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与爱女 第31回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热门小说 > 我的娇妻与爱女  作者:袁智勇 书号:27723 更新时间:2014-3-4 
第31回
  不一会儿,就听到岳母的声音:“小芳,怎么就你自己在这儿啊?”

  “妈,你怎么才来?小峰和媛媛在卫生间洗澡呢。”

  “洗了多长时间了?”

  “嘻嘻,要是他俩不搞别的花样的话,早该洗完了。”

  “搞什么花样?要搞不会到上搞?我去看看…”岳母说完,忽然问道“你也过来陪妈洗个澡吧。”

  子爽快地应承着,一阵脚步声过后,好几分钟没有声音。看来方芳没有拿着手机过去,我也猜不出她把手机放到哪里了。

  又听到脚步声,赖云峰的声音:“媛媛,你一点儿都不重。”

  媛媛得意的轻笑:“那是当然了,本小姐身高 一米六二,体重九十二斤。怎么样,身材够标准吧?舅舅,你喜欢抱我吗?”

  “当然喜欢了。媛媛,你的细,翘,就是房还有点儿小…”

  “讨厌…人家还长呢…”

  隐约听到接吻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俩是谁先主动的。

  听到垫嘎吱一声响,媛媛说道:“舅舅,你趴下,把股翘起来。”

  舌的呜咂声,赖云峰吃惊的声音:“媛媛,你怎么亲我那里!不嫌脏么?”

  “刚才我特意把你那里洗干净了,一点儿都不脏。舅舅,喜欢我亲你眼儿吗?”

  “喜欢,太舒服了!”

  “舅舅你知道吗?男人的眼就跟女人的一样,神经特别丰富。舅舅,我以后经常给你亲…”

  “媛媛,你这招从哪学来的?”

  “哼,不告诉你,省得你吃醋、生气。”

  “舅舅想知道。保证不吃醋,也不生气。”

  “好吧。我告诉你,陈导特别喜欢女人亲他的眼儿。他还说,有个女演员,八十年代的时候红透了全中国,现在还接戏,她的舌头又厚又长,特别有力,能把整个舌头都钻进男人的眼里动刮蹭,是陈导玩过的女演员里舌功最好的。”

  “他可真会享受。”赖云峰羡道。

  “舅舅,你要喜欢,我给你多亲会儿…不过,我初学乍练,功夫很浅。你要尽量放松,别用门夹我的舌头,刚才都疼我了…”

  “对不起,媛媛,舅舅是太舒服了,不是故意的。”

  听到自己的女儿变得如此放,我却是心澎湃,漾。

  姐姐扭头看着我,脸上一副奇怪的笑容。我不解其意地看着她。姐姐在我股上拍了一巴掌,冲我一努嘴。

  我大喜过望,赶紧跪趴在上。姐姐掰开我的股,用舌头舐我的眼儿。

  我和赖云峰享受了同样的待遇。,多么的玄妙!人类又是多么的聪明,多么富有创新精神啊!我从来没想过,眼也是器官,让女人亲它的滋味是如此美妙。

  当姐姐扒开我的门,将舌头向深处钻探时,那种舒的滋味让我浑身发酥,巴随即涨得铁硬!

  云云好奇地凑过去,姐姐示意她接力。

  云云摇摇头,姐姐说:“别怕,一点儿都不脏,娘早都干净了。”

  云云噘着小嘴,嘟哝道:“可上面都是你的口水…”

  “嗬,臭丫头,嫌娘的口水脏啊?那好…”姐姐说着,竟然强吻女儿“看你还嫌不嫌!”

  云云挣扎着:“不要,你刚亲了爹的眼儿…”

  我撅着股被晾在了一边,刚刚被姐姐口水濡眼让风一吹,凉飕飕的,有点不舒服。我向母亲乞怜地叫了一声:“香香…”

  母亲会意地一笑,趴到我的股后面,给我起了眼儿。母亲的舌头宽厚有力,舒服得我咝咝地倒凉气。

  云云在一旁看我的样子,好奇地问:“爹,姥姥亲得你舒服吗?”

  我都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点了点头。

  “那…我也给你亲亲吧…”善良又孝顺的女儿为了讨我的心,替下了辛勤耕耘的姥姥,用粉的小舌头拨着我的门。

  我们都没注意到子那边的战况已经进入了实质阶段,直到听见媛媛大声求饶的声音:“舅舅,我不行了,你去我妈吧,让我先歇会儿…”

  接下来就听到子大声叫:“小峰,我的好弟弟,你的巴可真啊,把姐姐的都填了…哦…用力,使劲我!对,就这样…姐不喊停…不许你停啊!”“放心吧,芳姐,我一定把你喂得的!”

  那边的起了我的好胜心理,我将云云搂到身下,早已涨硬的巴迫不及待地向女儿的小进军,到达目的地后才发现那里早已是洪水泛滥,灾情严重了。

  女儿的户热情地接纳了我的茎,宾主相见甚

  我的茎时快时慢、忽深忽浅地在女儿的道里畅游。母亲和姐姐也过来凑趣,把玩着少女一对可爱的房。

  音箱里传来子的声音:“姐都丢了好几次了,你还是快点过去孝敬咱妈吧,她可都空了老半天啦…”

  岳母笑道:“没劲儿啦?看你妈怎么收拾他!”

  赖云峰歉意的声音:“妈,对不起,现在才照顾到你。”

  岳母朗地一笑:“嗬嗬,妈不怪你,谁让你没长三巴呢…”

  随即响起体撞击的“啪啪”声“咕唧咕唧的”声。

  而在我的身下,云云也已经高迭起,身子瘫软得像面条了。我的手伸到姐姐的下,发现姐姐的水长,都淌到大腿上了。

  我转移阵地,来战姐姐。成体,多年的默契,使我们成为最佳拍档。在姐姐的肆意叫声中,我像一个老练的骑手纵马驰骋在开鲜花的大草原上。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两边的战斗也终于接近了尾声。终于传来岳母幽怨的声音:“小峰,妈还没吃,你就了…”

  “妈,对不起,晚上我再好好伺候您。”

  子打趣道:“妈,你要是还没过瘾,我把小勇叫过来,把你扶上马再送一程?”

  “你个货!就算妈愿意,小峰也不同意啊。”

  却没听到赖云峰接话,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子的这句话却刺得我兴高涨,在姐姐的里开始了迅疾的,接近了高的顶峰。

  云云发现了,强打起精神,对我说:“爹,记得最后把到我的里面啊!”我大力地猛了姐姐几下,拔出进女儿的道里,放松关,将亿万子孙洒在了女儿的生殖器官里。

  母亲有孕在身,只能在一旁观战,偶尔助助兴。我怀歉意地对母亲送上微笑,依偎到她的怀里。母亲慈爱地搂着我,和我一起品味着这种温馨的感觉。

  那边,子说:“你们仨先去洗澡吧。”

  岳母不解:“浴室那么大,四个人也不挤,你也一块儿来呗。”

  子说:“我想先歇会儿,你们去吧。”

  一阵脚步声后,子说:“老公,刚才听得刺吗?”

  我从手机上拔下连接线,回答道:“很刺!你刚才的提议是开玩笑还是当真?”

  “什么提议?”

  “跟我还装糊涂?”我不悦地说。

  “哦,把你叫过来一块儿玩是吧?我看小峰还有点放不开,还是慢慢来吧,他毕竟不是小赵…”子自觉失言,赶紧转移话题“继宗打电话过来,说张健和冯宝芝都去北京了。张庭辉给张健联系好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还给继宗在中关村租了写字楼的一间办公室,劝继宗早点过去。继宗打算这两天就让小峰陪着去北京,以后公司和网站运营都挪到北京去。”

  我心里感叹,儿大不由娘,继宗终归还是要单飞了——尽管他这些年经常不着家,可毕竟在一个城市,心理上感觉儿子还在我们身边。现在,他要背井离乡,独自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闯。虽然心里有些舍不得,可好男儿志在四方,男人就应该干一番事业,我还是支持他的。

  三天后,继宗和赖云峰、军犬一起去了北京。一行人中还有小兰,影楼的装修改造已经完成,小兰也没事可干,便强烈要求随行,赖云峰就同意了。

  走之前,儿子特意到逍遥谷跟我们道别,我把他叫到我的房间单独聊了一会儿。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见过继宗了。我们各忙各的,平时连打电话都很少,继宗有什么事一般都是和方芳说,父子亲情变得很淡薄。我暗自琢磨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难道就因为我们父子俩没有血缘关系?还是因为我和继宗都是男人,同相斥?甚至,是因为我和儿子在情场上是潜在的竞争对手?

  继宗说张健母子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了,他这些天每晚都能睡个好觉。我发现儿子的气果然比上次见他时好多了,就劝他到北京后要以事业为主,不可再纵过度。

  儿子点头,说请我放心。他告诉我说,冯宝芝到北京后,跟张庭辉的关系大为缓和。生意顺风顺水的亿万富翁张庭辉看在张健的面子上,给了前很多钱,冯宝芝与另外几个有钱有闲的闺中怨妇经常结伴寻,以找男为乐,不会像以前那样纠他和张健了。

  临走时,我笑着对儿子说,等他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要告诉老爸一声。

  儿子说等他在北京站稳脚跟后,就请我过去玩。

  老古打电话说要回国,知道赖云峰去北京,便说他也在北京停留几天,届时和小峰一起回来。

  军犬走时拜托我和岳母多照顾一下何巧儿,我让他尽可放心。

  我去看望何巧儿的时候,她和周凯正依偎着坐在沙发上。

  见我进来,周凯有点不好意思,身子挣了一下,想坐得离何巧儿远一些。哪知何巧儿反而将他搂紧了,坦然说道:“凯,没事的,他知道咱俩的事。”

  我倒有些不自然了,没话找话地说:“小周的病好点儿了吧?”

  何巧儿说:“身体没事了,就是下边还不行。他老婆传过话来,如果他下边真的废了,她就跟他离婚。真是作孽呀,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就这样毁在我的手上了!现在小凯已经是工作难保,再没了家庭,可怎么办啊?”说着,何巧儿已经眼里含泪。

  周凯善解人意地说:“巧儿,别这么伤感,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我,我还拥有你啊!”我劝道:“小凯的病既然不是器质的,就还有希望…阿姨,你用嘴亲他的茎的时候,有什么反应?”

  何巧儿脸一红:“你…看见了?”

  我口而出:“是军犬看见了告诉我的。”

  何巧儿一楞。周凯却脸涨得通红,一下子抱紧了怀里的女人,颤声问我:“你是说,军犬亲眼看见他妈给我…巴?”

  “你怎么啦?”何巧儿又羞又臊,纳闷地问他。

  “我觉得好刺…下面好像有反应了。”

  “快让我看看。”何巧儿好像忘了我的存在,马上动手去解周凯的子。

  然而,何巧儿从周凯子里掏出来的茎仍是软绵绵的。

  “你亲亲它,我现在想了!”周凯看了我一眼,忽然激动地说“就当着你儿子好朋友的面,我的巴!”

  “你!”何巧儿大吃一惊“这怎么行?”

  我说:“那我先回去了,阿姨…”

  “不!你别走…”周凯忙叫住我,焦急地对情人说“巧儿,求你啦,这样我觉得好刺,也许能帮我恢复…”

  何巧儿为难地看着我:“小勇,你别笑话阿姨…”

  我点头:“阿姨,你放心吧。”

  何巧儿不再犹豫,俯下身子,张嘴含住小情人的起来。

  看着眼前的宫,我却不觉得秽,甚至对何巧儿有了敬佩之意,这是一个敢于为爱付出的女人。

  周凯舒服得直哼哼,兴奋地问道:“巧儿,你觉得它有起吗?”

  何巧儿吐出巴,仔细观察了一下,说:“好像是比以前硬了一些。”

  这时候,岳母恰好走了进来,看到这种情况,吃惊地楞在那里。

  何巧儿虽然跟岳母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密友了,可也觉得尴尬,解嘲地笑了笑,说:“都是这个小冤家,非要这样…”

  岳母很聪明,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随和地说道:“这没什么,年轻人都喜欢刺,小勇和我玩的时候…”

  “阿姨你说什么?”周凯大吃一惊“你和你女婿?”

  “是啊,巧儿没告诉你吗?这不算什么,小勇跟他亲娘现在还每天晚上睡在一起哩…”

  “真的?”周凯惊呆了“亲生母子,哦,好刺…”

  我正想责怪岳母不该在外人面前我的隐私,却听到何巧儿激动地叫道:“你们快看!”

  我循声望去,看到周凯间的茎居然抬起了头。

  周凯也兴奋地大叫:“我有救了!阿姨,勇哥,巧儿,我…我喜欢这种刺!阿姨,我想看您和勇哥亲嘴,行吗?”

  何巧儿也面有喜,帮着情夫软语央求道:“美玉姐,求你了…”

  “这有什么?”岳母大方地说“过来,小勇,妈的好女婿。”

  我也感到这样很刺,不再推辞,过去抱住岳母,和她深吻起来。一边亲嘴,我的手也顺势来到她的前,摸着她的房。

  周凯眼睛都瞪直了,大口气,手按着何巧儿的头,示意她继续口

  岳母被我又摸又亲,也有些情动,看着沙发上何巧儿正卖力地为男人服务,她也蹲下来解开我的带,将我的子连内一起褪到膝盖,然后用手摸了我的巴几下,含进了嘴里。

  两对男女好像是竞赛,房间里充巴的呜咂声,真是靡。

  所不同的是,我的巴已到最佳状态,了岳母的小嘴;而周凯的却是半软半硬,只能让女人“啧啧”地,却不能捅女人的嘴巴。

  尽管如此,周凯仍是激动得不行,他颤声问我:“勇哥,你跟你的亲生母亲真的发生了这样的关系?”

  我不知他什么意思,但还是点点头:“是的,我和母亲彼此相爱,我们很幸福…”

  “哦…”周凯身子哆嗦了一下,低头对何巧儿说“巧儿,多刺啊,亲生母子相爱、…”

  何巧儿点点头,吐出男人的茎,欣喜地说:“比刚才又硬了些…”

  周凯忽然激动地捧住何巧儿的脸,直视着她:“巧儿,如果我真的不行了,就让军犬替我…你吧…”

  这句话把何巧儿吓呆了,她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让我儿子…我?”

  “对呀,军犬的巴又大又硬,肯定能把你得高迭起…哦,想想就觉得好刺!”

  “你疯了?他是我的亲生儿子啊!”“就因为他是你的亲生儿子才刺啊,难道你不爱你的儿子?”

  “我当然爱他,可…”

  何巧儿还想辩解,周凯打断了她:“你先想象一下,军犬你是什么感觉,那么刚的男人,巴又又长,硬得像一子…”

  “哦…”何巧儿呻了一声“别说了,我下面好…”

  “是吗?”周凯去她的子“这说明,你的潜意识里也愿意让儿子你。”

  何巧儿推拒着:“别子,小勇在呢。”

  周凯却径自将情妇的子褪了下来,兴奋地低声叫道:“就让他看看,他好朋友母亲的小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何巧儿浑身一颤,呻了一声:“你这个小坏蛋,真是姐的小冤家!”将头埋在周凯的下,又含住了他的巴。

  虽然岳母在我吐得很卖力,可我的耳朵一直听着这边的动静,这时不由自主地看过来,发现何巧儿的间已经是水漫金山,得一塌糊涂了。

  周凯的手指在军犬母亲的道里着,嘴里还在挑逗:“你的现在这么,想不想让男人的你?”

  何巧儿吐出巴,呻道:“想,哦…想啊…”说完,羞不可抑,一头扎下去,大力地嘬着小情人的巴。

  周凯穷追不舍:“小,想不想让军犬的你?”

  何巧儿得更卖力了,却不说话。

  “说你想,我爱听!”

  何巧儿终于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字:“想…”

  “哦…真刺啊!”周凯部向上顶耸了一下“巧儿,我的巴是不是更硬了?”

  何巧儿嘴里含着巴,使劲地点点头。

  “巧儿,我的宝贝儿,我真是太喜欢这种刺了!你再说一遍,你想让你的儿子你!”周凯一边说,一边大力地指 着她。

  何巧儿的私处水四溅,股难耐地扭动着,她终于抛却了羞,大声地说道:“哦…天哪!我想让我的儿子我…”

  周凯的大腿都绷紧了,激动地说:“巧儿,你真好!我憋了这么多天,今天第一次想了…”

  “嗯…那你就吧。”

  “还差点儿火候,巧儿,你再帮帮我,求你了。”

  “怎么帮?你说吧。”

  “让勇哥你,他是军犬的好朋友,让他替军犬你!”

  这句话让屋子里所有人都震惊了,岳母看了沙发这边一眼,又看着我。

  我也不知所措,毕竟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何巧儿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小情人,呐呐地问:“你…真是这么想的?”

  周凯也凝视着她:“巧儿,多少天了,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甚至都不想活了。可今天,我觉得特别开心…巧儿,就让我们放开心结,痛痛快快地玩一次吧!”

  何巧儿脸上的神情一点点地释然,她终于扭过头看向我,羞涩地小声说:“小勇…”

  周凯嘶声说:“叫他‘军犬’…”

  何巧儿一咬牙,冲我地小声叫道:“军犬,来妈这里…”

  我却犹豫不决——虽然下的巴翘得高高的,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

  周凯看着我,央求道:“勇哥,别怪我自私,就委屈你一次吧…”

  何巧儿看我的眼神中情意渐浓,声音也带有了挑逗的意味:“军犬,你不喜欢妈妈吗?还不快过来!”

  我脑子一热,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周凯从何巧儿的出手指,示意她翘起股,我攥着巴跪在她后面,头顶到了漉漉的门。

  “阿姨,我…”

  周凯打断了我的话:“别叫阿姨,叫她‘妈’,你现在是军犬,麻烦你了…”

  何巧儿扭头看着我,眼睛水汪汪的,腻声道:“儿子,进来吧。”

  我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反正很刺,大巴向前一顶“扑哧”一声,就进了军犬母亲的道里。

  何巧儿一声舒叫:“哦…”低头猛然含住情人的茎,大力地起来。

  岳母被眼前的两男一女纵情宫所吸引,来到了沙发旁,一边看,一边还摸着何巧儿的房。

  我大力地,何巧儿道里水越来越多,叫声也越来越大…看来,这个女人也是饥渴坏了!

  周凯大声息着,脖子上的青筋暴涨,他的手竟然伸到我岳母的前…

  岳母浑不在意,任他摸房。周凯得寸进尺,手居然从我岳母衣襟下伸进去,直接去摸她的子。一边摸,一边说道:“林阿姨,我想叫你‘妈妈’,行吗?”

  岳母看来很喜欢他的抚摸,一点没有推拒的意思,慈爱地应道:“行,我的乖儿子。”

  周凯顿时更为激动,颤声说道:“妈,你把了吧,儿子想看看你的。”

  岳母看了何巧儿一眼,略显为难。

  何巧儿正被我得嗷嗷叫,她会意地说:“哦…美玉姐,你就足这个小冤家吧…”又回头冲我呻道:“哦…儿子,用力,使劲儿你的妈妈…对,再使劲儿,把妈妈的捅穿了…哦…真深啊…”岳母子,将部送到周凯的脸前。他马上伸手去摸我岳母的,还掰开两片仔细地看着里面,地说:“妈,你的啊,了这么多水儿,是不是想男人了?让儿子你的,吃你的水儿,好吗?”

  岳母被刺得腿一哆嗦,踉跄了一下,周凯赶紧抱住我岳母的股,一头扎到她的间,大口地起来“啧啧”的声音肆无忌惮地响了起来。

  我也被刺兴难耐,竟然有了之意。何巧儿察觉到了,大声叫着:“儿啊,坚持住,妈妈饿了好多天了,让妈吃顿饭…”

  周凯忽然浑身颤抖起来,股扭动着,大叫道:“巧儿,好刺,好舒服啊!我要了…啊,啊…”身子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何巧儿咕咚咕咚几口咽下嘴里的,又给情人干净了下身,接着扭转身子,不由分说将我推倒在沙发上,然后骑到我身上,伸手握住我那铁硬的茎,一下子进了她的眼儿里,迫不及待地耸动起来。

  我知道今天不足她是不了差了,赶紧收敛心神,专心战。

  屋子里只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何巧儿舒的呻唤:“哦…真好…真过瘾啊…”我惊讶于她的体力,她就像一匹缰的野马般持续地在我身上奔腾不息,圆滚滚的股像磨盘一样在我的间辗转、抛动…

  不知过了多久,何巧儿终于高了,她的道一阵阵的搐痉挛,深处一股股的洒在我的头上。她将发烫的身子伏在我的前,深情地看着我,喃喃地说道:“你真厉害,我太足了…阿姨今天真是没羞没臊了,哦…不管了,我啥也不管啦…亲亲我…”说着,柔润的红凑过来。

  我热情相,含住她的樱,接纳了她的小舌头。

  岳母在一旁凑过来,在我耳边说:“小勇,你好久没和妈玩了…妈让小凯啊,好想让几下,你还有劲吗?”

  我早就想跟岳母一较高低,可没想到会在现在这种状况下,虽然我还没,可让何巧儿得也快到顶峰了。可我又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点头答允了。

  何巧儿足地从我身上爬起来,我刚坐起来,岳母就扑到了我的怀里。

  没想到周凯这时候凑了过来:“妈,你要让勇哥你吗?儿子给你衣服吧。”说着,就开始给我岳母解扣子。

  周凯解女人衣服的功夫很熟练,几下就把我岳母剥光了,然后在岳母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去吧,妈,让他好好地你吧…”

  我将岳母在身下,依旧涨硬的大巴顺利进了滑的道,旋即被道的肌紧紧地裹住了。

  高手就是高手,岳母的功越来越炉火纯青,怪不得赖云峰不是她的对手。岳母道内的肌仿佛有生命,有灵,对到访的男人茎,它忽而热情地相拥,忽而又调皮地玩起了捉藏;时而兴奋地把你往家里拉,时而又假装生气地向门外推…

  岳母道肌的裹动给了我极大的快,我不得不在时使尽全力对抗着那一波强似一波袭来的快,咬牙坚持着,头上都冒汗了。

  就在我实在抗拒不了这种越来越强烈的快,想缴投降时,岳母开了金口下达赦免令:“好了,妈过瘾了,你不用忍着了,想吧。”

  我长舒一口气,打开关,一股股像机关一样怒到了岳母的道最深处。

  岳母被我的一波波冲击力刺得身体轻微地痉挛着,她赞赏地看着我说:“好女婿,不错啊,我感觉你比小峰都强,改天咱娘儿俩再好好玩一次。”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快意轩后,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在回味刚才这种刺的滋味时,我有一种对不住军犬的愧疚,他那句“我们这里骂人最狠的就是‘你妈’”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接下来的几天,我竟有点不敢去见军犬的母亲了,便去市里的工厂巡查。

  在果品加工厂,我在财务部又见到了赵月桂。赵姐臂上带着黑纱,我一问,原来她老公去世了。我掏出五百元钱递给她,埋怨道:“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以后咱们职工谁家里婚丧嫁娶或者过生日,公司给予慰问。这五百元算是补给你的,以后这方面要定一个制度。”

  赵姐感激地接过钱,动手摘下黑纱,说道:“其实今天已经过了百天了,我还是摘了它吧,省得影响你的心情。”

  多么善解人意的女人啊!我关心地问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现在效益好了,我都有点忙不过来了。人老了,精力跟不上了…”

  “赵姐,你可不老,看上去比我还年轻哩。”

  “真的?你觉得姐不老?”赵姐凝视着我,眼神里竟然有一丝暧昧的意味。

  夸她比我还显年轻其实有些言不由衷,但四十多 岁 的赵姐风韵犹存,还是很有女人味的。

  我点点头:“你才四十多 岁 ,还很年轻啊。如果你以后还想再成家,我估计追你的男人会排成队的。”

  看得出赵姐很爱听这种话,她居然羞涩地笑了,娇嗔了一句:“贫嘴,就会逗姐开心。”

  赵姐让我坐下,搬出一摞子账本,对我说:“我正好有事跟你反映,都是跟甄主管有关的。”

  赵姐一边翻着账本给我看,一边介绍着情况。原来这段时间以来,甄玉霞以各种名目从财务支走了近一百万元。但不少是帐物不符甚至是走的空账。

  我越看越怒,这个女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上次报销高额出差费的事我还没找她说呢,现在又开始大肆挪用公款了。

  “赵姐,你怎么不早说呢?”

  “都有刘总经理的签字,也不违反制度,我咋说呀?也就是我心细,仔细核查了一番,才发现了问题。我估计甄主管亏空的金额能有五十万。”

  因为刘强主管经营,我给他的授权从一万到五万,再到现在的十万。他就利用手中的权力,与情妇勾结,侵公款。

  “他们现在在哪儿?”

  “刘总带着甄主管又出差了,说是去外地考察。每次他们的出差费用都高得离谱,这次又预支了五万元。”

  我怒不可遏,马上拨通了刘强的手机:“你在哪儿?”

  “勇哥啊,我在海南。有什么事情吗?”

  “你去那里干什么?”我心里有气,暗想我都没去过海南呢。

  “那个…考察一下热带水果的货源问题,打算跟果农签长期供货合同。”

  “马上回来,我有事找你。”我不愿跟他废话,直接下了命令。

  不等刘强说话,我就挂了手机。赵姐看我脸色不好,过来给我着肩膀,温柔地劝慰道:“把他们叫回来问清楚不就行了?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你这个样子,姐可心疼了,给你按摩一下吧。”

  赵姐按摩的力度和手法很专业,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心情慢慢地平复下来。

  我感激地说:“姐,谢谢你。”

  一句客气话却让赵姐逮着了把柄:“别光嘴上说,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暗想,以赵姐的为人,不会狮子大开口吧。

  “我想坐你的车回市里,女儿今天从学校回来了。你肯送我吗?”

  “就这点小事啊?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了,暗暗松了一口气。

  送赵姐回去的路上,她主动跟我聊起了家常。

  赵姐家境贫寒,女儿唐晓婉上大学都供不起。唐晓婉上大二的时候就给一个富商当了二,今年大四了,学的也是财会专业,赵姐想让她来我的厂里实习。

  我爽快地答应了。赵姐却说包她女儿的那个富商不是个好东西,经常打骂唐晓婉,赵姐想让女儿离开他,正好也快毕业了,赵姐打算让女儿回自己身边。

  我表示赞成,并说如果她女儿愿意的话,可以来我这儿工作。

  赵姐很高兴,忽然说道:“袁董,我女儿长得很漂亮的,你今天见了就知道了。要不,你把她包了吧?”

  我吃了一惊,车都开不稳了,赶紧定住心神,说道:“赵姐,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家里有困难,我可以帮助你,可别拿女儿的幸福开玩笑啊。”

  “嗨,让谁包不是包啊?我觉得你人很好,才这么说的。你平白无故地帮我,我也不好意思接受呀…哎,你好好开车,这事等你们见了面再说吧。”

  车停在赵姐家的楼下胡同里,我发现对面是一个高档酒吧,叫“相思树酒吧”赵姐家是个老式建筑,院门正好对着酒吧的后门。

  进去后,赵姐看到屋门开着,说道:“婉儿回来了。”

  我跟着进去,看到屋里有一个漂亮的姑娘,穿着藕的连衣裙,清宜人。

  赵姐赶紧介绍:“婉儿,这是妈妈单位的袁董事长,今天把妈妈送回来的。”

  婉儿很乖巧,赶紧跟我打招呼:“袁董您好。”

  我赶紧伸出手:“婉儿是吧?不愧是赵姐的女儿,长得真漂亮。”

  婉儿脸一红,羞涩地说:“谢谢袁叔夸奖。”

  赵姐在旁边看着,脸上出了暧昧的笑容,她招呼我坐下,婉儿给我倒了杯水,赵姐就拉着女儿到一旁说起了悄悄话。

  尽管母女俩是咬耳朵,可我的听力超常,还是听到只言片语。赵姐先是跟女儿介绍我的情况,然后问女儿愿不愿意跟我。唐晓婉脸红红的,不时地偷偷看我一眼,最后点了点头,扭身跑到房间里去了。

  赵姐呵呵一笑,来到我身边,低声问我:“我闺女漂亮吧,你喜欢吗?”

  我点点头。

  “她愿意给你做小,现在就在房间里等你,你进去吧。”

  我迟疑着:“姐,这…”“什么这个那个的?你是不是喜欢刺?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姐陪你进去,我们娘儿俩一块儿陪你玩?”

  我大吃一惊:“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赵姐扑哧笑了:“坏蛋,在姐面前你还装啥正经?姐可是听说了,你玩了白大妮和贾凤霞娘儿俩…”

  我更吃惊了:“你听谁说的?”

  “白大妮自己说的呀!贾家现在可狂了,大家都不敢得罪他们,贾瘸子从厂里偷东西都没人管…算了,不说他们了,其实姐也不是封建守旧的人,卖保险的时候陪客户上也是常事——只要你喜欢,姐愿意陪你玩。”

  看来社会上传的那句顺口溜“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所言不虚啊。不过,赵姐的话让我真的有些心动了:“那婉儿…她能同意吗?”

  “我的闺女,啥都听我的,你放心吧…要不,你先进去和婉儿聊聊,我去给你们做饭。”

  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当娘的给闺女拉皮条,硬着头皮进了婉儿的房间,竟然有些不敢直视姑娘那纯洁的眼睛。

  倒是婉儿很大方,看我局促的样子,柔声招呼我:“叔,你坐过来吧。”

  婉儿坐在边,欠了一下股,示意我坐到她的身边。

  我走过去,贴着她坐下,婉儿马上偎进了我的怀里。

  温软的体,淡淡的体香,我的情也涌了上来。

  我伸手揽住婉儿,她马上嘤咛一声扑到了我的怀里。

  “婉儿,你真的喜欢我?”我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嗯。”婉儿点点头,仰起脸来看着我,眼里含深情:“妈说你是个好人,会好好对待我的…叔,亲我…”

  看着送到眼前的娇,我情难自抑,低头吻住了姑娘那温软的樱

  少女的嘴里口清甜,滑的小舌头像一条调皮的小鱼儿,我的舌头怀情地在婉儿的口腔里拨着,追逐着活泼的粉舌,着香甜的津

  婉儿陶醉在我的深吻之中,发出了细细的呻声,娇躯在我的怀里扭动如蛇。

  赵姐忽然推门进来了,小声笑道:“呵呵,亲上了?”说着走过来,在我的裆里摸了一把“让姐看看你硬了没有?”

  婉儿尴尬地责怪着母亲:“妈,你怎么进来了?真是的!”

  赵姐逗女儿:“妈是怕你受欺负啊,所以进来看看。”

  “叔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

  没想到赵姐竟然轻声笑道:“妈给你介绍的男人还能有错?你叔可是男人堆里的一条龙,听说在上更厉害哩…这么好的男人,妈都没舍得用,先给你了,还不谢谢妈?”

  婉儿臊得粉脸通红:“你胡说些什么呀?什么叫你没舍得用,好像谁跟你抢似的…”

  赵姐赶紧顺杆爬:“你不跟妈抢?那我就跟着你沾点光吧。”说着,手伸到我的裆里面起来。

  我被这母女俩刺巴早就硬起来了,赵姐摸着后,欣喜地边解我的子边说:“好家伙,这么硬了,快让我瞅瞅!”

  子被赵姐褪下后,我的巴弹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赵姐的脸上。赵姐不以为忤,反而高兴地叫道:“真是馋人的家伙,好闺女,妈饿了好多天了,让妈先吃一口。”

  婉儿臊得钻进我的怀里,娇羞地说:“叔,你看我妈…”

  我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柔声道:“没事儿,你就让你妈先吃两口吧。”

  “叔,你好坏哦…”婉儿在我的怀里拱动着。

  赵姐已经张口含进了我的巴,贪婪地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真香…真甜…真好吃啊…女人可真离不开这宝贝啊,我女儿有福了。”

  忽然,赵姐像被蝎子蛰了一下,猛然站起身向外走,嘴里还嘟囔着:“坏了,坏了!我火上还坐着锅哩,可别烧糊了。”

  我被逗乐了,再看婉儿,也忍俊不地轻笑起来。

  我的手隔着连衣裙摸着婉儿弹十足的房,婉儿羞羞地问我:“喜欢吗?”

  我点点头。婉儿从我怀里起身,自己下了连衣裙又坐回我的怀里,牵着我的手按着她的前:“叔,喜欢你就摸吧…”

  我将上去,大手贴摸着婉儿的俏,姑娘的房就是好啊,虽然不是很大,可、滑、丰盈、弹十足。

  我的手伸到婉儿的大腿,在她耳边地说道:“婉儿,叔想摸摸你的。”

  婉儿嗯了一声,把大腿张开了,我的手摸到她的内,发现中间已经透了。

  我将内拨到一边,手指便摸到了漉漉的,手指很轻易地就进了婉儿的道,她轻轻地呻了一声:“哦…”我抓住婉儿的小手,放到了我的巴上,婉儿会意地给我起来。

  正在互相手之际,赵姐推门进来:“饭好了,吃了饭再好好玩吧。”

  婉儿娇哼一声,从我怀里挣脱出来,拿起连衣裙就往身上穿。

  我说道:“婉儿,别穿了,叔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

  婉儿一愣,咬着嘴没吭声。赵姐说道:“听你叔的,就别穿了,反正家里也不冷。”

  我过去抱起婉儿向屋外走去,小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我将衣衫不整的婉儿抱在怀里坐下,赵姐就贴着我坐在一旁。

  这顿饭吃得很靡,我将菜放进嘴里再吐给婉儿,也让赵姐给我哺菜喂酒。吃着吃着,赵姐已经到了我的怀里,她的手还不老实地往我下摸我的巴。我的手也向她的裆摸去,赵姐赶紧解开带,方便我摸她的

  我的手都忙不过来了,一会儿抠摸着母女俩的户,一会儿又把玩婉儿的房,手还伸到赵姐的衣服里面摸她那对沉甸甸的大子。

  赵姐将上衣全部解开,把罩也了,方便我的猥亵。我还嫌不尽兴,说道:“赵姐,把你的子给我,我想吃。”

  赵姐赶紧站起来,用双手托着子送到我的嘴边。我含住头,大口地嘬起来…

  赵姐声哼哼起来:“大兄弟,姐的小祖宗,你可要了姐的命了。以后可不许不要我们娘儿俩啊,姐已经离不开你了…”

  看母亲在自己面前如此放,婉儿羞臊得脸通红,却忍不住偷偷地窥视。我的手摸到她的间,发现婉儿的小了,一股股爱像泉水一般不停地涌…

  总算吃完了饭,赵姐说道:“你俩先去屋里玩吧,我收拾一下就过去陪你们。”

  我又将婉儿抱进了屋里,将她放在上,问道:“婉儿,你吃了吗?”

  “嗯。”婉儿乖巧地回答。

  “可叔还没吃好,叔现在嘴干,想喝点儿汤。”

  “叔,你去喝吧。”

  “叔想喝你的汤…”

  “嗯?”婉儿不解地看着我。

  我将她的大腿分开,凑过去地说道:“叔想喝你出来的汤…”

  我的嘴刚亲到婉儿的,她的两条大腿就一下子将我的脑袋夹紧了,嘴里娇呼着:“叔…叔…哦…呀…”

  我贪婪地吃着婉儿的水儿,却发现越吃越多,从婉儿的眼儿里不停地分泌出一股股清亮的水,让我应接不暇。

  赵姐走了进来,凑到我耳边问:“我女儿的小味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我刚要回答,却听到我的手机“滴滴”响了两声,这是有短信了。

  我暗骂哪个不识趣的家伙这时候发来的短信,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手机铃声得我大为扫兴,有心不接,可那铃声响个没完。我担心有什么大事,示意赵姐给我拿过来手机。

  赵姐从我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我一看,竟然是军犬的号码。

  刚一接通,就听到军犬焦急的声音:“勇哥,你在哪里?”

  “我在市里。”

  “勇哥,冰冰出事了,你快去救她!刚才给你发的短信就是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我们还在北京,正往车站赶,明早就回市里了,有什么事情等我们回来再说。”

  挂断电话,我赶紧翻看短信,刚才收到的那条内容是:救我!相思树酒吧后门小巷。

  难道林冰冰现在就在赵姐家楼下?我顾不上多想,赶紧穿衣服。

  赵姐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啦?”

  “回头再跟你说。”我疾步向外走去…
( ← ) 上一章   我的娇妻与爱女   下一章 ( → )
我的同学小爸奇缘四部曲我妻如奴被同学包养的春色田野女子医院的男乡野痞医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
免费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是由作者袁智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娇妻与爱女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31回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