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佛学 第十二章 惊世骇俗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极乐佛学  作者:松柏生 书号:34127 更新时间:2015-5-15 
第十二章 惊世骇俗
  傅氏兄弟互相一使眼色,一左一右,一式“万里无踪”朝米天乐斜刺过来。

  他们这一剑几乎封死了他的左右退路。

  所留米天乐的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与对方拼命,二是往前后撤退。

  可是以现在米天乐的修为而论,他早就知道前后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二条退路,

  可是实际上里面却暗藏着无穷的杀机。

  米天乐虽然自忖功力超人,可是却也不敢在那布杀机的退路中冒一次险,更

  何况他是在功力盖世,剑术通玄的傅氏兄弟手下。

  所以他用“仙”白云的“罗六式”中的“罗帐灯昏”这最后一招,朝

  双剑齐出的空隙中急而入,空中顿时起了一阵不小的旋风在一阵闷哼声中,那两

  把剑硬是被对方分开了。米天乐更是从那分开的剑气中急钻而出。

  当米天乐从两人的剑网中急穿而出的时候,他不在那里不停地气,似乎他这

  样一钻,钻得很累似的,额上更是见汗。

  傅氏兄弟见米天乐从他们的剑下杀了出来,他们除了惊骇之外,脸色变得铁青。

  他们只是惊骇地紧紧盯着米天乐,迟迟不敢动手,因为他们实在太不敢相信对方有

  这么高的身手,高得他们也不敢相信。

  “哟,要打架也不用出手这么狠,难道你真的想把我打死不成?哎呀,不得了

  了,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你莫非真的要杀人灭口?”

  米天乐终于缓过一口气,只见他朝地上的尸体看了一眼,好象刚刚才发现似的。

  傅氏兄弟虽然见对方避过了他们兄弟合剑之威,但也只是怔了怔。惊骇了一下而已,

  他们总以为对方那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你就当做我们要杀人灭口吧。”

  傅扬威说完后,再次与傅耀武并肩而进,以剑齐出,一式“乾坤无影”往对方

  急刺而出。

  剑出无形,剑气万里,剑势如山。

  米天乐面对此情此景,再也没有精力与对方说笑话了,只见他在脸色巨变之下,

  一式“与君同醉‘带着浓郁的酒香对方急封而出。

  傅氏兄弟那本来杀气腾腾的剑气,倏闻那股浓很香的酒香,不由地怔了怔,

  杀气收敛了很多.而米天乐在这一式“与君同醉‘背后的杀招’血本无归”顿时苛

  快无比地随后急封而出,不给对方留一丝空隙。

  傅氏兄弟那以为很有把握的一剑,想不到在刹那间被对方突出奇招破了。

  这突来的变故使得傅耀武、傅扬威两兄弟难以应付,本能地反应是他们朝后暴

  退而出。

  不过饶是这样,在一声衣帛撕裂声中,他们那只握剑的右臂的衣袖已经被米天

  乐的这一式“血本无归”撕去了。

  米天乐见自己这一招有如此可喜的收获,顿时脸上又出了让人见之欣慰的笑

  容。

  “怎么样?老子这一招够厉害了吧?”

  他一高兴之下,嘴上就再也忍不住地疯言疯语起来,也许这就是他的一种习惯

  吧。

  耀武扬威兄弟此时脸色变成死灰,不知道先前他们那种耀武扬威的英雄气概跑

  到哪里去了。

  也许那给他们兄弟取名为耀武扬威的人,本意就是希望他们长大后能够在他人

  面前耀武扬威,可是今他们的表现,实在会让那取名之人失望,如果他知道的话。

  这一次那耀武扬威兄弟并没有停留多久,他们在身退的同时,又同时很快地扑

  了上去。

  “我要你去得意,我看你到底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乾坤方里剑法之血行万里!”

  在傅氏兄弟的叫喊声中,一股血光顿时冲天而起,很大很高很红。两个人齐使

  其招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单那血光冲天就是不祥之照,不知这次倒霉得会是谁?

  米天乐见对方这么快就出手,马上闭上他那口臭嘴,身形急间,他已经用上

  了他自悟出来的妙绝天下的身法“敛步随意”在身形急的同时,他一招“酒醒

  波远”也随着朝对方那血光急拂而去。

  他也知道那血光是不祥之照,所以他还是想办法尽力不去碰那浮现的血光。

  他那一招“酒醒波远”虽然奇妙无比,可是这一次似乎有点不灵了,无论他怎

  么推,就是无法推开那浮现的血光半分。

  眼看着对方的剑气越来越浓,杀气越来越重,无奈之下,他只有再次用“敛步

  随意”身法朝左急飘,同时奇快无比地推出“罗带渐宽”希望以少女罗带渐宽的

  绮罗旋风破解对方那灾难的绝世一剑。

  那双剑上所浮现的血光终于把手的三个人全部没了,谁也分不清谁在哪里。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闷哼声,随着这闷哼声之后,人影倏地分开,血不乍息。

  米天乐手捂前,踉跄地退了五步。

  这一次米天乐显然是中了对方一剑。

  只不过不知道其伤势如何。

  他的脸更是苍白得毫无血,脸上已经不再有一丝的笑容,因为他实在笑不出

  来了。

  欧倩和上官玉雯虽然身手不错,但以一对一,她们又哪里是“天地四杰”

  这等超高手的对手呢?此时她们早已经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身上的衣襟多

  次被对方的剑削破,隐隐约约中出里面晶莹白,吹-可破的肌肤。

  她们现在是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有精力去知道米天乐这小子的伤势如何。

  “医死人”牛乾一个人也只有两条腿两只手,一时帮这边,一时帮那边。到最

  后他也不知道到底帮哪边才好,反正两边都急需他帮忙。

  “好小子,这一下,你可算是见识到了‘乾坤万里剑法,的真正厉害吧?”

  到了此时,这两位耀武扬威兄弟总算弊住了气,总算出了笑脸,总算在人面

  前耀武扬威一番了。

  这两个老小子,的确是好样的。

  米天乐听之,紧紧地深了一口气,答道:“有本事你再给我一剑!”

  见米天乐那的样子,好象他伤得并不是很重,不然他再如何充英雄也

  不了

  ‘很好,那我们就一剑迭你上西天!

  那对耀武扬威老兄弟,再次双剑齐出,他们使出了那“乾坤万里剑法”中的最

  后杀招“天地乾坤”存心要把米天乐毙于剑下。

  由于米天乐刚吃过那一剑“血行万里的苦头,还差点命丧在那一剑之下。

  所以这一次他再也不敢怠慢,面对对方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的杀气腾腾的漫天

  剑气,他身形朝对方急扑而去,推出了他习之“圣女山庄”后面秘室中的那一式杀

  招“万道朝拜”

  空中顿时被那丝丝的杀气所笼罩住,来天乐已经用上了那绝世无双的杀招。

  他决定以杀制杀,可是他能否敌得住对方那两把杀气人的剑气呢?连自己也

  是茫然。

  因为对方今他太惊骇了。

  面对对方那漫天剑气。米天乐他怒啸怒江。暴凌空。而在一阵突起的尖锐的

  吨!吨“

  声中一股金蒙蒙的耀灿灿的-桶般细的剑气也笔直由下而上、矫若游龙翔

  空。

  一声断叱,米天乐凌空的身子突然斜弹。他的那一招杀尽天下苍生的杀招,已

  经奇快无比地拉上了紧跟而来的森森剑气。

  双方的一接触是其决无比的。

  随着一声-皋、-阵血箭顿时冲天而起。

  那不是剑上所浮现出来的血光、而是血。人的血,一股鲜-的人血。

  那耀武扬威兄弟受那奇绝天下的杀格猛击之下,顿时-皋着手舞足蹈地从空中

  坠落在地。

  当“轰隆”一下重重摔下之际、他们的面目早己经血模糊、混成一团。如果

  单面目上来看,也实在也分不清哪个是耀武嘟个是扬威。惨嗥。

  米天乐虽然一招击劈了“天地四杰”

  两兄弟,创造了武林中空前的神话。

  可是他也被对方兄弟那可怕的剑气在他身上也划出了很多的口子,谁也不知道

  到底有多少,反正他身都是血迹。

  但他一招毙了对方兄弟,正坐下来口气时,突然他瞥见了傅振天一剑已经

  往上官玉雯的咽喉之处刺了过来,对方这一剑,来势汹汹,杀气腾腾,以上官玉雯

  的“舞九天”根本无法逃过对方那一剑,眼看着她就要命丧这一剑之下了。

  米天乐当然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才追到手的美人就这样死在对方的剑下,所以

  他要出手。

  狂吼如雷,米天乐身形急,将自己近四甲子的功力全部贯入四脚百骸,身运

  “剑步随意”朝傅振天急飘去,在飘身前去的刹那间,他的“万道朝拜”也融合着

  近四甲子的功力朝对方的左侧猛然挥出。

  傅振天虽然一剑可以杀了上官玉雯,可是自己是绝对不能逃出那奇绝天下的杀

  招。

  在无论什么情况下,还是保命要紧,对方傅振天自然也不例外,他在紧要关头

  硬是收回那一剑,等他正用剑对付米天乐时,可是这一切都己经太晚了,他已经

  没有要对付米天乐的机会了,因为他也太低估了“万边朝拜”这一式招式的厉害。

  在一声问哼声中,傅振天已经被米天乐的那一招“万道朝拜”抛出二丈开外.

  当他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很显然他也——他那二位哥哥去了

  “。

  那把长剑丢在三丈外,此时已经断为三截,看样子它再也不会去杀人了。再说

  它的主人也已经死了,没有主人的剑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来天乐见自己在一举手间又杀了傅振天。那一式一万道朝拜“招式也太恐怖。

  恐怖得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它会有这么强的杀伤力。

  体力早已经不支的上官玉雯,此时见对方一死,顿时精神一松。也跟着对方倒

  下。

  本来还稳占上凤的傅振峰,一时见自己的三位兄弟连续倒下。他在惊骇之下,

  顿时马上分神,高手手哪容得你有半点精神不集中。

  欧借的那一招“风雨凄凄”已经乘虚而入,傅振峰的剑气无法挡得住这雷霆

  万钧之一击,无条之下,他只有强聚全身功力硬挨对方一掌,牛乾的那一式来势不

  善的“惑无边”

  却给傅振峰的无上剑气挡住了。

  傅振峰硬挨对方一记“风雨凄凄”再也忍不住地往后踉跄地退了六步,等他

  站稳身子的时候,顿觉心血翻腾,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而在傅振峰中招后退的同时,米天乐已经闪身而过,站在欧倩他们面前。

  他望着现在脸色铁青的傅振峰道:“想不到你老人家也有今天,这真是报应。”

  “好小子,这一切都你所赐,我们即使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来吧。”

  傅振峰显得非常的激动,而且狰狞地喊道。

  “别这样凶吗?假如真的有鬼,首先我们圣教的千千万万死在你们手中的姐妹

  傅振峰见米天乐这样讲,不由地机怜伶地打了个寒颤,身形不住地退了二步,颤

  声道:”你不要吓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米天乐见对方害怕,顿时朝他嘿嘿冷笑道:“我也不打算怎么办,只不过那一

  次在天龙堂我被你们打得落荒而逃那笔帐,还有死去的这么多姐妹这笔帐,你也总

  该给我有所待。”

  “这”…可是我也死了三个兄弟…

  米天乐见对方这么说,倏地脸色一寒,两道目光更是出骇人的光芒,紧盯着

  傅振峰道:“你认为你的兄弟是谁?以一赔一百,连-都没有,也许江湖中人还

  把你们‘天地四杰,当个人物,但是在我米大教主眼中,你们根本值不了多少钱。

  说!你说该如何赔偿我们的损失?”

  傅振峰好象一下子骨头硬了很多。很象江湖黑社会中的小混混。

  米天乐似乎非常满意对方的回答,他笑道。

  很好,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动手!。

  “慢着,请你别杀我,我还不想死。”

  傅振峰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只好求绕道、米天乐故意当做很吃惊地

  道:可是那话却是你自己说得、难道你要我自食其言,或者是你要自食其言?“

  傅振峰此时也不理睬米天乐到底在讲些什么。只见他用颤抖的声音道。

  “我有钱,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只求你放我”

  米天乐见对方堂堂‘’天地四杰“也沦落到拿钱买命的地步,顿觉得对方好可

  怜。

  “你真的很有钱,有很多钱,是吗?”

  “对,对,我的确有很多钱。”

  傅振峰怀希望地颤声道。“很好,我又有大笔钱了。哎,不过可惜,我对钱

  却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好记你失望了。”

  “什么?米天乐。你竟敢戏耍老夫?”

  “我并没有戏耍手你,只是你忘记了我是一代‘赌’仙古风的弟子,如果我要

  钱,可以到赌场去大赌一把,何必到你那儿去拿昵?”

  “你…我跟你拼了,米天乐纳命来!”

  知道自己再没有活命的机会,傅振峰于是发疯似的往米天乐扑了过去,到了如

  今这个地步,拼对方一个是一个,拼不死,那也只能算是自己倒霉,反正他要跟随

  他三位弟弟而去了。

  米天乐虽然自恃修为过人,但一见对方拼命的样子,顿时也傻了眼,吓得两腿

  直发抖。

  傅振峰剑出“天地乾坤”他要用‘乾坤万里剑法“的最后杀招与对方拼天地

  顿时被傅振峰手中之剑那无穷无尽的控制住,不留丝毫的空隙。

  米天乐犹如在杀气腾腾的剑海中的一叶小舟上,随时都有可能被那绝世无双的

  杀气所没。傅振峰在拼命之下,他那一剑“天地乾坤”更是超水平地发挥出来,

  发挥得淋漓尽致,似乎并不存在一-一毫地破绽。

  米天乐用那独步天下的“敛步随意”

  身法-那奔不息的剑海,上下漂游,在他来回上下摆动的同时,他尽聚二百

  多年的功力,向那片剑海中推出一双晶莹透的裹着一层薄冰的双掌,他已经用上

  了至至刚的“素骨凝冰掌”

  傅振峰手中之剑很快被‘素骨凝冰掌’上所散发出采的寒气所冰冻,剑上顿时

  凝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傅振峰在挥动剑时,由于冰冻之冰的重量,使他出招时没有

  了先前灵活和那种,可怕的气势。

  最后那剑上的寒意由剑直入他那只握勿之手,他的握剑之手倏遇这股寒意,

  顿时再也握不住那把杀人的长剑了。

  长剑终于掉在地上,那落地的声音很响。

  同时米天乐那结冰的双掌也已经印上了对方的口,傅振峰在颤抖了几下后,

  倒下子。

  “素骨凝冰掌?想不到我会死在此掌之下。”

  这是傅振峰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声音中充着恐怖和惊讶!

  米天乐一掌击毙博振峰后,他的脸上已全是冷汗,他虚弱得摇摇倒,如果不

  是欧倩扶着他,他可能早就倒下了。

  乘米天乐对付傅振蜂的时候“医死人”已经乘机救活了上官玉雯。

  上官玉雯乘机去看地上的几具户体,由于所有的尸几乎都是血迹斑斑,如果不

  注意看得话,那是绝对看不出是谁来的。

  而米天乐他们刚来时,也只是往地上的尸首扫了一眼,然后把全部的精力放在

  “天地四杰”这等扎手的人物身上,自然更不会知道地上躺着的都是些什么人。

  而“医死人”牛乾,由于忙着对付那“天地四杰”也就没有机会告诉米天乐

  等人。

  而如今上官玉雯仔细地去察看每具尸体,她不看还好。这一看却吓了她一大跳。

  只见她用一阵颤抖的声音惊呼道:“‘快刀阎穸’郭文龙、‘无影游叟;马坤、

  ’剑圣‘慕容景明…还有幕容宝珍。快!神医,你快来,慕容姑娘还有气。”

  米天乐一听说慕容宝珍,顿时他突然象一下子吃了兴奋剂似的,不知哪来的力

  气,挣脱了欧倩的怀抱,朝慕容宝珍的躺身之处飘去。

  老天啊,只见慕容宝珍的肩膀,左侧肩、左肋、右大腿…竟然各被划开了一

  条窄细的有深有浅的剑伤。鲜血的血迹,业已浸透了她的衣衫,几个伤得渐重的伤

  口还在不断地渗血。

  慕容宝珍那张美如花的面靥竟在这瞬息之间已经变得惨白如纸。她侧卧在地

  上,脸全沾着草屑泥沙,连那头乌黑如缎的秀发也都披散下来,形状显得如

  此地痛苦,如此地凄楚,又如此地令人心碎。

  跪蹲下来。米天乐深深了气,他任是五内如焚、肝肠寸断,可是语声却仍然

  是那般平静低沉,道。“宝珍,我是米天乐,你听得见我说话的声音吗?你快点醒

  醒。”

  艰涩中,缓慢地、慕容宝珍睁开了眼睛。她看见了米天乐,她想努力挤出一丝

  笑容。但显然她又没有做到、仅是极为牵强地勾动了一下嘴角而已。

  咬咬牙,米天乐忍住心头的焦灼、惊恐与悲愤。尽量柔和地微笑道。

  “别担心。宝珍,你伤得虽重;却并没有涉及要害、用不了多久就会康复,你

  会好的。”

  语如蚊纳、慕容宝珍终于挣扎着出了声:“你…天乐…你爱我吗?”米天

  乐想不到对方会突然向这个问题,他不由地证了怔、情不自地抬头朝欧她们

  望去,可是这时她们不知被“医死人”牛乾带到哪里去了。不见了人影。

  米天乐总算放下了一颗心,只见他道:“宝珍,你别傻了,我米天乐几时‘没

  有爱过你,你好好给我养伤吧。”

  原来丰润鲜的樱,此时已经变为灰白千裂,慕容宝珍微微张了张嘴,显得

  有点兴奋,不过她还是显得比较孱弱地道:“你…晓得…天乐…我已经爱上

  你…我已真的。…

  不能离开…离开你了…我忍受不住…那种…没有你在面前…的…

  寂寞…这几个月来…你都跑…“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不”…不来看我…

  …“

  轻轻地,深情地,米天乐握住了慕容宝珍的一只玉手,那只柔软滑腻的手,竟

  是如此的冰凉!

  米天乐的心也跟着对方的手冰冷起来,道:“我…”我只是…很多事情,

  我实在是身不由己,等你伤好了,我再告诉你好了、反正有一点你记住,就可以了,

  那就是我爱你!“

  慕容宝珍干咳了几声,喃喃地道:“真的?”

  用力点头,米天乐道:“如果我-你,叫我嘴巴生疤,不得好死。”

  微笑挣扎着在灰白的脸色上浮现了,慕容宝珍艰辛地道:“我信你”

  使劲地握着那只柔软的小手,米天乐恳切地道:“宝珍,请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知道么?

  我米天乐的者婆是要坚强的,硬朗的,在任何情形之下都不会倒下去,她也要

  和我一样不屈不服,不输不妥,她必须要活得长久直到老掉了牙才行。宝珍,如果

  你是我老婆,你就要做到这些,万万不可了气!“

  慕容宝珍几乎不可察觉地,十分吃力地点点头,她显得有点痛苦地道:“我”

  …要做你…你的子…我也必须…做到这些…天乐…我不要死…真

  的不要“…我不甘心…不甘心就此一瞑不…视,因为…我舍不得你…离

  不开你…即使是…片刻也离不开…离不开…”

  着气,她又十分费劲地接下去道:“还有多少…未来的日子…未来的生

  活…等着我们去共同…创造…

  那些日子…那些…生活…又一定是…甜美而温馨的…我…又怎能

  …

  现在抛下你走呢…我不要独自去那个…

  阴冷文恐怖…的地方…你知道吗…

  我不!“米天乐坚强地道:”当然,你一定不!“

  顿了顿,他又抬着昂烈地道∶“谁也不能把你从我手中夺去,宝珍,谁也不能。

  为了你,我敢向天地挑战,与神抗争,我要保护你,拚死保护你,而我知道可以做

  到!”

  苍白而又软弱地笑了,慕容宝珍轻细地道:“你会…做到的…天乐…我

  知道你…

  凡是你要做的事…你都能…

  做到…“

  米天乐温柔地替慕容宝珍拂去发间的草屑他沉缓地望着她道:“忍耐点,宝珍,

  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你知道吗?答应我!”

  又干咳了一阵,慕容宝珍咬着牙,语声采自地道:“是…”这样…天

  乐,我答应你…“

  “医死人”牛乾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们身边,这时他静静地馏下身来。仔细

  地检视了一遍,他面色严肃地道:“老弟,慕容姑娘的伤势不能再拖了,马上就得

  治,老夫勉可一为,就在坡后动手吧。”

  米天乐紧张地道:“前辈,她不会有事吧?”

  “医死人”牛乾轻拍米天乐的肩头,笑道:“不会的,老弟,慕容姑娘端秀娴

  淑,并非夭折之相,你放心好了,老夫将倾力去做。”

  米天乐只有苦笑,他应该相信神医的旷世医术,他朝对方谢道:“多劳前辈费

  神了,我…唉,前辈,你老人家一定知道我此刻心中的感受…”

  “医死人”牛乾温和地朝他道:“不用焦躁,老弟,往好处想,事情一定会顺

  利的,老夫就要开始替她疗伤了。”医死人“牛乾在顿了顿后,又道:”现在请

  你小心点抱着慕容姑娘随老夫来。“米夫乐连忙俯下身去,异常谨慎地将慕容

  宝珍平平抱起,然后跟在”医死人‘牛乾后面,步步踏稳,来到坡后一块微陷地凹

  地里。

  这块凹地四周隆起,周围生萎萎青草,底下却是柔软的铺得厚厚的枯萎草屑

  一一想是草屑披风吹落入内,而自然形成这么一层如此美妙的娇垫。

  在“医死人”牛乾的示意下,米天乐将慕容宝珍轻轻的放下,就在他弯屈膝

  的一刹那,脸儿面对摹容宝珍的脸儿时,这位美丽的姑娘忽然睁开了眼睛,她凝视

  着米天乐,目光中的神色是那么深情,那么惬意,又那么温柔,只见他朝米天乐悄

  悄地道:“我爱你!”

  看着怀中的娇羞人儿,米天乐一阵心痛加上一阵心酸,他强笑着,低声道:

  “我也是。”

  “医死人”牛乾从身边拿出水壶与装着药材的皮囊,他干咳丁一声,平静地道

  :“米老弟,你请上去吧。”

  轻轻地放下慕容宝珍,米天乐转过身,纳纳地道:“我也要上去?你没搞错吧?”

  “没错,你也要上去。老弟,现在还不到你不用回避的时候,当然你早晚会具

  有此等身份,但非眼前,你懂我的意思吗?”

  好你个老小子,竟然他妈的连这等机会也不给我米天乐,假如我不在场,又怎

  么知道你这死老头子在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他妈的。

  米天乐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无奈没有理由开口提出这些问题,所以也只有尴尬

  地一笑道:“呃,当然,前辈,我这就上去。”

  说着,米天乐匆匆地跃上凹坑,快步离开,欧倩和上官玉雯她们了上来,

  关切地问道:“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米天乐苦笑着道:“但愿没事,现在中前辈正在准备为慕容姑娘疗伤。”

  “咱们还是去埋了他们吧,叫他们死后就这样被野兽所噬,也怪可怜得。”

  在沉默之中的上官玉雯忽然提议道;米天乐当然没有异议,他随手朝那草坡上

  猛地推出一掌,顿时草木横飞,飞沙走石,整个草坡都差点为之撼动,草坡那被他

  雄厚的内力劈过之处,顿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坑子。

  米天乐的这一手精彩表演,顿时把她们惊得目瞪口呆,她们想不到米天乐的掌

  力会如此厉害,厉害得她们难以置信。

  当她们还在惊骇于米天乐那滦厚的内力修为时,他已经一鼓作气,随着“轰…

  …“的巨响声在这草坡上接而连三地劈出几个大坑。

  劈好土坑之后,米天乐采到“剑圣”

  慕容景明尸身前面,摆正了他已经散的衣服,然后他用衣袖轻轻地拭去他脸

  上的血迹。

  不管怎么说那“剑圣”慕容景明也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只要他娶慕容宝珍的

  话。

  当然他不会放弃象慕容宝珍这样美动人的天仙,所以那死去的“剑圣”慕容

  景明已经当定了他的岳父,身为后辈的他即使不能为岳父大人哭丧几句,但也应该

  做后辈的责任。

  他轻轻地抱起“剑圣”慕容景明,好像在抱一个睡的人,害怕会把他吵醒似

  的。

  他把他轻轻地放入一个他自认为劈得最满意的土坑中,然后跪下朝他顶礼拜了

  三下。

  就算是女婿给他死去的岳父大人中头吧。

  “慕容前辈,你好好安息吧,我会照顾你的慕容宝珍的,请你相信我米天乐。”

  说完这句话后,他的双手朝前急推而出,顿时一片排山倒海的泥土朝那土坑中填去。

  很快那土坑已经被推过来的泥土堆成一座小山丘了。

  米天乐之所以这么早就把“剑圣”慕容景明他埋掉,他是怕慕容宝珍在重伤之

  余看到那纂容景明的尸体时,而受不了那个打击,而使她的伤势恶化。

  等米天乐处理掉“剑圣”慕容景明后,就依样划葫芦,把马坤等人一一埋在这

  草坡下。

  一时之间,草坡上顿时多了几个小土丘。

  这些小土丘下面埋着的都是曾经名动天下的绝世高手,可是从今以后,他们将

  被草坡上的野草所没,除了米天乐过来的。在每个人坟头立着的木碑上还依稀

  找到他们是谁外,也许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假如有朝一那术碑也如同他们的尸骨一样腐烂掉了,那么任谁也无法找到他

  们安息之地,他们就这样凭空地在世界消失了。

  这是做为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名人的悲哀。

  正当米天乐在-倩和上官玉雯的帮助下,埋掉所有的尸体后“医死人”牛

  乾已经笑嘻嘻地从那远处的凹地里走了出来。

  看他一副高兴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慕容宝珍身上揩了多少油水。

  真他码的那老小于不是人,米天乐真想狠狠地揍他妈的一顿,正当他在冲动下

  动手时,只见那“医死人”牛乾已经站住,微笑道:“米老弟,你可以放心了。

  慕容姑娘伤势虽重,万幸未曾被波及要害,经老夫细心医治,已告确保无险,

  但是她血过多,元气大损,需要多加调养,依老看,至多一两个月,她就可以痊

  愈如常了。恭喜你,米老弟!“

  米天乐双手抱拳,无限感激地道:“前辈,多谢前辈施救之思。慕容宝珍有生

  之年,皆是前辈所赐,在这容我代她一拜!”

  做人就这么奇怪,米天乐一会儿要揍“医死人”牛乾一顿,一会儿要又谢起对

  方来。

  “医死人”牛乾见对方这么客气,连忙避开,也许他真的乘机在为宝珍疗伤时

  在她身上动了手脚,而如今见对方如此大礼相拜,颇觉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只见他

  正道:“切勿如此,老弟,你这样一说,就完全见外了,休说老弟刚才从‘天地

  四杰’手中把老夫救了出来,老夫也未尝惠赐于老弟。

  如今我这点小事,又岂及老弟救老夫之恩呢?

  老夫未曾言谢,使因视若者弟如同一家人,免此世俗客套,但老弟你又怎么却

  见起外来?“

  不好意思,笑了笑,米天乐欣悦地道:“前辈教训得是,我因一时兴奋,所言

  所行也有些离谱了,尚请前辈大量恕过。”

  呵呵一笑“医死人”牛乾道:“罢了,老弟,老夫业已为慕容姑娘包扎妥当,

  你不过去看看她么?略歇片刻后,我们也应该离开这是血腥的草坡了。”

  米天乐躬身道:“是,前辈,我这就是去!

  米天乐说完后,放开步子,又急又快,犹如一阵风似的奔向草坡后面去了。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极乐佛学   下一章 ( → )
豪侠鸳鸯掌雷神震天风云武天红豆江湖剑啸江湖蓝衫花满楼龙虎风云(武罗通扫南迷光血影神剑山庄圣剑双姝武林十字军
免费小说《极乐佛学》是由作者松柏生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类似极乐佛学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极乐佛学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二章惊世骇俗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