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佛学 第十六章 天下无敌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极乐佛学  作者:松柏生 书号:34127 更新时间:2015-5-15 
第十六章 天下无敌
  等他来到“圣女山庄”上空时,发现整个“圣女山庄‘中已经站着黑的一

  大批人了,还有人在下面作生死搏斗呢,地上已经死了很多人,由于距离较远,看

  不清来者是谁。

  不知是哪个兔嵬子,乘他不在时攻战他的“圣女山庄”不过好在这一次他来

  得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等他降落在地时,有个眼尖的“牡丹圣女教”教徒叫了起来:“我们的米大教

  主回来了。”

  受那叫声的影响,众人纷纷朝米夭乐这边看过来,在手的双方此时也纷纷住

  ‘手不打,往他看了过来。

  “牡丹圣女教‘的众姐妹们此时显得很搬动,特别是上官玉雯,欧倩、慕容

  宝珍,还有在”医死人“牛乾的精心护理下已经康复的”牡丹圣女“,显得特别

  动。

  一不见,如隔三秋。米天乐与众女温存一番后,把脸转那些来犯者。

  只见宋者赫然是“所罗门”那般人,其实米天乐也早该料到了,因为除了“所

  罗门中的人外,其他的武林人士几乎不知道隐秘的”圣女山庄。带头的‘所罗老人

  ’此时正朝他嘿嘿冷笑。

  米天乐那两道骇人的光芒直刺向“所罗老人”只把对方刺得蔡不住地打了个

  寒颤,道:“柳如,你竟然乘我不在,而私自带人闯入‘圣女山庄’,你考虑

  到后果了吗?”

  柳如-不以为然地朝他嘿嘿一笑,道:“吓唬我,你以为你是谁?你在又怎

  么样?还一样不是被老夫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由于米夭乐此时已经得悟佛,所以显得很平静,只见他朝柳如慈祥地道:

  “施主,你别再执不悟了,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再试一次,看我是否如你所说的

  那样不堪一击,奉劝柳施主,见好即收。”“如果不是宇文长风那小子警告过我,

  放你一马,我早就宰了你,还容你在此如此哆嗉?给脸不要脸,无话可说。”

  “既然你不信,那就叫你尝尝我们佛界无上神劝的厉害,请做好推备!‘米

  天乐提醒过对方后,顿时一股柔和之极的劲风从他那宽大的衣袖下面涌了出来。

  柳如不知道真情,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了,宁信其有,早做准备总是好事。

  只见他身形一沉,全身泛白,顿时强悍无比的“所罗神功‘朝米天乐急涌而来。

  那股极强的“所罗神功”遇到从米天乐身上敝发的柔和之气一抵触,柳如

  庞大的身体顿时被那股柔和之劲气抛了出去。

  不过好在“宇内一鬼”柳如早已经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再加上米天乐无伤

  他之心,所以柳如虽然被甩了出去,但却安然无恙。

  此时的柳如,表情显得惊骇无比,相不到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对方的修为

  会相差这么大,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他真的怀疑自己是否中了,他妈的,天

  下间哪有这回事。

  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通病,那就是不大愿意接受一件对他不利的事实。而

  此时的柳如也是如此,他总怀疑这只不过是一种假象,是自己一时不小心所致。

  每个高手在出手时根本不可能有不小心的时候,特别是象柳如这等超商手

  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高手手真正是以性命相搏,来不得半点马虎。

  “好,老夫偏不信这个,请接我这招鬼界绝学‘情逍烟花遥’试试。”

  柳如话音甫落,顿时身化成一条淡淡的鬼影朝米夭乐急撞而来。

  来得无声无息,没有了隐隐风雷声,更没有了山崩地裂地空气被撕裂般巨响。

  米天乐一见到对方的鬼影顿时笑了,笑得好开心,身形在笑声中已经幻化成了

  一圈光影,把来势奇快地的那道鬼影圈在当中。

  鬼影在空中无论如何左冲右撞,就是无法冲破那道闺在他外面的光圈。

  最后那道鬼影也许显得力不从心。往地下直坠下去,在鬼彰直坠下去的身后传

  来一声凄厉的恐怖的惨叫声,那叫声自然是鬼影发出的。

  当那鬼影将要坠地时,空中突然又多了一条黑色的影子,象一道幽灵划空而过,

  正好接住了直坠下去的鬼影,然后把带到一丈开外.柳如面色苍白,望着救了他

  的宇文长风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不要说了,我们毕竟是同门!“宇文长风放下柳如,站起来往米天乐的立身

  之处走去,冷冷地笑道:”想不到一不见,阁下有如此高的身手,连‘宇内一鬼

  ’也不是你的对手,在下实在应该恭喜你.同时也给我带来一份乐趣。“

  米天乐虽然不知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要向对方表示谢意,因为礼

  不可废。

  “多谢上次宇文兄救了在下。”

  “有什么好谢,我说过我们之间已经一笔勾销,只留下你夺我女友之恨。”

  米天乐想不到对方会重提这个话题,只见他着急地朝对方道:“宇文兄,感情

  这东西是不能勉强的。‘宇文长风不以为然地朝他冷笑道:”如果不是你死皮-脸

  地介入,她会抛下我而跟着你吗?你做梦!“

  “宇文兄,天下的美丽女孩多得是,你又何必在乎她,对我苦苦相呢?”

  “放,既然天下间有这么多的漂亮女孩,那你为何又偏偏选中我的女友呢?”

  “这…”米天乐一时无语以对。

  “长风,你不要这样。长风,你…

  上官玉雯在后面不停地叫着,但是任凭她叫破了喉咙,宇文长风就是不理她。

  良久,米天乐才平静地对宇文长风道:“你想怎么样?”

  “你有无胆量跟我打一场,对着她的面打一场。说!你有无此胆量。”

  “我们之间又何必要非打一场不可呢?”“米天乐你怕了是吗?当年你勾引我

  女友时,胆子不是很大吗?”‘住口!你的臭嘴给我放干净一点,谁勾引你的女友

  了,我们是两厢情愿。“

  “少废话,你到底敢不敢跟我打一场?”

  “你别以为你学成了神,仙两界绝学就已经天下无敌了。好吧,我就让你知道

  天外有天。”

  ‘迟早要答应,为何当初不爽快点。“

  宇文长风还站在那里少右说哪门子的风凉话。

  宇文长风在说完这句话后,人已经化作一缕轻烟,往米天乐身上急撞而去。

  由于他此刻也知米天乐已非当时吴下的阿蒙,所以在一出手间就已经用上了神、

  仙二界的绝学“花空烟水”和“风烟云散”两项旷世奇学,一招一式夹着丝

  丝尖锐的破空声,往米天乐全身罩去,不留一丝空隙给对方。

  米天乐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强悍的对手,他在惊骇之下,身形不断地急转起来,

  也忘记了佛教所祟尚的不杀生,而使、出了魔界中奇绝天下,杀尽苍生的杀招“万

  道朝拜。”

  一股恐怖得无以复加的无上杀气,顿时在空中弥漫开来,不留一丝一毫的空隙,

  渗入到每个人的孔中去。

  他这一次使出这一招魔界杀招,比以前任何一次使出时都要恐怖得多,场上站

  着的那些人,有些功力稍差的,爱到这股杀气的浸袭早已经扑通扑通地倒地死去了。

  这一着出人意料的结果,连米天乐自己也没有想到,更是震骇了全场的所有人。

  米天乐在惊骇之下,连忙收回部分功力,不过饶是如此,宇文长风也已经口吐

  鲜血,朝外急飞而去,好在他早就已经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再加上米天乐已经在

  最后的紧要关头收回了部分功力。

  所以宇文长风虽然口吐鲜血,但却并没有受到重的内伤,只是一点轻伤而已。

  米天乐这不可思议地一击,不但震呆了全场的人,更驻呆了他自己。

  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人走动,也没有出声,因为大家都还一直在不可思议中未

  回过神来。

  最后还是“宇内一鬼”柳如首先清醒过来,他见众人还怔在那里,跑过去抱

  起宇文长风朝外急掠而去.“牡丹圣女‘首先惊觉,出身追赶时,已经被米天乐

  拦住了,只见他平静地道:”让他们去吧,何必赶尽杀绝了?“

  “可是锄草不除,春风吹不生,后患无穷,我们不能放过他们。”

  “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佛有好生之德,你就放了他们吧,他们不敢再来了。”

  “佛你妈个头,你怎么一回来整个人都变了,按照你的说法,那么我们统一江

  湖的霸业不是也要取消了吗?”

  “那是当然了,多谢圣女了解我。”

  “了解你个头,你如此没有雄心壮志,你怎么对得起我那死去的母亲啊。”

  “可是,我们即使统一了武林,又有什么好处,我们现在不是活、得很好吗?”

  米天乐摇着她的香肩,为难地苦着脸道。“牡丹圣女”伏在米天乐的怀里象受

  了无限委屈地泣起来,哭得米天乐只有不断地低声念着:“阿弥陀佛”

  良久“牡丹圣女”才仰起那张梨花带南的俏脸来,带着颤抖地声音道;-一

  切都依你吧,谁叫我爱你。“

  正在无计可施的米天乐,一见对方终手同意跟他在同一条线上,顿时高声大叫

  起来,而后紧紧地抱住她,那张臭嘴更是紧贴着那道丰润的香了过去。

  只得‘牡丹圣女“透不过气来,不停地在他怀中挣扎颤抖。

  “所罗门”的人在片刻间早已经逃得一千二净,一个不剩,一场血腥之战就这

  样化为乌有。“牡丹圣女教”众姐妹正在不断地清理现场,都远远地避开正在消魂

  中的他们两个。

  第二天,‘牡丹圣女教’的全部人员皆从她们占领了的门派中撤离了回来。

  扛湖各大门派又恢复了自由。

  江湖也从此归复了平静。

  三个月后的一天。“圣女山庄”整个挂灯结彩,喜气洋洋,人来人往,热闹非

  凡。

  这一天是“牡丹圣女教”教主米天乐的大喜之,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

  向米天乐道谢,特别是曾经被“牡丹圣女教”征服过的各大门派,如果不是米天乐

  大发慈悲放过他们,也许地直到今他们还没有抬头的机会。

  今,她们“牡丹圣女教”的教主夫人一共有四个,她们分别是:上官玉雯、

  欧倩、慕容宝珍和“牡丹圣女”

  今,她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做新娘,那张张脸,在今都莫名地涌上一朵红

  霞,丝毫没有一点江湖儿女的大方。

  今,她们变得羞涩起来,也许是因为她们在今都要做新娘了。

  当然这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米天乐了,他一下子娶进了四位如花似玉的美

  娘,不知他几生修来的福,他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正当众人皆沉醉于一片喜气洋洋之中,突然一股森森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米天乐,你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来!”

  众人闻声一怔,不知外面到底发生了杆么事情,一时之间纷纷朝外涌了出来。

  不知何时,宇文长风已经站在了“圣女山庄”的外面,跟他一起来的还有那

  “宇内一鬼”

  柳如。米天乐他想不通对方明知不是自己的对手,还采这里纠不休干嘛。

  宇文长风一见米夫乐出来了,狂笑道:“米天乐,你是否有胆再跟我打一场?”

  米夫乐摇摇头,似乎没有那个兴趣地道:“我们之间已经过手,再打下去,

  其结果还不是一样?今天是我的大喜之,两位不妨进去喝他几杯,到时在下再敬

  两位几杯如何?”

  宇文长风还想再接下去道,可是早被‘宇内一鬼’柳如接过去了,听见他鬼

  魅般地嘿嘿笑道:“宇文长风已经练成了鬼、神、仙三界武功,也就是我师父当年

  的‘无极神功’,不过他现在的一身修为比起我师父‘无极老人’,有过之而无不

  及,年轻人,你觉得自己有把握打败‘无极神功’吗?那你也太天真了。”

  “宇内一鬼”柳如的话,讲得米天乐全身一颤,他仔细一看宇文长风,发现

  对方比三个月前,武功修为不知增进了多少倍。

  如果柳如的话是真的,那么宇文长风现在的一身修为不是太可怕了吗?

  一想到“无极神功”他就想到他们未曾见过面的师父“极乐活佛”“极乐

  活佛”一身修为盖世,但却依然不是“无极神功”的对手。这在他老人家坐化前还

  一直眈眈于怀。

  以他老和尚师兄的推断,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了他师父“极乐活佛”的当年

  修为,完全有资本与“无极老人”的“无极神功‘一争高低,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

  假如对方的身手真正达到”无极老人“当年的境界亦或是超过”无极老人“

  当年的境界.如果自己能够打败宇文长风,那就不是等于打败那功力无双的

  “无极老人”

  了吗?不是-手为“极乐活佛”了却一桩心愿了吗?

  在考虑再三之下后,米天乐朝对方笑道:“好,我答应你的挑战。不过这一次,

  假如还是你输了,今后不得再找我的麻烦。”

  “没问题!出手吧!”

  这一次宇文长风回答得很爽快,因为他不相信他的“无极神功”会不是他米天

  乐的对手。

  大喝一声,宇文长风暴弹而起,往米天乐急冲而去。米天乐一声长嘶,也不示

  弱,移动如行云水,朝飘过来的黑影急速封去。两个举世无双的高手终于碰在一

  起了。

  瞬息间,飞舞的弧手掌刃曳掠,弹闪翻腾,与浩大的劲力相互碰撞绞,

  就似是万千星团绕着一熊熊燃烧的火山穿织的月要透进去,燃烧的火山却以它

  的热焰舌力加以拒抗,而风声尖锐,力量澎湃扬。

  这时,除了掌影腿势带起的幻象外,根本就看不见那拼斗中的两个人.斗场上

  的两人战得难分难舍,鬼哭神号。外面观战的人更是将一颗心提到腔子上去,每个

  人莫不暗捏冷汗,目眩神,连大气也不敢上一口了,压抑得几乎窒过去。

  慕容宝珍的一双俏眼虽然不停地左右上下转动,却仍追搔不上较斗者双方的身

  法招式,她直看得眼花缭,头昏脑,逐渐连人家那种绝顶的移动轻功也看不清

  了。

  只见一阵风扑着一阵风,一般力追着一股力,仿佛两个带着气流的精灵在追逐

  奔腾,根本就分不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急促地息着,慕容宝珍宛如感到连天与地也在转动了,她脑子里嗡嗡作响,

  文又闷,双眼看出去全是模模糊糊一片。

  顿时,她整个人也跟着摇摇晃晃起‘来。与摹容宝珍并肩站在一起的“牡丹圣

  女”适时惊觉,她连忙将慕容宝珍扶住,关切又纳罕地小声道:“宝珍姑娘,你怎

  么了,不适?”

  闭上跟,慕客宝珍了好一阵子,才面色苍白地沙着嗓子道:“圣女姐姐”…

  …

  他们…他们的动作太快了…我看得头晕。

  “牡丹圣女”不觉哑然失,紧揽着她道:“是的,他们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这全是一种超绝无比的移掷法。别说你,就是我也觉得视线来不及跟上呢…”

  当她们还在那里讲话的时候,场上斗的两人也已经分开了。

  从表面上看,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刚过丰的二百招之内,到底谁占丁上风-

  米天乐见自己用了这么多的招式根本奈何不了对方的“无极神功”顿时用

  上了学自秘室的魔界至高无上的杀招“万道朝拜”

  顿时一排排,一溜溜,一行行,一片片,一圈圈地漫天杀气如刀刃掌影般骤然

  从四面八方,各个不同的角度倾泻向对方,而它们并不是采取正常的攻击惯势,而

  似巨澎湃,群山并颓,瞬息间飞沙走石,尖啸如嚎,仿佛宇宙中的力量完全在这

  个时候涌向了宇文长风。

  宇文长风上次就是败在他这一招“万道朝拜”手下,这一次他再也不敢大意。

  只见长啸声颤抖着扫扬而起,宇文长风单是旋地,猝然连串地狂转急回,在这

  闪电般的转回中,他长臂暴起,划过一弧大圈,由左右斜圈蓦翻,只见气回力旋,

  天云变,掌山腿桩漓纵横,暴响如雷。

  于是一阵无形无影的罡烈力道,象突然在空气中沸腾起来,宛如天神的巨掌在

  猛挥,带着无可比抉的雷霆之威翻涌排挤,天与地间充了尖锐的呼号。

  四周空隙展现出一片凌盈的蓑,象是来自九霄的咆哮震撼着这里,来自大漠

  的狂飚席卷着这里,这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甫始产生,宇文长风的双掌已催动着这股

  奇异力量扩展,变幻着鬼魅似的方向飞闪如刀刃般片片向四面八方飘过来的杀气飘

  然而去。

  于是,只见云潦风号,万象混蓑,掌腿齐飞,厉啸似哭,就在这种令人心惊胆

  裂的声势中“嗤嗤”的一声裂帛之响张扬开去。

  一条白色的人影左弹,一条黑色的人影右。刹那间,一切又归向了沉寂!

  沉寂了,好心颤的沉寂…

  方才那惊涛骇的情景业已消失了。

  站在左边的米天乐脸色铁青地望着还在右边不住地着大气的宇文长风道:

  “无极神功果然天下无双,难怪当年‘无极老人’会横行天下几百年没有对手。”

  “你那几手不知从哪里学过来的功夫也不错。”宇文长风终于过气来,惺惺相惜

  地道。“我们依然还分不出胜负,请再接我一招,试试看。”米天乐意犹未尽地道。

  “我当然奉陪到底,来吧。”

  米天乐一声长啸,人已经随着那震耳的啸声往空中直飞上去。在飞上去的同时,

  他朝对方推出一招佛门至高绝学“母仪天下”这一招在他的脑中已经根本没有招

  式的招式。

  他挟着自身近六百年的功力,推出这一式佛界绝学,顿时空中被一片祥和之气

  所笼罩,每个人不管有多大的仇恨和不开心的事,都在这一片祥和之气中,大彻大

  悟,没有了一丝的杀气,代之而起的是一片笑脸,一片祥和。

  随宇文长风那“无极神功”而发出的那股劲气汹猛的杀气,逐渐地被那祥和之

  气冲淡,渐渐地消失于无影无踪了。而宇文长风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似乎他此

  刻不是与米天乐做生死搏斗似的。

  渐渐地宇文长风痴呆地站在那里,好象入神了一样,久久未动半步,脸色苍白

  无比,好象刚刚才大病一场似的。

  .空中的那场祥和之气终于散去,米天乐全身冒汗地站在那里不停地气,

  似乎刚才那一式“母仅天下”比他跟对方打个几天几夜还要用力似的,脸色苍白如

  纸。

  “米天乐,你投事吧。”众女关切地问道。

  “没事,只是觉得全身有点累而已,我想去睡一会儿就会没事了,总算打败了

  ‘无极老人’的‘无极神劝’。”

  米天乐的声音讲出来不知道有多兴奋。

  说实在的,米天乐他也应该为之兴奋。那“无极老人”的“无极神功”的确是

  天下无双的旷世奇学。

  如果不是他在秘室中学会了佛界那一招功德无量的“母仪天下”如果不是他

  吃了舍利后大彻大悟,锝悟佛道,而把“母仪天下”的华完全发挥出来。

  如果他不是他在年少时被雷电所击,使他全身带电,而那位老和尚师兄以其深

  厚的内力修为把他身上的这股特异能量熔化掉,刺了舍利子的药效,使他功方大

  增,他是绝对无论如何不是那奇绝天下的旷世奇学“无极神功”的对手。

  正由于以上种种原因,才使得他把佛界奇学惨悟到最高境界,打败了“无极老

  人”曾经傲视天下几百年“无极神功”从而一跃而成为神、仙、魔、鬼、佛、人

  六界的第一人。

  婚宴很快就要开始了,宇文长风和那“宇内一鬼”柳如已经被米天乐的无上

  佛法所感化,他们之间的一切恩怨一笔勾销,也留下来跟大家一起喝喜酒。

  米天乐功力深厚,他只是略微调息一下,又马上恢复了正常,他换过一件衣服

  后又出来招呼旁人,好象刚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武林四仙到!”不知谁喝了一声。

  米天乐一听说他的三位师父来了,连忙出去接。门外赫然就站着名动天下的

  “武林四仙”米天乐见“武仙”夏雷也到这里来了,颇觉奇怪,不过他心里奇怪

  归奇怪,嘴上还是招呼道:“三位师父和夏前辈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哈哈…今是我们徒儿的大喜之,为师怎么会不来喝它几杯助兴呢?”

  “酒仙”秋雨朝他呵呵一笑遭。

  “你呀,只知道喝酒,到时别喝醉了。”

  “赌仙”在旁故意向“酒仙”秋雨起哄道。“笑话,我秋雨乃酒中之仙,又怎

  么会醉呢?

  到时醉得还不是你们。“

  眼见着他们要在外斗嘴起来,米天乐连忙出来打圆场道:“今是徒儿大喜之

  ,你们都要给我尽兴喝醉为止,不醉不归。”“不错,还是夭乐说得好!”白云

  道。

  正当众人站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时,唯有“武仙”夏雷站在那里一声不响。

  “仙”白云见此情景,连忙拉过米天乐道:“我们知道今是你的大喜之

  特意拉夏前辈一起来闹它一闹,天乐你还不快请夏前辈?”

  米天乐当然知道“仙”的意思,连忙邀请“武仙‘夏雷入内上座。其它三仙

  随后跟进。

  一路上“赌仙”古凤忽然扯住了米天乐的衣袖道:“我们怕夏雷那家伙的徒弟

  会对你纠不休,乘今天这日子来闹事,所以我硬是把夏雷这家伙请了过来,他徒

  弟还没来吧?”古风关切地问道。

  米天乐听了后忍不住“扑噗”一声笑出声来,道:“师父你们放心吧,他早就

  来了,不过被我收服了,现在很听话,在里面呆着。”

  “哇…那实在太好了,我徒弟终于打败了‘武仙’夏雷‘的徒弟。”

  “赌仙”在激动之余,再也忍不住地叫了出来,米天乐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顿时众人的眼睛齐向“赌仙‘古风这边望了过来,古风虽然是老江湖了,脸皮

  颇厚,不过此时,他的脸也不为之红了。

  当时“赌仙”古风的这句话,其他三仙也听得清清楚楚,自然这结果是有人为

  主喜有人为之尴尬,尴尬得几乎要钻到桌子下面去。

  “酒仙”、“赌仙”、“仙‘一听到这个让人振奋的消息,几乎抱在一起高

  呼出来,如果不是”武仙“在场,特意克制的话,因为他们怕对方下不了台。

  至少好歹他也是他们拉过来的,他们总得给对方一点面子,因为一个面子对人

  是很重要的。

  “牡丹圣女”等人一听说米天乐的三位师父来了,连忙出来接。

  可是“牡丹圣女”的目光一投到了“武林四仙”中的“武仙”夏雷,顿时粉脸

  一沉,一声娇叱,闪屯般地往“武仙”

  夏雷扑了过去。

  米天乐一时之间还未回过神来“牡丹圣女”已经攻到。变起仓促,站在“武

  仙”夏雷身边的三仙只有一齐出手挡住对方一招。

  毕竟“武仙”夏雷是他们请过来的客人,他们不希望在他们面前受到伤害。

  “砰!”地一声震天巨响。

  “牡丹圣女”不住“武林三仙”一击,顿时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朝后急飞

  而去。

  米天乐见机得快,飞过去一把把她抱住,只见他怀中的“牡丹圣女”只是脸色

  苍白了点,倒并没有受伤。知道师父已经手下留情了。他也就放下了一颗心。

  “武林三仙”硬接了对方一招后,再也忍不住,纷纷朝后退了一步。

  三人不由地齐了一口冷气,颤声道“想不到‘牡丹圣女’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总算领教过了,还差点命丧对方之手。”“我们怎么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今天

  是徒儿,大喜的日子,”“仙”白云提醒道。

  “不错,我们都是乌鸦嘴。

  其他二仙听了,附和着道。

  “牡丹圣女”躺在米天乐的怀里,望着米天乐幽幽地道:“天乐,你替我杀了

  ‘武仙’夏雷,替我妈妈报仇,算我求你了。”可是这恩怨相报何时了,你就放他

  一条生路吧。何况当年你母亲杀戳太多,如果都要报仇的话,那又找谁去报呢?“

  米天乐显得很为难地苦劝“牡丹圣女”道。

  “我不管,你不答应的话,就让我打好了。”

  “牡丹圣女”挣扎着下去真的要杀那“武仙”夏雷,在大喜之她也不避这个

  嫌。无奈之下,米天乐只有痛苦地道:“好吧,你的仇也就是我的仇,让我动手

  好了。”“你真的帮我报仇,那真谢谢你了。”

  米天乐并不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强聚他近六百年的功力于双掌之中,随时可

  以出手。

  “武仙”夏雷知道对方要杀死自己,他是绝对逃不掉。所以也就一动不动地站

  在那里。

  空中顿时出现了一片样和之气,原来米天乐拼着耗出大部分功力也不要杀了对

  方,而宁愿以佛法无边的佛力去感化去化解这一段恩仇。

  “牡丹圣女”见了心中不忍,软下心叫道:“我答应你放弃这段过节,你收功

  吧。”

  刚升起的那股祥和之气,很快就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每人睑上为之欢喜的笑

  脸。

  米天乐轻拥“牡丹圣女”柔声地道:“真是委屈你了,今后我会好好特你的。”

  ‘米天乐!你千万劝这么说,我能得到你,就已经很高兴了,希望我们令生今

  世永不分离!“

  “永不分寓!”米天乐轻轻跟着道。

  “老夫三天没吃饭了。肚子都-得快受不了了,你们怎么还不开宴啊?”

  突然间这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米天乐闻声朝那个人塑去,只见是一个他似曾相识的老人,不过一时之间米天

  乐又想不起对方是谁?

  “赌仙”古风连忙替米天乐介绍道:“这位是你祖师叔,人称‘赌疯’的马靖

  山祖师叔,快来见过!”

  “噢,原来是你,哈哈…”两人口中是同时叫了出来。

  “怎么,你们曹经认识的?”古风奇怪地向道。

  “怎么会不认识呢?当年在扬州还不是他老人家在我赌输后,把我卖到院打

  杂工。”

  米天乐终于想起来,朝众人道。

  众女连忙问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米天乐于是把当年的事情再细说了一遍。

  “原来你全身如此脏兮兮的。今后可不许碰我,不然我要你好看的。”

  欧倩警告米天乐道,其他三女随声附和。

  “过了今天。你们都是我的老婆,到时你叫我不要碰你一们也不行了,我己经

  是合法了。

  “对!对还是徒儿说得对!”

  “仙”白云乘机在旁起哄道。

  “赌疯”马靖山坐在那里白了一眼“仙”白云道:“我说白老头儿,你徒弟

  可比你强多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下子就泡到四个美天仙的国际级大美人。

  哪象你啊,到了这个年纪还未有一个合适的女人。我看到时还要你徒儿教教你、

  让他早找个师娘过来。“

  “仙”白云见之,毫不相让地道:你呀,老不正经,竟然会把自己的晚辈卖

  到院去打杂。天乐,到时你也跟你祖师叔赌一把,如果他输了,以牙还牙把他也

  卖到院中去,看他以后还会不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你放心,你现在的赌技决

  不-于他。“

  米天乐见师父这么说,一时之间也不知可否,正当他不知如何回答时,那“赌

  疯”马靖山已经朗朗一笑道。

  “很好,老夫还没有怕过谁呢,即使要赌也要先填肚子再说,你总不能叫我-

  着肚子去赌吧。

  上菜!快上菜!“

  “几时你变成了主人呢?哈哈…”“…”“于是,大伙全笑了。

  清朗愉快的笑声洋溢在空气中,飘在整个“圣女山庄”更笑在每个人的心

  里。

  一场隆重的婚礼就在大家的笑声中进行。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极乐佛学   下一章 ( 没有了 )
豪侠鸳鸯掌雷神震天风云武天红豆江湖剑啸江湖蓝衫花满楼龙虎风云(武罗通扫南迷光血影神剑山庄圣剑双姝武林十字军
免费小说《极乐佛学》是由作者松柏生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类似极乐佛学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极乐佛学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六章天下无敌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