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情六慾 116 逆转踩人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完结小说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爱的表达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孽乱村医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故乡的雪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凄情六慾  作者:不要扫雪 书号:45223 更新时间:2019/6/1 
116 逆转踩人
  华王子嗣众多,但嫡出子女便只有这会书房中的大公子赵子成与二公子赵子纲,女儿中也只有彩灵郡主一人,其他的都为庶出。

  而不论嫡庶,众多子女大部分皆为平庸,但唯有世子赵子成却颖而出。此子不但才思出从,而且心灵敏,谋略过人。只不过赵子成向来比较低调,亦志不在官场,所以他的名声在外头反倒还不如二公子赵子纲这种冲动的莽夫来得响亮。

  而这会华王与二儿子赵子纲皆已经怒气冲天,却只有他还能够十分理智的思考,一眼看去便能够分出高下来。

  赵子成耐心地分析道:“以我看,这女子并不简单,她既然敢写这样的书信提出这样过份的要求,想来必定是有所恃!而且以她的心,只怕早就料得到华王府根本不可能答应她的要求。那么既然如此,她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呢?以这女人的心,肯定是下了什么圈套想要引咱们王府入局,所以咱们不能冲动,得先把事情给查清楚再说。”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夸那个臭女人?”赵子纲极为不的说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谨慎,谨慎得过头了!那个臭女人摆明了就是想故玄虚,想诓我们,做着梦想想打我们华王府的脸面,我呸,就凭她,再了不起就算是只狐狸,我也要一箭把她给死,让她知道咱华王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撒野的地方!”

  “二弟,你别太冲动,动不动就杀呀杀的,那沈悦儿可不是一般的人!就算没有贤亲王府那一层,她现在也是安侯府的人,若是随意动手,岂不是等于公开与安侯府为敌?再说。沈悦儿信上所写虽然是极为过份,但这事总归是彩灵闹事在先,人家…”

  赵子成的话还没说完,很快便被赵子纲给打断了:“我说大哥,你这到底是帮谁呀?什么叫彩灵闹事在先?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不守望妇道还不让人说了?丢了脸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偏偏还不守规矩,跑出来像条疯狗一般咬人,还想把自己做的丑事推到我华王府身上,想让我华王府给她去洗白?她这是异想天开,做白梦做多了!”

  “依我看。彩灵不但没任何错,反倒是有功,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就是得狠狠的教训才行。你看看她这会都敢跳到父亲跑到华王府头上拉屎逞威风了,你再让着她、顾忌着她,下一步她就要用我们华王府的血来给她洗白了!难不成,你还真打算如她所愿,让父亲带着彩灵上门去给她赔礼道歉不成?”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赵子成辩解道。“我只是觉得沈悦儿不是那么简单之人,这事一准还有旁的问题!“

  赵子纲最看不得有人敢打自家人的脸面,而且还直接打到了父亲头上,所以他才懒得管那沈悦儿是个什么东西,先死了再说,一了百了:“既然你不是那意思就别再东想西想的了。管她有什么目的,总之直接死了就一了百了!这个女人是自己找死,不先收拾她难道还等着她来抹黑华王府不成?再说。贤亲王府也好、安侯府也也罢,又算得了什么?难不成因为这个我们堂堂华王府还怕一个女人不成?”

  “二弟,咱们再好商量商量,别先急着做决定!我是担心沈悦儿另有目的,你这般冲动。只怕反倒是中了人家的计,让人家称心如意了。”赵子成皱着眉头警告着。看到自己二弟这副冲动的模样心中便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赵子纲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冷笑道:“我这叫血,不是什么冲动,大哥自己怕这怕那就别说了,一切自有我出去处理就成,保证干得漂漂亮亮的,不会留下任何麻烦就行了!”

  赵子成当然不赞同就这般轻率的除去沈悦儿,毕竟这种事若无绝对的把握,到头来只怕得不偿失。正再次戏说,不过一直没有出声的华王却是直接表态了。

  “此事不必再争了,那个沈悦儿胆大包天,竟敢把主义打到本王身上,实在是罪无可恕!”华王一语成局“她这是自已找死,怪不得别人!就依纲儿所言,直接杀了她便可,本王倒是要看看,一个死人还能够如何蹦跶!”

  如此一来,赵子纲是兴奋不已,立马领命去安排这事,在他看来不过是死一个女人罢了,对他而言小事一桩,哪有什么难的!

  而赵子成虽然觉得事情大大不妥,但见父亲亦如此坚决,却是不好再说,只希望是自己的感觉出现了问题,莫再出别的什么事情就好了。

  华王府的人在商讨着要率先出手将沈悦儿给杀了以解心头之恨的时候,却是并不知晓,此刻与他们刚刚看到的书信一模一样的内容已经通过如意楼以及京城其他一些人声鼎沸的地方渐渐传散了出去。

  这样的消息自然立马便吸引住了大众的眼珠,不少人都兴奋不已的讨论着沈悦儿与华王府之间的矛盾对立,即惊讶于沈悦儿的胆量,同时更是好奇于华王府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有人认为沈悦儿这是在故意博人眼球,想以此洗白,转移京城那些不利于她的流言,也要不少的人则认为既然这个女人敢跟华王府叫上板,甚至于敢指明让华王带着彩灵郡主三天内亲自上门赔礼道歉,不管是不是真的清白受了冤枉,但最少有一点,只怕沈悦儿还真是拿捏到了华王府什么把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敢于以卵击石呢?

  但总的来说,在一些有心人的刻意正确引导下,许多人开始渐渐相信沈悦儿那些不堪的流言一定与华王府的彩灵群主恶意中伤大有关系,彩灵郡主以往一桩桩争风吃醋的事情也被挖了出来,并且以出奇快的速度渐渐的传了开去。

  一连过了两天,华王府也不见任何的动静,丝毫没有打算理会沈悦儿的意思,而京城各处越来越多的人则开始关注起这件事情来。不少人都十分期待着第三天的到来,看看到时又会是如何的一番情况。

  在众人看来。华王轻易服软受威胁的情况应该极难出现,那么这就意味着,到时他们可以看到安侯府那个大少夫人手中到底有还有什么底牌要亮出来了。

  午夜时分,安侯府早就一片寂静,众人这会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而惜芙院内同样安静无声。

  沈悦儿这会已经睡着,屋外除了一名守夜的婢女外再无旁人,而这会守夜的婢女亦已经打起了瞌睡,完全不知道有人趁机悄然无声的溜进了自家主子所在的内室。

  当那道黑影摸到前看清这会上睡得极的正是沈悦儿时,便毫不犹豫的拿起手中的刀。一刀朝着头部斩了下去。

  就在那刀即将斩下的一瞬,上的人却突然醒了过来,以快得惊人的速度避开了那一刀。而后黑影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却发现一把冰冷的剑已经架到了他自己的脖子之上。

  “身手不错,不过却可惜是自投罗网!”一道声音顿时从屏风后响了起来,而紧接着原本黑黑的屋子瞬间亮了起来。

  沈悦儿的出现,以及刚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突然。那黑衣刺客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直接跳进了别人的圈套之中,这架式一看就知道是算准了挖着坑正等着。

  黑衣刺客下意识想要抬手自尽,却被早就留意到了的阿久飞快的出手点中了道,根本无法动弹,只能落得个任人处置的下场。

  而就在这时。院子外头亦是灯火通明,张传业带着早就已经埋伏在外头的衙门官差亦走了进来。

  此次承天府的官员亲自来了,当然这还得归功于贤亲王妃。不是贤亲王府的面子,承天府的人哪里有这样的底气,敢出这个面来跟华王府叫板。

  “大少爷、大少夫人请放心,下官定会秉公办理此案,将指使刺杀大少夫人的幕后之人尽快抓捕归案!”官员本就是贤亲王的人。受了上头主子的示意自然尽心尽意的办理此事。

  沈悦儿点了点头,而后说道:“此人受谁指使并不难查。反正是与华王府不了干系的。大人能够不畏强权,追查真相,实在是当朝官员的表率。”

  听到这样的对话,被抓的刺客极为不屑地嘲讽道:“真是可笑,像你这样无的女人人人得而诛之,还敢污蔑华王府,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

  “可笑吗?可笑的是你们吧?”沈悦儿并不在意的说道“你以为不承认就行了?你以为做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吗?”

  沈悦儿扬了扬手上的一个钱袋道:“华王府的标记无处不在,你呀,还是太过大意了一些。”

  说着,沈悦儿便将那个带有华王府印记的钱袋递给了那名官员,此等物证自然得好好保管才行。

  刺客见状,大声反驳道:“你这个人,竟敢栽赃嫁祸,那个钱袋根本就不是我的!”

  “啪!”的一声,一个大大的耳光扫了过来,阿久岂能容人这般辱骂沈悦儿,边打边教训道:“愚蠢的东西,死到临头还敢猖獗,你家二公子也真是蠢到家了,竟然派自己身旁的暗卫杀人,当真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蠢吗?”

  这话一出,刺客顿时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一眼被沈悦儿身旁的一个小丫环给识破,一时间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他们虽是暗卫,很少在外人面前面,但却并不代表无人知晓他们的身份,光凭着这一点去查,便是铁板上钉钉子,实证到了家,哪里还需要别的什么证明。

  官员见状,立马也明白了沈悦儿的用意,因此再次出声道:“请大少爷、大少夫人放心,不论这刺客幕后的指使之人是何等身份,下官绝对不会有任何渎职之为,下官这就将刺客带回去连夜审理,尽快查明真相,揪出真凶!”

  “有劳了!”张传业应了一声,而后便让人将被抓的刺客带走。为了避免还有同伙营救或者杀人灭口,还特意派了自己的几名心腹暗中随行送。

  很快。这些官差便退了出去,离开了安侯府,而这里的动静也控制得极好,并没有过多的影响到府中其他人。

  “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张传业朝沈悦儿看向,有些不解地说道“难道你真想拿华王府二公子开刀吗?”

  “如果是又怎么样?他们本就理亏还敢如此猖狂的想要我的命,我为何还要跟他们客气?”沈悦儿笑了笑“不过你放心便是,我会把握好分寸。不会给侯府带来其它麻烦便是。”

  “其实,安侯府与华王府一向也不怎么对盘,这次能够借机打一下华王府。我想你父亲也应该不会说什么的。不然的话,今这么大的动静他怎么可能真不知道呢?”沈悦儿狡猾的笑了笑,倒是一语道破了这件事情其中一道玄机。

  听到这话,张传业倒是并不掩饰的笑了笑,点头道:“你说得不错。父亲的确有意睁只眼闭只眼,华王府这几年的确是太过横行了些,什么人都不放在眼中。上回彩灵郡主故意四处散播流言,华王府的人不但不劝阻,反倒从中推上一把,大肆抹黑侯府当然也是惹了父亲的不快。”

  “侯爷的算盘倒是打得好。瞧这样子是算准了我会出手,所以躲在暗处看戏了。”沈悦儿摇了摇头道“不过倒也无妨。总归我还背着侯府大少夫人的身份,再如何他也不可能出手阻碍于我的。”

  沈悦儿心中清楚,这位素来极少面的侯爷可不是什么简单之人,自己与张传业之间的合作定然早就被安侯所知晓,不然的话老夫人那边的态度也不可能转变得如此之快。

  听到沈悦儿的话。张传业倒是笑而不语,沉默着算是默认了。

  两人也没再多说其它。沈悦儿把这边的事情跟荷风代了一下,只等明天一亮,今晚之事很快便会传开来,正式完结前,她自然也得让华王府好好尝尝舆论的滋味。

  第二天天刚刚亮,承天府的官差便带人去了华王府捉拿嫌犯,二公子赵子纲当场被捕。官府这次极为强势,就连华王的威胁也没有吓倒,最终还是依法将人给带走。

  承天府虽然跟华王府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是其代表的是天子脚下的法律,即使是华王亦没那个胆量维护儿子,拒捕的话那便代表着蔑视法纪,一本奏上去连华王自己都得跟着倒霉。更何况,这一次承天府完全是依法办事,华王也根本没有办法阻拦。

  如此一来,这个消息响应着昨晚安侯府大少夫人遇刺一事铺天盖地的传了开来。所有人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一个这么大的转折,没想到华王府竟然因为一件这样的事情而下毒手想要将沈悦儿置于死地。更没想到华王府的刺客失手被擒,一下子便将幕后指使二公子赵子纲给抓了起来。

  这一下,就算是再想替华王府说话的人都一边倒了过去,深深的下定了结论,华王府这是想杀人灭口呀!

  事到如今,原先那些所传的关于沈悦儿各种不的流言自然而然的就被人们给抛到了一旁,彩灵郡主因妒故意中伤诋毁成了铁一般的事实!

  而沈悦儿这个化解大盛国灾祸的功臣做了这么多好事后反倒是被人给恶语打,名声尽毁,连婆家都被连累得不像样子。面对这么大的屈辱沈悦儿回京后要求华王府赔礼道歉那是再理所应当的事情,完合情合理。偏偏华王府一向蛮横惯了,不但置之不理,反倒还因此而动了杀机,要将人置于死地!

  一时间,华王府可真是陷入了漫天舆论包围之中,京城中所有的声音几乎一边倒的指责华王府,而以前与沈悦儿有关的所有的流言不利之语当然也就自然而然的洗清掉了。

  不但如此,华王府这些年来许多不好的所作所为也都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众人提及,不过短短一天的功夫,这种言论的可怕程度就已经让华王府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华王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闹得如此之大,大到几乎快要失控,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小小的沈悦儿竟然有这般厉害的手腕。如今不但自己的儿子被抓进了牢中,甚至于整个华王府都受到了莫大的撞击,再这般下去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他真是后悔不已,当时不应该那般冲动,没有听长子之言好好解决这事,直接跳进了人家的陷阱里头。

  “这个不知死活的疯女人,竟然敢害我二哥,我饶不了她!”彩灵郡主扭头就想往外冲,一幅要找沈悦儿去拼命的样子,显然也是被这事给气得完全失了理智。

  “你还好意思说,这事全都是你给惹出来的!”华王上前一把拉住彩灵郡主,大声骂了起来,惹不是向来疼爱这个女儿,只怕这会早就一巴掌打了上去。

  “父亲息怒,此事虽然因彩灵而起,但全都是沈悦儿太过歹毒。”赵子成在一旁劝道“这会怪罪妹妹也没有用,还是得先想办法将二弟救出来,把事态控制住再说。”

  “纲儿这个蠢货,竟然这般没有头脑,把自己身旁的人派出去杀人。这下好了,人没杀到反倒是把自己都给扯了进去,真是气死我了!”华王重重的拍着桌子,恼火无比。

  赵子成见状,自是劝道:“二弟虽然行事不够干净,但这次摆明了就是沈悦儿设下的圈套,不论二弟派什么人去,除非死无对证,不然她们都会想出办法来栽赃的。只能说是我们过于轻视了沈悦儿,这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犯。”

  栽赃一词当真是荒唐,明明去杀人的就是华王府的人,不过在他们看来,他们杀人理所应当,人家反过来咬人便就是最大的不应该了。

  而这样荒唐的说法,显然却得到了这一家人的认同,彩灵郡主这会被训得直哭,华王听到儿子的劝说,火气这才小了一些,恨恨的说道:“这个该死的沈悦儿,竟然如此歹毒,敢害我华王府,本王定不会放过她!”

  此刻他们可算是都对沈悦儿恨之入骨,不过却显然都忘记了若不是他们自已害人在先,又怎么可能会上当进坑。将所有的错误都怪罪到别人身上,却从没想过自身的的原因,自己要杀人放火都是理所当然的,别人反抗便成了歹毒,这样的理论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

  就在当天,赵子成代表着华王府终于出动了。如今华王自然不敢再冲动行事,一切都听从于这位长子的安排。

  赵子成动用了不少关系想要将赵子纲给出来,不过显然对方已经做足了准备,根本没从下手。不但如此,而且事态的影响扩散得极快,明显是有人在中间故意动作的原因。

  赵子成明白一切都是沈悦儿早就设计好了的,因此这会也没有旁的办法,只得打算先去会一会这个女人,看看沈悦儿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赵子成要约你见面?”此刻惜芙院内,张传业坐沈悦儿对面,看着桌上的书信道“此人可以说是华王府里最厉害的人物,这次连他都出动了,只怕可没安什么好心。你这次怕是玩得有些大了,华王府的势力摆在那里,等他们缓过来后,是没这么好对付。”

  沈悦儿笑了笑,不在意地说道:“玩大玩小没什么区别,就算我客客气气的,他们不也是动不动就想要我的命吗?至于这赵子成吗,明我当然得去赴约了,我手上还有些好东西给他呢,希望到时候他可别让我失望才是。”
( ← ) 上一章   凄情六慾   下一章 ( → )
金牌庶女,佣迷情追凶篡朝与狼共舞,纯剑修另类速成僵尸爹爹无良后宫全攻略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凄凰女癖好:豢只欢不爱,恶(重生强强)
免费小说《凄情六慾》是由作者不要扫雪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凄情六慾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凄情六慾TXT下载的最新章节116逆转踩人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