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线(兰晓龙新作) 第四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军事小说 > 生死线(兰晓龙新作)  作者:兰晓龙 书号:32235 更新时间:2015-3-19 
第四章
  欧和六品的处境更艰难了,他们要对付的除了那催命的机,还有那几名伪装成守备军的军。

  六品撞开一家房门,把欧拖了进去。这家的人也被杀了,子弹穿过门窗在头上横飞,欧叹了口气,竭力在地上坐直。

  “我们顶不过两分钟。”

  六品没说话,挥刀砍翻刚冲进来的一个军,欧补了一,看看所剩无几的子弹:“兴许一分钟。”

  六品看着他:“你不说会有人来吗?”

  “该来的总会来,只要咱别坐在这儿干等。”他给自己和六品一并打着气“哈哈,国难当头,岂能坐视?”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机继续轰鸣,日本人打算用子弹把这屋子撕碎。欧几经努力,终于把门外死人的一杆步钩了进来。

  那名机手还在击,击的硝烟已熏得他漆黑如鬼,身边堆积了密密的弹壳。

  声戛然而止。机,似乎是坏了,他和旁边的弹药装填手开始手忙脚地卸下管。

  没了机轰鸣,这世界顿显清静。欧在门口察看着,对街的军探头探脑地在准备着什么。

  “六品,他们要冲进来。”

  六品毫不在意地弹了一下自己的刀。

  “还有更好的办法,你会开吗?”

  “不会。”

  “只要扣这个扳机…”欧用刚钩进来的步演示着。

  “我讨厌。”

  “扣这个扳机。”他把交给六品。

  六品很给面子地扣了一下,一发子弹毫无目标地飞了出去,那几个跃跃试的军往回缩了一下。

  “数十个数扣一下,”欧看着六品不乐意的表情说“为了我好。”

  六品终于开始小声数数,欧轻拍一下他的肩膀,照里屋冲去。他嘴里和六品同一频率在计数:“1、2、3…”

  一家的窗户被捅开了,欧从里边钻出来,他嘴里大声地数着数:“…7、8、9、10。”

  六品的步响了一下,欧满意地笑了:“六品你真是个好同志。1、2、3…”

  他以一个伤者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冲过长巷,声或远或近地在响。巷子到了头,欧看着眼前的一道高墙,南方的气候让墙上结了厚厚一层青苔:“…8、9!”他数着数,猛地冲向那道高墙。

  “10…”六品又全无击素养地打了一军在屋角的掩护下一点点靠近。

  欧两手攀着墙头,脚在青苔层结的墙上踢蹬,终是攀不过,重重摔了下来,他痛得直拿拳头狠砸地面:“1、2、3!欧山川,你还年轻!”他爬起来又冲向高墙,总算攀了上去,一声脆响,仅有的一个备用弹匣落在墙下。欧恋恋地看了那个弹匣一眼,不可能去捡了“5、6、7…”他向墙那头跳下去,又是一下重摔,痛得他拿脑袋撞墙“9!10!你还没死!”

  声又响了一下。欧缩在墙角,他已经出现在军的后方,那位假排长正举起一只手,打算等六品子弹打光时发起一次全力冲锋,他身边的两名军拧开了手榴弹的弹盖。

  欧看着那假排长还未挥下的手,一边轻声地数着数,一边检查里仅存的几发子弹。

  六品最后一次扣动了扳机,弹壳蹦出,空膛的步卡上了栓。假排长的手一挥而下:“冲锋!(语)”

  没等他们冲去,欧便从他们背后冲了出来,两个正要投弹的军在他的击中倒下,口指向那假排长时却没了子弹,欧滚倒,他想去捡地上的却被那家伙一脚踢开,他对准了欧就要扣动扳机。六品从屋里冲出,投出了手上的步上的刺刀发挥了标的功能,假排长倒下。

  欧坐了起来,疲惫不堪地苦笑:“六品,你…”他突然被一个奄奄一息的军抱住了,那家伙亡命地拉开了手上的手榴弹。

  欧狠挣,可已经没力气挣开,他冲着向他狂奔的六品大喊:“你别过来!”

  六品充耳不闻,冲过来抓住了那鬼子的肩膀,一脚狠踹在欧股上,欧军手里摔开,六品把那鬼子在头上打了半个旋,向旁边的巷子里扔去,几乎在刚手的时候手榴弹就爆炸了。欧五脏六腑都震得发麻,他在硝烟中寻找着六品的踪迹。

  “六品!”

  六品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飘开的硝烟,他似乎没听见。欧扳着他的肩把他扳过来:“六品!听得见我说话吗?”

  六品憨憨地笑了笑,他被炸蒙了。

  阁楼上的人终于换完了那管,机又开始轰鸣。

  欧拖着六品亡命奔逃,弹雨在身边飞蹿。硝烟中一群穿着守备军服装的人冲了过来,龙文章出现在那群守备军中间,欧拖着六品跑进了旁边的巷子。

  局势未定,龙文章也无心追,他更关注的是那得他部下动弹不得的机。他的准星套住了那机手闪动的头颅,一后,那机终于哑了。

  守备军水般漫过了牌楼,直奔城北阵地。

  日本军官伊达雪之丞拿着望远镜远远地看着。他放下望远镜,对背后的另一名军军官长谷川弘次说:“过去半个小时了,中国人已经发觉,柴崎还是没有发信号。”

  “放弃攻城,伊达君。”长谷川没有转身。

  “放弃?城里有我两个小队的精锐!”

  “放弃。我们是孤军深入,折得起两个小队,贸然攻城,可折不起一个大队,中国人谓之舍车保帅。”

  “我听不懂你的那些中国故事!”

  “和中国人打仗要了解中国。停止进攻,在城里的人等待下步指令,今天到此为止。”长谷川颇有些自得其乐的样子“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袭扰,奇攻,疲敌,破敌,是谓曹刿论战。”

  伊达犹豫了一会儿:“传令。”旁边一名士兵跑开,长谷川笑笑:“放心吧,伊达君,我们手上的两张牌还一张没用呢。”

  几发信号弹悠悠地升上天空,向城里的军传达着信号。

  青葱的巷子长得好像没有头,欧和六品在奔逃。巷子另一头突然冲出三个人向他们跑来,欧和六品停住。四道风拿着把日本战刀正追砍着两个难民样的日本人,在接近欧时,四道风终于追上,挥刀把那两人砍倒。

  欧下意识举起手上的式手,四道风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刀也架上了欧颈子,六品的刀也同时悬在了四道风头上。

  欧已经认出四道风来,而四道风的行动永远快于思考,他一把夺过欧,对着欧扣动扳机,欧闭眼,嗒的一声轻响,那支已经在刚才的血战中打光了子弹。

  六品一刀砍了下来,欧大声叫道:“六品,是朋友!”

  六品的刀险险悬住,四道风这才认出欧:“你早上坐过我的车,可谁是你朋友?”

  欧苦笑:“是的。你是大人物,你是四道风,四海为家的四,不讲道理的道,狂风大作的风。”

  四道风看看手上的:“中国人干吗拿鬼子?你是鬼子还是中国人?”

  欧揄揶地看看他手上的日本刀,四道风恼羞成怒地一刀劈下,六品还没来得及反应,四道风给脚下正偷偷摸的日本人补上了一刀。

  “我是四道风,手上两道风,脚底两道风。”

  欧笑了笑,眼里的世界开始旋转,双脚一软,晕了过去。四道风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抱住:“喂喂,你这人怎么这样?”

  六品蹲了下来:“他晕过去了。”

  “这可怎么办?”四道风皱眉,他看看六品“正闹鬼子呢,先回车行再说。”

  六品茫然地看着他,又看看欧,默认了四道风的意见。

  天黑了。沽兴车行里烛影摇晃,欧从昏睡中醒来,他昏沉地看看自己,身上绑着绷带,又看看四周,他认不出这个光线昏暗的地方,也不知道周围那些黄包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旁边一声大响,四道风正把皮小爪扔在一辆黄包车上:“打架的时候你死到哪里去了?!”

  “——我帮不上忙!”

  四道风把皮小爪从车上揪了起来:“你到底死到哪里去了?!”他把皮小爪扔到了欧身上,刚刚醒来的欧被撞到伤口,又痛晕了过去。

  当欧再次醒来的时候,鼻青脸肿的皮小爪正在旁边看着他。他试图起来:“我得去找人。”

  皮小爪一只手把他按住:“别动,你伤得很重。现在全城戒严,你说个名字,明天我们帮你找。”

  “她叫思…”他略清醒了点,苦笑“算了,以后她再也不会用这个名字。我在哪儿?”

  “沽兴行。”

  “沽兴行,黄包车行,我怎么来的?”

  “老四送你们来的,说要照顾好。”

  “老四,四道风,他人呢?”

  “老三和老四都出去了,他们有要紧事。”

  欧点点头,不语。皮小爪起身离开,他走过的地方灯光昏暗,二列黄包车停着,中间的空地上躺着安详的大风。

  六品拄着刀坐在地上,他在喃喃自语。

  沙门会的宅院从外观上不属于良善之辈,墙高屋厚,天井和回廊在院里如宫一样纵横,很高的青石门槛和台阶让人觉得很难接近。这像是一个堡垒。两扇厚重的黑色大门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杀气腾腾的“沙”字,那是家族的徽号。

  四个帮徒在大门前两里两外地站立,张狂地上的双,四道风和古烁在台阶下站着,一脸严肃。

  院里的火光逆着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前,那是李六野,斜戴的黑布眼罩让他平添许多气,他看着门外的四道风说:“大阿爷等你,在天井。”他完全漠视古烁,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四道风“你行,大阿爷念了你七次,你才回来一次。”

  四道风不喜欢他对古烁的态度,淡淡地说:“我忙。”

  “忙跟穷鬼拉车?”

  四道风把李六野间的一对柯尔特左轮信手拉出来一半:“大师兄,没这玩意,你我他,连同大阿爷,都是穷鬼。”

  李六野反应过敏地摁住四道风的手,瞪他一眼,甩开。四道风跟上去,存心气人地搭着他的肩膀和他一块儿进院。

  进去便是天井,从天井可以看见敞开式的祠堂,帐幔飘飘,香火比庙宇更加兴旺,香烟缭绕衬着中间的一个“沙”字。沙门会大阿爷沙观止坐在天井里,竹桌竹椅,一套简洁茶具外加一身白衣,显得仙风道骨。他手上滴溜溜玩着一对357左轮,那东西据说打得死野牛。

  李六野走过去,和几个帮徒站在他身后。四道风和古烁站到桌边,双双鞠了了一躬:“叔叔。”“大阿爷。”

  沙观止看了一眼两人,目光停在四道风身上:“这么晚来,不会是想我这老头子了吧?”

  四道风笑笑:“叔叔说的什么话,小四来看看你还不是应当的。”

  沙观止点点头,看不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坏:“说吧,有什么事直说,我这老不死的有什么可看。”

  四道风挠挠头:“叔叔,真是来看看你的…另外,我想向叔叔讨两支。”

  沙观止一愣:“要?侄儿你又不入我的帮会,要干什么?”

  “一早不入会,是我不乐意被人管,后来,我不想欺侮穷哥们儿。要…是因为要用。”

  “你不入帮会,没在手,人最多是欺侮你。你有在手,又没个后台,人出手就会置你死地。”

  “我今天没在手,人一样要置我死地。”

  “你没跟他提是我沙观止的侄儿?”

  李六野嘴:“大阿爷,小四从来就不提是您老的侄儿。”

  沙观止愠怒:“做我侄儿你会折寿不是?”

  四道风看着李六野笑笑,也不说话。古烁一躬到地:“大阿爷,是日本人。”

  “今儿日本人在城里搅事,你们卷进去啦?”沙观止总算出些关切的神情。

  古烁抬起头来:“大阿爷,大风死了。”

  “大阿爷和小四说话,你下人什么嘴?”李六野训斥着,话头随即转向四道风“死活都是个废人,你要用人我派手下给你就是,都不知道当初干吗挑个哑巴。”

  四道风和古烁眼里冒火地看着他。

  沙观止道:“侄儿,你重情重义我很欢喜,你不爱被人管束也由得你去,可是这日本人,你知道什么底?不知道底的事你什么手?人但凡有点能耐,老觉得自己能怎么能怎么,干出很多荒唐事来,我那时要不是身得早…”

  “叔,给我记这个恩德,不给我自己去。”

  李六野身而出:“你敢跟大阿爷这么说话?”

  沙观止抬抬手:“六野,这是我的家事。”

  李六野欠欠身,只有对沙观止他才是真正的恭谨。

  沙观止沉一会儿,道:“你是我兄弟留下的一点骨血,只要你要,这沙门的半壁江山都是你的,又有什么恩德好记?我只想你记住,你子刚烈,这又是大凶,给了你可不要惹祸上身。”

  四道风点点头:“我一直记得叔叔的话。”

  沙观止向身后的帮徒挥了挥手,帮徒转身而去。片刻,端上来两个托盘,白布衬垫上放着两对短,旁边是一对锋利的短刀。四道风的是一对诨名盒子炮的自来得,古烁的是一对朗宁1900,两人把那四支收进了间,四道风手腕翻一下,那对刀已经不知去处。

  沙观止冲两人挥挥手:“实在有事,提我沙观止的名头。”说罢,拎着自己的,转身离去。

  四道风和古烁从门里出来,他络地和其他帮徒拍着肩膀,古烁轻轻捅他一下,从古烁到每一个帮徒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李六野一言不发地站在台阶上,浑身透出一股杀气。

  四道风笑嘻嘻过去,在李六野眼前晃晃指头,李六野在眼罩外的那只独眼动都不动一下。他转身走开。

  “你给我滚回来。”李六野低吼。四道风乐了:“给你?哈哈。”

  “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都死光了。”

  四道风笑得直拿脚跺地:“对对,再跟我这么说话,我就笑死了。”

  李六野掏了出来,四道风也没耽误,两只拿的胳臂撞在一起,脚下对踢了一脚分开,谁也没落着便宜。

  李六野将眼罩推换到另一边,遮着的那只眼睛并没瞎,戴眼罩只是他的个人爱好。他脸上是种要杀人的表情,四道风也没了好脸:“别瞎指,我今天气不顺。”

  李六野哼一声:“你刚到手的家伙,没装子弹。”

  四道风蹙了蹙眉:“你是真想崩了我,还是以为我真会崩了你?”

  李六野颇有些没趣,把收了。可总得要找回些面子,他瞪着四道风道:“你得回来,大阿爷想你回来。”

  “叔叔要想我回来,自己会跟我说。现在帮里事是你管,可不带管我的家事。”四道风冲古烁招了招手,打算离开。

  “你那两杆不管用!就这几天,鬼子就能占了沽宁!”

  “你怎么知道?”四道风有点诧异。

  李六野瞪他一眼将头转开,有些后悔说得太多。

  四道风不依不饶:“我知道,你急着小鬼子股。”

  李六野恻恻看着他,眼看又要动手,古烁忙不迭把四道风拖开,一边跟李六野点头哈,一边小声地对四道风说:“你知道他换眼罩就想杀人,还惹他做什么?”

  四道风又意犹未尽地对李六野拍拍股,李六野气得眼珠都快了出来,古烁又给他鞠了个过膝的大躬,拉着四道风急急离开。街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经过白天的一通厮杀,晚上的沽宁寂静得过分,长明灯和招魂幡几乎遍布了每一条空的街道。

  守备军士兵在每一处主要通道垒上沙袋工事,看起来戒备森严。一只毽子被那些穿着布鞋的脚践踏,一个小男孩从门偷看那只毽子,他白天玩耍的地方将成为战场。

  士兵们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抬开。男孩茫然地看着,直到那血淋淋的尸体被夜淹没。

  小男孩被拖进去,唐真姣好的面容在门里闪了一下,门关上,唐真拉着弟弟上二楼的楼梯。

  唐真家住在南方常见的那种几户同居的狭小木楼,一条狭窄幽暗的通道连着楼上住家的房门,通道尽头一扇年久失修的上闩木门把他们与街道隔开。通道的另一头是道窄而陡的楼梯,那上去便是唐真的家。

  唐真把弟弟拖到边,让他坐在上给他鞋:“小弟,这些天不要到处跑,知道吗?”

  “姐姐,街上为什么那么多死人?”

  唐真苦笑着让弟弟躺在上,她不知道怎么跟一个孩子说这种事情,尽管她自己比一个孩子也大不了多少。

  唐真的父亲在另一张上的蚊帐里咳嗽:“小真呵,把水拿给我。”

  唐真穿过拥挤的房间,从陈旧的家具就看得出来,她们家不宽裕,她在蚊帐边站定,给蚊帐后的父亲喂水。父亲喝了两口停下来问她:“今天街上是不是又在打打炮的?”

  “没有。楼下店子开张,放鞭炮来着。”

  “你二舅那天来说又要打仗了,这次是什么鬼子。”

  “爸你别听他,喝点酒就爱瞎说。”

  “他说今晚上来陪我说话,也没来。”

  唐真怔了一下,低身给父亲把被角掖好。

  “明天上课吗?”

  “上课。”

  “好好上课,家里这点存钱够你把学上完的,等我腿脚好了…”

  “爸,没事。不等存钱用完我就能工作,可以帮你养腿脚。”

  蚊帐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唐真转身离开。她回到自己的桌边,桌在窗前,她关上窗,又摊开桌上的课本,她的笔在白纸面上抖动着,许久没能写下一个字。屋里屋外,一片寂静,连敢亮灯的人家也寥寥无几,整个沽宁像一座死城。

  罗非烟的二胡声在寂静的夜里隐隐传来,是一曲《雨打芭蕉》,在这样的晚上听来像是哭诉。

  涛声依稀,二胡声在这里也听得见。四道风在沙滩上坐下,听着隐隐的二胡声,开始给刚拿到的自来得装弹。

  “又拿上了…你一定要去找鬼子?”古烁看看自己的朗宁,他对这对有毫不掩饰的厌恶。

  “他们会来。”

  “来了就打?”

  “我打,你可以不管。我啥事不管,大风的事不能不管。你要管的事多,孩子老婆,行里的兄弟还要你照顾。”

  “你把我当什么?”古烁瞪眼。

  “当老三。”

  古烁沉默,他从怀里拿出个布包递过去,那是一只烧和一瓶酒。四道风拧开盖喝了一口。

  古烁苦笑:“今天我输了晚饭,本寻思四个人一块儿喝的…十个,成吗?”

  “什么?”

  “大风个子大,顶十个小鬼子。我陪你杀十个小鬼子,然后咱照常过日子。”

  四道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古烁把那当做一种认同。

  “今天你带回的那人是沽宁女中的教书匠,你带个教书匠回来做什么?”

  “他杀小日本,”他顿了顿“他不会说我陪你杀十个,然后咱照常过日子。”

  “咱们刚过好!能有个地方!”他拍拍上的“不拿这玩意跟人比画也能天天见!这就叫过得好!我不想咱们过回去,你想吗?”

  四道风把卡回了里,往沙地上一躺,悠然看着天上的残月:“我不想,可有个事情我特明白。”

  “什么?”

  “来咱沽宁的小日本绝不会只有十个。”

  古烁沉默,四道风也不再言语。一切又恢复平静,只有依稀的涛声和固执的二胡声不止不休地响着。

  火把闪烁,仓促备战的守备军正在重新驻防城外的阵地。蒋武堂赤着上身,坐在战壕边由医护包扎身上的皮伤,他看着带队过来的龙文章问:“城里清了?”

  “清了。也封锁了,现在的沽宁是没进没出。”

  蒋武堂推开小心翼翼的医护,往旁边一坐,嘴里喃喃地骂。

  龙文章安慰他:“往好的一面想,现在沽宁人跟咱们同心同德同仇敌忾…”

  “再放这种哑,扒了虎皮回你的广东!你是腹经纶还是一肚子猪油?你真以为凭了三百个丘八我敢说守住沽宁?十万人在后边顶着,三百丘八在这死扛,才够格跟鬼子一顶。现在玩什么?鬼子让丘八放进城了,沽宁人都不敢上街了!自己的街都不敢上怎么帮你?就剩咱们这帮后娘养的了!”

  龙文章哑了,只好冲蒋武堂身后努着嘴:“士气、士气,司令。”

  蒋武堂回头,身后的士兵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干活!现在还卖呆?就怕死不去吗?”他火气冲天地又冲阵地外围挤成一团的几个人嚷嚷“那边在搅什么?”

  “司令,有两个人要见您。”被士兵拦住的两特务冒了头,竭力地向蒋武堂挥着手。

  “过来,我正想骂人。”

  两特务过来。

  特务甲哈哈:“司令辛苦。”

  蒋武堂瞪他一眼:“辛的什么苦?”

  “戎马辛苦。”

  “你也辛苦。”

  特务甲哈哈一笑:“何足道哉。”

  “打鬼子开始闹腾便不见了两位踪影,可见不是一般的辛苦。”

  龙文章笑道:“原来是躲得辛苦。”

  “躲是不敢当的,我两人也一直在观望事态。”

  蒋武堂冷哼:“是逃之夭夭的那种观望吗?两位都配了吧?想来还都是好?”

  “司令,在下是开了的。”

  “打死一个女人?”

  “一个女共。没死,重伤,我们没找到她的尸体。”

  “两位还真是忙。”

  “想来,司令今也看到了沽宁共为祸之烈。”

  蒋武堂皱了皱眉:“你还真是个倒钩子嘴。我这里鬼子闹得天翻地覆,你倒是除了共就没提过别的。”

  “是鬼子是共还犹未可知呢,司令。”

  蒋武堂听得蹿火,抓起几把缴获的日本战刀和械一并扔了过去:“共使这家伙?”

  “司令得到的东西,不恭地讲,共得到。”

  蒋武堂不耐烦地挥手:“滚滚,你就死了拿蒋某当使的心吧,共打老百姓?那是你们国字头干的事情!”

  龙文章冷笑:“可不,今天那女人,甭管是不是共,明明打的是鬼子。”

  “兴许是共内讧呢?只要司令少少地支援,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叉!”蒋武堂已没了耐心,话刚落音,几名士兵已经迫不及待地拥了上去。

  特务甲举起手来:“别叉,我自己走。”他悻悻地走开,一边自言自语“就是说有共,就是说共今儿还真没闲着。司令现在最头痛的就是找不着…甭管是共还是鬼子了…咱就说敌寇的踪迹吧…”

  正踱步的蒋武堂忽然站住:“回来!”

  特务甲立刻回头:“司令有何贵事?”

  “龙副官,大敌当前,我毙掉两个油腔滑调的也不为过吧?”

  “绝不为过,司令。”

  特务甲一愣,立刻正:“司令,共在今的袭击中颇有先知先觉之嫌,而凭在下的经验,共也总是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蒋武堂皱着眉犹豫,在这片扑朔离之中,特务甲提出的无疑也是一个途径。

  特务甲接着道:“退一步讲来,就算共与今惨祸无关,可他们知道的内情,堂堂守备军没理由反而不知道吧?”

  蒋武堂看着特务甲:“你知道什么?”

  “沽宁共头目!”特务甲捅了一下乙,乙献宝似的拿出两张通缉令展开,通缉令上是欧和思枫依稀相似的绘像。

  蒋武堂沉默地看着那两张通缉令,眉头皱得更紧了。

  太阳升了起来。经过守备军一夜的清理,昨天的狼藉已不复存在,新的一天又将开始,无论如何,沽宁人总要生活下去。

  有几个守备军在街头张贴着什么,人们围了上去。空气里是紧张的味道。

  欧终于再次醒来,他打量一下四周,六品和小馍头几个车夫在旁边。

  “六品…”

  六品转过脸,嘘了一声,指指他们正在看着的方向。

  那里,车夫们买来一副棺柩,大风的遗骸已经被放了进去,四道风正跪在旁边用一把刀割开自己的手臂,让血淌在棺柩上。

  “他在干什么?”欧问。

  “他发了个毒誓,他要不给大风报仇,伤口烂掉他胳膊,烂穿心肺。”

  欧皱了皱眉,他对这种江湖勾当没什么好感。

  古烁也在臂上开了条口子,只是不如四道风那样深得吓人,四道风不由分说给了皮小爪一刀。

  他们哥三个跪着,看仵作把棺柩抬走。围观的车夫渐散,老馍头凑过去刚说了句什么,就让四道风一脚踢开。古烁把他拉了过来,他仍嚷嚷:“不是我要揍他,他这时候要退车,不是怕死是什么?逃逃逃,他来那地方有多远我都不知?道…”?

  “四哥…”欧叫着走近的四道风。

  四道风翻眼看他:“你又不拉车,瞎叫什么哥?”

  “多谢…”

  “谢什么?说个谢字就把自己当上等人?”

  四道风今天气不顺,不像昨天那么好打交道,欧笑笑:“我这么说好不好——大侠恩德没齿不忘?”

  四道风没理他,转向古烁说:“我喜欢他这样的,看着像人,坏,咬人狗不叫,宰鬼子也闷杀。”他问六品“六品,他几个?”

  六品很精确地伸了五个指头,又伸了三个手指从中间一切,表示半个。

  四道风看了,又接着刺古烁:“五个整个,三个半拉,一天。我都没他多,他说十个收手了吗?”他接着又找上欧:“唉,那三半拉怎么回事?”

  欧苦笑:“世界上没有半拉人,所以我不可能杀半拉。”

  “狠角色都是这么说话的,听出来没?没有他才杀不着,有的他全杀了。”

  古烁苦笑。

  “四爷,我得走了。”欧说。

  “等会儿,你上哪儿?”他又找上六品了“我也喜欢他,个大,话少,这大身板里装的全是义气和力气,唉老三,你觉得他像不像大风?…喂,你说走,要去哪儿?”

  “我有要紧事情得办,尤其这个时候…”

  “你还能去哪儿?欧山川,本名曹烈云,说是沽宁女中的教书匠,其实扮猪吃老虎,是被通缉十一年的赤匪逃犯。说说你怎么混的呗?我大师兄杀了足一打,也就被通缉了两年,赏格也没你高。”

  欧扫视了四周,没有一个像是特务身份的人,可一切底细被四道风这样的人说出来,实在是令他吃惊。

  四道风掏出那张他为了看赏格多少而撕下来的通缉令说:“你是死五百,活一千。兄弟,你立马撞死也顶这一车行。”

  欧无奈地摇摇头,他挣扎着起身:“不管怎么样,四爷,我还是得走。”

  四道风瞪着他:“你出得去吗?这个时候你要出去也不问问我同不同意?”

  欧看着四道风:“你要把我出去?”

  “我是四道风!”四道风火了。

  欧点了点头,把这当成承诺:“我会记得你的情。”他起身,打算真的要走。

  四道风一把把他推回去:“我说过没我的同意你不能出去。”他说着,转身拿了什么东西摔给欧。欧看看,那是一身车夫的衣服。欧笑了笑,乖乖地换上。

  欧换上了车夫的衣服,脸上尽可能地化了装,他跟着四道风拉了辆车在街头小跑。街上每隔一段路便贴着他和思枫的通缉令,昨天的牌楼处已经戒备森严,架上了机,设上了重岗。

  前边又是一道守备军的卡子。守备军看着过来的四道风两人喊:“站住,?查…”?

  四道风着脸一记高踢,这像是他的名片,守备军立刻笑了:“哎哟四哥,是您,后边这位…”

  “我亲哥都不认得了?长得不像?”

  “仔细一看还真像。”守备军看也没看张口就说好听的,挥挥手让他们过去。

  就这么过了卡子,欧的脚步慢了下来,他看见了思枫的小食店,店子几乎被肢解了,门板被卸了下来,空空的门上横七竖八地打了好几道封条。

  四道风看看欧:“眼见为实了吧?跟你说我这人不爱打诳。”

  欧没吭声,眼睛看向一片死寂的校园,他向校园走去,他的目标是校园里的家。

  屋里仅有的一扇小气窗被打开,欧和四道风一先一后地把自己了进来,欧看着这个曾经的家有些发愣,他没少见过抄家,可没见过抄得这么彻底的家,连那张双人都被拆开劈碎了。

  他挪动一步踢到一个只杯子,那是吃药用的,出奇的保持了完整。欧把它捡在手里,想象上边还有余温。

  四道风啧啧有声:“你来找劈柴吗?”

  欧忽然拉了他一把,两人藏在门后,从门里看去,那个叫唐真的学生站在远处的操场上,呆呆地往这边看着。从唐真的神情欧已经猜出门外是什么样子,必定打着好几道封条。唐真掉头走开,走向校门,她是专程来这一趟的。

  四道风看着远去的唐真问:“她是你的匪婆子吗?”

  “不是。”

  “你非要来这儿,是想你的匪婆子吗?”

  “不是。”

  他开始在屋里寻找,搬开墙上的一块活砖,打开门槛下的一个活动空间,里边都是空空如也。

  “你是不是在找匪婆子留给你的信?亲啊抱啊,情啊爱啊?”

  “我在找我的下一步工作指示。”

  “你们每个人都配一个匪婆子吗?”

  欧瞪他一眼:“不会。”他知道四道风并非好,那只是一种小市民独有的好奇和无赖。

  “你们会瞒着匪婆子往这里头藏私房钱吗?”

  欧终于认真地看着四道风,答非所问:“谢谢。有你在就还不坏,你不说话的时候就更好上加好,”他扫视这废墟般的房间“有你在,我都不觉得这有多糟。”

  “什么意思?”

  趁着四道风思考的时间,欧最后一次看了看这个家,他把那个水杯揣进怀里,开始爬那小气窗。四道风也跟着爬了出去。

  两辆黄包车就停在巷子里,欧和四道风从墙上跳下来。四道风忽然低吼了一声,把欧按在车上:“你刚才绕着弯骂人对不对?”

  “对了。”

  四道风很想揍人,可对着一个没打算还手的人他揍不下去,只好放开:“我先告你,再我,我去挣一千大洋,还我,我就挣五百大洋。”

  “你不会的。”

  四道风狠巴巴地看着欧:“我会的!”

  “昨天咱都看见了彼此的德行,你说过你是四道风,你这样的人不会在乎一千或者五百大洋。”

  四道风显然把这当做一种赞美:“你这种狠角都不在乎死活?不过我还是会的!”

  “得了吧,你是四道风,黑道巨擘沙门会大阿爷沙观止的侄子,不服管束到你叔父的话都不听。你打小是沽宁街头吃百家饭长大的苦孩子,你叔父是你唯一的亲人,打外边闯回来教了你一身武艺,学艺没完你就拉了三个兄弟反出沙门。四道风是你的名也是你们哥四个对外的称呼,你们跟除了沙门会的所有帮会作对,这两月你们已经打得全沽宁帮会不敢跟黄包车要保护费,你是不服管束的无产者,生下来就为跟规矩作对…”

  四道风目瞪口呆,摸了摸身后的车坐了下来,不是谁都有机会碰上一个生人如此了解自己。

  欧看着四道风的表情说:“这样的人会去跟官府要赏钱?杀了我也不信。”

  “你怎么知道…知道我是我叔父的侄子?”

  欧苦笑:“你真该把手上那张通缉令看完,我是共的情报员,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没有朋友,没有同志,”他拍拍脑袋“只有这个和这里边的情报。”

  “老子不认字,怎么着吧?”

  “不怎么着。”欧苦笑着摇摇头,坐在车把上。看着空寂的长街,他看上去落寞而疲倦。

  欧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未愈的伤口不会让他痛成这样,他又在头痛了,他把水倒进那只杯子里,杯子翻了,水溅了一身,他又重新倒了一杯。他拿着那杯水回到自己的角落时,杯里已只剩半杯水,正席地大碗酒大块的几人停下来奇怪地看着他。

  “赤匪,你怎么啦?”四道风的口气很野,带有点挑衅。

  “头…有点痛。”

  四道风笑了:“你们看他那小娘养的样儿!狠角,就是细皮,没吃过苦,不知道啥叫吃苦!”

  欧点点头,坐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往嘴里填了块干饽,喝水。他空着的一只手已经在地皮上抠出了个坑。

  “再不吃真不等你啦!”

  欧扫一眼他们正吃的玩意,除了没有别的。

  “太油腻,我不能吃荤腥。”

  “人参燕窝不油腻吧?二的,去给他炖个十全大补汤!”

  欧淡淡地笑了笑。

  皮小爪有些歉意地解释:“老四其实就是想说你别光吃饽,他这人就这样。”

  “我管他吃糠吃屎?赤匪,你想吃好的也不是没有,好好跟着我,给我做军师,人参燕窝都给你上。”

  古烁神情古怪地看四道风一眼,四道风把他推得仰在地上。

  欧愣住:“军师?在下对你有什么用吗?”

  “打日本。”四道风干脆地说。

  “打什么?”

  “杀鬼子。”四道风手上戏法似的多了两支,他把它们拍在欧面前“看见没?”

  “瑟1909,我不知道你爱叫它自来得、盒子炮、二十响还是快慢机。你这对是天津造,出厂一百二,后来改装过,我估计你爱拿它当机关使。”

  四道风又乐得推身边的人:“瞧见没?他懂!他是个狠角,坏,鬼脑子又好使,就这么定啦!”

  “老四…”古烁绷着脸,他显然对四道风的这个决定有些不

  欧想着措词,他清楚四道风是个很容易伤害别人也很容易受伤害的人:“我是个被通缉的共,你们拉我是惹祸上身…是的,你不怕惹祸,怕惹祸的人不会成天揣俩机晃悠。”

  四道风斜了眼看他:“别说了,鬼子准还来,再来你支招,我,行里伙计并肩子上,就这个事。”

  欧苦笑:“大风死了我也很伤心,可你现在要打的不是哪个帮会,是军队,后边还有一个饿红了眼的国家,它们最擅长有组织有效率地杀人…”

  四道风歪着头,尽可能做出轻蔑的表情。欧硬着头皮往下说:“不是械斗或者打群架,这是打仗,你要还不明白,我可以说昨天的血根本够不上打仗,你也根本没见过真正的打仗。”

  “啊?哈?是吗?那你明白?你有没有啥哥们儿打小一块儿受人白眼,拉屎都互相帮着擦股?”

  “我…没有…是的,我不明白。”

  “现在他被一帮不知打哪来的、该活剥的、油煮的、碎剐的玩意杀了,肠子肚子都打成了蜂窝,你怎么办?”

  欧显得有些无力:“我会替他死的,如果有的话。”

  四道风跳过来,把欧揪起:“他就是替我死的!”

  一下了套,六品打算把四道风架开,但先被古烁和皮小爪架住。

  六品冲四道风吼:“你别碰他!”

  “别那么大声!我听得见!”四道风看着欧“这么说吧,等着你的是什么命我也知道。没我帮你,你这六斤半早挂牌坊上了,你也出不去这沽宁城,连这街你都不能上!就昨天还打死个女共,你想想…”

  欧一惊:“你说什么?”

  “女共啊,死了,怪可惜的,如花似玉的是不是,老三?”

  “你没看见,我也没看见。”古烁阴沉着脸。

  “没看见就不许我知道?听说还是开店的,店里生意还不错,啧啧…”

  “怎么死的?”欧的着急写在脸上。

  “啊!,你们这帮人还能怎么死?一个个的…”

  皮小爪拉拉四道风的腿,安慰着欧:“你别听他,没死。这不还通缉着吗?”他拿出那几张通缉令扔了过去,欧扑到了地上抢住那几个纸团,展开一张一看是自己,扔开,他展开第二张,手在发抖。

  “肯定活不了,这事我知道。”四道风似乎以刺痛欧为乐,话没完腮帮子上火辣辣挨了欧一下。

  四道风愣了,然后又惊又喜:“好啊,跟我过招!”他砰地一拳挥过去,欧摔倒,撞得几辆黄包车连翻带倒。六品一声不吭地冲了过来,古烁一拳砸在六品上,六品却浑若无事地把他推了个滚,古烁愣了一下,接着跳起来。

  皮小爪在一旁急得直跳:“你们几个好好说话行不行?”可在几个暴烈的行动派面前他的声音太微弱。

  四道风推开几辆车,照欧躺倒的地方走去:“嗳嗳,别装死,我还没使?劲…?喂,你别玩的,玩的没好果子吃。”

  欧爬了起来,拭去嘴角的鲜血,在一辆黄包车上坐下:“我不想跟你说话。”

  四道风怔了一下,欧的眼睛让他有点发瘆:“我还不想跟你说话呢。”他掉了头打算走开“现在的沽宁是进不来出不去,好好帮我,管你红的绿的开染坊的,我保你一条小命!”

  欧根本没理他,静静展开刚才一直握在手上的那个纸团。昏暗的灯光下,他静静看着,看不出他脸上的悲欢喜乐。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生死线(兰晓龙新作)   下一章 ( → )
士兵{士兵突士兵突击(剧远征军之溃兵抗战虎贲抗战之铁血佣山沟大军阀唯我独裁空降抗日突击开艘航母去抗抗日之白眼狼帝国风云特种兵王
免费小说《生死线(兰晓龙新作)》是由作者兰晓龙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类似生死线(兰晓龙新作)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生死线(兰晓龙新作)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四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