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佛学 第十三章 众美齐归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极乐佛学  作者:松柏生 书号:34127 更新时间:2015-5-15 
第十三章 众美齐归
  “牡丹圣女”居住的“茅庐舍”

  这里景倒也清幽宜人,米天乐认为在这里养病调息最合适,所以他才把慕容

  宝珍带到这里采静养疗伤。

  现在,是清晨,他们到这里后的第十天。

  天气并不太好,空中是灰茫茫,乌重重的低云,相当寒冷,郊外与屋面也全沾

  布了白凛凛的严霜,看这天气,嗯,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飘雪了,算算日子,也该

  入冬了…

  米夭乐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到了慕容宝珍疗伤的寝室前,他轻轻敲了几下门,

  柔和地叫道:“宝珍,你醒了没有?我又来看你了。”为了方便慕容宝珍疗伤,一

  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居住在一间房间的。

  房里,几乎是立即的。慕容宝珍的声音带着点疲倦与磁的韵味回应道:“早

  醒了,天乐,这里天气好冷啊。”米天乐闻之,不开心地笑了,只见他道:“反

  正你都有足够的理由赖在上,天气冷不冷,倒不是一回事了。你说呢?”

  转出一声娇媚的笑声,慕容宝珍在里面道:“你呀,就知道会损人,没有一点

  优点。”

  米天乐闻之一笑道:“我可以进来么?”

  很干脆,慕容宝珍道:“门没下闩,要我请?”

  当然,米天乐是自己推门而入了,他回身又将门掩好,然后目视榻上的慕容宝

  珍。

  这十余未来,有赖于“医死人”牛乾事前的悉心调治与他米天乐本人的体贴照

  顾,她的伤势可说大有起,非但伤口全痊合了,连精神也朗明快了许多。

  此时,她正半伏在榻端,曲着腿,拥着棉被,一件雪白的外裳便披在肩上,她

  那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似的自然地倾泻下来,油置的发丝衬着她白里透红的美面庞,

  衬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凝视着米天乐的明眸,那神态,妩媚撮了,也俏丽极了,简

  直就是一个人间尤物。

  米天乐不有些着地看着她,下意识里有一种强烈的,想上去亲吻她一下的

  望。

  “噗嗤”-“声,慕容宝珍笑了,她开口道:”老看着我干吗?不认识我?怪

  事!“

  突然惊悟,米天乐有些脑腆的感觉,只见他使劲地用力手,望着墓容宝珍

  道:“我,哎,宝珍,我怎么每次见到你,都觉得你比以前好看多了,漂亮多了。

  “啐”地一声,慕容宝珍羞红了脸羞涩地道:“我还不是我吗?有什么一次比

  一次好看的,你呀,就生了张巧嘴,专门哄女孩子开心,你说你是否是这样?老实

  招供。”

  米天乐连忙否认,紧张地道:“天地良心!”

  忽然,他觉得房里有点冷,游目四顾。晤!靠右的那扇窗户竟然是敞开的,从

  窗口,可以望见后面那片青翠淡绿的竹林。以及远处隐隐舶山脉,但是,却也让外

  头的寒气飘进来了。

  米天乐走到窗前,摇摇头道:“天这么冷了,还开着窗睡觉,也不怕着凉了,

  你身子尚不够硬朗,怎么这样不知爱惜了?”

  慕容宝珍忙喊道:“你要干什么?”

  米天乐回头道:“那当然是关窗了。”

  “别关,天乐,我喜欢这样,开者窗户,房里通风,房里既新鲜又清新,要不,

  会把人闷死的。你就不要关嘛。”她不依地道。

  犹豫了一下,米天乐道:“但太冷了,对你身体不好。你懂吗?”

  “不要。”

  米天乐眉头一皱,走了回来,道:“好吧,不关就不关,你想做什么,就一定

  依你就是了。妈的,我真把你宠坏了。”

  怔怔地盯着米天乐,慕容宝珍眼圈蓦地一红,她委屈地道:“你…”米天乐,

  你根本不爱我,我,我也投说什么,你就不高兴了。“

  一见宝珍竟然伤心泪,米天乐不由地有些着急,他连忙安慰地笑道:“别,

  别这样,宝珍,你也知道我是绝对爱你的,我刚才说出不好听的话,也不过就是习

  惯成自然,并没有其他含意,你怎么当真了?”

  慕容宝珍依然没有原谅对方,她仍然啼地道:“那你干嘛还皱眉?好象很不

  舒服的样子,更好象讨厌我的样子…天乐,你不高兴了,你知道我除了你再也无

  依无靠,无所投归了,不然也不会跟着你到这里来,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别摆

  出讨厌我的神态…”

  米天乐暗自叫苦,此时正是有理也跟她沮不清楚,只见他一跺脚,发誓道:

  “王八蛋对你才憎厌,我对你是不折不扣地爱,一种沥血剖心的爱,骗你一句,我

  就是你的儿子,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俏脸上倏然赤红,慕容宝珍心头却满意甜蜜无比.她又羞又急又喜地叫道:

  “不要胡说,谁…要做你的妈呀?”

  眼珠子一转,米天乐见对方终于原谅了自己,顿时心不怀好意地涎着脸道:

  “正好,你不愿做我的娘,就当我的老婆吧,将来做孩子他娘,嘻嘻,孩子他娘!”

  慕容宝珍猛一下将脸儿埋入膝前的棉被里,那种娇媚又羞臊的声音,却带着点

  低窒自棉被的隙里传了出来:“不和你说了…厚脸皮…”

  哈哈一笑,米天乐高兴地道:“我的乖乖,现在侍候你的可真叫我不容易,软

  硬不吃,不好就大发雌威,文武齐上,他妈的。比我对付千军万马还要难。”

  微微将脸儿抬起,慕容宝珍双颊红通通地道:“我就是耍气你嘛,谁叫你那么

  长的时候不来找我,你把我害得好惨。将来我也非把你惩个够,非使你怕我不可,

  你要记住噢。”

  米天乐了一下手,装做很为难地道:“那可不行,;我是堂堂圣教教主,如

  果让人知道我怕老婆,你叫我今后如何在姐妹面前抬头做人,休还是高抬玉手,放

  过我吧。”

  啐了一口。慕容宝珍佯嗔道:“我不管了,谁叫你欺辱我了。”

  米天乐闻之一怔,然后委屈地叫道:“天地良心,我几时期辱过你啦?”

  “那我怎么知道,总之你欺辱过我。”

  “啊哟,我的妈呀,你到底讲不讲理看来我还是三十六计,逃为上策,拜拜噢!”

  米天乐说走就走,真的走出了那个房间。

  “米天乐,你他妈的,不要走。”

  慕容宝珍的声音从房间里远远传出。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

  到了此时,米天乐还真的有点怕那慕容宝珍,他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又得罪了她。

  所以任她在房间里叫破了喉咙,他就是不理。当他经过“牡丹圣女”房前的时

  候,一种带有磁的声音突然从房间里飘了出来。

  “米天乐,是你吗?怎么不进来坐坐。”

  对手美天卞的“牡丹圣女”米天乐天生就有一种敬畏,现在见她叫自己进

  去,他还哪敢不进去,再说他也好几天没见着她了。

  当米天乐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站在门口,所以米天乐一抬头就看见了“牡丹

  圣女”

  这时她正穿着一身洁白无瑕的长衫,在寒风中轻轻地飘动,犹如一个不食人间

  烟火的仙子,她美的面庞光灿如花,娇雨滴,有一种湛然的异彩来自她的双瞳,

  炙热极了,明媚极了,也晶澈极了。

  米天乐倏见那目光,似乎就要被那目光所熔化掉似的,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慕容姑娘。她现在没事吧?”

  “她现在很好,多谢你关心她。”

  “牡丹圣女”的话把米天乐从飘飘然中拉回了现实,他在怔了怔后才道。

  “我不是关心她,而只是关心你。”

  “为什么?关心我?”米天乐不解地问道。

  “看你三天二头地往她房间里跑,你不觉得累,我还替你心疼呢。”“牡丹圣

  女”幽幽道。

  对方那种情意绵绵的话说得米天乐为主心动,他觉得“牡丹圣女”对他实在太

  好了。

  “你真的对我太好了。”米天乐喃喃地道。

  “如果我不对你好,我会让你带那些人进来吗?进来吧,不要站在门口了。”

  笑了笑,米天乐进入了“牡丹圣女”

  这个暖洋洋的房间,他突然握住了“牡丹圣女”的一只柔手,轻轻地道:“你

  真是太好了,我真该好好地谢你,你明白吗?

  我的宝贝,我爱你!“

  娇羞地低下头“牡丹圣女”小声地道:“你所说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可以对天发誓。”“好啦,谁要你发誓。说,你该如何

  谢我?”

  用力握着那只又软又滑又柔腻的小手,米天乐笑道:“那你要我如何谢你?

  说呀!“

  眼角瞟了他一下“牡丹圣女‘着嗓门,轻轻地道:”我要你亲亲我。“

  “可是现在是白天呀,我…”

  想不到米天乐也有不敢的时候。丁一口气“牡丹圣女”不依地道:“我不

  在乎,我就喜欢你;在这里亲我。

  米天乐想不到“牡丹圣女”会大胆得讲出这样的话来,顿时使他大吃一惊,不

  敢相信。

  抬起脸儿“牡丹圣女”望着米天乐好一阵子,她缨缓地闭上秀目,弯长的睫

  微微耸动。逐渐地,她将上身凑近,仰起儿,红儿…往米天乐发出

  致命的惑。.温柔地伸出双臂,米天乐紧紧地将“牡丹圣女”那魔鬼般的身

  材抱入怀中。

  然后,他俯下脸;在“牡丹圣女”芬芳滑润的柔上轻轻印合上他的臭,一

  张大大的臭嘴巴。

  开始是一种平静地接触,慢慢地,他起来,搂得更紧,四片也贴得更紧

  密了。

  男女之吻,是奇妙又传神的,也是美丽漫馨得无以复加的,他(她)们用舌尖

  的挑逗来说话,以齿的磨擦来表双方的情意,呼吸在息息相连中倾诉着千万个

  爱,心贴着心,却已将魂儿魄儿也相融了。

  自古以来,有许多种表达爱情的方式,但无疑地,亲吻拥抱才是无数种表达相

  爱之情的最好一种,又最为人们所乐意接受的一种,它热烈却不猥亵,甜蜜也不挑

  逗,温馨而又,高雅又不失浪漫,当然这米天乐和“牡丹圣女”的感觉也是如

  此的了。

  长久有些透不过气来的“牡丹圣女‘,轻轻地推开米天乐,她脸红颊酡,有如

  三月桃花,她娇着,羞不自胜地道:”天乐,你差点害我窒息了。这么用力。

  “

  搂抱着她,米天乐一边贪婪地嗅闻着她鬓角颈项间那种令人心神漾的少女幽

  香,一边意犹未尽地央求美冠群芳的“牡丹圣女”道:“再亲一次嘛…宝贝,再

  亲一次嘛…我觉得才刚开始,怎么你就推开了我呢?”

  红着脸儿“牡丹圣女”声如蚊蚋道:“亲了好久…我都不过气了…

  你怎么说才开始?天乐,别这么急嘛…“

  米天乐抱着双手不放,始终不依地粘着道:“不行,我一定要再亲一次,我

  刚才享受到那股滋味,有点眉头,你就叫人扫了兴,那怎么叫我受得了呢?让我再

  亲一次吧!”

  “牡丹圣女”紧紧地依在他怀中,腼腆地道:“那…”有什么滋味嘛,我嘴

  里又没有糖。“

  低声一笑,米天乐捉弄对方道:“宝贝,我的大美人,你的儿柔美软润,芬

  芳甜蜜,更有一种无法比拟的温暖郁馨的味道。亲着你的香,就象慢慢啜饮浓醇

  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晕淘淘,火热热,又轻飘飘的,连心都醉了,更何况是人?”

  “牡丹圣女”不依地用面颊在米天乐的擦着,她害躁地用轻声轻轻地道

  :“你…

  米天乐,你就会瞎编排…

  …哪有你所说的这么奇妙?怎么…我自己就没觉察出来我的嘴有这么多的

  好处。“

  见对方如此可爱的样子,米天乐笑了,道:“你的香是幽谷香兰,没人探过,

  自是发挥不出它的妙处,而我现在尝试了,当然便知道了那其中的美味了…

  半瞌着眼“牡丹圣女”低柔地道:“好你个油腔滑调,我说不过你…

  米天乐突然心中一动,开玩笑地遭:“告诉我,我是第一个有幸品尝你那美妙

  的芳之人么?我的心肝宝贝!”

  猛地睁大了眼。“牡丹圣女”的脸色顿时一下子变成了苍白,只见她朝米天乐

  愤愤地道:“米天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又把我看了什么人?我…我在你眼

  里竟然如此下?”

  米天乐不由地呆了呆,他想不到自己随便的一句戏言,对方却会有如此烈悲

  愤的反应,他急忙解释遣:“不要认真,我是说着玩的,毫无他意。当然我知道你

  的冰清玉洁,我更晓得天下没有人敢打你‘牡丹圣女’的主意。”

  “牡丹圣女”伤心地道:“我这样爱你,想不到你竟会讲出这样的话来,你既

  然不相信我,那请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米天乐急得手足失措,他只有一面道歉,一面自怨自艾,又厚着脸皮讨皮地道

  :“我全是逗著称玩的,一点心也没有,你就当作我放好了,我的心肝宝贝,

  你知道我爱你嘛,开开玩笑也只是增加点情趣而己,并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你干

  嘛发这么大的火。”

  咬着下,沉默了半响“牡丹圣女”才幽开口原谅他道:“以后,不准再象

  刚才那么侮辱我。”

  米天乐如-重负,他举起右手道:“还有下次吗?我起誓!下不为例!”

  “牡丹圣女”-摇头,低声地说道:“不用啦,米大教主,我只是要你相信我,

  除了你米天乐外,天下的男人还没有人敢碰我一,即使想握一下我的手也办

  不到。”

  “牡丹圣女”在顿了顿后,轻轻地继续道:“‘我可以告诉你,天乐,你是第

  一个亲我的人,碰我的人,也是最后一个。你也是我第一个所爱的人,同样亦是最

  后一个了。”

  “我”…“米天乐张了张嘴,本来想跟对方说同样的话,可是他很快发现他

  并无此资本。

  “牡丹圣女”似乎了解他的心思,她道:“我只要求你一生一世真心对我就可

  以了,我知道你并不属于我一个人,但是我不怪你。”

  米天乐对对方如此深明大义,大受感动。

  他揽着“牡丹圣女”的肢,双臂微微紧了紧,仍然未曾忘记方才的要求,他

  哧哧笑道:“不生气啦?那么,我可以再亲一次了吧?”

  “牡丹圣女”对他没好气地道:“我从来没见过象你这么赖皮的人。”

  来夭乐央求道:“来嘛,宝贝,亲一下…”

  叹息一声“牡丹圣女;静静地道:”你还非要我说‘可以,才行?“

  采天乐惘地道:“如果你不说,还能用强吗?这就失去意义了。也品尝不出

  那种特有的味道。”

  想不到米天乐还有那个雅兴,要再次品尝一下那种男女之吻的奇妙滋味。

  “噗嗤”一笑“牡丹圣女”没好气地道:“也不知道你是真的亦或装的,一

  副愣头愣脑的样子。天乐,至少有一点我不妨告诉你一一当一个女子心里答允和你

  亲热爱抚的时候,她不会坦率明白地表示,如果她不拒绝,那就是说她已经默认了,

  这就是女人的逻辑。”

  当然,米天乐绝不是傻到这种程度的雏儿,更何况他还是一代情中圣手“仙”

  白云的亲传弟子,但是这一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间变得愣头愣脑起来。

  他知道,如若再不行动,那却真可以与白阁为伍了。于是,轻轻地,他又吻了

  下去。

  这一次吻得够长久“牡丹圣女”任是呼吸迫促,脸儿酡红,鼻翅儿急速翕合

  着,但她却丝毫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地任凭米天乐拥抱着,着,她要米

  天乐吻个够,亲个足!这一次米天乐吻得可真是销魂之极。

  好一阵子,米天乐才满意地将嘴移开,脸孔贴在“牡丹圣女”那滑的面颊

  上,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一本不正经地道:“有人形容美丽女人的呼吸是‘吐气如

  兰’、‘幽馨温香,,却是一点也不错,你就正是如此。”

  “牡丹圣女”悄声笑道:“亲够了吗?”

  “哪会够,这一辈子也亲不够,我是怕你累了。暂时让你歇会儿,过一阵子,

  咱们从长计议,再慢慢亲热一番。”

  眼皮微横“牡丹圣女”轻啐道:“馋!”米天乐哈哈大笑,把对方搂得更-,

  道:“美当前;秀可餐,馋就馋吧。”

  说完后,米天乐再次亲了下去。

  那间小小的室内顿时变得青光无限。

  他们再在这里呆了十天,慕容宝珍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了,米天乐由于挂念

  “圣女山庄”

  那边的情况,所以与“牡丹圣女”一起,一行人离开那“茅庐舍”

  往“圣女山庄”而去。

  当来天乐他们来到那“圣女山庄”

  时,得到捎息的梅姥姥她们早已经率众女到山庄门外,接他这位米大教主和

  “牡丹圣女”了,落坐后,梅姥姥向米天乐和“牡丹圣女”两人汇报了她们统一武

  林在近段时间的进展情况。米天乐见自己的“牡丹圣女教”已经几乎统一了整个武

  林,显得非常高兴。

  他对象梅姥姥这等在教中的领导人才大大地赞赏了一番,并吩咐她们再接再厉,

  为“牡丹圣女教”统一武林,立下不朽功勋。

  米天乐他一想到他的“牡丹圣女教”

  就要统一武林,到时他是一教之主,他有足够的实力与当今的皇帝老儿分庭抗

  礼,平起平坐时,那份激动的心情简直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当米天乐为自己将来的美好蓝图构思时,突然有人慌张进采,向他汇报道:

  “报告教主和圣女,外面有个自称是来自外所罗门的‘所罗老人’,带着一大

  批人在山庄外面求见,特采通报!”

  “所罗门的所罗老人!”

  “牡丹圣女”和米天乐几乎同时惊呼出来。他们惊讶得并不是什么所罗门,更

  不是什么“所罗老人”他们惊讶得是对方怎么会知道这里。

  他们“牡丹圣女教”总部“圣女山庄”在江湖中的地址,是一个谜。而他们又

  如何知道呢?这就是他们为之不解和惊讶的地方。

  “‘所罗二老’的功力已经不弱,那‘所罗老人’势必更厉害,我想门口的人

  要想拦住他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

  “牡丹圣女”在旁明察秋毫地道。

  “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先看看他们的来意再说,有我们两个在此,还怕他们把

  整个山庄闹翻了不成,大家都出去看看。”

  米天乐似乎对他自己的“牡丹圣女”

  很有信心,也难怪他有信心,以目前的江湖实力来说,还找不到能动他们两个

  人一的人,更何况教中还有像梅姥姥这等绝世高手。

  象“牡丹圣女教”那么一股庞大的势力,如果在江湖中还怕起事来,那才是件

  怪事。

  米天乐带着众女快步地踱出这“圣女山庄”在庄外一大批黑的人面前站

  住。

  来人虽然人数不多,只有五十来人,比起“牡丹圣女救”那庞大的教徒来说,

  那简直是少得可怜,不过使米天乐,心惊的是来采人个个武功高绝,恐非教中一般

  高手能敌。

  看来双方如果上手,就不知道有多少教徒会死亡,他真得不希望他那些美丽

  的姐妹们在对方的手下死去,因为如此一来,世上又不知有多少可怜的男人娶不到

  漂亮的老婆了。

  在这么多的来人中,曾经与他过手,功力高绝的“所罗二老”赫然都在场,

  在他们前面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高瘦老,看样子就是他们所罗门的门主“所罗老人”

  米天乐人还没出山庄门,那笑声早己传出:“各位大老远地从外跑到这里来,

  在下米天乐未能串各位姐妹前去接,还望恕罪!”

  等米天乐他们出来的时候“所罗二老”已经附在“所罗者人”耳边把他们一

  一向“所罗老人”介绍,所以也不用当众再废口舌了。

  “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米大教主还如此年轻,更想不到名动天下的‘牡丹圣女’

  会长得如此美动人,老夫这次可真是有眼福。”

  “所罗老人”站在那里哈哈大笑道。

  “前辈不必客气了,不知前辈如何知道我们居住在这里?莫非前辈有先知之明?”

  “米大教主可真是贵人爱忘事,刚刚不是米大教主亲自带我们进来的吗?忘记

  了倒没关系。”

  “所罗老人”得意之极的朝他嘿嘿一笑。

  来天乐不由地怔了怔,一时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很快脑中灵光一闪,只见

  他笑道:“如此说来,前辈你是派人跟踪我们了。”

  “派人跟踪?别说得这么难听,你米大教主不请老夫进来,那我们也只有自想

  办法了。”

  米天乐见自己虽然身负绝世武学,但却连被人跟踪了他也不知道,暗呼惭愧,

  不过他也不得不惊骇来人那绝世的修为。

  看来这一次绝对不能与对方发生混战,不然自己这一方肯定会死很多人。

  米天乐在惊骇之余,很快恢复了正常,只见他朝对方咧嘴一笑,单刀直入地道

  :“前辈不惜劳师动众大老远地从外到我们中土,又不辞辛劳派人跟踪在下,这

  一切到底有何用意?前辈不妨明示。”

  “米大教主果然快人快语,我们这一次入关,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帮助中原武林

  正义消灭你这支势力庞大的魔教组织,至于难听一点就是在中原武林中把你们的地

  位取而代之。”

  “所罗老人”的话讲得够直,够坦白。

  坦白得连米天乐也几乎不相信。

  “如此说来,我们圣教和贵门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这一战要死很多人,你又

  何苦呢?”

  米天乐担心的朝“所罗老人”道。

  “当然一个人的成功是踩着很多人的鲜血得到的,米大教主既然有统一武林之

  心,为何老夫就没有呢?为何老夫就不会做呢?哈哈哈哈…”米天乐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可是他还想说服对方不要发生这一场战,因为

  那肯定是一场浩劫,一场武林浩劫,只见他道:“可是武林传说前辈淡泊名利…”

  “那只不过是装给世人看的,你也相信?”米天乐他真不知道这世上为什么这

  么多人会这么的虚伪,难道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看来这一战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他米天乐也不是个怕事之人,他倒要看看对方有多少能

  耐“如此说来,在下也只有见识一下前辈的‘所罗神功’了,到时可要不吝赐教。”

  “好说。老夫也正有此意!”

  在“所罗老人”的示意下“所罗二老”越众而出,想不到“所罗老人”会安

  排他们来打头阵,而“所罗老人”之所以这样安排,那自然也有他的道理的。

  “所罗二老”身手之高,足可傲视天下,在这一点上“所罗老人”是绝对放心

  的。他之所以会派他们出来,那是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牡丹圣女”和米天

  乐自恃身份,绝对不会这么早就下场与“所罗二老”对敌,只要他们不出手,任对

  方什么人都不是他“所罗二老”的对手,如此一宋便可重创对方锐气。

  “所罗老人”这一招安捧可不谓不说是高明之极,看来他不但是个武学大行家,

  还是个战略专家,这个人的确不可小视。

  “所萝二老”的身手,他是早见识过得,他一见他们两个同时出场,顿时不由

  地一怔,这两个可是比较难以对付的辣手人物。

  米天乐的目光在“牡丹圣女教”中这批所谓的精英中的精英扫了一眼,发现她

  们人数虽多,但却没有一个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与以方的“所罗神功”相抗衡的高手。

  而唯一有实力打败那“所罗二老”的也只有他和“牡丹圣女”不过那也只

  有以一对一的情况之下。

  直到现在米天乐才发现他们“牡丹圣女教”虽然能够纵横天下,但明显显得人

  才不足,特别是有足够实力与“所罗二老”相抗衡的超级人才。

  米天乐用目光向“牡丹圣女”相询,可是“牡丹圣女”的目光告诉他,他们的

  答案一样。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极乐佛学   下一章 ( → )
豪侠鸳鸯掌雷神震天风云武天红豆江湖剑啸江湖蓝衫花满楼龙虎风云(武罗通扫南迷光血影神剑山庄圣剑双姝武林十字军
免费小说《极乐佛学》是由作者松柏生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类似极乐佛学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极乐佛学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三章众美齐归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