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贱人心 第53章 大结局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日久贱人心  作者:棒果榕Frucy 书号:43529 更新时间:2018-8-10 
第53章 大结局
  Chapter 52 大结局

  陶可没有盼到陈子桥的母亲,却盼到了郑艾。

  陶可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想起这个人,不单单是因为她忙的没有时间去想无关紧要的人,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郑艾这段时间在娱乐圈突然销声匿迹了,没有一点她的新闻,对于她这样的一线女星来说,保持一定的活跃度是必须的,像这种情况,一般圈内人都心知肚明或许发生了一些私事。

  当然,陶可才没空去想别人的事情。所以接到郑艾电话时,她分外惊讶。郑艾约她见面,被她一口拒绝了。她不是圣母,并没有参与别人人生的想法,不管她是真心有话同她说,或者想借此对她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她都没有兴趣。她现在只想跟自己最爱的人好好生活。珍惜当下,是她对上天的报答。

  也许,所有的磨难都是为了让她理解这句话——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所能做的并不是抱怨生活的负面,而是抱着感恩的态度去理解所有的坎坷,那是磨砺我们成长的一种方式。就像电锯惊魂第一部里老头展开一系列的杀人游戏不过是因为“Most people are so ungrateful to be alive(大多数人活着都不知道心存感激)”如果怀着对生命的、苦难的感恩来看待这个世界,其实它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堪。不要到生命的最后才发现时间的短暂,而一生里花了太多时间做不必要的反抗,那么最后也只是后悔莫及。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郑艾竟然为了见她亲自找上了门来,更让她惊讶的是,她直接找到了陈子桥的家里。

  陶可听见门铃声还以为是陈子桥回来了,兴高采烈地跑过去开门,可想而知,她在门外看见郑艾的那一瞬间有多么惊讶。

  郑艾冷笑:“你还真的和他住在一起了。”

  陶可心生不悦“有事吗?没事我关门了。”说罢不等郑艾说话,就直接用力推上了门。

  没想到郑艾把手挡在了门上,被门用力上的时候,她皱了皱眉头。陶可一惊,松了手,门反弹了回来,郑艾的手上多出了一道红红的印痕。想来是极痛的,但是她都一声都没有坑。

  她没有经过同意兀自走进屋里,陶可叹了口气,关上了门跟在她后面“有什么事么?”

  “俗话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放心,我没有事情要求你帮忙,也不是来跟你抢男人的,我只是有一些资料要给你看。”郑艾把手上一直拿着的牛皮纸袋摔在了桌上。

  陶可皱着眉头看着她。

  她勾冷笑,尽管如此,烈焰红仍是显得妩媚动人“不看看么?”

  “没兴趣。”

  “不看你会后悔的。”

  陶可迟迟不看,郑艾终于又将牛皮纸袋从茶几上拿了起来,她打开纸袋,从里面出了一叠样型号各异的纸张。

  陶可不明所以地盯着她,直到郑艾把一张陈旧的已然泛黄的报纸呈在她的眼皮底下,她终于转移了视线。

  她瞥了几眼报纸上的内容,忽然一怔,心中更是大惊,下意识地就从郑艾的手中夺走了报纸,低头匆匆阅览。

  郑艾的嘴角微微上扬。

  陶可的视线久久不曾从报纸上转移,眼眸从最初的不屑到震惊到盛怒到灰败,几十秒之内,五味杂百转千回,心情直直地跌至了谷底。

  “还要看么?这是你父亲在警局的案底和卷宗,还有这是你父亲畏罪自杀的记录…要看看么?”

  陶可把她手上所有的资料接了过来,一张张翻了过来,脸色更是一点点变得苍白。

  “你怎么会有…”

  “别问我怎么会有这些资料。你现在应该想的难道不是,连我都有这些资料了,更何况陈子桥的父母,你觉得他们会不知道你的这些底细么?”

  陶可的指甲几乎要嵌进手掌心“你什么意思?”

  “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陶可,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跟子桥分手么?”

  陶可沉默。

  郑艾也不在意,说了一句“我渴了”径自走向厨房找了一圈“没杯子么?”

  陶可有些烦躁,却还是替她拿了个一次塑料杯,倒了杯水给她。

  她喝了口水,这才满意,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不知道子桥有没有跟你说过,或者你有没有听别人提起过。有可能你从我这里听到的版本跟其他人说的不大一样。你可以听进心里,也可以一笑置之…”

  “可以说正题了吗?”陶可忍不住打断她。

  她挑眉笑了笑“怎么?现在知道心急了?行了,我也不掉你胃口。不瞒你说,我跟子桥从高中开始,在一起了四年,从最开始的懵懂悸动到最后的深入骨髓,我们本来一毕业就准备结婚的,可是分手了,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分手?他父母断了他所有的开销,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如果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承受不起这样的日子,那就大错特错了。我的家庭情况一般,并不富裕,这样的日子都已经习惯,而我爱他,我完全不会介意和他同甘共苦。只是对我们来说,无法逾越的不是贫困,不是感情,不是困境,而是阶级,而是身份。不管以怎样的方式去衡量,在他父母的眼里,我根本就配不上他。我很明白,我不可能和他在一起。而当时的我,就是以后的你。你终有一天,也会像当时的我一样,被陈子桥的父母所威胁,而他们威胁你的理由,就是这些。”她指了指她手里的所有资料,淡淡地笑了笑“你觉得你能不能承受这些,你觉得如果你真的跟子桥结婚了,能不能跨过你们之间这道身份的隔阂?”

  “你到底什么意思?陈子桥什么身份?”

  “哈…他没告诉你?他居然没有告诉你?”

  “他跟我说,他母亲人很好,很好说话。”

  “人很好?很好说话?只是跟她亲生儿子吧…你说如果我今天把他没有告诉你的事情都告诉了你,子桥会不会很生气?”

  “你有话就快说,你难道不是等不及想要告诉我了吗?”

  郑艾对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陶可不以为然:“这里没有别人,你就直说吧。”

  郑艾说了一个名字“听过他么?”

  陶可点点头。

  “他是子桥的爷爷。”

  **

  陶可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个下午,意图消耗郑艾带来的巨大信息量。却发现只是徒劳。

  陈子桥回来的很晚,陶可睡不着,躺在上发呆。陈子桥见她还没睡,有些惊讶“明天一大早你要赶飞机,怎么还不睡?”

  陶可翻了个身,钻进他的怀里,嘟囔着说:“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最近工作在收尾,所以比较忙一些。”

  “其实你可以不用那么着急的,反正我还要在外地待三个月,没时间搬家。”

  “早点辞了好了却一桩心事。”

  “说起来…你为什么非得辞职?”

  “还能有什么理由,厌烦了这个工作。刚毕业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以为天下之大怎么会容不下自己,怀大志摩拳擦掌准备营造自己的一片天地,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解决。后来四处碰壁之后才明白,原来想要成功,能力什么的都是狗,没有人脉没有际什么都做不了。而这个行业尤甚。做的时间久了,所有的棱角都被磨平了,终于做出点成绩了,但是也累了…其实有这些恒心,同样需要后台,我可以在其他行业做得更好,也更轻松一些。其实我在考虑,虽然你答应了我生小孩之后隐退,但是万一你还是不愿意呢,我总得给这个家找点后路吧,你忙我总不能也很忙吧…”

  陶可轻笑着打断他“头一次发现你比唐僧还啰嗦。”

  陈子桥噤了声,抚了抚额无奈的笑,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话变多了不少。

  “你就别想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千万别因为我而改变,因为那样就不是我喜欢的你了。”

  “久吗?远吗?要不试试?”陈子桥坏笑着俯下了身。

  陶可推开他,努着嘴道:“嘿,你不是都已经做好我继续做下去的准备了么…既然这样,就足你爸的心愿好了。”

  “嗯…爸的话,你来养我?”

  “可以啊。那我就是金主了。你必须得天天把我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要不今晚送你一个试体验?包你满意!”

  陶可挑眉:“好啊,不满意我要退订。”

  “退订?不好意思客官,本人不接受退订。”

  …

  两人情浓之时,陶可问陈子桥:“如果有一天,因为我和你的差距太大了,你父母必定要拆散我们两个,你会怎么办?”

  “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没有…韩剧里不是总这样嘛,男女主角爱都爱上了,却因为女主太穷了,男主角的父母不同意他们来往。”

  “那只能说明,那个男主角太没用了。你要相信我。”陈子桥深深了口气,意味深长地喃喃“我不会再犯一次同样的错误…”

  他深吻着她,直到两人气都不过来。

  他搂着她哄她入睡:“别想太多,韩剧都是骗人的,看看就好,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你担心的那些,我都说过,全交给我,一切都有我在。”

  陶可最后还是没有把郑艾来找过他这件事告诉陈子桥。

  因为依旧不想放弃,因为还想坚持下去,所以有些事不必多说。

  第二天,陶可和剧组汇合,搭上了去云南的飞机。

  **

  在陶可离开的当天,陈子桥终于答应与郑艾见面。

  两个人坐在约好的咖啡馆里,陈子桥直截了当地问:“你是不是去找过小可?”

  郑艾冷笑:“她跟你说了?”

  “你跟她说了什么?”

  “她没告诉你么?你怎么不去问她?”

  陈子桥冷静地抿了口杯里的美式咖啡,冷声道:“你约我这么多次,还去找了小可,不就是为了今天?”

  郑艾沉默了一会儿,勾起了嘴角,从包里出了与上次相同的牛皮纸袋,放在桌上推至陈子桥的面前“看看。”

  陈子桥也不犹豫,直接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张张翻看。他看的很快,没一会儿就把资料往桌上一丢,波澜不惊地问:“这东西你复制了几份?”

  “你的反应比陶可本人还平静,看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了?”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叔叔阿姨也知道这件事?”

  “关你什么事?”

  郑艾了口气,佯作无所谓道:“是不关我什么事,只是我很好奇,既然叔叔阿姨知道了,怎么还允许你和她交往下去?是叔叔阿姨还没开始动手呢,还是你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不去追究这件事?”

  “关你什么事?”陈子桥再一次重复。

  郑艾终于沉不住气,脸色开始不好看了起来“陈子桥,你一定要这样?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多心思招来这些资料你不懂吗?!你就不能跟我平下心来好好说话?!”

  “对。不明白。不懂。不能。”陈子桥简单至极的回答。

  郑艾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陈子桥在说什么,气得脸都变青了。她呼了好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她指着桌上那一叠资料说:“无论叔叔阿姨知道,还是不知道,都没关系。这份资料,我会在近期公布给媒体。”

  陈子桥皱了皱眉,正合郑艾的心意。

  “怎么,心疼了?如果想我不说也可以,我们做一个易,我把所有的资料全都给你,也会封锁所有有关这件事情的八卦和消息,你知道的,我在这个圈子的时间比你长,认识的人也比你多得多,我说的话比你有分量的多。当然,我也有要求,只有一个,和陶可分手,和我重新开始。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陈子桥淡淡地笑了下:“如果我说过分呢?”

  “你不觉得这笔易很划算么。若是叔叔阿姨不同意的话,你还是不能和她在一起,到时候我消息也放出去了,你还是和她分手了,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就算叔叔阿姨已经默认了你们俩在一起,但如果这消息被放出去,你认为叔叔阿姨还会承认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做自己的媳妇儿吗?你们最后还是得分手。所以说,不管怎么样,你们早晚都会分手,晚分不如早分是不是?省得我再浪费精力…”

  “你本来就不用浪费精力。郑艾,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大气的女人,你当时分手的时候不是做的很好,头也不回地走掉了。现在怎么又想回过头来吃回头草了?我奉劝你一句,别做多余的事,别说多余的话,回头草不是那么好吃的。”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jj风衣的口袋“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我话还没说完!”郑艾急匆匆地拦住他“陈子桥,我爱不爱你,你心里清楚得很!如果不是你父母,我们至于这样吗?!你现在不听我的,陶可还是会走上我的老路!”

  “不会。还有,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已经不爱你了。所以不要再去做那些徒劳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吗?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放过了你这一次,我们俩从此两讫,如果你还被我发现要做什么伤害小可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我说到做到。”

  “你…”郑艾的心砰砰直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还是要我说透,如果我说透了,你估计就再也没有机会好好地坐在这里喝咖啡了。”

  郑艾这边不了了之,她自然倍加的不甘心。

  她心想:陈子桥,你既然拒绝我拒绝得这么彻底,就别怪我不客气!

  但郑艾没有想到的是在她把手上的资料交给熟悉的记者的第二天,竟然铺天盖地的都是她的新闻。

  本来作为明星,有新闻有爆料才可以维持一定的知名度,她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但是这次不同。

  凌晨零点,爆料人在网上公布了一批照片,照片里是郑艾和另一个男人,当然如果仅仅是两个人交谈聊天抑或逛街的照片也不碍事,严重的是,照片里的两个人眼神离,不着一缕,正在,正是所谓的——“~照门”

  所有的照片在第一时间被转载到各个著名的网站上,不出十分钟,所有网站的头条全是她的~照,而点击量只能用惊人两个字形容。

  而在一个小时以后,第二批照片被放出,是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照。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传遍网络,甚至有几个量大的网站因此瘫痪。

  爆料人在网上宣称,之后的二十四个小时,会每个小时爆一批照片,如果照片发完了,就会爆原版视频。

  之后的每一个小时,正如爆料人所说,都有一批新的照片出,虽然不是高清,但是足以看清她的脸。

  现在已经过了七个小时,第七批照片被PO到网上。照片总数量已经达到七百张。

  郑艾被吓呆了。

  经纪人跟她说,她已经想尽了办法,却没有行得通的。

  爆料人不是狗仔不是记者不是娱乐圈人,工作室根本找不到渠道去阻拦这一场空来风的爆料。派人查到IP但是IP地址是虚假的,派人过去找根本不是。甚至请了电脑高手想去黑爆料人的电脑,找到来源之后反攻却发现对方的电脑上装有与FBI相同的防黑系统,他们请来的电脑高手完全无法破译。

  经纪人问她有没有其他人知道她和照片上的主角来往的事。

  她毫不迟疑地回答没有,她还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么开放在别人做~爱的时候拍~照,和他们在一起也是私下来往,她深知这种事情不能说。

  偏偏爆料人暂时爆的都是她和一些玩咖的照片,而她和金主的照片一张都没有。

  郑艾不知道他会不会爆,不爆她会死的很惨,爆了她会死的更惨。

  郑艾觉得自己像一条濒死的鱼,却还有人正在放走水池里的水,她用力挣扎,却只是让水失的更快。她马上就要死了,没有人来救她。她只能自救。

  由于公司规定,所有工作室独立操作,所以一般来说,老总基本不会管工作室的所有运作。

  但事已至此,她不得不找到骆亦筠,求他帮忙,:“因为我的事情,公司股价已经跌停,骆总,你真的要这样放任不管吗?你难道不明白这件事对公司的影响有多么不好吗?”

  “我当然明白。”

  “那骆总您不阻止一下?还是连您都没办法了?”

  “也不是没有办法…”

  “骆总,只要您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情,我愿意跟公司签终身合同。”

  “呵,经过了这次事件,你的照片现在网上天飞,就算扼制住了,也肯定有大批量的人已经把这些照片下载下来,这些照片视频就是不定时炸弹,指不定哪天又被爆了出来。你这样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以为还有哪家公司会要你?”

  “所以说您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帮我?”

  “不是不愿意帮你…你想知道始作俑者是谁吗?”

  “当然。”

  骆亦筠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是我呢?”

  这是给郑艾最沉重的一记打击,当年他把她从谷底捧到了天上,如今又是他让她从天上摔倒了千丈深渊。

  “为什么?”郑艾惨白着脸,颤着声问。

  “因为陶可。”

  郑艾这才找到了一丝联系。她昨天还在期盼着陶可悲惨的身世天飞,她还想看到陶可重新回到她那不忍目睹的日子,她还在洋洋得意中,没想到今天报应就到了自己的头上,而陶可的新闻却半点没有…这意味着什么?

  不就意味着有人为了帮陶可而陷她于不义!

  而这个人竟然就是一手把她带进这个圈子里的人——她的大老板,骆亦筠。

  她一直不明白,从一开始骆亦筠就处心积虑要让陶可进入骆氏,甚至不惜花重金把楚煦和孟黎挖过来,又一手把陶可捧上高位,如果不是骆亦筠在暗中支持,陶可绝对不会有那么大把的机会,Lillian也不可能如此重视她。

  而今,骆亦筠居然还为了陶可牺牲了她!

  “为什么?你爱上她了?”

  “觉得很荒唐?我也觉得很荒唐,你为什么非得把陶可推向悬崖。如果你不把那些消息透出去,我也许会放过你。不过在我的预料之中,你一向不怎么听话。你自以为办法很多,我就给你一个施展拳脚的机会,让你试试怎么平息这场风波。”

  “骆亦筠,你把我害成这样,连一个解释都不肯给我吗?!你真的爱上她了?”郑艾咄咄人。她不想死不瞑目,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

  “这么想知道,好啊,但是如果你知道了这件事,你估计就得消失在这个圈子里了,你能做到吗?”

  “你一定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退一步海阔天空,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行吗?!”

  “我后路多的是,倒是你,你该想想怎么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你以为没人知道你干的好事吗,陶可上次被绑架的事情,最后让孟黎替你顶了包…陈子桥让我放过你,我当然得答应他,但是一个心怀鬼胎的人做了一次没有成功会收手么?”

  “所以你早就准备好了?”

  “算是吧。”

  “其实虽然是工作室制度,但是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眼里吧?”

  “还不算笨。”

  “所以每一个艺人你都派人跟踪了?”

  骆亦筠收起笑,冷眼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你不觉得自己问题太多了吗?”

  郑艾一阵无力,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贴着墙壁跌坐下来,她是输了么,但是她还不想认输。

  “你还是没给我一个解释。”

  “这么执着?也对,死也要死得其所是不是?你公布出去的那份资料,上面说陶可的父亲是杀人犯是不是?其实不是,她父亲只是做了个替死鬼而已…我们家欠了她一个情。”

  **

  郑艾走后,骆亦筠打了个电话给陈子桥。

  陈子桥说:“被你猜中了,她的确不会收手。”

  “看来你和她处了几年还是不够了解她啊,这个女人野心太大了。野心这个东西,用得好就是好,用得不好就是玩火*。所以呢,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她答应你退出娱乐圈了吗?”

  “就算不答应我,我也有办法让她退,这不是问题。”

  “那就这样吧。”

  “陶陶被绑架那件事不追究了?”

  “没有必要把人关进去,做事做的太狠也会遭报应的。股权转让书准备好了吗?”

  “放心,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答应了给陶陶骆氏娱乐百分之五的股份,我就一定会做到。”

  “你父亲那边很难搞定吧?”

  “不会。骆氏娱乐是我一手打造的,他不会过多的干涉。”

  “嗯,你这次帮了这么大的忙,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不用客气。”

  “不是帮你的忙,我们家欠陶可的,从我知道这件事起,我就希望给这个小姑娘做一些补偿。我没有办法做得更多。只希望她能幸福快乐。”

  **

  郑艾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流言蜚语,人言可畏。因为这次突发事件,郑艾身上的好几个片约、广告商都选择了跟她解约。

  她的家门口、公司门口每天都堵了人,郑艾只能选择足不出户。

  她很清楚骆亦筠说的是对的,以后所有的经纪公司恐怕都会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她在这个圈子里几乎再也没有立足的可能了。

  明星就是这样一种生物,看上去光鲜亮丽,其实他们活得比普通人要辛苦的多。因为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可以让你毁灭。以为自己很重要。以为有很多人喜欢着自己,但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的明星,没有了你还可以去追随其他人,总有人可以取代。

  郑艾绝望地闭上眼睛。也许,这就是她的报应。

  **

  陶可在云南的状况不是很好,自从飞机下了云南之后,她就头晕目眩的厉害,还吐了好几回,最后了两个氧气瓶才好了些。

  开机仪式之后,正式开始拍戏。陶可整理好自己,全心投入剧本之中。然而拍了一天的戏之后,她当晚就发烧了。

  剧组的时间耽误不起,她没有同任何人说,坚持拍摄。烧了三天之后,身体终于支持不住,直接在片场晕倒了。

  所以陶可根本不知道最近闹得轰轰烈烈的新闻,自然不知道在一夜之间郑艾就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郑艾在水生火热之中时,她正在医院里挂点滴,挂了两天的点滴,她的状态依旧不是很好。医生推测是高原反应,但是安全起见建议她做个全身检查。

  检查结果却让她大惊失

  她怀孕了。一个月。

  她掐指一算,这个月例假确实没有来,但是她的例假一直不准,她以为只是延后了而已,没想到居然怀孕了。

  她本来还想瞒着陈子桥的,结果Lillian比她还积极,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激动地打电话给了陈子桥。

  陈子桥搭最快的飞机飞往他们的拍摄地。当晚到达。

  陈子桥让她停下手上的工作,安全养胎。她自然不愿意,强词夺理道:“都说三个月内是不能告诉别人这件事的,不吉利。我要把手上的戏拍完。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在这里看着我吧。”

  陈子桥知道她说一不二的性格,不再劝,天天在边上做看护。

  幸好在云南的拍摄时间只有一个月,很快就能下地,也让陈子桥放心了点。

  骆亦筠和Lillian都和导演打过了招呼,导演表示理解,一些危险的镜头能删就删,不能删就请用了替身。

  陶可觉得很对不起导演,却也没有办法。

  三个月后,陶可的肚子已有些凸显,而此刻她很顺利地结束了剧组的拍摄,向剧组宣告了她怀孕的事实,同时请全剧组人员吃了最后一顿饭,感谢大家对她的照顾。

  陶可的工作暂时告了一个段落。陶可不知道Lillian是怎么帮她解决后面的商约和片约的,Lillian似乎也不打算告诉她,只让她好好养胎,等生好了宝宝再回来和她共战江湖。

  当然,似乎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陶可躺在上,叹了口气,向陈子桥抱怨:“未婚先孕…你让我怎么跟粉丝代?”

  “现在的人思想都很开放,不会介意这些。说到这个,你什么时候跟我去领证?”

  “领证,你说的简单,你父母同意吗?”

  陈子桥摸了摸她的肚子“你有了这个法宝,他们还能不同意?”

  陈子桥想起前两天他回去跟陈父陈母说这个消息,意料之内,陈父将他严声斥责了一顿,就差没有动手。但最后还是松了口。

  陈母说,等过两天就去小姑娘的舅舅舅母那里提亲。

  既然她有了陈家的孩子,总不能让这孩子不明不白的。陈家是大家,该做的还是要做,该有的礼仪还是要的。

  陈子桥终于松了口气。

  **

  陈家父母提亲的那一天,陶可有些忧心,却意外的发现两老甚好相处。

  想起郑艾对她说的,她晚上不试探陈子桥:“说实话,看到你父亲的时候我都吓呆了,比电视上更年轻啊。哎,应该很难接受我的身份这么普通吧?”

  “什么你父亲,你也可以跟着一起叫爸爸了。”

  “别打岔,说正题!”

  “你是想问怎么说服他们的?”

  陶可连连点头。

  “嗯…”放弃理想换了他们给他准备的工作,与骆亦筠合盟,再加上骆亦筠会在她生日的那一天送百分五的骆氏娱乐股份给她,那就意味着她的身份不再是简单的艺人,而是上市公司的股东之一,再加上肚子里的孩子,他们想不同意都很难吧。

  陈子桥想了想,说:“其实也没什么,我父母说到底还是很保守的人,你都有孩子了他们能怎么办,所以他们才这么急的催我们结婚。所以,我们的宝宝这次占了很大的功劳,嗯…要好好表扬!”

  “真的只是这样嘛?”

  “嗯。”他用力地抱紧她,她也用力地回抱他,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忽然俯下脸,亲了她一下“只是这样。”

  有关他的付出,还是不要说吧,免得她胡思想。现在这样就很好。

  “哦,对了。郑艾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因为怀孕和拍戏的事,直到回到S市她才知道了郑艾的“~照门”事件,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娱乐圈顶尖的艺人竟然还有会有这样的一天。

  当然,陈子桥不打算告诉她实情。

  他摇了摇头“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那爆料人被抓到了吗?”

  “抓到了。”

  “那爆料人怎么会有视频和照片的?”

  “看样子你很关心她?”

  “嗯,不管怎么说,我曾经都以她为偶像。她的演技很好。”她叹了口气“大家难道都看不到她的付出吗,看不到她的演技吗,为什么就因为她和几个人上过就封杀她?不是好多人都说喜欢她吗?就因为她私生活了点就倒戈了?现在的人都是怎么想的啊?”

  陈子桥啧了一声,轻敲了一下她的脑门“你管别人怎么想,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小笨蛋!”

  “干嘛敲我,你不知道敲脑门会变笨吗?”

  “对你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陈、子、桥!我要是笨蛋的话,你女儿就是大笨蛋!”前几天去医院检查,查出这一胎是女儿。

  “不会,都是女儿遗传父亲,她以后是拿诺贝尔的料。”

  “…泥垢!”

  **

  郑艾决定离开这里。

  尽管她知道陈子桥不会来送她,但是她还是给他发了一条告别的短信,署上了机票上的信息。

  毕竟他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离开的那一天,她在机场看见了陈子桥的身影。

  陈子桥对她挥了挥手打招呼:“以后还回来吗?”他问。

  郑艾反问:“你希望我回来吗?”

  陈子桥淡淡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又道:“我和小可结婚了。”

  郑艾一惊“什么时候?”

  “一周前。婚礼定在下个礼拜。”

  “怎么那么急?”

  “她怀孕四个月了。”

  郑艾怔了很久,才轻轻笑了一声“如果那时候我们结婚,孩子恐怕都到我的了。”

  陈子桥嘴角的笑意浅了下来:“没有如果。”

  她苦笑一声:“时间差不多了,我走了。”

  “嗯。一路顺风。”

  “不对吧,应该逆风才好。”她笑了笑“最后一次见你了,能抱抱我吗?”

  陈子桥再次摇了摇头“小艾,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如果你当初愿意相信我,我们就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既然你选择了放手,你就不该再有所留恋,世界上没有后悔药,错过的就是错过了,再要来的就没有原来的味道了。所以,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能别回来就别回来了。”

  郑艾摇了摇头:“不是,我恨的是,是我让你尝到了爱情的滋味,是我让你从幼稚变得成,是我教会了你怎么去爱,可是最后你却没有和我在一起,我不甘心。”

  “这世界上的感情就是这样。但是我确实爱过你,也希望你以后能过的好。这是我对你最后的祝福。”

  “最后一个问题,你和陶可在一起幸福吗?比和我在一起更幸福吗?”

  “我和小可之间也有许多摩擦,我们也曾流泪过,曾跌倒过,曾逃避过,但她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我,选择了牵起我的手,用力的拥抱彼此,走到了最后。”

  ——所以,嗯,我很幸福。比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更幸福。

  ——而我们希望,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都能和我们一样幸福。

  ——就算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你,也一样要幸福。

  ——再见。

  完。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日久贱人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南本多情(婚难以逃脱酥酥心语首席,别太腹惹火萌妻,宠媳妇圈养计划女汉子买房记超级古武八卦也是一种欲爱弥彰军少就擒,有邪肆老公缠上
免费小说《日久贱人心》是由作者棒果榕Frucy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都市小说。更多类似日久贱人心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日久贱人心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53章大结局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