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欢,总裁情人太销魂 第074章等你主动-万更跪求订阅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诱欢,总裁情人太销魂  作者:艾暖心 书号:43107 更新时间:2018-3-1 
第074章等你主动(万更,跪求订阅)
  沙发上,苏沫安静的躺在那,一动不动。

  男人猥。琐的来回着大手,目光米米的游在苏沫身上,他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感受她的美好。寻了一处得当的地方,男人将DV机摆放好,刚好对准苏沫的身体。

  “哎呀呀,小宝贝,我来了…”

  他对着苏沫伸出那双肮脏的大手,扯去浴袍的瞬间,门被人从外面用力踹开,跟着传入耳中的是郑宇吃痛的呻。声。

  只觉得眼前飞快闪现一道人影,还未回过神便被人狠狠挥拳。

  黎浩辰瞥了一眼沙发上近乎赤。的苏沫,似疯了一般,一手将男人从地上顺着衣领拎起,一手捞起DV机往男人的头上狠狠的砸去,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他如雪的衬衫。

  “浩辰!”夜子凌赶到时,大惊失,飞快冲进来用身子抱住黎浩辰“会出人命的!”

  此时黎浩辰的双手上都已沾了血迹,浑身散着浓浓的杀气。只见他因愤怒而隐隐浮现出的青筋,都在突突的跳动着,眼中的阖黑也越来越浓烈,恨不得要将男人碎尸万段一般。

  男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头上脸上已经的都是血,十分恐怖。

  窒息的沉默中,西雅气吁吁的跑进来,见了这样一幕,便吓得踉跄着向后连退几步,无力的依靠在墙壁上。片刻,她微微回过神,四下寻找苏沫的身影,直到看见沙发上那个几乎衣不附体的苏沫时,才理解为何黎浩辰会如此失控!

  拖着酥。软的腿,她向沙发扑去,将浴袍重新盖到苏沫身上。

  渐渐的,夜子凌一点点松开黎浩辰,艰难的了一口唾沫,他轻道:“用不了多久,记者就会闻声赶来,所以赶紧带着苏沫离开,这里我来处理!”话音未落,黎浩辰的人已经赶了过来,并且将郑宇死死的按在黎浩辰脚下。

  嗜血的目光横扫向郑宇,黎浩辰慢慢起身,朝着郑宇一步步走近。而郑宇则如困斗之兽一般颤抖的向后退着,可没动两下便被身后的保镖死死按住。

  “咣当!”黎浩辰将手中的DV机扔到地上,却像是砸在了郑宇的心头上。

  他冷峻的眼神陡然变得更加森冷,忽地抬脚往郑宇心口狠狠一踹,跟着死死踩住他的手腕,用力碾。紧闭的牙关被咬的咯咯作响,他居高临下的斜视郑宇:“谁指使你做的!”

  “啊---!”郑宇的脸因疼痛而变得异常扭曲。

  见郑宇死死咬住口,不肯说出指使的人。黎浩辰目光一厉,跟着轻勾角,将脚上的力度再次加大,引得郑宇撕心裂肺的喊出声“啊---!”

  看着郑宇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滚落的汗珠,他冷厉哼笑。

  松开脚,他顺手从其中一个保镖的间夺来了手,对准郑宇的头“就算你不说,我也一样会查出来。敢动我黎浩辰的女人,你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夜子凌伸手拦道:“浩辰,为了这种人吃官司不值!”

  黎浩辰挑眉看向夜子凌,冷言道:“放心,我不会那么愚蠢!我只是要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语毕,他挥开夜子凌的手,走到苏沫身边,扬起了沾血迹的手轻抚着她因惊吓而苍白的小脸。随后拿起一个抱枕,丢在半昏的男人手臂上。

  隔着抱枕,他目光一凛,冷然开,只听男人闷哼了一声,便彻底的昏厥了过去!

  亲眼目睹黎浩辰的冷血,郑宇几乎就快要崩溃,看着他近的脚步,就犹如见到死神一般,郑宇拼命摇头“不要!不要!”可黎浩辰却只是漠然勾,将方才的抱枕再次丢向郑宇的膝盖处。郑宇疯狂的向后退着,反被保镖按住,不容他反抗分毫。

  “我再不敢了,不敢了,不要杀我!不要!”

  黎浩辰蹲下身,将支再次抵在抱枕上,如恶魔一般笑道:“可惜,你知错的太晚了。我废他手臂,是因为他用手碰了我的女人!而你,是因为做了不该做的事…”话音未落,郑宇的痛苦声便响彻耳畔。

  黎浩辰若无其事的起身,将手丢给保镖,淡淡吩咐“将他们给我丢出去!”

  保镖恭敬的点头“是,辰少。”语毕,他们分别将二人架起,硬生生的拖了出去,每每走过的地方,便留下一连串的血迹。

  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提醒着在场的人方才发生的事。

  片刻,夜子凌语重心长的提醒道:“接下来的事我来做,你赶快带着苏沫从后门离开。”或者在别人看来黎浩辰太过暴戾与狠辣,但在他看来,这只是黎浩辰的一种过的自我保护方式。他要威严,要让别人对他惧怕,唯有如此,他的心才会有安全感。

  黎浩辰了几张纸巾,略的擦了擦手上的血迹。

  然后扬眸看向夜子凌,意外的勾起了一丝笑意“辛苦了。”语毕,他将外套下,盖在苏沫身上,躬身将她从沙发上抱起,头也不回的离开。

  一路上,司机在前面开车。

  黎浩辰则拥着苏沫单薄的身子安静的坐在后座,他将下颚亲昵的抵在她的头顶,眸光沉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可眸底却布了复杂的情愫。

  他难以置信,当意识到苏沫有生命危险的那一刻,他的心…竟就快要休克!

  在过去的二十六年里,他从不知道紧张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可恰恰这两种最真实的感觉,都在那一刻得到了解答,叫他无处逃离!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他晚到一步,哪怕只是那么一秒,那么他怀中的这个女人将会受到怎样巨大的伤害?!

  想着,他不觉又将苏沫拥紧了几分,剑眉紧皱,将薄落在她冰冷的额头上。

  他该是多么庆幸…还好,还好这一次他没有晚!

  或许…他是真的爱上她了!

  +++

  别墅,木毅像以往一样等候在门口。

  见车缓缓驶进来,停在面前,木毅立刻上前亲自打开车门。正说什么,便被眼前这一幕给生生堵了回去。只见黎浩辰抱着苏沫直奔别墅里去,根本未留给木毅一点机会。

  佣人将门推开的瞬间,映入眼帘的便是黎翔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上黎翔的目光,黎浩辰一时间愣在原地,他未曾料想到,黎翔会突然出现在这边!这时木毅从外面小步跑进来,低声说道:“辰少,董事长他下了飞机便直接来这等你了。”

  黎翔看了一眼黎浩辰怀中的苏沫“是打算抱着她和我说话?”

  黎浩辰目光有些怔愣,片刻,他道:“我马上下来。”说完,他绕过黎翔,直接朝着楼上而去。将苏沫安置在他的卧房,又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衬衫丢给女佣,吩咐她给苏沫换上,之后又匆匆吩咐了几句便下了楼。

  楼下,黎翔正品着茶,闻声,他头也不抬的问道“看来那些传闻是真的了!”

  黎浩辰知道黎翔所指的是什么,他也知道,虽然黎翔不喜欢乐家,但比起苏沫,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偏向于乐家,因为至少乐家能给他生意上带来利益!

  半响,黎浩辰不急不慢的回答着“不错,她是我的女人。”

  闻言,黎翔骤然扬眸瞪向黎浩辰,随手将茶杯仍在茶几上,水花飞溅。他摇着轮椅,朝着黎浩辰近了几步,一字一句的警告道:“我、不、同、意!”

  这样的回答根本就是在黎浩辰的意料之中“爸,别的事我都能依您,唯独这件不行!”别说今时今,苏沫对他的意义已然不同。就是放在从前,他依然还是这句话。如果他会对乐家妥协,那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同意娶乐萱!

  黎翔冷笑“我不过才去了美国半个月而已,你还真是叫我刮目相看!”

  纵然对这个父亲,黎浩辰的心中十分敬重,但却并不代表着是一味妥协。他黎浩辰从来都不是一个温顺的棋子,他也有自己的脾气,也有自己的要选的路。

  “爸,我身体里着你的血,所以我和你是一样的倔强,因此你无需对我冷言嘲讽。”

  黎翔没想到黎浩辰敢这么公然的顶撞他,虽然他一直都知道黎浩辰的性格桀骜不驯,不好控制,但至少他对他这个父亲向来还是言听计从的。可他万万没想到啊,不过短短数,黎浩辰竟然胎换骨变了一个人,到底是他低估了黎浩辰!

  强着心中的怒火,黎翔努力平缓的开口“这么说,你是要为了那个女人忤逆我?”黎浩辰敛了敛眼角“我当然不会忤逆您,可如果您一定要这么想,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黎翔失声而笑“好!很好!”他冷眼扫向垂着头的黎浩辰“别说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讲情面,既然你坚持如此,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手黎氏的任何事物,包括你的婚姻大事。只要你能向我证明,你可以不依靠乐家而帮黎氏度过这次的危机,我就认可你的能力。至于你与乐家的婚事,也会就此作罢,我私下和乐强摊牌,并且不再反对你跟那个女星!”

  黎浩辰微微躬身“好,一言为定。”

  最后,黎翔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黎浩辰,便摇着轮椅从他身边经过,朝外而去。

  车上,黎翔闭目冷笑“真是不自量力。”

  闻言,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管家周叔问道:“董事长何出此言啊?”黎翔将方才在别墅里发生的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然后依旧冷嗤的笑道:“你说他是不是过于狂妄自大了!”

  周叔凝眉,想了想,犹豫着说:“董事长,其实我个人觉得,是您对二少爷过于偏见了。在我看来,二少爷的头脑聪明,为人处事也十分老练,是个不可多得的商业人才,难道董事长就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将来将黎氏交给二少爷掌管吗?毕竟…”他言又止。

  黎翔倏地睁眼,语气森冷“他算什么东西,哪里能与我的沐辰相提并论!”

  他抚着食指上的戒指“周叔,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之所以会千里迢迢找回他这个私生子,也只是为了稳固我在黎氏的地位罢了。从我因为车祸废了双腿后,有多少双眼睛死死盯着我董事长的位置,可偏偏我找不到沐辰!所以除了黎浩辰,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周叔叹了一声“董事长,手心手背不都是嘛,二少爷母亲犯下的错,您根本没有必要算在二少爷头上啊。”

  黎翔果断摇头“不!他的存在只是为了提醒我,曾经是犯了多大的错!”

  如果不是黎浩辰的母亲,他最爱的女人就不会忧郁成疾,最后自杀身亡!除非她能活过来,否则他这一生都不会原谅黎浩辰母子!

  看着黎翔固执的模样,周叔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只得转移话题“这次美国一行,董事长可有收获?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大少爷的消息?”闻言,黎翔失落的摇头“不过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算了,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自从黎沐辰离开黎家以后,黎翔就没有一天放弃过找他的念头!每次得到消息,他就会用做康复治疗作为借口,然后越洋跨海的去找寻黎沐辰的下落。

  “对了,从今天开始,公司的事我不方便手,你给我暗中盯紧点,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董事长放心,我会多留心的。”

  黎翔再次阖上眼,静默不语。虽然他明面上说不手公司的事,留给黎浩辰机会,但并不代表他背地里不会参与。总而言之,黎浩辰怎样与他无关,但是黎氏必须要越做越好!因黎氏的法律继承人是黎沐辰,他必须要给黎沐辰留下一个状态最好的黎氏!

  +++

  卧房。

  “辰少,都换好了。”见黎浩辰进来,女佣退到一边毕恭毕敬的说道。黎浩辰摆了摆手,女佣会意,立刻转身退了出去。

  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黎浩辰与苏沫相对。

  他缓缓走到边,看着苏沫昏中却依然颤抖的睫,心下微微一疼。慢慢坐下,因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向下一陷,扬手抚平苏沫紧蹙的眉头,他眼中洋溢着怜惜“安心的睡吧,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语毕,他温柔俯身吻过她的瓣,起身,蓦然离开。

  房门阖上的刹那,有一丝泪滴顺着苏沫的眼角悄然滑落…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来了书房,黎浩辰伸手将领带扯下,随手扔在椅子上。习惯性的朝酒柜走去,随便拿了瓶酒倒了一杯,一口气喝下。

  “嗡嗡--”

  他长长的了一口气,然后从袋里掏出手机“喂…”声音十分的倦怠。电话那头,夜子凌代道:“事情都已经办妥了。还有,我调了事发之前,Summer所有相关的监控录像,发现被废腿的那个男人是季晴身边的人,所以这件事情应该和她有关系。”

  闻言,黎浩辰咬紧牙关,像是再硬忍着什么。

  片刻,他大手一甩,高脚杯与坚硬的落地窗剧烈相撞,顿时沦为无数碎片。他目光如狼一般,充了野,一字一句的从齿中挤出:“封、杀!”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早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警告过季晴了,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夜子凌轻笑“明白。”语毕,他利落的挂了电话。

  将手机丢在吧台上,黎浩辰往浴室走去。

  透过窗帘,晨曦的第一缕阳光隐隐约约了进来。苏沫慢慢睁开朦胧的睡眼,渐渐的,映入眼帘的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半坐起来,用手扶着头,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事…

  她记得是在休息洗澡,筹备新品首秀会…然后突然闯进来了一个男人,再之后她便被男人晕了!想到这,她睡意全无,浑身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低头,警惕的检查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在看见是男人衬衫的那一刻,她几乎就也要崩溃!这么说,她已经被…

  不!

  慌忙中,她掀开裹在身上的被子,踉跄着下,想要寻找答案。却不慎被脚下的地毯一扳,狠狠的跌在地上…“嗯--”她吃痛的闷哼了一声,抓在地毯上的手也跟着狠狠揪起。

  这时,门锁一响,苏沫蓦地扬眸盯住那扇门!

  只见一个女佣推着卫生车从外面进来,苏沫显然有些摸不清状况,一时忘了站起来。

  当女佣看见苏沫跌在地上时,立刻放下手中的卫生车,朝着苏沫快步跑去,一边跑还一边问:“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苏沫并不认识这个女佣打扮的女人,见到她直奔自己而来,她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口。她胆怯的摇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你不要过来!”

  为了躲开女佣,苏沫跳尚了,然后往门口的方向跑去。却与进门的黎浩辰撞了一个怀,柔弱的身子被黎浩辰强有力的双臂紧紧接住。

  这一刻,仿佛世界都安静了。

  苏沫扬起小脸,看着黎浩辰那张近在迟尺的脸,顿时泪如雨下。瞬间扑进他温暖的怀中,用她纤细的双臂紧紧圈着他的,好像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安全了!

  女佣尴尬的站在那,不知是进是退,黎浩辰朝她递了一记眼神,女佣便识趣的退下。

  门被女佣从外面带上,黎浩辰微微低头,感受着怀中女人的颤抖。

  良久,直到苏沫颤抖的不再厉害,黎浩辰才将她从怀中推离。他看着梨花带雨的苏沫,温柔扬手抹去她的泪“没事了,都过去了。”

  苏沫红着眼,咬着,将双手紧紧的抵在前,

  神色极为尴尬与难看,犹豫了好半天,终于艰难的问了出来“有没有…有没有被…”不等苏沫说完,黎浩辰便捧起她的小脸,深情的吻住了她的。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苏沫冷静下来。他也知道,看似风情万种的苏沫,实际上只是个天真的女人罢了。

  泪顺着眼淌下,苏沫看着黎浩辰深情的脸,心如刀割。

  这一刻,她忽然好后悔,后悔为什么之前没有将自己交给他!至少…至少那时的她是干净的!可现在,她已经不确定了。

  渐渐地,黎浩辰松开苏沫,轻抚她红肿的眼角“傻瓜,我黎浩辰的女人谁敢碰!”

  我黎浩辰的女人谁敢碰?

  苏沫在心里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他的意思是,她还是…内心止不住的欣喜与激动,这么说,她身体还是干净的!“呵…呵…”苏沫咬紧下,哽咽的笑着。

  大手牵小手,黎浩辰将苏沫带离了房间。

  苏沫不解的问:“你要带我去哪?”然而,话音未落,黎浩辰便将苏沫推进了旁边的一间卧房。贴着门边站着四个女佣,她们微笑着看向苏沫“小姐好。”

  苏沫有些惑,转眸看向黎浩辰“什么意思?”

  黎浩辰吩咐四个女佣离开,然后拉着苏沫往卧房里面走去“这里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

  “我以后住的地方?”他是要她搬到别墅来?

  “对。”他将她拉近,搂住她的“为了避免类似昨天的事情发生,你必须要搬到这来住。”因为他不确定,当季晴被封杀以后,是不是还会再找机会伤害苏沫。毕竟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在她身边,也并不一定每次都会这么幸运。1bWzp。

  闻言,苏沫嗤笑了一声“依照辰少的性格,就是要我搬到这里,也是住在你的房间,怎么会想到为我单独准备一间?”

  黎浩辰不是一直想要跟她…这该不会又是故意戏她的吧?

  黎浩辰摇头,挑眉道:“我改变主意了。”他松开苏沫,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我决定等你自己心甘情愿的爬上我的。”

  “哦?”苏沫显然有些诧异,阳光折进来,将黎浩辰笼罩起来,此刻的他分外刺眼,仿佛灼烧着苏沫的心“那这个期限可将要成为一个未知数哦~”不管如何,她心里是高兴的,因为她猜到了黎浩辰的本意,他又为她破了一次例,尊重女

  黎浩辰转过身,悠哉的靠在落地窗上,抱肩打量着苏沫“这个期限不会很远。”

  苏沫看着黎浩辰自信的俊脸,心中竟涌现一丝甜蜜的感觉。她将小手背到身后,轻点着脚尖,略带调皮的笑道:“辰少会不会太有自信了?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答案。”

  黎浩辰魅一笑,笃定的回答:“不!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知道,苏沫和他一样,都已经动了心。如果放在以前,他们是绝对不会在同一个空间里这样心平气和的对话,更不会仿若情侣一般说着这种暧昧的言语。看着苏沫脸上出了笑容,他悬着的心好像也安下了不少,至少她暂时不会再纠结于那件事当中。

  走近苏沫身边,他宠溺的扬手,轻戳一下她的额头“我已经都代好了,有事你可以去找木毅,他会帮你。我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晚一点安琪会过来。”

  语毕,他一如从前,角轻扬,径自越过她身边往外走去。苏沫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她伸手抚过方才黎浩辰戳过的地方,在黎浩辰开门的瞬间,她骤然回身叫住他“诶--”脸上有一丝小女人的羞涩与别扭。

  黎浩辰脚步一滞,他侧目,好笑的望她“有事?”

  苏沫摇头“没事。”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内个,我等着你回来。还有…谢谢。”

  黎浩辰听罢,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开门离去。然而,却在门合上的刹那,他眼底连同着角都扬起了一种叫做幸福的微笑。

  盯着门板,苏沫站在原地静静傻笑,心中则是暖暖的。

  似乎…这样的感觉也不错,或许,她可以试着假戏真做,大大方方的爱一次。

  因为,她渐渐发现,在黎浩辰面前,她再难像最初那样肆无忌惮的斗智斗勇。尤其是经过了流星雨之夜和昨天…之后,她对他的感觉好像彻底变了质,真心早已超过了利用。

  黎浩辰,我可以爱你吗?

  我可以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在你面前吗?

  我们可以像正常的恋人夫那样幸福吗?

  苏沫看着门板,在心里喃喃的自问。

  发一体及光。就算她想反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心早就不受控制了…

  黎浩辰前脚刚走,木毅后脚便敲门“小姐?”

  苏沫急忙打开门,微笑相“你好。”

  木毅双手恭敬的放在身前“小姐您好,我是辰少的管家木毅,有任何问题您都可以叫我。”说着,他一挥手,跟着几个女佣端着牛和土司进来“是这样的小姐,辰少走时特地吩咐,让我们把早餐送到小姐房中,好方便小姐享用。”

  苏沫含笑点头“谢谢你。”

  木槿礼貌的摇了摇头,待女佣将早餐整理好退出来后,他便颔首道:“如果小姐没有什么事要代,就请先进房用餐吧。”

  苏沫瞥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应道:“好,那你先去忙吧。”

  木毅一鞠躬后,带着女佣转身往楼下去。关上门,苏沫释然一般的依靠在门板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一边抚着肚子一边走向桌子那边,她的确是饿极了。

  拿起温热的牛杯,正要喝时,蓦然想起她还没有洗漱!17623091

  轻轻吐出一口气,苏沫皱紧了眉头,嘴巴好臭~~~放下杯子,她往卫生间走去。洗手盆上方的架子上,整齐的放着巾与牙具,犹豫着拿了下来,却有些忐忑。

  这会是新的吗?这间该不会是客房吧?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安琪的叫喊声“沫沫!”

  安琪?

  苏沫一喜,连忙扔下茶具往外面冲去,然后不管不顾的只扑向安琪的怀抱。

  安琪立刻扔下手中的大包小包,接住苏沫,一边扶着她的头一边安慰道:“见到你平安无事真好。”她气急的捶打着苏沫“你个臭丫头,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连个电话都没有!你知不知道啊,从昨晚到现在我都没有安下心,要不是听夜子凌说你被黎浩辰带回了别墅,我真的就直接冲到你的公寓去了!”

  苏沫将脸深深的埋在安琪的颈窝里,不言不语,任由安琪责备。

  良久,苏沫才肯松开安琪,看着苏沫有些红肿的眼,安琪心疼的嘟起嘴“瞅瞅你这个可怜的样子嘛,心疼死我了。”她微微扬“不过还好,还好都过去了,还好你平安无事。”说罢,她一脸坏笑的从地上随便捡起一个手袋,进苏沫的怀中“这颗都是些价值不菲的限量版女装哦,还有些奢华的日常用品。”

  苏沫凝眉,将手袋中的长裙拿了出来“好美的长裙啊,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她俯身,亲上安琪的脸颊,反被安琪伸手挡了回去“呀,你可别谢错了人。这些花的可都是你那个身价千亿男盆友的银子,哎呀,那我还不得往死里刷啊。”

  “是他---”握着裙子的手蓦然收紧,苏沫轻轻抿,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

  “啧啧啧---”安琪围着苏沫转了两圈,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她“哎呦呦,这家伙笑的,一大早的谁给你喝蜂了啊?”

  苏沫不理会安琪的调侃,将裙子回手袋,转移话题“日常用品是哪个口袋?”

  安琪从地上拎起了一个红色的手袋,却在苏沫伸手去接的时候故意藏到身后“告诉我,你是不是动心了?是不是已经爱上黎浩辰了?”

  苏沫白了一眼安琪,有些别扭的撇开目光“别闹了,赶快给我吧,我都要饿死了。”

  安琪坚定的摇头,眯着眼,像是审问犯人一般死盯住苏沫“就算答案是肯定的,我也不会觉得稀奇。因为如果换做是我,知道一个男人肯为我废了两个害我的人,我也一样会芳心暗许,甚至要比你疯狂许多。”

  “废了两个害我的人?”苏沫不解的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下子换安琪愣住了,反问道:“不是吧?难道黎浩辰没告诉你?”

  苏沫有些急了,她迫切的拉住安琪的手臂“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安琪面带笑意,一副羡慕的神情。

  只见她扔下手中的袋子,然后郑重的握上苏沫的双手“沫沫,我想说,你真的很幸福,真的没有看错人。你知道吗?黎浩辰为了你,差点就杀了那两个害你的男人!幸好夜子凌及时赶到,才阻止了这场悲剧的发生。但他却仍然为了你,分别废了他们的手臂和腿,算是惩罚!而且今早上大街小巷的八卦杂志都在报道一件事,就是季晴被封杀!”这个消息太过震撼了,叫苏沫一时难以承受。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安琪,仿佛在置疑这件事的真实!可安琪是她最信赖的人啊,她是绝对不会欺骗她的!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心狠狠的一颤,她真的好感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人为她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欢喜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黎浩辰这个大傻瓜,为什么早上没有对她说?为什么不告诉她,他为她做的这一切?他也是爱她的对吧?原来并不只是她一个人在挣扎…

  安琪亦能感受到苏沫的欢喜“沫沫,我是真的为你高兴。”

  扬手拨开苏沫额前的碎发,她鼓励道:“顺着自己的心走吧,别再错过了一个爱你的人。其实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在复仇这条路上,你意外的收获了一份爱情。所以上帝还是公平的,它在让你失去亲人的同时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个爱人。”

  苏沫抿看着安琪,有些犹豫,有些踌躇“可我接近他是为了…”

  安琪坚定的摇头“沫沫,你记住,你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没错,你接近他的确是为了利用他,可是在这过程中付出真心的并不只是黎浩辰一个人,还有你,你不要告诉我对他没有感觉!当初的目的不重要,从现在开始,你就当做自己是他黎浩辰的女人,你是因为爱他才来到他身边的!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及你当初的目的!”

  苏沫闻言,乖乖的点头“好,不提。我只是因为爱他,才接近他。”尽管她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可心里仍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罪恶感。安琪笑的苦涩“沫沫,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

  如果夜子凌也会像黎浩辰对待苏沫一样的对待她,那么就是让她死,她都心甘情愿。

  看着安琪眼底深处的那抹伤痛,苏沫心痛的一把拥住安琪“安琪,你不要难过,我相信早晚有一天,夜子凌会被你的痴情打动,他早晚都会回心转意。”她轻轻微笑,抚着安琪的脊背“傻妞,你还有我,这个最好的姐妹。不管如何,我都会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

  有时候,姐妹远比情人更要死心塌地。她们该是多么庆幸,庆幸在彼此最苦最难的时候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有一个人可以无条件的听你倾诉,替你分忧。

  +++

  黎氏,总裁办公室。

  余薇捧着文件站在办公桌旁“由于昨天临时取消新品首秀,公司中怨声载道,那些股东们更是要求召开紧急会议,让辰少出一个完美的补救方法。”

  黎浩辰将桌上的文件“啪”的一声合上,角的笑意越发狠。

  他知道,等着看他笑话的人不止公司里的那群老匹夫,或者还有黎翔。又或者说,这样的联合起义与黎翔有关也说不准。尽管他从来都未对黎翔摊牌,但是黎翔背地里做的那些事,他也都清清楚楚。自从黎翔将黎氏交给他开始,便在不同时候伴着不同的角色。明面上,他力他到底,背地里却又频频暗算他,阻挠他在黎氏建立自己的威信。

  虽然他说不上黎翔为什么要这么自我矛盾的做事,但也能猜个大概。就像是他明知道黎翔每次借由最复健出国,实则都是为了寻找他那个大哥,不过就是看破不点破罢了。

  或许正如他猜想的,黎翔是怕他建立了自己的威信,将来不好将黎氏交给黎沐辰。

  沉思了片刻,他冷然开口“二十分钟后,召开紧急会议。”

  余薇点头,应道:“好,我这就去准备。”

  黎浩辰向后一仰,疲惫的靠在老板椅上。

  其实自从他接下黎氏总裁一职后,又何尝不是费尽心力的在做事。可私生子毕竟是私生子,对黎翔来说,他根本没有资格继承黎氏。若黎翔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又将他救于水火之中,他怎么会放过黎翔?只希望黎翔不要将他最后仅剩的一点敬重都亲手毁去。

  会议室。

  “这皇太子架子就是大哈,让咱们这帮叔叔长辈们等着。”一个中年男人哼笑着说。

  “就是说,真是没教养!”另一个男人附和着。

  “哎,这次看他怎么代?为了一个女星竟然置黎氏于不顾,真是毫无责任心!”

  “到底还是个臭未干的头小子,终究成不了大事!”话音未落,会议室的大门被拉开,黎浩辰从外面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直接绕过众人坐到主位上去。

  众人自顾自的摆着手中的文件,咳嗽的咳嗽,低头的低头,完全无视黎浩辰。

  似乎对这样一幕也早就见惯不怪,黎浩辰根本不在乎。在他眼中,养着这些人就等于养着饭桶废物是一样的,除了会挑事,再没有别的本事。

  敛了敛眼,他冷声道:“各位长辈既然急着召开董事会议,该不会打算一直沉默吧?”

  +++

  非常感谢追文的宝贝们!深深鞠躬!

  暖在此保证,文文精彩持续升温,绝对不让乃们白花一分钱!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诱欢,总裁情人太销魂   下一章 ( → )
总裁,这不正天价缠绵,绑校花的偷心高我等你转身的金屋弃女有罪,霸扛着boss迷糊娇妻进错丑妃本倾城梅兰魔法大陆恃宠而骄,世无爱不做,腹
免费小说《诱欢,总裁情人太销魂》是由作者艾暖心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诱欢,总裁情人太销魂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诱欢,总裁情人太销魂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074章等你主动(万更,跪求订阅)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