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佛学 第九章 宇内一神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极乐佛学  作者:松柏生 书号:34127 更新时间:2015-5-15 
第九章 宇内一神
  神山并无上山之路,不过对于象“武仙‘这样的绝世高手来说,有无路都无关

  紧要,他们只要有一个目的地就可以了。

  “武仙”夏雷抱着宇文长风朝那神山顶急掠而上,想翻山对他来说犹如跨越平

  地一样容易。这神山似乎很高,因为“武仙”夏雷抱着宇文长风走到后来,显得很

  吃力了。

  不过最终还是让他翻上了这神山之巅,此时他们两个人全身都被山的云雾

  住,真的变成了神仙,走在路上有腾云驾雾之感。

  神山的后面有一条很深很长的山谷,由于同样被云雾住,所以“武仙”夏雷

  也根本看不清楚那里面到底是怎么一个样子。

  不过他相信那被烟雾裹住的地方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神谷,也就是他今所要找

  的地方。

  他稍稍地运了一口气,不再犹豫,带着宇文长风朝那云雾僚绕的神秘山谷中掠

  去。

  “武仙”夏雷师徒一路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怪异的东西。

  等他们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

  突然在前面凭空出现一块巨石,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由于距离过远“武仙”

  夏雷虽然目力过人,不过在烟雾之中一时之间也看不清楚,直到距离稍微近了一点,

  他才看清楚上面写着什么东西。

  神谷!

  来者止步,善意相劝。

  十个很大很大的字留在巨石上。

  对方只是向来者提出善意的劝告,至于谁如果不听劝告进去,到底会怎么样,

  对方没有写明,所以任谁也不知道。

  碰到这样几个字,胆小的当然会乖乖地回去,不过能到达神山顶峰再到这神谷

  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自然不是胆小之辈,所以根本不会被几个区区小字挡住,

  更何况“武仙”夏雷是存心到这神谷有事相求。

  他千里迢迢地到了这里,当然更不会转头而归。所以他见了这几个字后,连犹

  豫都没有犹豫一下就直往里面闯了进来。

  当他闯进那巨右后还未走十步,突然他面前人影急闪,他前面已经多了一个眉

  清耳秀,长得十分可爱的童子,那童子乘“武仙”一怔之间,朝他深施一礼,道:

  “这神谷并非你等来去之处,你又何必硬闯进去呢?希望你快快回去,不要再在这

  里浪费太多的时间,快快回去吧,请你好自为之。”

  那童子话音甫落,人也已从他面前消失了,与烟雾混为一体了。

  好快的身法。

  “武仙”夏雷不佩服地暗想。

  他不懂刚才那童子只是劝他,而不来拦他,虽然对方最后还是拦不住自己,不

  过自己要想打败对方那可也要费一番手脚。

  别看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童子,不过其身手之高,放眼武林,恐怕也罕有敌手。

  “武仙”虽然惊骇于对方纳硎郑但却不敢再在原地停留,而是带着那宇文?br>风往谷中急进,因为他怕那童子去而复返,他又会碰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自从他们离开那童子后。大约走了一里远左右的路“武仙”夏雷他们再也没

  有新的发现。

  突然他在山谷隐隐约约在云雾中看到一些楼阁的棱角。

  “武仙”夏雷一看到这些,顿时整个人也开始兴奋起来,既然有了楼阁,就说

  明里面有人,说不得那人就是“宇内一神”柳如风,即使那“宇内一神”柳如风不

  在,还有他的传人在里面,说不定刚见到的那童子就是他的传人也说不定,如此他

  就没自来这里一趟了。

  正当“武仙”夏雷想得兴奋的时候,突然他前面两条白影闪现,他正眼看时,

  他前面已经多了一男一女两个大约十来岁的孩童。

  这一男一女两个人都长得相当可爱,似乎也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可能他们两个就是这神谷中的金童玉女吧。

  “武仙”复雷自傲多情还未想清楚,只见那个男的孩童,即夏雷心中的金童就

  说话了:“何方高人还不快快回头,难道真的要我们出手吗?”

  看来对方待入之道都是以劝为主,不像现在江湖上所流行的那种做法,不听话

  就杀你没商量,简直不把性命当做一回事。

  “武仙”夏雷这次是来找人求事的,而并不是来找事的,再说对方出口也很客

  气,所以他还是胡对方抱拳一礼,道:“老夫夏雷,江湖人称‘武仙’,我们老远

  跑到这里来,是有事要求见‘宇内一神’柳如风前辈,请代为通传。”

  “夏前辈可能是找错了地方,这里并没有前辈要找的人,还是请回吧。”

  “可是我明明知道他就住在这里,上次还见过他呢?你们就代为通报一声吧。”

  “武仙”在无奈之下,只有撒谎道。

  等他讲出这句话后,他的那张老脸也倏地红了,他行道江湖这么久,可从来没

  有撒过谎,这次为了帮助宇文长风恢复功力头一次撒谎。

  可是对方却并不领情,只见那玉女朝他嘟了嘟那张小嘴跟那金童道:“看来他

  们不是我们送他们出去,他们是不会出去的,如此我们就不用再客气了。”

  “有理,我也正有此意。”

  听对方的口气,他眼前的这一对金童玉女似乎要用武力打发他走。

  说实在的,他还不把这两个小娃娃放在眼里,他只是觉得对方还蛮可爱而己,

  再说他这次来是求人的,而不是打架的。

  所以他并不想与对方打架。

  不过他即使不想,可是对方却根本不理他到底想不想打架。

  只见那金童已经一拳朝他捶了过来,道:“既然你不想走,那也只有我送你走。”

  来拳虽然只有小小的一个粉拳,可是来势却不小,隐隐带着一股强劲的风雷声,

  那四溢出去的拳风顿把周围的烟雾驱散掉一大片。

  “武仙”夏雷想不到对方年纪轻轻,出手会这么重,有如此修为,更是吓了一

  跳。

  不过他毕竟是武林中称仙的绝世高手,他的身手他的见识都是高人一筹,哪能

  就这样被对方一拳击中的道理。

  在仓促中他还是带着宇文长风朝左急闪,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位侧身躲过了对

  方一拳。

  那金童见自己那一拳落空,顿时一怔,良久他才道,那声音有点喜悦:“看来

  你的身手还真不错,正好陪我活动活动筋骨。早知如此,我应该再出手重一点。”

  对方的这一句话,讲得“武仙”哭笑不得,想他“武仙”在江湖中是何等身份,

  可是到了这里,却被一个十来岁的孩童当做活动筋骨的玩件。这如果不是对方有着

  过人的修为,就是对方根本是个小孩子,实在太天真纯洁叮。

  那孩童忽然朝“武仙”夏雷笑了笑道:“老人家,请注意了,我要出重手了。”

  对方话音甫落,突然朝后退。然后又忽地朝他暴飞而来,那白色的身影有如一

  团翻滚的白球自虚无中骤然飞到,隔着五六步远,一百来片如刃的掌影己凌空削来。

  对方来得毫无声息,移动如行云水,又是迅捷,又是畅美,他飘在旋开,双

  掌斗开两股无形的罡气分叉而出,却在那刹那间汇合在一起,隔成一道浩无比的

  劲力,狂风般地卷向“武仙”夏雷。

  这是什么武功?“武仙”他不但没有见过,就连听也没有听过。

  这一切实在有点可怕,不过他更惊骇得是对方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高深的修

  为。

  “武仙”夏雷在惊骇之下,丢开宇文长风,大喝一声,暴弹而起,左十掌,右

  十掌,成圆弧地抛掷反击,那飞掠的弧线尚未消失,他整个人已经横空急飘而出,

  同时一式“疏烟淡月”也乘着他急飘而出的身影急推而出。

  对方见“武仙”使出这“疏烟淡月”不由地身形急退,也不知道为什么。好

  像见了鬼一样,也许比见到鬼更可怕。

  他在身形落地的同时,大声叫嚷道:“哎哟,不得了,他会用‘花空烟水

  的武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那金童问身旁的玉女道。

  那玉女望了那金童一眼“咯咯”笑道:“喂,你难道怕了对方的‘花空烟水

  ’不成?

  真没出息。“

  “你不要取笑我了,你也知道这‘花空烟水’武功并不是容易对付的。”

  那金童象受了无限委屈地道。

  “胆小鬼,难道你的‘风烟云散’就这么容易对付吗?别这样对自己没有信

  心吗?”

  那玉女在一旁鼓励那金童道。

  “可是对方的胡须都这样长这样白了,他的武功一定已经很厉害的。”“为

  什么?”

  玉女不解地问道。

  “因为师父说武功要天天练,待到后来就越来越厉害了。他这么老了那当然很

  厉害了,即使我从娘胎里开始练也不可能练到他那种境界。等我练到胡须都白了的

  时候,那还需要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所以现在我不是他的对手。”

  那玉女听到这里再也想不住,轻笑起来。那金童不明对方为何发笑,愣着通。

  “你笑什么,难道师父的话有错?”

  “笨蛋,师父的话没错。不过你怎么知道他是从小开始练那‘花空烟水’武

  功呢?说不定他是在胡须白了以后才开始练的。

  “对啊。如果真是这样。他练武的时间也不一定比我多。他的‘花空烟水

  虽然厉害。

  不过我的“风烟云散”也不比对方的武功差,如此说来我不一定不是对方的

  对方。哎哟、你为什么不早说,害我担心了半天。“

  “谁叫做你这么笨喔,你早应该动动脑子。”

  “哎哟。还不打。”

  “你又怎么啦?”

  “那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谁又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练武,如果他

  不是你所讲的那样,那岂不是要我去送死吗?除非你跟我一起上。怎么样‘?敢不

  敢答应我的要求?”

  “答应就答应吧。你怕,我才不象你这样怕事,胆小鬼,没出息。”

  “武仙”夏雷见对方那孩童怀有他想找的“风烟云散”武功,顿时大喜过望,

  看来不管对方的师父有无在世,也就是那“宇文一神”似乎还在人间,只要这两个

  小孩答应,宇文长风就有得救了,不过问题是如何才能使对方答应传其武功。

  象“风烟云散”这等旷世奇功,一般是不传授外人的。难题之所以难就难在

  这里。

  这对金童玉女那好笑的对话,更是让人忍俊不住发笑“武仙”最后还是忍不

  住他们的对话而在心里笑了起来,笑完后更是对那傻头傻脑的那个大小孩顿生好感。

  最后那小男孩还是担心地问那小女孩道:“我们两个打一个,别不会取笑我们

  以多胜少吗?”

  “哪会呢?别人只会说大人欺辱小孩。”

  “那我就不打了。”

  “为什么?你想变卦?”

  “这样即使我们赢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再说我也不喜欢别人认为我们还是小孩。”

  “既然这样不行那样不妥,难道你就准备就这样放他们进去不成?”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那金童为难地翘起嘴巴道。

  “什么办法?现在我们什么办法都没有,因此我们只有出手打,打得他们逃出

  这神谷为止。”

  “那看来也只有如此了。”

  那金童迟疑了半天总算答应玉女的建议。

  “那到底你先出手?还是我先出手?”

  那金童不知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好吧,我们一起出手好了,免得你又会问那么多为什么。”

  那玉女对对方的话好象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们为什么要一起出手?”

  想不到那金童还是问了一个为什么。

  那玉女不被他气死才怪。

  不过事实上那玉女并没有再理睬那金童,而是一声娇叱,双掌一立,一道飘忽

  的身影,顿时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道朝“武仙”急涌而出。

  “哎哟,你怎么不等等我?”

  随着话声,那金童也紧随玉女之后朝“武仙”攻去一招,顿时现场又多了一股

  令人见之心碎胆裂的声势,想不到对方小小年纪,出招竟然还会有如此声势“武

  仙”见之不由脸色巨变。

  “武仙”面对两股足以把他碎尸万段的强劲,再也不敢托大,他在身形急转间,

  已经用上了“花空烟水”武功中的“高梧幽草”毫不留情地朝他们急推而去。

  很快,三人的三股强劲就撞在一起了。

  随着“轰”地一声巨响,三人倏地分开。对方金童玉女虽然招式诡异,变化无

  穷,可是要是比起功力来,又哪是有了一大把胡须的“武仙”夏雷之敌呢?

  “武仙”夏雷虽然屹立在那里,不过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笑容,虽然他已经赢

  了对方,但是他更惊骇于对方的修为,他想不到对方两个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深的

  修为。

  如果他们的师父就是那“宇内一神”

  柳如风,那他师叔的功力岂不更不可思议了吗?

  所有的这一切,他不敢再想下去,因为那有点恐怖,更有点打击他的自信心。

  “武仙”夏雷的那股暗劲绝世无匹,顿时擅得那金童玉女不住地踉跄退了四

  步。

  “哎哟,我早说过这老小子的武功比我们厉害的多,可是你却偏偏不信,现在

  可好了,我们退了这么多步,不是输了吗?”

  “输你个头,对方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仗着年纪大,功力比我们高而已,只

  要我们不要与对方比拼功力就不会输了。”

  “晤,有道理,不早说干嘛。”

  “好啦,现在我们一、二、三,一起出手,攻对方一个手忙脚。”

  “一起出手干嘛?上次是你先出手,这次该轮我先出手了,你可不能跟我争。”

  说完那金童真的朝他“武仙”扑了过来,这次来得并不是气势汹汹的攻势,而

  是一个飘忽不定的幽灵在他身旁闪动。

  别看那只不过是个闪动的影子,目前并没有对自己产生巨大的危险,不过只要

  你留一丝空隙给他,他的那一击必定是致命的。

  “武仙”夏雷是个老江湖,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所以他在惊骇于对方身

  手之余,更是心生警惕,把那两个孩童当做江湖中两个绝顶的高手来对付。

  再说金童玉女如果踏入江湖,本来以他们的身手也是挤身于超级高手的行列。

  所以“武仙”夏雷的对敌之策并没有错。

  髓着金童攻出那一式飘忽不定的招式后,玉女也不示弱紧随其后,双掌幻化为

  勾,趁“武仙”夏雷为对方的飘忽身法分神的时候,急探他周身大,招招怪异。

  一时之间也把“武仙”夏雷攻得手慌脚,他几乎好几次都差点被对方击中。

  不过毕竟对方年纪太轻,在对敌方面的经验没有象“武仙‘夏雷那样的经验老

  到。

  不然他早就栽在前面这一对金童玉女手下了。打到后来,他越打越惊心。他好

  几次都对方与自己掌力相拼,想以自己雄厚之极的内力修为击败这对金童玉

  女时,哪知他们却鬼得很,每当碰到这情境,他们都是用很奇怪的武功,非常巧妙

  地躲了过去。

  对方所采取的战略完全是要与他游斗,面对这种情景,他即使功力高绝,也无

  能为力。

  难道他“武仙”就这样栽在这神谷,栽在两个名不经传的金童玉女手里?

  他也不会甘心,他不想与她们再拖下去,他准备铤而走险,他要击败这对金童

  玉女。

  想到这里,他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

  突然他卖了个破绽给对方。

  那玉女不知有诈,见有机可乘,连忙挟全身功力朝这一破绽处急攻而进。

  但姜毕竟还是老得辣,年轻人毕竟经验不足。

  “武仙”夏雷聚集全身的功力于破绽处,硬挨了玉女一指。

  玉女虽然实实在在地击了“武仙”一指。不过以她那么一点功力,并不能使功

  力盖世的“武仙”受伤,而只是震得他,心血浮动而己,再说“武仙”为了以防万

  一,也把自己的内力全部集中那被击的一点。所以玉女不但没有伤着“武仙”夏雷

  反而被他的深厚之极的反震之力,震得整个人朝后倒泻飞了出去,只落到三丈之外。

  而“武仙”夏雷也正乘这个时候,一招“冷夜孤”奇快无比地朝金童招呼过

  去。

  那金童的身法虽然也奇快无比,不过他见对方已经中了玉女一指,还以为对方

  非倒不可,哪知事实却大出他意料,对方不但没有立刻倒下,而且还把玉女震飞出

  去。

  他在惊骇余,更想不到对方会乘机向自己下手,变起仓促间,他想逃避也来不

  及了,因为“花空烟水”的武功并不是说逃就能逃得掉,更何况是在“武仙”手

  年使出。

  无奈之下,那金童只有猛推一掌,朝“武仙”当击去,那样子似乎要跟他拼

  命似的。

  “武仙”夏雷本来要想以自己雄厚的内力修为把对方击于掌下,不过很快他就

  否定了自己原先的想法,他决定擒下对方。

  他之所以这样做,当然有他的理由,一来他对这个傻里傻气的金童有点说不出

  的好感,二来他是到这里求人传授宇文长风武功的,而不是来杀人的。

  如果杀了人那就别想再求人了。那他跑这么多路,岂不白废,说不定他们也要

  命丧于比,假如谷中还有身手最高的高人。

  三来他已经击退了玉女,以他的身手,他认为有绝对的把握在不击伤对方的同

  时制服对方。

  基于这以上三个方面的原因,使他改变了初衷,同时也救了那傻得可爱的金童,

  虽然他不一定会在“武仙”夏雷手下死去,但却谁也无法保证他在“武仙”的全力

  一击之下不受伤。

  所以等金童双掌当推到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失去了“武仙”的身影。

  金童在惊骇之余,顿时知道情况不妙,马上朝后急飘而退,飘忽如幽灵。

  在那金童朝后急飘的同时“武仙”

  夏雷的一式“芳水”也已经攻到。

  金童见对方使出的又是“花空烟水”中的招式,顿时不地加快了后退的速

  度。

  “武仙”夏雷的那一式“芳水”

  招式虽然奇妙无比,出手也既快又准,但无奈还是落了个空“武仙”夏雷只

  是抓住了对方的一只衣角。

  在一声衣帛的撕裂声中,金童还是逃过了“武仙”的这一招“芳水”绝世

  武功。

  看来“武仙”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不然他不会失手的。

  他的脸色也变了,变得有点吓人。

  金童又一次死里逃生,更是惊骇之极,那表情甚至还有点恐怖,恐怖对方的身

  手。

  “哎哟,你快来呀,我一个人不是他的对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那玉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金童的身边。

  现在金童玉女又并排而站,共同对敌了。

  “武仙”的脸色再次开始变化,变得更吓人。

  脸上更是笼罩着一股浓浓的杀气。

  他已经对那金童玉女动了杀机。

  在激动之余,他的理智已经不再告诉他,他这样一冲动将带给他什么后果呢?

  只见他双掌一翻,一式“芳兰幽芷”

  带着幽幽的兰花香,朝对方急袭而去,那兰花香使人闻之仙,提不起劲采抗

  敌。

  等到那劲风袭体时,那金童玉女才知道情况不妙,他们想出手抗敌,可是这一

  切已经太迟了。劲风已经袭体,行霆万钧之一击。

  看来这一次那金童玉女非命丧这一招“芳兰幽芷”之绝世招式不可。

  正当“武仙”夏雷那一式“幽兰芳芷”将要击中那一对金童玉女时。

  蓦地!

  一声暴喊声从那烟雾漫中传了出来,道:“手下留人!”那声音犹如来自高

  空深处。

  随着话声从里面涌出一股暗劲,直朝“武仙”全身上下撞来。不留一丝一毫的

  空隙。

  那暗劲来势之强,犹如排山倒海,势如破竹之势,空气也顿时被那暗劲涌得呼

  啸有声。

  “武仙”夏雷突然感到一种压力,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那股压力得他几乎

  窒息。

  突然他觉得他的口受到那股来自虚无缥缈处的外力猛击,很快,他就昏了过

  去。

  他也不知道他这样昏过去其结果到底是死是活,反正他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悠悠地醒了过来。

  他发现自己原来就躺在一间布置得很华丽的房子里,身上盖着一身很舒服的锦

  被。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他转身下了,他准备去看个究竟,他到底在哪里,还有一个他带来的宇文长

  风,他现在又在哪里呢?

  “那人醒了,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他一转身就有人知道,对方耳力之强,当是匪夷所思,连“武仙”也甘拜下风。

  随着话声“武仙”夏雷前面已经多了两个人。两个人他非常熟悉,而且还跟

  他打过一场的人,来者赫然就是他眼中的金童玉女!

  他们会在这里出现,那很显然他还在这神谷之内,看来对方并没有把他送出这

  神谷,看来自己还有一丝希望。

  想到这里,他的整个人也不地兴奋起来。

  那金童玉女见他醒了过来,顿时拍手笑道:“好啊好啊,你终于醒了。你知道

  吗?你已经在这里昏了四天四夜,想不到今天终于醒了,那真是太好了,也不用

  我们替你担心了。”

  “我已经昏了四天四夜?不可能吧?”

  “武仙”夏雷不相信地问道。

  不过对方那天真无瑕的表情,使他不得不信对方所说的话。

  这使他不由地又想起那次从远处出现的那股虚无缥缈的暗劲,那股暗劲来势之

  强乃他生平所仅见的,他只是不知道居住在里面的高人是谁,如果是他师叔“宇内

  一神”那他的功力岂不真的到了匪夷所思的至高境界。

  不过唯一使他庆幸的是他能在这绝世无双的暗劲之下活了下来,无论如何他都

  要去谢谢那个救他的人。

  不管是对方手下留情也好.还是另有高人所救也-,-之他一定要多谢谢对方。

  “是你们救了我?

  “武仙”夏雷好奇地问道。再说他也想问明白这个问题,到底是谁救了他。

  “我们不死在你手下就已经万幸了,哪还有能力救你呢?救你的人是我师父。”

  “你师父?你师父是谁?是否是‘宇内一神’柳如风?”“武仙”更是好奇地

  问道。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真是奇怪。”

  金童疑惑地道。到了后来变成自言自语了。

  “武仙”蔓雷听说他是他师叔所救,并闻之他师叔还在人间这神谷里,顿时大

  喜过望地道:“快,你们快带我去见我叔。”

  见你师叔?你师叔是谁呀?“

  金童玉女被他讲得莫名其妙,不解地问道。“哎,你们看我可真是的,都急成

  这个样子,我的师叔就是你们的师父‘宇内一神’柳如风。”

  “什么?我师父就是你师叔,你没搞错吧?”

  “没有错,他的确是我师叔。”

  “武仙”夏雷显得激动之极地道。

  “如此说来,我不是要叫你师兄了吗?这不可能吧,以你这般年纪,我师父叫

  你师兄还差不多,怎么会是我的师兄呢,这其中有诈。”

  金童傻乎乎地道;那样子很好笑,够逗人。

  “武仙”夏雷知道跟他们一时也讲不清楚,于是催着那金童玉女道:“你们还

  是先去通报你师父,说我要去见他老人家,快去快去,我在这里等。”

  “是,师伯,哎哟不对,应该叫你师兄。”

  “武仙”夏雷听得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目送那金童玉女离开之后,他心中更是感慨万千,想不到他“武仙”纵横江湖

  一生,竟然无法接得住他师叔“宇内一神”之一击。

  直到这时,才使他认识到浩浩江湖,真的是高手如云,数不胜数。

  而他们“武仙四仙”之所以能够在江湖中称雄称霸,那只是江湖中真正的高手

  都已经退隐江湖,不问江湖是非而已。

  这其中象他师叔“宇内一神”就是一个最显著的例子,江湖中几乎没有人知道

  有“宇内一神”柳如风这个人,更不知道“风烟云散”这种震世奇学。

  正当他对自己的前途心灰意冷的时候,那金童玉女已经去而复返。

  当“武仙”夏雷出口相询时,金童己先他而说道:“我们师父不见外人,你既

  然醒了,那你可以走了,我们是来送客的。”

  “你们来送我走?”

  “武仙”夏雷不解地向道。他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救了他又要马上赶他走。

  “可是我是他老人家的师侄呀。”

  “你这人到底有完没完,我师父说不见你,就是不见。你在这里攀什么情,

  即使你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我师父也不会见你的。”

  那玉女口无遮拦,讲一通,假如她师父听到了非狠狠惩罚她一顿不可。

  不过她讲出口了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她在害怕之下,不狠狠地甩了自己一

  巴掌,告诉自己以后讲话要小心点。

  那金童不知玉女为何打自己,好奇地问道:“哎哟,好端端地打起自己来干嘛?”

  玉女只是狠狠地瞪了金童一眼,没有说话。

  “武仙”由于一心想着如何才能留下来,所以并没有听清楚对方那最后一句话。

  那金童玉女见“武仙”站在那里一副执意不走的样子,顿是气坏了,走过来就

  动手。

  这下可真吓坏了那“武仙”夏雷,他害怕万一又跟对方上手,被那“宇内一

  神”柳如风一掌又打得躺他四天四夜,那可太不合算。

  所以“武仙”夏雷连忙用手止住他们道:“好,好。我马上就走。不过我在走

  之前先了解一下我那徒儿的情况。”

  “哪个人是你的徒弟?不然我们怎能知道。”

  “就是与我一起来的那个人。”

  “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就早点向师父问个明白,不然现在我们早就问过了。”

  “那你不会再进去问一次吗?”

  “你的话也很有道理,那我们只有再进去替你问一次了,你可要在这里等我们

  呀。”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极乐佛学   下一章 ( → )
豪侠鸳鸯掌雷神震天风云武天红豆江湖剑啸江湖蓝衫花满楼龙虎风云(武罗通扫南迷光血影神剑山庄圣剑双姝武林十字军
免费小说《极乐佛学》是由作者松柏生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类似极乐佛学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极乐佛学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九章宇内一神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