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情六慾 110 好东西都留给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完结小说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爱的表达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孽乱村医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故乡的雪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凄情六慾  作者:不要扫雪 书号:45223 更新时间:2019/6/1 
110 好东西都留给你
  很显然,张传业所说的话并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而仅仅只是一种转达告之罢了,虽然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严厉的感觉,甚至于比起当初的那个冷面形象来说还有柔和不少,但是却异常直接让沈悦儿明白了这一点。

  “这是皇上亲自安排的,这些天我也不必负责打点太子的任何事宜,一切只需照顾好你就行了。”他最后还是补充着解释了一句, 边说目光亦是一直盯着沈悦儿瞧,心底并不希望让眼前的女人觉得这样的安排是他想要强制的干涉些什么。

  沈悦儿听后,很快便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意思。传言这东西本来就极为厉害,再加上有心人刻意渲染,连皇上也听到了些什么并不出奇。

  当然,皇上并没有那么闲工夫管她的好赖,但江枫于皇帝而言却是个不可多得的活宝,不论是真是假的,这会避讳一些总是不会有错的。反正祈福之事应该要做的准备也都差不多了,就算还得有些天才能正式完成。在皇帝看来,索倒不如将张传业放出来以照顾之名当面看着,自然是不可能生出什么事端来,同样也等于是一种明正言顺的辟谣,总归不会有什么坏处。

  呃,皇帝老儿的心思不论是从什么目的出发,总归倒也没什么坏心眼,所以沈悦儿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必要的意见。她当然也不会因此而误会张传业什么,毕竟就算皇帝没有吩咐,张传业做出这样的安排也没什么可以好说的。

  如今京城之中传的都是她与江枫的流言,骂的虽是她,但损的自然也是安侯府的面子。哪怕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这个时候张传业有些一此想要避避嫌也是最为正常的想法。

  “嗯,我明白了。”她很是平静地点了点头。朝张传业颇为真诚说道“对了,江枫说这一路我也平安到达昆山,这其中也有你的帮忙,所以还是得跟你道声谢谢。”

  似是没想到沈悦儿会提到这个,张传业沉默了一下倒也坦然接受了这声谢谢。虽说他们之间的确有着合作的一面,不过这次他也算是为私而动用了一些本不应该动用的隐藏实力,事情看似虽小,但不可避免的却对他有着一些可能存在的弊端。所以沈悦儿这一声谢谢也不为之过。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京城的那些流言。回京后你自己得花些功夫处理有可能引起的麻烦。不论是府内府后,这些我总归是不方便出面的。”没有再提帮忙之事,他却是主动提醒着沈悦儿回京城后可能会面临的麻烦。

  张业倒并不知道沈悦儿一早就能够从一些小细节上推测出整件事来。只当是荷风刚刚将一切已经告之,所以还是特意的提醒了一下。

  虽然在他的眼中看来,江枫与沈悦儿之间的相处的确过于亲密了些,放在世俗礼教之间本就已经是越位了的事,流言什么的也不算空来风。但他却明白江枫与沈悦儿之间却绝对是清白的。最少沈悦儿并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而江枫亦不可能那般无下限到对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女子孩子做些什么下作之事,哪怕沈悦儿如今给人的感觉比起实际年龄来说要成得多。

  彩灵郡主显然也是被人给利用了,目的无非就是找沈悦儿的麻烦罢了,再怎么说他们现在也是名义上的夫,有人找沈悦儿的麻烦当然也会给他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解决这些麻烦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沈悦儿这会倒还真是觉得张传业为真不似以前所想的那般,至少这一声提醒就足以说明此人心底还是不错的。不论如何,这会因为她的事的的确确的影响到了侯府的名声。甚至于说给张传业头上戴了绿帽子一般的影响也不为过。

  他们现在总归还是名义上的夫,他被牵连名义受损而怒火于她的话也是情有可原,毕竟男人最重视的不就是面子吗。

  不过这会张传业不但没有因此而多说半分,反倒还提醒她得扫除一些将要发生的麻烦,这一点倒也又从另一方面证明了此人并非那般心狭窄、肤浅庸俗之辈。

  “这是自然。回去之后我会自己解决的。不过…”她顿了顿,似是想起了许久前两人刚刚达成协议时也曾提到过的一个问题。“若是安侯府有人太过份的话,我可不会顾忌什么。侯爷夫人与六小姐似乎有些喜欢钻牛角尖,你最好注意一下,莫让她们被人给利用了。”

  好歹现在他们之间的之份合作还算一切顺利,而且前不久张传业也出手相助过她,所以有些情面上的东西还是提前说明比较好一点。安候府里头的女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她才不会缩手缩脚的。

  张传业自然也明白沈悦儿的意思,府里头的情况他心中一清二楚,因此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两人很快便没有什么话说了,张传业这人本来就不是什么话多的,说完要说的,这会自是却是不知道再说什么了,但他却又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就这般干坐着,倒是让沈悦儿觉得有些怪怪的,人家不走总也不好马上出声赶人。

  想了想,倒是索将贤亲王妃传话让她查探张传业所处秘密机构一事说了出来。张传业听后,微微想了想,倒是觉得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贤亲王府送去一些有误导的消息,借机铺垫些有利的东西,同时也可以让沈悦儿暂时应对得上,是为一举两得。

  不过,这要送出的消息却是极其讲究,即必须要跟真的一样,不能一眼让人看出生疑,同时又不会有任何真正不种的影响。

  “等回京城后,我会安排好此事,到时你等着按我所提供的内容去复命便是。”张传业最后又强调道“贤亲王妃不比贤亲王,有些事还可以做上一些手脚,但他若是贤亲王回京了,怕是很快就能够发现你的问题。”

  沈悦儿默默点了点头。并没有反对,虽然她从没真正与紧亲王打过照面,不过本尊印象中实际上却是对这位王爷极其忌讳的,厉害不厉害当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你身上的蛊毒得抓紧些解掉才行,不然…”张传业看了一眼沈悦儿,向来波澜不惊的目光闪过一丝波动,而后却又突然转口道“不过既然国师说了已经安排好了,想必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你解蛊之后不久,贤亲王势力很快会明白一切。到时只怕形势会出现很大的变化。”

  “你说得没错,蛊毒一解他自是马上能够察觉得到变化,况且解蛊需取其心头这血。一旦他受伤,只怕马上就会反应过来,根本不用等那么久。”沈悦儿细细说道:“以我个人的能力当然不足以做到这些,贤亲王手眼通天,用不了多久一切便都会被他所知晓的。到时侯具体会如何。一时间我也无法预测。不过我们之间的合作怕是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了,那个时候也应该是我们和离的最好契机吧。”

  沈悦儿所言自然是有道理的,但听到这话,张传业却略微皱了皱眉,片刻后波澜不惊地说道:“这个到时再说吧,只要贤亲王没有当面撕破脸。和离一事便不是我们两人说离便离的。好歹他也得顾忌名声,怕是不会当面对你如何,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应该会比你想象的要长得多。”

  沈悦儿不由得笑了起来。看向张传业道:“你倒是艺高人胆大,不担心我会连累到你吗?”

  “国师不是说你是福星吗?”张传业也没直接回答,一改之前的神情,竟微微笑了笑道“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时候一件事是好是坏是福是祸倒也不是那么绝对的事。总之只要你与贤亲王不为一伙,那咱们之间便不是敌人。如此便行了。”

  最后一句话,张传业说得极为坦然,这倒是让沈悦儿有些出乎意料,沉默了片刻,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回了一个笑容,领下了今张传业的这份人情。

  时辰也不早了,两人又说道了几句,张传业也没有再久留,起身回了隔壁自己所住的屋子休息,明一早祭天大典还有得忙,沈悦儿这边也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得好好的休息才行。

  这一次再见到沈悦儿,张传业其实已经发现这个姑娘身上所涌现出来的那股极强的内力,沈悦儿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莫说内力,就连普通的武艺也没有一招半式,短短几天的功夫却有着如此大的变化,势必是有了什么特殊的奇遇。而此事显然应该与江枫有着不可缺少的联系。

  不过这事对沈悦儿来说自然是件好事,所以沈悦儿没说,他也不会多提多问,只是心中对于江枫的估计与猜测却是不由得再次升级不少。

  沈悦儿洗漱之后也早早的上休息了,她也没多想其它,没多大一会便睡着了。许多事情对她现在来着都已经成了习惯,哪怕再大的麻烦也一步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便可,想太多没用的多余。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沈悦儿忽忽的突然意识到边似乎有人,她下意识的睁开了眼,却发现果然没感觉错,竟然是江枫那个浑人坐在边正笑笑地看着她,哪怕这会大晚上月不明灯火末点,但以她如今超好的视觉却还是一下子便看了个清楚。

  这一下,她的睡意却是瞬间散去,整个人一个灵完全清醒了过来。大半夜的,这人不睡觉跑到她边坐着干什么呢?

  “你怎么在这里?”虽然很是惊讶,不过向来心理素质极好的沈悦儿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音量“你怎么进来的?荷风呢?”

  老天,这家伙还真是来神出鬼没,张传业就睡在隔壁,而且本身也是个练家子,感官比一般人要强得多,但显然也没有察觉到任何,让这家伙就这般轻轻松松的如入无人之境了。

  “不错,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醒了过来,看来那颗内丹算是没有白吃掉。”江枫神色轻松,丝毫没有担心会被人发现似的,继续说道“睡不着。所以就过来了找你说说话,你那婢女这会正睡得香呢。”

  “你倒是什么都不担心,大半夜的让人看到你在我屋里,传出去的话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会京城流言正火呢,你还想帮忙再添上几把吗?”沈悦儿白了张传业一眼,警告道“没事赶紧回去睡觉,别在这里给我惹麻烦。”

  江枫呵呵一笑,有些坏坏的说道:“怕什么,要不咱们干脆把罪名给坐实算了。省得白受冤枉,你看怎么样?”

  沈悦儿一听,脸一拉。哼哼而道:“你倒是想得美,我现在麻烦够多了,你就别再添了。”

  见沈悦儿似乎有些真不高兴了,江枫摊了摊手,一脸委屈地说道:“那好吧。暂时我也的确只能想想了。你别恼,我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的,这屋子被我设了制,就算我们在里头把里头的东西全给砸了也没有听得半点动静的。”

  前面半句话更是让沈悦儿狠狠的瞪了江枫一眼,后半句的解释倒还稍微让她消了些气。江枫这家伙实在是有些可恶,总是这样三言两语便能够轻易的左右到她的情绪。

  “有什么事就说吧。明还得早起,你也得早些回去休息才行。”想到这些天为了她的事,江枫连个好觉都没怎么睡。沈悦儿一时也心软了起来,放低了些语气好好跟他说话。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江枫虽然嘴巴喜欢逗逗她,不过却绝对不是那种来之人,如今这样的情况下没什么事的话也不可能半夜三更的就这般闯过来。

  江枫见沈悦儿的态度软了下来。语气带带着几分关心,脸上顿时神采飞扬。很是足地说道:“我就知道,悦儿心里头还是在意我的。”

  见这家伙顺着杆子又开始耍嘴皮子了,沈悦儿顿时眉头一挑,正想着这人现在怎么就变得这般没个正经,却不料江枫神色虽旧,但却发自内心的显出一份说不出来的开怀。

  “我就知道,悦儿心里头是有我的!”他再次重复了一次,这般静静的看着沈悦儿的眼睛,仿佛整个世界里只剩下了双眸中的那道身影一般,涌动着令人无法不之为心动的深情与认真。

  声音轻轻柔柔却直接打到了人的心底深处,那股子足之情真切得让江枫此刻看上去竟然像个得到了糖果奖励般的孩子一样真切得让人无法回避。

  沈悦儿幽幽一叹,整个人也被触动到,下意识的收起了身上所有的小刺,片刻后这才如同哄孩子般轻声说道:“好啦,有什么重要之事就说吧,你这制虽然厉害,外头的人听不到动静,不过大半夜的总归有些不便。说完了先回去休息,其它的白天再说也不迟。”

  “好,都听你的。”

  沈悦儿的温柔攻势立马凑效,江枫聪明得紧,这样的好还不收的话后难不成是不想再得好了吗?

  他面都是笑意,那笑一直深入到心底,看得连一旁的人都会忍不住跟着他开颜。说话间,却是没再有半点的拖拉,从怀中取出一条用金蝉丝串着的小珠子出来。

  “这是避毒珠,从现在起你要随身带着,这些天不少人围在你身旁,我不方便总离你太近,有这个在你身上,我会放心一些。”

  江枫边说边将身子往沈悦儿那边倾了一些,直接伸手替其将避毒珠给带到了脖子上。他的动作十分自然,沈悦儿也没有矫情什么,默默的允许着,直接让他给自己戴好。

  “果真是个土豪,什么好东西都有。”她嘴上这般说着,但心里却暖洋洋的,有一种东西比任何贵重稀罕的宝贝都要珍贵,那就是用心。

  江枫又是一笑,当然听得出沈悦儿这话里头的真实意味,这会两人挨得很近,近到突然间鼻子都是沈悦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体香,一时间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呃…以后我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你留着。”他忍着心头泛起的涟漪,微不可及的拉开了些两人之间的距离,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来。

  丫头现在还太小了了呀,还是得赶紧长大呀!心中叹了口气,脸上的神情亦变得微微有些怪异起来。

  沈悦儿自是将江枫的细微变化看在眼底,心中偷笑了两下后故意装做不知情,还不动声地点头问道:“那你还有哪些好东西呢?”

  “这个呀,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江枫几乎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很快便悄然无声的离开了。

  外头凉风一吹,好一会后心头的那股*这才渐渐退去。想起先前沈悦儿目光中闪过的那一丝捉弄之,却是不由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从容消失不见。

  而此刻,沈悦儿望着江枫离开的方向,嘴角亦浮现出一抹温暖无比的笑意,眨巴了几下眼睛后,亦是微微摇了摇头,而后这才躺下继续睡觉。

  第二天清早,荷风便替沈悦儿洗漱梳妆完毕。今怎么说也是祭天大典之,仪容服饰这一块自然也不能过于随便,最少前些天沈悦儿自个随手一抓用丝巾束上的糙发式可是不能在这种场合出现。

  这个环节中,沈悦儿并不需要特意做什么,与其他人一样跟在一旁看着就行,她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场景,虽然还没有现代人搞那些炎黄子孙祭祖的仪式一般规矩宏大隆重,不过整个过程却是极其的繁琐、神圣而庄重,俨然是以前她所看到过的那些形式主义完全不能比拟。

  虽然她基本上什么都不必做,不过整个过程跟着站下来却也是极为不易的事,整个过程结束之后亦不由得跟着松了口气。

  一切似乎都还正常,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应该有的意外之处,而皇帝在祭天结束之后并没有再在昆山久做停留,第二天便带着浩浩的人马离开昆山回往京城。

  皇帝将接下来九天的祈福之事全全交给了太子在此看护,严密防护落霞寺,以确定江枫与沈悦儿的安全,顺利完成祈福之事,化解灾祸。

  皇帝一行走了之后,江枫与沈悦儿便开始了这九天的祈福之旅,祈福的地点被安排在落霞山的观星殿,也并非如沈悦儿之前所想象的那般费力气,沐浴焚香之后,每天只需在固定的两个吉时时辰内去观星殿诵经便可,相对于繁琐的祭天仪式来说的确简单得多。

  不过,两个吉时加起来也整整每天差不多四个时辰的样子,光是在那里打坐也是一种极为考虑人耐力之事。好在前些日子有过不少的经验,在齐云山泡温泉打座念心经的日子里,哪一天都要比每四个时辰久得多。

  除了沈悦儿育经以外,江枫显然也没有闲着的理由与资格,比起沈悦儿来,他所做的事情更为具体,在每天同样的时刻中抄写大悲咒,越多越好。

  祈福之时不宜被任何外人打扰,以免冲撞到势运,所以倘大的观星殿内这会再次只剩下了江枫与沈悦儿两人,太子自然不可能九天时间时时亲到陪伴,而连皇帝所安排留下陪同的张传业也只能够在殿外头等候。

  殿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沈悦儿并不太清楚,这会她正专心专意的诵经祈福,全然没有理会其它。而江枫手中的笔却渐渐的慢了下来,大悲咒的内容也慢慢的中断了下来。

  手停笔落,他的目光落到了正中央蒲团上的沈悦儿身上,每每看到这个丫头认真做事的时候,便更是让他觉得有种特别的美感。

  “悦儿,别诵经了。”他含笑的出声打断着沈悦儿,示意其可以停下来不必再老老实实的诵经。

  PS:感谢mkh_texas赠送的平安符,祝所有朋友国庆节快乐!
( ← ) 上一章   凄情六慾   下一章 ( → )
金牌庶女,佣迷情追凶篡朝与狼共舞,纯剑修另类速成僵尸爹爹无良后宫全攻略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凄凰女癖好:豢只欢不爱,恶(重生强强)
免费小说《凄情六慾》是由作者不要扫雪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凄情六慾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凄情六慾TXT下载的最新章节110好东西都留给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