往哪里放才好了。败局已定呀,其实下哪都一样了,偏偏他就是有些不甘心,一想到晚上真得给江枫那家伙倒洗脚水,这可如何是好。

  正犹豫着,忽然铁辰进来禀报,说是七公主这会已经到了国师府,要见江枫。

  一听说七公主竟然来找江枫了,云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手中的黑子随手一扔道:“好了好了,你有正事,赶紧去慢吧,这一盘咱们算是和了,下回有功夫再重新来!”

  没有理会云的话,江枫却是径直朝铁辰吩咐道:“我这会不在国师府,如何见?让七公主回宫便是。”

  “咦,那可不行,人家堂堂公主亲自去国师府找你,你岂有避而不见之礼?赶紧去赶紧去!”云哪里可能放过这般好的机会,一个劲的催促着云走人。

  铁辰也跟着说道:“主人,七公主说有事情找您,她知道您这会就在这边,说是您如果不方便过去的话,她便到这边来就是。您看,这…”沈悦儿一直没有吱声,这会却是接话朝着江枫说道:“既然七公主非见你不可,那你便去会会也无妨,反正迟早得见的。”

  听到沈悦儿的话,云当下便再次附和,而江枫见状,便看着沈悦儿道:“既然悦儿说见,那我便过去看看七公主到底有什么事非见我不可。悦儿要不要一并前去?”

  “我才不去呢,你自个去吧。”沈悦儿当然不是那种小心眼不讲理的人,笑着说道:“只可惜倒是让云给占了空子去,就差几步便得替你倒洗脚水了。”
( ← ) 上一章   凄情六慾   下一章 ( → )
金牌庶女,佣迷情追凶篡朝与狼共舞,纯剑修另类速成僵尸爹爹无良后宫全攻略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凄凰女癖好:豢只欢不爱,恶(重生强强)
免费小说《凄情六慾》是由作者不要扫雪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凄情六慾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凄情六慾TXT下载的最新章节189隐秘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