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线(兰晓龙新作) 第一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军事小说 > 生死线(兰晓龙新作)  作者:兰晓龙 书号:32235 更新时间:2015-3-19 
第一章
  黑白的世界。

  一个人影。一支手

  人影在的准星里走动。那是个学生样的男人,年轻得让人嫉妒。他突然口站住,脸诧异。轰的一声响,子弹从口吐出,弹头穿透血的声音清晰无比。

  欧从噩梦中翻身坐起,下意识去摸额际被头发挡住的伤疤,十一年前子弹从那里穿,他能活到今天实属奇迹。

  这是1938的沽宁。这是沽宁城里的一户人家。

  屋子很小,极不合适地放了一张偌大的双人。有很多书。上有两被子,一已经叠好,一盖在欧身上。

  思枫在门镜边换衣,她正要出门,在整理自己。她是那种不会让自己过于出众但又绝不寒碜的女人,她对一切事情都很有分寸。

  像任何处得寡淡无味的夫一样,欧对那个半的苗条身影没有多看一眼,反而是思枫有些多余地遮掩了一下。

  “头又在痛?”思枫问。

  欧摇摇头,但脸色和动作说明了一切。思枫递了瓶药给他,转身去倒水:“药铺说咱家的阿斯匹林是论斤买的…”

  她转身时愣住,欧把半瓶药倒进了嘴里,干嚼。他苦得面目扭曲,样子让人发瘆。

  “你…不觉得苦吗?”

  欧敲敲头:“嘴里边苦,就忘了这里边还有个小铁块…甜甜苦苦,不外如是。”

  思枫看起来很想摸摸那颗备受折磨的头颅,但最终作罢。她套上外套:“我去店里。”

  “我今天有课。”欧说。

  “中午会给你留饭。”

  “谢谢。我会去吃。”

  这很像一对夫封冻期的例行谈话。但欧眼里目光闪烁,头痛或别的什么并没能让他安于苟活,这从他乍醒的精神状态就看得出来。

  思枫蹙着眉:“得想个法子。医生说你这叫药物依赖,对身体伤害很大。”

  “那么我该练太极,纳天地造化之功,养吾身浩然之气?”欧比画着“这招叫就坡下驴,顺水推舟,你们说怎么着我就怎么着。”

  思枫忧心忡忡地笑了笑,面前这家伙气不顺,她不打算捋虎须,转身开门:“再见。”

  “思枫同志…”

  思枫关了门转身,她有些惊慌:“别拿这个词开玩笑。”

  “我像在开玩笑吗,思枫同志?”

  “反正别这么叫,别说出来。”

  “十一年前我以为会天飘红旗,见人都叫同志,现在这个词快不会说了,”欧苦笑“因为我已经三年没见过可以叫做同志的人,除了你,但你不让叫。可我叫你什么呢?子同志?不对呀,我没结过婚,我看你也一样,你是为了掩护我才走到这个屋里来的。你和没见过面的那些同志把我照顾得很好,可我不需要照顾!”

  “你需要的。”思枫不是在说服,那纯是小夫间的执拗。

  但欧显然不这么想:“我都不知道自个儿死多少次了,我早该死了,这样的人用不着照顾。”

  “沽宁组织领导的决定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专职搜捕你的特务现在至少有一打。”

  “要说的就是这个!我现在再提第一百次,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你们的组织领导,不是您,是你们叫老唐的那个,本地唯一可以给我下达指令的人。”

  “他的指令是要你好好将养身体。”

  “这不是指令,指令就是任务!”

  “沽宁一向风平静,我们也不能冒失去一位老同志的风险…”

  “二十九岁的老同志被勒令退休了吗?现在日本人占了南京,国共都再次合作了!二十九岁的老同志倒要南山终老了?”欧挥舞着昨晚扔在边的报纸,那上边通版都是北边正炽的中战事。他像是个不讲理的臭脾气丈夫。

  思枫依旧好脾气:“我知道这种时候你不愿意待着,谁都不愿意。可那上边没写的是,尽管国共再度合作,对你的通缉没有撤销反而加紧了。”

  “我已经被通缉十一年了!被关在这盒子里也三年多了!再跟这儿扮这夫、扮这教书匠,我就快升副校长了!”

  思枫俏皮地笑了笑:“这说明你潜伏得很成功。”

  欧恼火地捶着自己的头。

  “总之老唐的指令是尽一切可能提供掩护,绝不能让你落到特务手里。”思枫有意结束这场谈话。

  “没有他的掩护我也活下来了!”

  “我会转告他的。”思枫转身开门,离开。

  “就这么跟他说。我——欧山川还活着!”门已经关上了,欧的话是对着门板嚷出来的。他狠狠倒在上,今天的暴躁一小部分源自无所作为,一大部分倒源自头痛。

  欧穿过操场去教室,他把锋芒都藏在旧长衫和佝偻的背之下。路上都是学生,欧的头低垂了下去。这是一所女中,也是让他这男青年不自在的原因。各种女声在周围问候,欧有口无心地应着,向他的课堂走去。

  今天的课堂有些不一样。

  黑板被一句斗大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占了。学生们拿着卷好的旗帜和标语,正期待地看着他们的老师。他们的领袖显然是一个叫高昕的同学。

  欧看看黑板,又看看他的学生:“我来猜,你们不想上课,想去游行?”

  “是的,先生。”领头的高昕回答。

  欧笑笑,去擦黑板。这个举动让学生们很失望。

  “您不能擦,先生。”高昕急着阻止。

  “这几个字你们早都认识,我想讲点新的东西。我们实在为日本人耽误太多的时间了。”欧在黑板上写了句语,然后转身读了一遍“谁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

  “我们不想听这种可的语言。”高昕的神情轻蔑中带些愤怒。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欧翻译出来,他对错愕的高昕笑了笑。

  他现在不是坏脾气丈夫,而是孜孜善的老师:“简单地说,你要骂人至少得让人听懂,更简单地说,永远得学新的东西。——现在上课,我记得…”他顺着学生们的异样目光回头,门边站着两个黑衣人,刻板而神秘,其中一个向欧招手,很无礼。

  欧转回头不理会他们,他摊开手:“现在上课。我记得昨天的作业是每人一首七律,现在…”

  学生们都有些难堪,只有一个叫唐真的女孩站起身来了作业。唐小姐脸皮实在太薄,这么一个起身来回脸都红到耳

  “谢谢唐真同学。至于大家,我想是把精力用来做这些标语了,我想你们也不会有心情把口号押上诗韵。”

  高昕抵触地念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一片笑声。

  欧也笑了:“高昕同学引用得当。那我也说说我的看法吧,不要为战争准备一生,到了战场上战争课也就是一两天的事,别的时候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们的蒋委员长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千万别把读书和打仗当成两件事情。”

  “说得像是你打过仗似的。”高昕嘀咕着。

  欧笑了笑,但笑容立刻僵住。门口的黑衣人径直走到他跟前,亮出了自己的特务证件。欧看看他的学生,叹了口气。

  欧被两个特务带到了一间办公室。

  特务乙在桌前走动,存心让坐着的欧看见间突出的套。特务甲待在欧身后看不到的地方。这很像两头狼扑人的情形,一个在前制造紧张,一个在后伺机扑击。

  “为什么在课上讲抗?”特务乙问。

  “抗不能讲吗?没见学生要游行吗?你想让她们涌到大街上去?”

  “什么叫别把读书和打仗当做两件事情?”

  欧叹了口气:“这是委员长在黄埔任校长期间的讲话,你们不抓人小辫子的时候也该去了解一下贵历史。”

  “你的论调很像赤分子。”特务乙咄咄人。

  “我不知道赤分子怎么讲话的,我想,在你们眼里,谁说话都会像赤分子,因为他们也用嘴说话。”他顿了顿,好像刚想起来“你们不是已经跟赤分子合作了吗?”

  甲向乙摇摇头,乙迅速调整方略:“你是外来的,从哪儿来?”

  “长沙。”

  “长沙哪里?”

  “烂泥冲。”

  “那是个农村,出你这读书人?”

  “湘人穷,不在老家做土匪就只好出来念书。”

  特务甲忽然了句长沙话:“我很想吃白鹤楼的臭豆腐。”

  欧也转了长沙话:“白鹤楼只做糖包子,你别逗我了。”

  特务甲瞪欧一眼:“干吗回这么快?”

  “因为有道理。”

  “干吗嘴这么利?”

  “我没别的本事,只好跟人讲道理。”

  “几个大学都从北往南迁,你偏从南搬到北?”

  “我三年前来的沽宁。三年前你们说了要打日本吗?”

  “怎么现在说话又一口北方腔?”

  “我教的是国语。”

  甲与乙互相看了一眼,甲道:“下一个吧。”

  特务乙冲欧摆摆手:“走吧,我们会去查的。”

  两特务走向屋门,欧起身,这是人最容易松懈的时候。

  “曹烈云!”特务甲突然喊。

  欧没什么反应,他茫然地看了看,可特务甲并没有放弃:“把头发捋起来看看。”

  “还要做什么一次说了吧?你们不觉得有点过分吗?”欧有些不

  “做我们这行不知道什么叫过分。”特务乙有意,让套更突出。

  “刚才是闹着玩,现在才是真的。”特务甲诈地笑了笑“我们要找的人从上海来,头上中过。除非头砍掉,伤疤消不掉。”

  欧恨恨地捋起了头发。

  “右边。”

  欧伸手去捋右边头发,校长突然跑了进来,脸上带着循规蹈矩者的惊慌:“你们还真的每个人都查啊?学生快冲出学校了!”

  “非把我从教室叫出来,好极啦!”欧缩回将要碰到头发的手,冲着特务嚷一声:“还愣着,帮忙呀!”

  “帮什么忙?”

  “上大门挡人!否则一发不可收拾!”他在那特务的套上重拍一下“收好了,火上浇油!”

  校长和欧冲了出去,甲乙特务莫名其妙地互相看了看,随即跟上。

  学校门口,看门的老头正赶紧把铁栅门关上。可涌来的学生立刻把他包围了,卷着的旗帜标语也已经打开。校门外就是沽宁的热闹处,女生闹事人人爱看,外边的闲人喝彩叫好,场面越发炽烈。

  高昕煽动着同学们:“刚才欧先生给我们做抗宣传,已经被特务抓了,我们怎么办?”

  “把我们都抓了好了!”“冲出去好了!”学生们愤然而起。

  看门的老头儿能做的只有把门锁了,把钥匙在身上。面对这帮气势汹汹的女孩他连吭声的能力都没有。

  学生们央求着:“孙叔,您要再锁着大门就是为虎作伥了!”“孙叔,亏我们平常叫您叫得那么甜!”

  老头儿正犹豫,欧和校长匆匆跑来,两特务仍在身后若即若离地跟着,欧狠瞪了一眼,转头向高昕嚷嚷:“谁说我叫特务抓了?”

  高昕笑嘻嘻地说:“我们的斗争初步成功,欧先生已经被释放了,我们要不要争取更多的胜利?”

  “当然要的!”学生们拥护着。

  高昕喊:“孙叔,开门!孙叔,开门!”

  这如同一个号子,学生们跟着一起嚷。没见过世面的老头儿让百多个女声喊得腿酥脚麻,一只手不由自主就往放钥匙的口袋里伸。

  欧又好气又好笑地呵斥:“高昕,你胡闹什么?”

  高昕昂了昂头:“年轻人的事情有年轻人管,您就回您的安乐窝去吧,等我们打出天下来会给您一张安静书桌的。”

  欧紧绷着脸,转头对特务说:“拜托两位襄助,我现在已经没有发言权了。”

  特务乙鼓鼓劲,吼了一声:“开门放行者,抓!离校闹事者,抓!聚众生事者,抓!”

  他回头看看特务甲,甲抱着膀子紧锁眉头。他从甲的神情上看不出自己做得对不对,但孙叔已吓得不再去掏钥匙,只对着学生的嚷嚷一个劲地摇头。

  眼看就要成僵局,高昕突然冲着门外叫了一声:“四道风!”

  四道风正用一个高难度的动作踞坐在黄包车靠垫上,和身边几个车夫嘻嘻哈哈地评头论足。听到高昕的叫唤,他一个筋斗从车座上翻了下来,身手利落之极,看着就是会家子:“大小姐今天很拉风呀,大小姐。”

  “帮我把门打开。”高昕说。

  四道风哈哈一乐:“你爸会死我的。”

  “你会怕我爸?”

  “我光一条还怕有家有业的?”他瞧瞧身后“可车行这几十个苦哈哈都指着有钱人过活呢。”

  “我会把你的小名喊得城都知道。”高昕小声威胁道。

  四道风皱皱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的,大小姐。”

  “我也不想啊,你现在比不得上我家要饭的时候,你现在都是有字头的人物了。”

  四道风乐了:“这话我爱听——大风!”他吹了个呼哨,那个叫大风的车夫走了过来,隔着铁栅门把孙叔拎起来,狠抖了两下,钥匙掉了出来。四道风隔着门伸了只脚,拿脚尖把将要落地的钥匙踢到自己手上。

  “帅死了!哪天教教我?”

  “这手绝活是传媳不传女的,大小姐。”四道风径直去开锁。

  特务乙突然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大嚷:“臭拉车的,你干什么?”

  四道风笑着招招手:“这招叫风卷残云。”

  哗的一声,他一下把铁门拉开了,人顿时如洪一样涌了出去。两特务被人冲撞得把住铁门才保住平衡。

  人涌向了大街,打着旗帜和标语,喊着口号。继续向校外冲去的学生有意推搡着两名特务,把他们也拥进了人,在他们的狼狈中雪上加霜。

  欧苦笑着把校长拖到一边避开人,拥挤中手上忽然多了个纸团。欧愕然,给他纸团的人已经一言不发地没入人,他甚至不知道谁把那东西到他手上的。

  游行的队伍涌过沽宁的主街,一路引来众多行人的观望。从北边逃来的难民也都驻足,一脸木然地瞧着这些喊口号的学生,既然连今天都衣食无着,学生们嚷的也就是些过于遥远的话题。

  两特务终于从人群中身出来,乙的衣服已经撕破了,甲正整理着自己被人践踏过的帽子。

  “大哥,要不要抓?”特务乙盯着刚才肇事的四道风问甲。

  四道风和他对了对眼,又高踞黄包车上看热闹,根本没有要躲的意思。

  “抓?”

  特务乙没听明白那意思,伸手就要摸

  “这里不是南京上海,那小子瞧着就是帮会中人,那丫头背后要没人罩着你尽管剔了我招子。我们这是外出公干,强龙还不地头蛇,要抓你抓。”

  “您说了算,大哥。”特务乙把出一半的又收了。

  “此地势力有三,官字头的蒋武堂,仗着军中有些渊源一直占山为王;商字头的高三宝是几省闻名的大船商;黑字头的沙观止那是连青字红字也得给他面子,细细掂量哪个字都不是好惹的。”特务甲显然对此地很了解。

  “可那个姓欧的…”

  “如果他不是,咱们的宗旨是宁杀错、不放过。如果他要是的…”

  “我明白了,大哥怕打草惊蛇。”

  “我怕个的打草惊蛇!我怕的是把此地的共急了,咱俩做了沽宁河里的无名尸!这仗打得太久,国字头是不好使了,咱们得出动本地的官字头。”

  “蒋武堂?”

  特务甲有些犯愁地点点头:“那厮可从来是听调不听宣哪。”

  两人正说着,一个叫古烁的汉子急急过来跟那边的四道风说着什么,两人拉着车卷了风似的跑开。

  与此同时,欧已在巷子里转了几个弯,大街上的口号与喧哗变得远了。他走到一条巷子的尽头,安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巷子里某户人家的门响了一声,一个人出来倒垃圾,回去时没有关门。欧思忖了一下跟进去。

  在这个破烂的小院里转了几道弯,欧出现在另一道幽深而笔直的长巷,他径直走向巷子里唯一的一个人。那人坐在一象棋枰前打残谱。门在欧身后轻轻关上。现在这条一览无余的巷子里再没人能偷听他们说话,甚至没人能找到通往这条长巷的路。

  欧走到棋枰边,枰上的棋子错纵横,正杀得难分难解。他静静看了一会儿,开口道:“专诸刺僚。”

  “子胥吹箫。”

  “同志…”欧显然有些激动。

  “别这样子,我知道这些年把你窝狠了。”

  欧有些不好意思:“也没什么窝不窝的,要没这个窝,我多少年前已经死了。”

  “必死者可杀也,必生者可俘也,做这行你算上品。”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没什么。不怕死的在上一个十年都被杀光了,太惜命的人也早叛了,真撑下来的都是你这样有个‘信’字,有个‘念’字,又知道爱惜生命的人。”

  欧苦笑:“您过誉,其实我经常沉不住气。”

  那人用一个卒子推掉了一个卒子,然后用飞马吃掉了过河之卒:“你看见死了太多人,就把自己也当成一个必死的卒子,所以沉不住气。眼下这把棋要交给你呢?就得沉住气,因为我给你的不是这把棋,是人命,是你叫做同志的那些人,同志们的那些命。”

  “我就是个革命军中马前卒,我下不起这盘棋。”

  那人笑着看看欧:“你真是个心思很重的人。”

  “是的。”

  “你怕看见别人牺牲。”

  欧有些出神,子弹的尖啸和人的惨叫似乎在耳边再现:“我是大屠杀里幸存下来的…您肯定明白我的意思。”

  那人点点头,把枰上的棋给搅了:“我明白,可天下又要变,谁也不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子,可铁定会变。”他着自己颊上的肌,一时也有些出神。

  “因为迁都重庆的南京政府?”

  “不是的,我知道你潜伏的时候国共还在做生死之争,可现在不是了,现在是因为鬼子…听说你去过日本,还能说一口了不得的鬼子话?”

  “早期那里是境外的一个革命根据地,可那时候我就想,他们迟早会向中国找生存空间。”

  “前戏早开锣了,现在是高,国军和鬼子在北线打得不可开,尽管有个台儿庄大捷,可我们判断国字头的溃败是早晚的事。喊打仗的人太高高在上了,真在打仗的人又搞不懂这通打和以前的内斗有什么区别。”

  “真打到头上时他们会懂的。”

  “火烧眉毛的时候唾沫星子是灭不了火的,没时间了。”

  欧不语,那人也开始沉默。原来安静的小巷更加寂静。

  与这寂静相反的是另一条街上的喧嚣。那里,一干帮会中人正将一个叫皮小爪的车夫摁在车上痛打。突然,刚才风一般离开的四道风一车当先从街口撞了出来。四道风脚下如风,声如洪钟:“借光借光借光——”他连人带车撞进了那帮会人群,有两个人飞了出去——不是撞的是而是被脚踢的。

  四道风把车旋了大半个圈子,帮徒们闪让不迭,他笑嘻嘻地在人圈中站住:“我叫四道风!四海为家的四,不讲道理的道,狂风大作的风!”又顺手把皮小爪拉到自己车上,找准了对方的头领:“金头苍蝇,你找我?”

  被叫做金头苍蝇的廖金头往后让了一步,他是个一脸投机相的壮年汉子,仗着人多不让人:“车行我们五一的过街费,这是打有车就有的规矩,你们行怎么不?”

  “我刚才有没有说我是不讲道理的道?”

  廖金头挥挥手:“那我就是不讲道理的祖宗!”

  话刚说完,他身边两帮徒的后脑被轻拍了一下,回头,是一脸忍的古烁:“我是三道风,我叫古烁。我打过招呼了。”他把那两颗头狠狠撞在一起。

  廖金头这才想去里掏家伙,家伙刚就手,脸上被轰了一拳,天旋地转的视野里,是长相木讷的大风。大风是个哑巴,他冲廖金头竖起一个指头,然后指指自己的鼻子。

  立刻,这里成了一场混战,四道风在人群里指东打西,如同一道旋风。

  一片嘈杂。

  而长巷里,依旧寂静。欧和那人还在沉默。

  突然,那人从棋盘上混作一团的棋子里分出一个车,直指欧这边的将营,打破沉默:“这就不是唾沫星子的事了,这是北线战场,这是一队离正面战事的鬼子,是来自南京方向广岛师团的一个精锐大队,刽子手来了什么的干活?我不用多说。”

  欧看着棋盘上的将营:“可这是哪里?”

  “是我们脚下的地皮,同志,是沽宁。”

  欧有些错愕地看看对方脸上的苦笑,眼里很快闪动着炽热。

  “沽宁只有一个七八九的守备团,铁守不住。我们的组织是依附在旧有的三教九上,鬼子所过之处三教九一水的天翻地覆,棋盘会翻,架子也得重搭,以前抛头脸的人要转入地下,以前窝着的人…这么说吧,你会浮出水面。”

  欧点点头,他不是个没有城府的人,但兴奋之教人看得一清二楚。

  那人看着欧的神情道:“你想打仗,可这场仗儿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怎么都好,只要我能做点什么。”

  那人站起身来:“我没法跟你说得再细,我只是受人之托,来看看你还是不是以前那样。”

  “不管受谁之托,请告诉他我还跟刚入时一样,那是我生命的开始。”

  “不是太好。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是成了个家,可我不能老活在成亲那天吧,所以我儿子现在都会背书并学以致用了。”

  欧笑道:“您说得很对。”

  “走了走了。你的意思我会转达的。”

  “问个冒昧的问题…您是老唐吗?”无论如何,这是这几年来他除思枫外见过的第二个同志。

  “你…你是说你还没有见过老唐?”那人出些错愕莫名的神情,似乎要笑。

  “可是我很想见到他。”

  那人笑着摇摇头:“别管我是谁了,我是能给你带来指令的人。我起不出你那么好听的名字,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如果非要有个称呼,你就叫我赵大吧。”

  “赵老大。”欧有点开玩笑的意思。

  “别说咱们见过。”赵老大点点头走远。

  欧恋恋不舍地看着那人离开。他看看身前那混乱的棋局,又看看小巷,小巷尽头,已经没了人。这让欧有些患得患失,于是他转身离开。

  欧转过街道时微微有些愕然,方才在此地的那场斗殴已经打完,黄包车夫们明显是取得了胜利,因为廖金头正跪在地上,扇着自己的耳光,嘴里照四道风所要求的那样发出苍蝇扑打翅膀的嗡嗡声:“嗡嗡,嗡嗡,嗡嗡嗡…”

  四道风坐在黄包车上大声地数着数:“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四,五十?一…”?他不大有把握地看看旁边的古烁“我没数错吧?”

  古烁绷着脸忍住笑:“绝对没错。”

  皮小爪看不下去:“算了,老四,这样就行了。”

  四道风没好气地对皮小爪说:“不倒了他的威风,他再扑腾起来第一个就咬你!”

  欧一步不停地从那些看西洋景的人们身边经过,他的目的地是对街思枫开的小店,店名就两字——“小食”

  思枫正和一个邮差在低语着什么,看见欧到来两人便停止了谈话。邮差一言不发地离开。

  欧有些恼火地在店门外背了身子让邮差离开,以示他不想知道也不屑于知道,直到邮差走远才转身进店。

  小店被思枫和一个店伙、一个厨娘照料得井井有条。店里的大部分食客都簇拥在门窗前看街上的热闹。思枫转身进了厨房,一个红泥罐正煨在灶上,显然已经煨了很久。

  厨娘看着进来的思枫说:“你还真是贤良啊?我把这活也让给你得了。”

  思枫笑了笑,把红泥罐放在托盘上。

  欧在一个僻静角落坐下,思枫立刻把刚整理好的托盘端过来,托盘里的内容是两样点心,两个小菜,一个红泥汤罐。

  “你来得晚了。”思枫说。

  欧看看她:“你不知道?”他很想知道思枫是否真的不知道他刚才与赵老大的会面。

  “知道什么?”

  “没什么,我有些事耽搁了。”欧说。

  “那两个人不是打发走了吗?我算着你早该来了。”

  “我说的不是那两个人,”欧打住“学生们闹事是不是你安排的?”

  “我一直在店里,上午生意很忙。”

  欧苦笑:“好了,看来有些事情我也不该知道。可那两个人没那么好打发,你也被人追了几年,就知道追你的人绝对不好打发。”

  “沽宁没特务机构,就他们两个人掀不起什么风。”

  欧这次是真有些奇怪了:“你一向很谨慎的,怎么这次…”

  “因为…”

  一位食客从旁边经过:“欧掌柜的,头见完还要店里见,真是如胶似漆呀!”

  思枫立刻笑得红晕面。她的那个笑容一直持续到食客走开,她从汤罐里给欧盛汤:“因为老唐的指令是不惜代价保证你的安全。”

  “我还是不明白。”

  思枫看起来有些恼火,尽管那只是一掠而过的神情:“你用不着明白。”

  “像以前一样?”

  “是的。”她又像以前那样温和,将盛好的一碗汤放在欧面前。

  欧想着什么喝了一口,这才觉得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这是什么?”

  “鲥鱼汤。”思枫有些赧然“他们说吃鱼治头痛。”

  “没用的…”欧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太好“我是说现在吃什么不重要…不、不,我是说这也是老唐的指令吗?”他笑“开个小玩笑,你觉得不好笑?”

  思枫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喝完它。”她起身走开。欧看着那个苗条的背影,他并不像刚才表现得那样没心没肺,其实他明白很多事情。

  汤很稠,即使在勺里也是挂丝的白色。欧小心地一口口喝着,他知道这东西必然费去了她很多心血。

  沽宁守备司令部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混乱而紧张了。椅倒杯翻,一片忙。龙文章和华盛顿吴在桌上摊开一张军用地图,屋里电台和电话的联络声吵成一片。

  蒋武堂雷厉风行地进来,马鞭柄子恨不得连地图带桌子捣个窟窿:“鬼子来这干吗?龙文章你倒说说鬼子想要干吗?”

  龙文章抬起头:“咱是个二部队,鬼子最爱吃软柿子,司令。”

  “当年的十九路军也是二部队!”

  “那我坦白了说吧,咱是个九部队,也就是比盐警、路警好一星星…”

  “你个乌鸦嘴!”

  “我本来就是个乌鸦嘴。”龙文章当仁不让。

  蒋武堂咽了口气,摆摆手:“接着聒噪!”

  “简单得很,”龙文章在地图上划拉着“北面胶着状态,沽宁是港口城市,吃下这个软柿子,鬼子军队可以登陆,长驱直入穿纵横,北面胶着之势立解。”

  “跟我走,去看,去探,我不爱看这鸟地图。”蒋武堂没个好脾气。

  龙文章示意华盛顿吴把地图卷了,跟在蒋武堂身后。刚要出门,一名马弁来报:“司令,有上峰来人。”

  蒋武堂看向院里,那俩特务正站在门边,乙迫不及待掏出了证件。

  “军装都没有我鸟他?”蒋武堂拿起马刀大踏步出门“传令下去,上膛马上鞍,一队援军都没有,着老子做文天祥!”

  特务甲快走两步跟上去:“司令,我有要事…”

  蒋武堂转身:“是鬼子的事吗?”

  甲愣住:“什么鬼子?”

  “都从南京被轰到重庆了,你来问我什么鬼子?成了个神哩!——派探子,备马!”蒋武堂没再答理那两位,吆五喝六间第一队探子兵已经发了出去。

  “司令…”

  特务甲还想说些什么,龙文章轻轻把他推开:“司令让你候着。”

  两特务只好戳那看着蒋武堂一行人离去,毕竟这不是他们地盘。

  沽宁以北七十公里是一个村落,叫窦村。有一点坡度,伴山而居。此时的窦村炊烟正冒起,暮色中有人不疾不徐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安详世界。

  村外的庄稼地上,一个老头正打着草捆。他身边过顶的庄稼簌簌直响,老头放下草捆捡块石子砸了过去:“死狗子,别祸害我庄稼。”

  石头砸了过去,没砸出狗子,倒砸出了柄刺刀,刺刀后边是支三八大盖,三八大盖后边是个日本兵,日本兵后边是更多的日本兵。老头惊恐万状,他看看村东,那边也是一样的日本兵,村西亦然。老头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村子让日本人给包抄了。他张嘴呼,那柄刺刀顶上了他的下巴颏,一股血雾,老头甚至没来得及哼哼。

  不一会儿,村子里开始沸腾起来。孩子哭,女人叫,夹杂着语的吆喝声,村民们被赶上了村子的空地。

  一户人家里响起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那家的男人红着眼从院里冲出来,抓起靠在门边的耙子又冲了进去。他刚到门边就响了,男人被打得从自家门里倒栽了出来。然后屋里的又响了几声,一切都静寂下来。

  已经被赶到街上的人们沉默着面面相觑,有一个人开始跑,这触动了人们神经上的某个开关,所有人都往村东的路上跑。路面在沉重的呼吸中晃动,直到路的另一端出现几个人影,那是机手。击准备早已经就绪,一个军曹手挥了一下,机开始击,有人倒了下去。人们混乱地转向村西,村西的机也开始击。已经在村里的日本兵藏在各家各户的门里一边躲避着子弹,一边从横向里击。

  六品听着屋外的声,把吓傻的女人和哭哑的孩子都拥进了厢房:“我先带咱妈出去!你们躲屋里!”

  “你快着点!”女人眼里写恐惧。

  六品点点头,最后看了子和孩子一眼,把门关上。他冲进正房,把妈妈背了出来。老太太不依不饶在他背上厮打着:“有你这么当爹的?孙子嗓子都哭哑了!”

  “我先背你出村,鬼子来了!”

  “救媳妇还是救妈?要我说就先救媳妇!”

  六品充耳不闻。他背着他妈跑出院门,出门前看了厢房一眼,孩子的哭声已经闷住,大概让媳妇捂住了嘴。六品跑开,他斜刺里穿过村子,声仍在身后震响,他的目标是村后的山。

  天黑了。

  村里的屠杀已接近尾声,日本人开始砸开房门,他们还要挨家挨户地搜索。

  六品一气把老母亲背到了村外的山林里,他把她放在地上,头便挨了一顿暴揍:“要背不出孙子媳妇,看我饶了你!”

  “这就去、这就去!”六品躲闪着“妈你跟这儿别走,别跑。”

  六品妈哭着,土坷垃摔了过来:“你要我跑得动!我这老不死的!”

  六品掉头狂奔,跑两步回头看看,六品妈已安静下来,正看着他:“别跟鬼子打,带孙子媳妇回来!”

  六品点头跑开。

  他刚跑过一条山弯时就愣住了,村里的每一栋房子上都冒着浓浓的烟柱,村子被照得如同白昼。一帮军聚在火边,从人堆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哭声。

  六品加快了速度,很快又回到村里。他在废墟中爬行,空地上集中的尸堆把他惊呆了,一群日本人聚在旁边,他们从死人身上扒衣服,然后得赤条条把衣服往身上套。几个日本人抬着衣箱过来,把衣服倒在地上,日本人扔下死人开始争抢。六品趁冲进了自家的院子。

  六品傻了,家里的院墙已塌倒,成了焦土,废墟上冒着浓浓的烟。一个换了中式服装的日本人听见废墟里的响动,拎了还在滴血的战刀过去,他一无所获地离开。

  六品把身子全埋在废墟里,脸埋得更深,难以抑制的呜咽被土闷住。他手上紧握着一只焦黑的手,那是从废墟里伸出来的。

  黎明的时候,日本人开始在村里的空地上集合,残月下一群中国百姓打扮的人在用语传达着口令。领头的走到队前,语的喧哗静了下来,那个身材瘦长的领头的嘴里说出的居然是纯正的中文:“从现在开始,让我们养成说中文的习惯。”

  生硬的中文回答:“是的,长谷川君。”

  一记耳光脆响。

  生硬的中文再回答:“实在对不起啦,鲍先生!”

  军分成小队分散离去。

  六品从废墟里爬出来,目疮痍。他呆呆地坐着,看着,突然想起什么,他爬起来狂奔。他跑到母亲藏身的地方,六品妈倒在地上,地上的草已被身上的血染成了红色。几个军交谈的声音正往山下淡去,渐渐消失。六品抱着死去的妈妈,终于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

  沽宁郊外的阵地一片忙碌。挖掘战壕,垒机工事,守军们正在设防。

  龙文章在守望。守望是件枯燥的工作,他抱着他那支中正步已经不知坐了多久。他盯着的路面上除了地平线,似乎永远就只有几个稀稀落落往沽宁进发的难民。

  空气中隐隐有鼓声传来,那是沽宁大富高三宝来劳军的队伍。

  蒋武堂策马向那支劳军队。高三宝坐在慢慢行驶的老林肯车里,身后跟着整支抬猪扛羊披红挂彩的队伍,他老远就冲路边的蒋武堂挥手,蒋武堂环了个圈,飞身下马:“高会长来得勤啊!弟兄们都说鬼子来了好,咱天天打牙祭!”

  高三宝笑道:“应该的应该的!全福——”

  用人全福单子一展,抑扬顿挫地唱起来:“猪十片,羊…”

  “唱什么唱?抬过去了!”高三宝呵斥着,又转向蒋武堂“司令,这鬼子什么时候…”

  “我要知道早去打他埋伏了,在这耗神?”

  “也是也是…听难民说,屠了邻县的一个村子?”

  “高会长,您劳军是一,听风是二吧?”

  高三宝有些难堪:“司令明白,做生意跟打仗一样也要个眼观八方的。”

  蒋武堂在这单薄的阵地上走了两步:“会长,耳朵过来,我个天机。”

  高三宝附耳。

  “逃。”

  “逃?”高三宝吓一跳。

  “蒋某这些年可没少得会长的好处,所以才有这实打实的一个字——逃。”

  “你也要逃?”

  蒋武堂苦笑:“蒋某得罪上司,带一帮落魄兄弟来了宝地,可没少叨扰地方,这时候废话少说,有一放一,有几个死几个,我算着能挡个一两天,这工夫城里的就赶紧逃吧,算是蒋某报恩了。”

  “就这么惨烈?沽宁的十万人怎么逃呀?”

  “——您问问逃到沽宁的南京人吧。”

  高三宝有些失魂落魄,蒋武堂赶紧扶了他一把:“您先逃吧,会长是个好人,蒋某是从来不嫌好人多,只要听见声一响…”

  “砰——”一声响,蒋武堂按着套与刀鞘,愠怒回身,龙文章正在教一个漂亮女孩击,那是高昕。

  “龙文章,你在搅什么?”蒋武堂恼怒。

  龙文章一副精神抖擞潇洒的样子:“鬼子就来了,我教咱们女学生一点战斗本领,说不定是个花木兰呢?”

  蒋武堂看着高昕笑地站在一边,顿时气结:“哪里来的女娃娃,你…”高三宝连忙道:“小女高昕,非要跟来看看我军将士的威勇。”

  蒋武堂闻言,只好把下半句吃回肚里。

  高昕笑道:“蒋司令,我们想请您去演讲。”

  “有那闲工夫?不去不去!”

  “我倒是有工夫。”龙文章在一旁打岔。

  蒋武堂瞪他一眼:“谁说你有工夫?”

  “我是说忙完就有工夫。”龙文章讪讪地说。

  高昕看一眼龙文章:“你倒是蛮有卖相的,准比蒋司令受。”

  龙文章高兴地又板。

  蒋武堂不在乎自己卖相如何,可总得找个台阶下来:“如果你觉得这事还有完你就去吧。”

  “我这就去忙!”龙文章自恃是蒋武堂面前的红人,一溜烟儿照阵地上跑了,高昕也跟着去。

  蒋武堂摇摇头转身:“军务繁忙,我也就不陪会长了。”

  高三宝抱了抱拳:“司令海涵,小女娇纵无度,说话没个头尾,做事想啥是啥。”

  蒋武堂苦笑:“倒是蛮可喜的,就是碰上打仗。”

  高三宝点点头:“全福,东西拿来。”

  全福从车上拿下一口沉甸甸的箱子。

  高三宝小声地说:“大洋两千。司令身先士卒,高某没别的效力,出点安家费用。”

  “我哪来的家小?”蒋武堂哑然失笑“会长是怕我不护着沽宁,先拿钱押着?”他跳到高地上“众兄弟听好,高会长捐现洋两千,犒赏三军!”

  顿时一片声。

  “司令?”高三宝不解。

  “以前就怕您不给,现在给了也没福花。有空给烧点冥纸吧,会长!”

  高三宝点点头走开,蒋武堂的这个举动已经让他明白真的到了末日,他冲远处的高昕喊:“昕儿,走啦!”

  高昕从机掩体里钻出来,又跟龙文章挥了挥手才上车。

  车驶离阵地,不一会儿便回到城里。

  全福坐在前座。高昕自得其乐地哼着曲,只要不上课她就高兴。高三宝则看着车外的沽宁人发呆。

  前边的街道让难民群给堵住了,这些天沽宁多了很多这种脸愁苦的人。沽宁的二胡艺人罗非烟正坐在街边拉二胡,徒弟罗非雨伺候着,难民们簇拥着在听,二胡声勾起他们背井离乡的思绪。

  车从人群中慢慢擦出条来。高三宝看外边密密麻麻的人群喃喃:“这么好些人,可怎么逃呀?”

  “爸,你说什么?”

  高三宝摇摇头。

  “刚才我差一星星就打中那棵树了。我得成立个妇女救国队,你做名誉队长。”高昕很兴奋的样子。

  高三宝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全福,没开工那洋火厂先停了吧。”

  “正要跟老爷说,已经开工了。”

  “这么快?”

  全福笑道:“您人好啊,万家生佛,造福乡亲,做人做得宽厚,工钱给得又足,这还慢了呢。”

  高昕忍不住嘴:“福叔您可真能捧。”

  “那现在咱们在沽宁有五处工厂了?”高三宝脸忧虑。

  “六处,您又忘算城西那酱场了。六处工厂、两处码头、三个车行、十七八个店铺,老爷,您早就是沽宁首富了。”

  高三宝闷声闷气地咕哝:“都是沽宁首富啦?”

  “那是,您就去上海也不落人后呀!”

  “上海已经完了!”

  几人听出高三宝的失落,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车里一下安静下来。可安静不过两秒钟,高昕忽然轻叫了一声伏在高三宝膝上:“我们先生。”

  车外欧匆匆路过。

  高三宝皱眉:“你不说今天停课吗?”

  高昕仰头冲高三宝笑了笑。高三宝对着女儿不知忧愁的笑容,茫然而愁苦,同样感到到茫然而愁苦的不只是高三宝,还有六品。

  此时的六品在郊外的路上蹒跚步行,像极一个难民。他不知道他跟着前面的那两个难民多长时间了。他看起来已经被仇恨烧得形销骨立,偶尔的一瞬让人觉得他的目光像两把锥子。他终于大步赶上前去,仔细打量着那两张泥污的脸:“我你祖宗。”

  那两位愕然对视,然后友好地点头表示同意。

  六品背上的刀环了出去,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做了刀下鬼,另一个后退了两步,去里掏什么。六品扑上去抓着那人往路边的树上撞,一下、两下…直至那具人体完全瘫软。六品疲倦地坐下,几个不相干的难民已经吓得逃离这杀戮现场。六品擦去脸上的血渍,他看起来不像杀人的人倒像是被杀的人,他很想痛哭一场,他又一次感到茫然而愁苦。

  欧走过空旷的操场。唐真路过,她看见欧,很早就恭谨地站住并问候:“先生好。”

  欧没有看她,匆匆拐弯进了自己家。这份冷漠让唐真有些愕然,她往校门又走了几步,便看见尾随欧的特务乙,尽管他已经换了身掩人耳目的衣服,可唐真还是一眼认出来。她立刻低了头。

  欧进屋,坐在凌乱的桌前,烦地翻了几页书,又开始翻箱倒柜在屋里找什么。

  思枫推门进来,错愕地看着他。

  “药在哪儿?”欧问。

  “我放在你手边了。”思枫找出了药,就在欧刚翻开的书下边。

  欧苦笑着摇头:“我真不是个整洁的人,你现在回来干什么?”

  “店里没零钱了,我回来拿点钱。”欧明显不信这种说法,可也不问,倒了几个药片扔进嘴里。

  思枫倒了杯水给他:“你后边不干净。”

  欧喝了一口水:“我知道。你是为这个回来的?”

  “不是。”

  “明知道我后边不干净,你现在回来干什么?”欧有些发火。

  思枫怔忡而温柔地看着他,叹了口气:“请不要把你和我…们分得那么清楚。”

  欧懊悔地坐下来,看着思枫在屋里忙碌,她掀开下难以发现的一块木板,从里边掏出一支手、一个密码本,她把这些都放进手袋里。

  欧不由得又苦笑了:“这就是你的钱?你们想干什么?”

  “只是转移一下。”

  “是的,这里不再安全了。”

  “这里很安全,那两个人只是想抓你邀功的散兵游勇,他们的总部远在重庆,在这里没有援助!沽宁的蒋武堂对反共从来没什么兴趣,他们找不到援助!”

  “我还可以在这窝下去?”

  “是潜伏下去。”

  “你还要告诉我一切太平?除了那两个人啥事没有?你们根本没打算撤出沽宁?因为日本人根本没打算来沽宁,你我的寄身之处也不会被粉碎?”

  “你怎么知道?”

  欧气极反笑:“你看,你我都是藏着很多秘密的人!”

  “他见过你了?”

  “你总是比我知道得更多!”他有些不,但看着有些失落的思枫,欧还是缓和了语气“他是老唐吗?”

  思枫有些出神地摇摇头:“不是,可他负责占区地下组织的重组工作。”

  “他说我会浮出水面!”

  “他是这么说的?”

  “是的,可你们还什么事都瞒着我!”

  “可他没告诉我…”

  “你怎么啦?”欧愕然地看着思枫伤感的表情。

  “没什么,我早该告诉你,城北的乡间已经发现了鬼子的部队,他们杀光了一个村子的人,窦村。”

  “然后呢?”

  “然后…然后失踪了,现在不管守备团还是我们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这不合道理,长途跋涉不会就为屠个村子。”

  “我不知道,我们人力有限,大部分情报都不是直接拿到的。现在我们正做好撤离沽宁的准备,鬼子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而我们少一个人都是难以承担的损失。”

  “我呢?”

  “没提到你,指令里没提到你。”

  “怎么会?”

  “本来以为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现在看来是打算留下你,说到敌占区战斗经验,你比我们谁都强。”

  “总得给我个说法。”

  “时局变幻,谁都只能随机应变。”思枫想开门,但在门前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也就是说,一响的时候,我就该跟你…说再见了。”

  她带上门出去。

  欧终于从自己的患得患失中拔足,他回味着思枫临去一瞬的神情,怀伤感。 Www.258wX.NeT
( ← ) 上一章   生死线(兰晓龙新作)   下一章 ( → )
士兵{士兵突士兵突击(剧远征军之溃兵抗战虎贲抗战之铁血佣山沟大军阀唯我独裁空降抗日突击开艘航母去抗抗日之白眼狼帝国风云特种兵王
免费小说《生死线(兰晓龙新作)》是由作者兰晓龙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类似生死线(兰晓龙新作)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生死线(兰晓龙新作)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一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