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情六慾 123 占便宜、赖着不走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完结小说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爱的表达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孽乱村医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故乡的雪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凄情六慾  作者:不要扫雪 书号:45223 更新时间:2019/6/1 
123 占便宜、赖着不走
  江枫的怀抱有着一种特别的温暖,沈悦儿并不想否认自己其实很喜欢这个温暖的怀抱,只不过听到这家伙又是一副油嘴滑舌的腔调,实在是让她有些好笑。

  正摆个正儿八经的脸也推开那家伙,问问他今晚突然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却是没想到双手刚刚想推时,却是听到那家伙语气陡然一转,一下子竟然完全收起了先前的那种玩笑意味,转而是的发自肺腑的的声音在她耳畔喃喃响了起来。

  “悦儿,我想你!”五个字,简单得不能够再简单,可就是这突然而出的五个字从江枫的嘴里淌出来却瞬间变得那般的厚重、那般的掏心掏肺,如同千万缕思念之弦紧绷一线后终于找到了落足点似的,一下子就这般溢了出来。

  当当思念就这般毫无征兆的出,却在瞬间便落到人的心上,把人的心一下子就全都装了,得再也装不下任何的东西,得让沈悦儿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与精力再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原本准备推开那个怀抱的手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就那般轻轻柔柔的让整个人都窝进了那个温柔的怀抱,一起感受着那份当当的思念与温暖。

  沈悦儿轻柔的回应顿时让江枫愈发的喜悦,双手将怀中的人儿揽得更紧,让那个熟悉而气息的充斥着身体的每一处,心中是说不出来的足。

  昨天的时候,他就想将这个丫头好好的抱在怀中,一解这么多天的相思之苦,可张传仁在场,偏偏让他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心里头跟万千只蚂蚁在爬似的让他无比的无奈。本想等张传仁走后留着小丫头好好单独呆一会,就像现在这般抱着她跟她说说话。或者什么也不说,就这般当当的粘在一起都好。可这没良心的小丫头却偏偏故意不理他,早早就走了。

  现在好了,他总算可以这般安安心心的抱着他的小丫头,不让任何人打扰,他的身旁只有她,而她的身旁也只有他!

  “悦儿我想你!”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一次重复着那一句话,声音温柔得本醉人。

  “嗯。”这一回,沈悦儿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嘴角勾着笑,面若桃花,江枫说话时吐人气息到她一侧面颊。酥酥的、麻麻的、的。

  她的脑子似乎不太好用了,也不知道这会功夫说什么才好,索什么都没说,就这般无声胜有声兴许便是最好的。

  不过江枫却似乎渐渐有些不再足于现状起来,见怀中人儿并没有正面回应他。便稍微开了一点,轻轻的用下马在她脸颊上蹭了蹭,让两人视线相对,惑无比的问道:“那悦儿想我吗?”

  两人面孔几乎快贴到一起,面对江枫那深情无限的眼神,沈悦儿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下意识的想要避开江枫那引的目光。只不过江枫却牢牢的将她锢在怀中,不让她无处可逃,哪怕是目光亦无处可躺。

  “悦儿想我吗?”江枫再次将脸凑近了些。两人的鼻尖似乎都在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那扑面而来的气息更是让沈悦儿无处可逃。

  沈悦儿慌得不行,脸红耳赤实在是窘迫到了极点,见江枫一副不听到答案不罢休的模样,只得含含糊糊的挤了一个字出来:“…想…”

  “悦儿说什么?这么小声怎么听得清楚?”看到沈悦儿这幅娇羞的模样。江枫笑得极为愉悦“大声一点。再说一次,让我听清楚些。”

  知道江枫这家伙是故意的,沈悦儿顿时又羞又恼,不的说道:“你这个浑蛋,存心消谴…”

  最后一个我字还没来得及完全说出声来,江枫却是被怀中软玉温香消磨掉了最后一丝的意志力,那一张一合鲜红滴的樱更是如同魔咒似的,人无比。

  他不再迟疑,出奇不意的贴上那两瓣柔软的樱吻了下去,贪婪的起那双上的芬芳与甜蜜。怀中的人顿时僵住了,瞬间却是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推开。

  江枫自是不放,手中的力度再次紧,将怀中的人儿抱得更久,同时原本轻柔的很快变得霸道起来,瞬间便加深了这个吻。

  沈悦儿被吻得晕头转像的,整个人脑中更是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挣扎了两下后却是完全放弃了抵抗,她全身酥软无力,心跳加速,索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任由那个霸道的男人亲吻。

  怀中人儿渐渐的温顺与服从更是让江枫兴奋不已,而这样的亲吻似乎也已经无法足心底深处那愈发加剧的*。他很快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尖撬开贝齿,一下子探入齿深处贪婪的与之纠

  沈悦儿这会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整个人软在江枫的怀中,任其索取。她并不排斥这样的感觉,虽然脑海一片空白,却是下意识的开始回应起来,与之一并绵。

  这一吻不知道一直继续了多久,沈悦儿丝毫没有印象,只知道最后快被江枫吻得不过气来,几乎无法呼吸之际,那家伙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些她,结束了这个吻。

  “喜欢吗?”江枫低着气,看向沈悦儿的目光无比暧昧,那勾在角无法收拢的笑更是带着说不出来的足与快乐。

  他牢牢的盯着沈悦儿,不许这个丫头这会还嘴硬逃避,看着那张红得不能再红,羞涩得无法形容的面孔更是说不出来的幸福。

  沈悦儿好不容易重新得到了氧气,却又被江枫这般赤|祼的追问,实在是更加窘迫得不行。

  “松开手啦…”她挣扎着想离这个浑蛋的怀抱,到这会却还有些气息不匀。

  “原来悦儿也是这般想我的!”这一次,江枫倒是没有再强行着沈悦儿回答,而是面春风的亲了亲沈悦儿的额头,无经幸福足的自己回答着。

  “悦儿,我好高兴!我现在很幸福,从来没有过的幸福!谢谢你!”不等沈悦儿反应。江枫再一次将她抱住,只不过这一次不再那般霸道,而是无限的温柔,柔得足以将任何东西都融化一般。

  听到这话,沈悦儿顿时愣是没有一点脾气了,幽幽的叹了口气,却也不再有任何的羞涩,轻轻的回抱住了江枫。

  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抱着,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宁。那么的美好。

  又过了好久,江枫这才松开了手,不再抱着沈悦儿。但却继续这般紧挨坐着。

  “今晚我不回去了,悦儿能够收留我住一个晚上吗?”江枫笑容面的说着,几分赖皮几分乞求。

  沈悦儿下意识的白了他一眼,哼哼而道:“不行,我这里没有别的地方给你睡。你要没旁的正事的话,赶紧回去。”

  “我跟你睡一张就行了,我保证只是借你一半睡觉而已,绝对不会有其它的事情发生。”江枫可怜兮兮的说着:“回去我一个人睡不着,你看我这些日子都没有睡一个好觉,连眼睛都肿得不行了。”

  “不行不行。别再这些瞎闹了,这里是安侯府好不好?”沈悦儿哭笑不得,暗道江枫这家伙真懂得得寸进尺。刚才亲了她也就算了,这会竟然还想赖着不走了,实在是够无赖的。

  “悦儿就可怜可怜我吧,有你在身旁,我才睡得踏实。我要是再不能睡个好觉的话一定会生病病倒的,到时心疼的可是你。”江枫索跟个小孩子一般拉着沈悦儿的胳膊摇晃起来。一副不答应便不罢休的模样。

  沈悦儿装做板着脸,威胁道:“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赶紧给我回去,莫说我现在还是安侯府的大少夫人,就算我还只是沈家小姐,也不可能留你一个男人在此过夜的。这可成何体统?”

  “怕什么,你要同意的话,我现在便带你离开这个破侯府。我还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我同处一室,反正你只能是我的悦儿,后也只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给我!”江枫很是霸道的宣告着沈悦儿的归属权,一想起这会沈悦儿还要挂着张传业名义子的头衔,他的心里就立马打翻了几大堆的醋坛子,完全不是滋味。

  若不是出关晚了,他怎么可能允许贤亲王将悦儿到安侯府来,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也不行!

  “行了行了,你小声点好不好,不害臊,谁说要嫁给你了!”沈悦儿还真是拿江枫有些没办法,虽然知道这里已经被他给下了制,不会被外头的人发现什么,但是却还是下意识的拉了他一把,示意其别那般大的动静。

  江枫一听,却是一把将人给抱住,耍赖道:“悦儿不嫁给我还想嫁给谁?别忘了,我们可都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你就算是想反悔也反悔不了啦!”

  “不跟你闹了,我要休息了,你赶紧回去,听到没有。”沈悦儿当真是怕了江枫了,也懒得再跟他抬杠,起身拉着江枫便想将人往外推。

  谁知江枫狡猾得很,见说来说去没用,索也就不讲了,大步走到了沈悦儿的边,三下两下便了外胞,直接便躺到了上。

  当然,这家伙还不忘往里挪了挪,睡到了里侧,将外侧一半的地方滕了出来留给沈悦儿。

  “好困呀,我先睡了,明天不亮就会走的,到时不用你赶了。”他呵呵一笑,说罢便闭上了眼睛,当真一幅好困马上就要入睡的模样。

  沈悦儿见状,实在是被江枫这家伙的举动给得哭笑不得。好吧,她还真是没见过有这般脸皮厚的人,这分明就是耍无赖吗!

  “江枫!…”她有些恼火的走到边,话还没说完却是被那家伙给打断了。

  “悦儿,你怎么还不睡觉?时候不早了,赶紧睡觉吧!”江枫边边伸手一拉,直接将沈悦儿给拉倒在上“放心吧,我可是正人君子,说只睡觉就只睡觉,绝对不会有半点逾越的行为!你不可能连我都信不过吧?”

  “可是…”沈悦儿自然没这么容易被说服,还想说什么。

  “你若再老老实实的睡觉。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其它的事情来哦!”江枫索威胁了起来,坏坏的目光打量着沈悦儿道:“虽然你现在这身子还小了点,平了点,不过…”

  “你个浑蛋!”沈悦儿顿时火冒三丈,伸手一把朝着江枫甩了过去,想要教训一下这个坏家伙。

  可江枫哪里在意,笑笑的接住了沈悦儿的手,索牢牢的所致在自己手中,而后语气也软了下来,柔声说道:“好了悦儿。我是真的困了,昨晚上想你一夜都没睡,今去宫中见了皇帝又忙了一整天旁的事情。这会实在累得不行了,你就让我先睡一会吧。”

  他的声音带着说不出来的可怜与疲倦,而后也不等沈悦儿回应,便真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起来。

  沈悦儿被江枫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得软了下来。再看他这会当真是一脸的倦意,一时间竟然没有再出声了。

  片刻之后,见江枫果然气息分外的均匀,隐隐如同快要睡着了似的,便懒得再赶人走了。

  她本也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不过借半个给这家伙睡一个晚上罢了。便由得他去吧,反正天不亮他就会走,跟来时一般来无影去无踪的。不会给她惹什么麻烦就行了。

  想到这,她幽幽轻叹一声,而后运气一挥手熄了灯,就这般和衣一并躺在一旁睡了下来。

  很快,江枫果真便睡着了。看着身旁睡着的人,沈悦儿没由的一阵说不出来的心安。一改先前赶人时的坚决,整个人柔和得无法言喻。

  轻轻替江枫盖上被褥,她亦闭上了眼睛睡觉。因为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所以头没一会的功夫,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进入了梦乡。

  而沈悦儿睡着后,原本早就已经睡着的江枫却是突然闭开了眼睛,看着睡在身旁的沈悦儿,江枫嘴角的笑容睡意绽放,美得比那夜空中的明月还要炫目。

  轻轻伸手将身旁的人揽入怀中,江枫足的闭上了眼睛,这才真正的睡去。

  这一觉,沈悦儿睡得极浓,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了过来。

  醒来这际,身旁早就已经没有了江枫的身影,不过却还留有他的多余温,明明白白的说明着昨晚那个家伙真真实实的睡在她的身旁。

  阿久已经早早的在边侯着,一副想忍却多少有些没忍住,意味深长的笑意挂在脸上,询问着沈悦儿昨晚睡得可好。

  沈悦儿知道阿久肯定是清楚江枫什么时候离开的,微微笑了笑倒也没在这小丫头面前显出什么尴尬之来。更何况昨晚她和衣而睡,这会连外衣都好好的,阿久那丫头看得分明,显然是故意想要打趣她罢了。

  不就是借了半个给她家主子睡而已吗,又没有做什么,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自个说服着自个,效果倒很是不错。昨晚出乎意料的睡得好,因此这会心情自然也不错,没理那小丫头径直唤胖丫过来服侍她洗漱更衣。

  阿久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却还是十分高兴,心里头暗自替自家主子欢喜,只想着快些解决掉拦在主子与沈悦儿之间的这些阻碍与麻烦,早些让沈悦儿光明正大的成为自家主母就更好了。

  日子过得很快,接下来这两天江枫倒是老实了些没有再来沈悦儿这里耍赖,沈悦儿也没问什么,不过没人时阿久却是自觉自动的汇报着这两天她家主人的行踪,明显便是江枫那家伙授意的。

  江枫这两天的确忙得很,宫里宫外几头跑。

  因为贤亲王即将回京的消息已经传开,所以这一次江枫回来解决好沈悦儿蛊毒之事后也没打算掩饰行踪。不但高调的面见皇帝,而且还一改以前不理其它事情的风格,接受了皇帝的邀请兼顾朝政大事。

  沈悦儿明白江枫之所以这么做,为的自然就是更好的应对贤亲王回来之后各种事宜,更准备的来说,是为了她才涉入到这些俗物之中来。

  心中更是暖暖的,她知道从此以后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不论要面对多大的风雨,不论对手多么的强大,她的身旁都会有一道强而有力的臂膀与她一并承担!

  很快便到了赏花会。这天一早张传业也过来了,只不过并不是打算入宫,一般来说成了亲的都不在邀请的范围之内,所以张传业自然不会跑去凑什么热闹。当然沈悦儿倒是成了一个特例。

  “前几天我随口向太子问了一下,这次的赏花宴太子妃为何会邀请你。太子只道太子妃觉得你年纪小平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去处,顺道让你去解解闷。”张传业倒是特意提前来跟沈悦儿通个气“太子的意思倒像是并没有特别的用意,不过依我看并不仅仅只是这样。今进宫后,你自个多加小心一些,记得带上阿久。”

  张传业虽然并不清楚阿久就是江枫的人。不过却知道阿久是沈悦儿特意找来的贴身保护的人,而这一趟入宫入得颇为有些怪异,所以他倒还真是有些担心。这才过来特意提醒沈悦儿带上阿久,注意安全。

  “好,我会带上阿久小心行事的。”沈悦儿知道张传业是特意为了她的安全过来提醒,倒是颇为感激“你放心吧。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有人敢在宫里头对我做什么。”

  “祈福一事虽然结束,那些行刺之人看似没有理由再对你动手,不过想对你不利的人可不止那些,小心些总是好的。”张传业说罢,突然看向沈悦儿道“贤亲王很快就要回京了。这个你应该知道了吧?”

  江枫前两天已经归来并且高调亮相,所以张传业相信沈悦儿不可能不知道,而且贤亲王突然的回归定然也与江枫他们有着关联。若是没料错的话,江枫已经得手取回了血引,甚至于沈悦儿已经在这两天将体内的蛊毒解除掉。

  “是的,我已经知道了,听说最多十来天就要到了。”

  沈悦儿提到这个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神色变化。想了想后,也不等张传业出声询问。主动说道:“还有我身体内的蛊毒,也已经解除掉。所以这会贤亲王回来主要就是冲着这件事而回来的,所以很快京城只怕是更加不会太平了。”

  听到这个,张传业倒是并无担心之,反倒是笑了笑道:“京城向来就不是什么太平之地,无非就是再添上几笔风罢了,又有何妨?”

  只说道了这几句而已,张传业并没有再多说其他,而他知的原因也很是简单,只是并没有说出来罢了。再添上几笔风又何妨,总归沈悦儿体内的蛊毒解除掉了便是最好不过的事。

  张传业没有久留,很快便离开了惜芙院,没错,贤亲王快要回来了,所以,他如今自然而然也就更忙了!

  没一会功夫,张画柔便兴高采烈的跑到了惜芙院,小丫头早早就收拾好了,这会只等着与沈悦儿一并进宫参加太子妃为主举办的这场盛会。

  “悦儿姐姐,我刚才来的路上看到大哥了,他刚才是来找你的吧?”张画柔显然很是开心,沈悦儿是她最喜欢的人,所以自然希望这个小嫂嫂能够得到大哥的喜爱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当然也注意到了自家大哥对这个嫂嫂是越来越好,等到悦儿姐姐及笄后,他人两人正式圆了房,想来自是会更加恩爱不已的。

  “嗯,他来让嘱咐我进宫时小心照看好你,可别把你给带丢了。”沈悦儿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后也不跟这小丫头多玩,拉着她的手道:“走吧,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出发了,不然那盆七幽兰怕是被人给收起来了。”

  听到这话,张画柔自然颗心都飞走了,哪里还顾得上打听大哥的那些事,连连喜滋滋的点头挽着悦儿的手直接往外走。

  一旁的阿久也不由得笑了笑,而后不必任何人吩咐,很快便跟了上去。
( ← ) 上一章   凄情六慾   下一章 ( → )
金牌庶女,佣迷情追凶篡朝与狼共舞,纯剑修另类速成僵尸爹爹无良后宫全攻略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凄凰女癖好:豢只欢不爱,恶(重生强强)
免费小说《凄情六慾》是由作者不要扫雪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凄情六慾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凄情六慾TXT下载的最新章节123占便宜、赖着不走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