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与爱女 第21回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热门小说 > 我的娇妻与爱女  作者:袁智勇 书号:27723 更新时间:2014-3-4 
第21回
  我知道刘强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如果没什么大事,他不会如此惊慌…我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开单位,火速返回了老家。

  赶到刘强家里,秀秀给我开的门,一脸忧伤的表情让人心生怜惜。我捏了捏她的小手,给了她一个“尽管放心,万事有我”的眼神——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但我却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不开心。

  进到屋里,刘强正在地上焦急地踱步,见我进来,拉着我的手坐下,看着我说:“小勇,事情很糟糕,看来我们的企业要黄了。”

  “别着急,慢慢说。”我心里一沉。

  “大家都不认咱们这个牌子,产品卖不出去。现在账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工人的工资也还一次没发过。袁大头知道后就跟我闹撤股,还威胁我…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的销售渠道没计划好?”

  “本打算进市里的几家连锁超市,进门费用高我认了,可人家根本不让咱们的产品进去;我说卖了再结账也可以,可对方就是不松口。我也试着托人送礼给回扣,但这些招都不好使。”

  “现在产品呢?”我感到了问题的严重

  “我原来承诺等卖了产品就给工人发工资,所以从开工到现在一直没给大家发过钱。可现在产品卖不出去,大伙儿就急了。没办法,我只好按人头给他们发罐头和果汁,让他们卖了抵工钱。现在厂子停了,工人们都去卖货了。”

  “他们就能卖得出去?”

  刘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他们能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去集贸市场上摆地摊卖,本来一瓶果汁应该卖八块钱,他们五块钱就卖;罐头更惨,两块钱。就是这样,也卖不动——大伙儿互相之间还拆台,价钱越来越低,只想着尽快换点钱…”

  “你这不是自砸招牌吗?”我很懊恼。

  “可又有什么办法?我也知道这样就彻底完了!但咱们没钱发工资,哪还好意思去管人家怎么卖…”

  “刘强,你搞了这么多年销售,怎么一点儿渠道都没有。”

  “唉,化工产品和食品两码事,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难。咱们的产品没有竞争力,商家都没有信心和热情。”

  “现在还有多少产品?”我心急如焚。

  “除了发给工人之外,剩下的都积在仓库里。”

  我想了想,说道:“这些东西本地人没什么兴趣——你拿出一部分去到旅游景区卖,另外再拿一部分去车站、医院,看行不行。”

  “车站和医院恐怕不行,我们自己卖没有地方,又租不起店面。”

  “那就先让那里的商户代销,卖了再给钱。”我又退了一步。

  这时门外响起秀秀怯怯的声音:“袁叔,你…你来了。”

  话音未落,袁大头推门进来了。

  “嗬,小勇也在呢…正好,今天大家商量商量,不行就散伙。”

  我脸一沉,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袁大头冲我一瞪眼,怒气冲冲地说:“看我干什么?当初说得好听,按股分红。现在分啊,分个!老子投进去十万块,一年下来干点什么不挣个三万五万的,扔你们这儿倒好,搞不好连本儿都赔进去了。”

  刘强愧疚地说:“叔,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你看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散伙了!我得撤本,喂,先说好了,可别给我一堆罐头果汁什么的,我不缺那玩意儿,我要的是现金。”袁大头气焰嚣张。

  “可咱们现在账上没钱了。”刘强尴尬地说。

  “我不管,不行就卖房卖地卖设备,反正我不能吃亏。”这老家伙真是一副无赖嘴脸。

  我听不下去了,冷冷地对袁大头说:“当初咱们可是签了协议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就算是走破产程序,也是先拍卖,得的钱先还欠款和税金,然后给工人发工资,最后才是股东分成。你闹也没用,打官司我们也奉陪,就算散伙,也得按程序来…现在让我们从哪里给你变出现金来?”

  袁大头一听,顿时不那么猖狂了,嘴里嘟哝着:“我不管,你们想办法,反正我要撤股。”

  我冲刘强一使眼色:“小强你先大致算算,看咱们还有多少家底。”

  刘强拿出一张纸,一边在上面写,一边用计算器摁,好半天才说:“如果有人能接手,厂房、设备加上库存的货物,能抵上四十万左右。如果没人接手,拍卖的话,恐怕连三十万都不值了。”

  “也就是说,你最多能得到八万块钱,多了也没有…你看着办吧。”我对袁大头说。

  “啊?这可坑死人了,我连老本都赔进去了!算了,我认倒霉,你们赶快把钱给我。”袁大头居然装出一副可怜相。

  “急有什么用?现在我们哪有钱给你?”我丝毫不让步。

  “你们自己想办法啊!从你们家里拿,不行你们就去借。我可不想这么耗下去,把我惹急了,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袁大头发狠地说道。

  这时候秀秀进屋来,刘强看了她一眼,冲她使了个眼色…秀秀顿时脸色一沉,态度坚决地摇了摇头。

  袁大头也注意到了,冲刘强骂道:“少他妈拿你老婆来瞒哄我,我不吃这一套了!我要的是钱,有钱我就不缺女人,有的是女人上赶着找我…”

  我吃惊地盯着刘强,不知道袁大头的话是什么意思。

  刘强看了我一眼,羞愧地低下头去。

  “三天之内给我一个回话,我子急,脾气也不好…大家是乡亲,我也不想得难看,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袁大头扔下一句狠话,站起来恶狠狠地摔门走了。

  我大怒,想追出去,被刘强劝住了:“小勇,别惹他,这小子跟黑社会都有关系,搞不好会在背后下黑手…唉,真倒霉,我的命就这么差?想干什么都干不成!”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宽慰他说:“先别急,我再想想办法。”

  看天色已到晚饭时分,我起身告辞。

  刘强也强打精神站起来,说:“我去厂里值班,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可别出什么子…”

  秀秀在一旁心不在焉地对他说:“吃了饭再走吧。”

  “我不饿。对了,晚上锁好门,小心点儿。”刘强说着就向外走。

  秀秀看了我一眼,没吭声。

  我和刘强一起出门,同行了一段路后才分手,我心情沉重地向家里走去。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从墙角忽然闪出来一个人…我一看,是秀秀。

  秀秀脸忧伤,凄婉地说:“你能不能去我家?我有话跟你说…”

  我点点头,心里一阵隐痛。跟秀秀又是好久没见,我发现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明显地消瘦了许多。

  秀秀转身快步走开了,我从另一条路慢慢地返回刘强家。

  院门虚掩,我推门进去。秀秀正站在院子里等我,单薄的身影在风中显得那么无助。

  两人进屋后,秀秀一下子就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

  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劝慰:“秀秀,别哭,有什么事跟你勇哥说,好吗?”

  好半天,秀秀才止住悲声,仰起梨花带雨的脸庞,对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要跟刘强离婚!”

  “啊?”我吃了一惊“为什么?”

  “我张晓秀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可刘强他不是个东西!他根本没把我当人看,为了他的事业,可以把自己的老婆送人…我跟他还过个什么劲?”

  “什么?”我再度大惊“秀秀,我听不明白,你慢慢说,好吗?”

  我为秀秀擦干脸上的泪水,拉着她到边坐下。

  秀秀平静了一下心神,才跟我细细地讲起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刘强早就有自己干一番事业的打算,但他缺钱,于是就想拉袁大头入伙。谁知袁大头不但小气,而且很卑鄙——他早就有觊觎秀秀之意,于是先哭穷,然后暗示刘强除非舍得老婆,否则免谈。

  刘强考虑再三,最终妥协,答应了袁大头的条件。回去后,刘强跟秀秀商量,遭到秀秀的强烈反对。刘强便百般哄劝,软硬兼施,最终秀秀含泪答应了丈夫的要求,亲自去找袁大头,忍辱陪那老东西过了一夜后,刘强才得到了袁大头的入股资金。

  “刚才你也看到了,他又想把我推出去…他还算是个男人吗?遇到事就牺牲自己的老婆!怪我瞎了眼,跟了这么个无情无义的东西。自打生了娇娇后,他就没给过我什么好脸色。厂子办起来后,他还不让我从那个村办塑料厂辞职,说什么两口子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我觉得奇怪,塑料厂早就停工,我也好长时间没领到钱了,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一块干?”

  “也许…刘强是另有打算?”我劝道,虽然我也觉得刘强这样做不正常。秀秀心灵手巧,是男人创业的好帮手。

  “你说对了,他是另有打算,怕我妨碍他的‘好事’。”

  “什么好事?”我大惑不解。

  “妨碍他跟别的女人相好呗!最近我发现刘强跟他那个叫甄玉霞的表姐关系不正常,还有他那个货老娘,我觉得娘儿俩好像也有事…”

  “不会吧?”其实我知道秀秀说得很有可能是真的——那个甄玉霞体态风,刘婶更在我的意料之内。

  “他要是肯对我好点儿,外面有别的女人我还能容忍。可他根本不在乎我,为了钱让我陪一个糟老头子!这日子我是没法过了,离了倒干净,我自己养活娇娇,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他走他的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这样不好吧,刘强也许只是一时糊涂,我劝劝他,没必要离子散吧…”我说得很勉强,心里有些发虚。因为我想起了媛媛,我也是用女儿的童贞换来自己的创业资金——只不过媛媛也喜欢小赵,尚属自愿,不像秀秀如此的不甘不愿、含羞忍辱。

  “有时候想想,嫁人还是嫁给勇哥你这样的男人好,不管日子过得咋样,起码心里踏实。你有情有义,也懂得女人的心思…可你是有家的人,看来我张晓秀这辈子是没这个福分了。”

  “秀秀——”我激动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泪盈眼眶“你放心,不管今后怎样,我都会对你好…”秀秀脸上出幸福的表情,抬头看着我,忽然问道:“你这次回来,你娘和你姐知道吗?”

  “我还没有回过家,她们应该不知道。”

  “哥…今晚陪我睡,好吗?”秀秀楚楚可怜地看着我。

  “好,哥哥今晚要好好爱你…”“坏哥哥…”秀秀主动献上了香

  我们热吻着,我的手伸到秀秀的前去摸她的硕,这对宝贝的滋味我已经好久没有品尝了。秀秀伸手解开衣扣,掏出进了我的嘴里。

  “哥,其实我没有一天不想你…”秀秀动情地向我倾诉。

  我把她的手进我的裆,秀秀马上找到了我的茎,用手爱恋地抚摸起来。我调笑道:“光想我,就不想它?”

  秀秀使劲捏了它一下,娇嗔道:“坏东西,我想它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今晚它就是你的了!”

  “不,我要它永远都是我的,你答不答应?”

  怀里的女人热情如火,我当然不忍心让她失望,点了点头。

  “我只是说说,你别怕。我知道它不会只属于我一个女人,我只希望它别忘了我,能多给我一点儿…”秀秀哀怨地说。

  “好妹子,哥答应你,它永远都有你的一份。”我深情地说。

  秀秀忽然挣脱我的怀抱,整了整衣服,说:“你看我,光顾说话了,你还饿着呢,我给你做晚饭去。”

  我不舍地说:“我不饿,咱不吃晚饭了,好吗?”

  “不好!我可不想让你饿着肚子陪我,嘻嘻…”看秀秀心情好转,我不忍心拂逆她的好意,只好说:“那就简单吃点儿,你别费事。”

  秀秀手脚麻利地开始做饭,真像一个贤惠的子。我腻在她的身边,手脚时不时不老实地扰她,惹得她咯咯娇笑。

  很快,饭就做好了,有热菜、凉菜,荤素搭配,香味俱佳。我高兴地说:“家里有酒吗,咱俩喝两口?”

  秀秀莞尔一笑,兴冲冲地拿来了一瓶白酒和两个杯子,斟酒后,我俩碰杯同饮。

  “哥,尝尝我做的菜,合你口味吗?”

  我尝了几口菜,发现非常好吃,不由得赞叹:“秀秀,你的手真巧,做的菜太好吃了。”

  “真的吗?你要喜欢,我以后多给你做。”秀秀兴奋地说。

  我当时不会想到,她的这句话一语成谶,秀秀以后真的成了我的专职厨师。

  我俩不约而同地给对方夹菜,幸福地相视而笑。

  几杯酒下肚,两个人眼里的情意渐浓。我对秀秀说:“妹子,你过来,哥想搂着你一块儿吃。”

  秀秀脸色一红,却并没犹豫,走过来温顺地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举起一杯酒倒进嘴里,然后吻住了秀秀的小嘴。秀秀立刻和我吻起来,热辣辣的白酒在我俩的口中传递,又被我们一点点的喝光。

  我下的巴硬起来,翘翘地顶在秀秀的股沟儿里…秀秀感觉到了,股扭动了几下,碾着我的子,还冲我促狭地坏笑。

  到此地步,我也无心吃饭了,抱起她就往上走去。秀秀想挣脱我,说:“你吃了吗?要是不吃了,我把桌子拾掇了。”

  我将她搂紧,调笑道:“饭已经吃了,我现在想吃你了。”

  秀秀不依:“咱们有的是时间,还是先让我收拾好了,再好好陪你吧。”说着,在我脸色响亮地亲了一口,像哄孩子似的说“乖,听话,啊?”

  我只好放她下来。秀秀很快就把桌子收拾干净了,饭碗也都泡到了水盆里,知道我着急,没顾上洗碗就回来陪我了。

  我解开子,掏出直的大巴,对着她耀武扬威…秀秀瞅了它一眼,用手握住捋套起来。

  “妹子,喜欢它吗?”

  “嗯…是它给了我娇娇…”

  “那你还不好好亲亲它?”

  秀秀脸红红的,羞臊地看了我一眼,不忍心拒绝我,蹲到我面前,张嘴含住了我的起来。

  秀秀虽然技巧不太好,但胜在卖力,不一会儿就把我的得更硬了。

  我将秀秀拉到上,两个人忙着解衣服,我分开她的大腿,贪婪地俯到秀秀的间,地说道:“小 妹妹,我又来了,你想我吗?”

  秀秀扑哧一笑,嗔道:“它又不会说话,你不是白问么?”

  “当然不是了,”我涎着脸说“你看它想我想得都哭了…哎呦呦,眼泪哗哗的,别哭了,哥这不是来了么?”

  “尽瞎说,它哪会哭呀?”秀秀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用手蘸起她门处的几滴水,送到她的面前,调笑道:“你看,这不是她的泪水是什么?不信你尝尝。”我将手指抿进她的嘴

  秀秀竟然含住我的手指起来,眼睛也扑闪扑闪地看着我。

  “我就是受不了你这双大眼睛,太勾魂了。”我忍不住将巴凑到了她的三角地带,在她的私处研磨“妹子,我要进去了,好吗?”

  秀秀轻轻地嗯了一声,大腿分开屈起,给了我一个最好的角度。

  大巴顺利地一到底,秀秀哦了一声叫,抱紧了我的股。

  我部逐渐加大力度,两只手去秀秀前玩她那一双大子。秀秀扭动如蛇,忘情地叫:“哥,好人儿,我,我好久没有这么舒坦了,我的好男人,爱我,我…”

  我决心今夜要不遗余力,好好喂这个久旷的怨妇。

  干了一会儿,我把秀秀摆成了小狗式,从后面进了她的门…这个姿势我最喜欢,不仅得过瘾,最主要的是视觉的刺:秀秀不但有一双豪,她的股也是我所有女人中最圆最大的,如同中秋的满月,白晃晃的勾人。我的双手捏着她的股蛋儿,茎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顶到了道尽头的一块,我知道那是她的子颈口,是她受的必经之路。

  秀秀大声叫道:“哥,太深了,都顶到我的肚子里了…哦,好硬啊,跟槌一样…”

  秀秀圆滚滚的大股向后凑,小主动吐着我的大巴…

  我热情高涨,奋力地。随着啪啪的皮撞击声,秀秀前的那对大子也前摇后晃,我伸手去摸,感受波涛汹涌的感。

  干了一会儿,秀秀心疼地说:“哥,累了就下来,妹子伺候你…”我仰躺在上,秀秀羞羞地看我一眼,张开双腿蹲到我的间,探手下去握住了我的巴,轻轻地送进了自己的眼儿里。

  两个人同时足地哦了一声,秀秀便陶醉地闭上眼睛,股开始上下抛动起来。

  秀秀竭尽全力地伺候我,我惊奇地发现她的腔居然还能收缩,像婴儿的小嘴嘬我的茎,使得我快加倍…最终,我还是败在了她的牡丹花下,缴投降了。

  两个人钻进一个被窝,颈而眠。

  清晨,我醒来又好好地爱了秀秀一次,这次经过一夜的休整,我体力甚佳,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才在已获得足的秀秀体内出了第二泡

  秀秀擦拭了自己下体,然后给我清理,最后还主动用小嘴仔细地干净了巴。

  我又睡了一个回笼觉,醒来发现秀秀已经起了,正在给我做早饭。

  我起后洗了脸,用秀秀的巾擦脸时,感觉巾上香的,心里也甜滋滋的。

  正在吃早饭,刘强回来了。

  我不免有些尴尬,刘强也狐疑地看着我,但我发现秀秀却很坦然,丝毫不畏惧丈夫怀疑的目光。

  “小勇,你是刚来还是昨夜没走?”刘强终于忍不住心里的疑问,开口问道。

  我还没回答,秀秀在一旁冷冷地说:“是我不让勇哥走的,昨夜我俩就在一起。”

  一阵难堪的沉默,刘强低头沉着,终于抬头看着我说:“我知道秀秀是故意做给我看的,我不怪她,也不怪你。谁让我没本事,这次又砸了,连累你也赔了钱…”

  我吃惊地看着他,难以置信地说:“刘强,你怎么是这种人?为了钱,你忍心让秀秀去给袁大头玷污;为了钱,你也能容忍我跟你媳妇过夜…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男人?哼,男人就应该能干一番大事业,让老婆孩子享福。我这个倒霉蛋儿,你说我是男人吗?”

  我摇头叹息:“没钱就不是男人了?你的想法太狭隘了!男人不能为了钱而不顾一切,更不能为了钱伤害自己最亲的人,否则会让人寒心的——你这样做就算有了钱又有什么用?千金难买真正的感情啊!”刘强沉思半天,没有吭声。

  我起身告辞,刘强送我出门,在我耳边说:“你跟秀秀的事情我不生气,真的,你以后尽管找她,能让她给我生个儿子最好。”

  我心里悲凉,扭头走了。

  回到家里,推开院门,发现姐姐正慌里慌张地向外走,看见我进来,姐姐惊喜加,一把拽住我说:“小勇你来得正好,咱娘病了。”

  我大吃一惊,忙问:“什么病?”

  “娘这些天一直不愿意吃饭,也懒得动弹。昨天夜里娘忽然发高烧说胡话,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

  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暗叫不妙——醉话、梦话和胡话是最容易秘密的…于是追问姐姐:“娘都说些什么?”

  姐姐的脸一下子红了,低着头不敢看我,小声说:“娘…是太想你了,你快进去看看吧。”

  我抬脚就往屋里跑,忽然发现姐姐跟在我的身后,我奇怪地问她:“你刚才急急忙忙地出去,是想干嘛?”

  “娘烧得厉害,把我吓坏了,正要出去请村里的杨大夫给娘看病。”姐姐脸上还有刚才急出来的汗。

  “哦…那你快去吧。”

  “不用了。”姐姐看了我一眼,目光闪烁,红着脸说“你来了,比大夫管用…”

  我担心母亲的病情,顾不得再跟姐姐说话,赶紧跑进屋里。

  离得老远我就看到母亲一脸的汗,仰躺在上,身上盖着被子,嘴里正断断续续地喊着:“小勇,小勇,儿呀,快点儿来呀…”

  我焦急地几步就跑到母亲的身边,轻轻地呼唤:“娘,我是小勇…娘,你怎么了?”

  姐姐这时候也进了屋,她轻轻地掩上屋门,背靠着门板,眼睛注视着我们母子。

  母亲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嘴里呢喃着:“真是你么?是我儿回来看我了么?”

  我用巾温柔地给母亲擦拭脸上的汗珠,深情地说:“娘,是我,小勇回来看你来了。娘,你怎么了?”

  母亲的脸色顿时红润起来,眼睛也有了神,凝视着我,诉说道:“娘没啥大毛病,就是想你想得厉害,身子就不舒服了。你来了,娘就好了…你姐呢?出去了吗?”

  我看了一眼姐姐,发现她向我摆手使眼色,于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儿呀,你想死为娘了…快上来,让娘抱抱。”

  我扭过头迟疑地看着姐姐,发现她眼神里尽是鼓励和怂恿…于是我鞋上炕,钻进了母亲的被窝。

  母亲身上很烫,她动手解自己的衣服,喃喃地说:“怎么这么热呀?小勇,你帮娘解了衣服吧…对了,你也别穿这么多,这样抱着不舒服。”

  我心疼地说:“娘,你病了,还是别了,省得着凉。”

  “娘没病,就是想你想的,你就是治娘这病的灵丹妙药。这衣服碍事,赶紧了它,娘要好好抱抱你。”

  母亲不但解自己的衣服,还动手给我衣。我尴尬地看了一眼姐姐,发现她脸色通红,水汪汪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们,却并没有生气。

  我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恶的念头,不再顾虑,将自己和母亲光后,将母亲紧紧地揽进了怀里。

  母亲舒服地一声娇,在我耳边说:“儿呀,你好久没跟娘亲热了,是不是把娘给忘了?”

  “怎么会?娘,你一直都装在我的心里。”我深情地说。

  “小坏蛋,就是嘴甜。”母亲展颜一笑,主动亲我的嘴

  一种熟悉的快袭来,我也忘情地跟母亲热吻在了一起。

  我知道姐姐还在屋子里,便冲她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可我没想到,姐姐不但没有走,反而蹑手蹑脚地潜到了头…

  我发现后吃惊地看着她,姐姐将手指竖在嘴上,冲我轻轻“嘘”了一下,示意我别吭声。

  我发现姐姐的目光热切地注视着我和母亲,一脸的好奇、渴望和羡慕…我知道今天是个关口,离我实现大被同眠的目标不远了。

  我翻身趴在母亲的身上,下的茎已经被这异样的刺涨成了一烧红的铁子。母亲当然感觉到了,软腻的小手伸下去摸到了它,爱怜地捋套了几下,便放到了自己的私处,冲我嫣然一笑,小声催促:“还不快点儿进去…”

  我微微一用力,茎应声而入…母亲发出了舒的娇,抱紧了身上的我。

  蹲在头的姐姐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们,就像一个木雕泥塑。

  等母亲的道适应了我的宝贝,我便开始大力起来…母亲身子软软地承受着,嘴里的叫声逐渐大了起来。

  “娘,我姐是不是一会儿就回来了?”我故意问。

  “不知道…哦…”母亲迷糊糊的,不知所云。

  “要是小梅回来发现咱们这样,怎么办呀?”我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姐姐,加了一把火。

  姐姐不知我是什么意思,吃惊地瞪着我。

  母亲沉浸在里,嘴里喃喃地说道:“别让她看见…哦…你快点儿…”

  我加大力度,迅猛地,母亲立刻大声叫起来。

  姐姐的脸涨得通红,嘴里发出了呼哧呼哧的息声。

  母亲忽然愣住了,侧耳细听了一会儿,一下子推开我,爬起身来回头张望。

  当母亲猛然发现姐姐就近在眼前,她“呀”的一声惊叫,颓然倒在上,眼泪无声地了下来。

  我和姐姐都吓坏了,赶紧过去一左一右地围在她身边。姐姐更是焦急地呼唤:“娘,吓着你了吗?都怪我…”

  “怪你啥?小梅,怪就怪娘不争气,娘不该跟你抢男人。”母亲脸羞惭。

  “娘,小梅没怪你,其实她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小梅?”我冲姐姐使了个眼色。

  “是啊,娘,你跟小勇好,我没意见。再说了,小勇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咱们都是女人,都喜欢小勇,他也喜欢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怪你呢?”姐姐赶紧表白。

  “娘,以后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多好…”我也劝道。

  母亲的情绪平静了许多,她看了看女儿,期期艾艾地说:“小梅,你真的这么想?”

  “是啊,娘,女儿也知道守寡的滋味。你还年轻,没有男人怎么行?小勇是你的亲儿子,也是我的亲弟弟,他是个好男人,是值得咱们爱的好男人。以后咱们一家人亲亲热热,好好过日子吧。”

  “好闺女,唉…”母亲长叹一声“可能这就是命吧,娘认了…”

  我将母亲又搂到了怀里,跟她耳鬓厮磨,动情地说:“娘,你真好,儿子早就盼着有一天能和你们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今天,总算如愿了。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就可以睡在一起,谁也不用独守空房了。”

  母亲的眼睛渐渐地润了,她柔情似水地说:“儿啊,只要你高兴就好,娘还有啥好说的?”又看了一眼姐姐,忸怩不安地问“小梅,娘今天是不是有点儿不嫌害臊啊?”

  “娘,你咋能这么想?你为我们操劳了大半辈子,我和小勇都希望您以后能开心、快乐。”姐姐意味深长地说。

  “你们真是娘的好孩子…”母亲的脸上出了幸福的笑容。

  看到母亲终于解开了心结,我非常高兴,又翻身爬到母亲的身上,将自己一直硬着的大巴重新送进母亲的道里。

  母亲轻轻地呻一声,抱紧了我。

  姐姐在我的股上拍了一巴掌,促狭地笑道:“还不快点儿动,想偷懒啊?”

  我嘻嘻一笑,再次起来。

  母亲却还是有些放不开,看姐姐在一旁,她嗫喏道:“小梅,要不你先出去一会儿吧。你在这儿,娘有点儿不好意思…”

  姐姐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看母亲,又看看我,站起身来,却恋恋不舍地不想走。

  我一边,一边对母亲说道:“不用这么见外吧?”又冲姐姐眨眨眼“小梅你也了衣服上来吧!”

  姐姐吃惊地看着我,更加手足无措了…最终还是在我的目光鼓励下,扭扭捏捏地了衣服,躺在了母亲旁边。

  母亲一声哀叹,闭上了眼睛,嘴里的娇声音却大了起来。

  姐姐光着身子偎在母亲身边,兴奋地看着我的动作,小手却迟疑着伸向了母亲的房…

  母亲终究是身子虚乏,被我了才一会儿就浑身香汗淋漓了。我心疼地说:“娘,你身子还有病,别太劳累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你完全好了,我再好好地爱你…现在我去疼疼小梅吧。”

  母亲嗯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却红着脸不敢看我。

  我从母亲身上下来,随即趴到姐姐身上,姐姐马上伸开两臂抱紧我,大腿分开…我伸手下去摸了一把,发现姐姐的户内外水遍地,泥泞不堪。

  “小梅,怎么这么多的水儿?哦…是不是刚才看得很过瘾啊?”我坏笑着问,地挑逗她。

  母亲在一旁扑哧一笑,姐姐便不依了,嗔骂我:“明知故问,还不赶紧进去,想死我啊?”

  我高声唱喏:“得令!”大巴便像泥鳅一样“滋”地钻了进去,开始了新的征程。

  姐姐也是久旷了,尝到美味就不肯松嘴,耸着为我助力,嘴里依依哦哦地叫着。

  母亲也被吸引,扭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

  姐姐感觉到母亲嘴里呼出的热气就在耳边,睁眼一看,顿时羞得“呀”了一声:“娘,别看了,怪羞人的。”

  母亲却呵呵一笑:“还怕娘看你呀,刚才你不也看我了吗?”

  姐姐顿时无语,索放开了跟我戏,不再顾忌慈母观战…

  母亲也伸手去摸姐姐的房,还在她耳边轻声地问:“小梅,舒坦不舒坦?”

  姐姐脸上红得都快渗出血来,她吭吭哧哧地说:“问我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母亲一笑,轻轻地摸着姐姐的子。

  “娘,别…你摸得我心慌…”

  母亲不但不停手,反而摸得更起劲了,还笑眯眯地问我:“勇,你觉得我跟小梅的子,谁的更好?”

  “都好,我都喜欢。”我一边说,一边大力地

  “真会说话。”母亲笑道“娘可不比你姐年轻,哪比得上她的暄腾?”

  “可我是吃你的长大的,对它的感情最深。”

  “是啊,你吃了七年。”母亲叹息道“现在又开始吃了。”

  “这次我不止要吃七年,我要吃一辈子了…”我深情地对母亲说。

  母亲点点头,冲我甜甜地一笑。

  亲情的氛围感染着我,让我暂时忘掉了事业受挫的烦恼和忧愁,陶醉在一家人共同营造的温柔乡中,最终在姐姐的道里畅快地出了

  我将母亲和姐姐都搂在怀里,三个人一起享受着男女爱后的余韵…

  回到市里,我跟方芳说了老家的企业现状。不料子说媛媛这次中考成绩很差,六中看在女儿专业课不错的份上,同意接收媛媛上高中,但是要五万元的赞助费,她也正为这事发愁哩。

  子提议我再去找小赵想办法,我惭愧地说:“我哪还有脸去找他呀?他给的三十五万都赔了不少,我正发愁没法差,打算先瞒着他…再找人家要钱,你说能行吗?”

  子也摇头叹息。

  第二天,我来到单位,愁眉紧锁,心烦意

  下午,大概四点来钟的时候,忽然从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办公室门被推开,两个人走了进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小勇——”

  我抬头一看,顿时吃惊地站了起来,我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 ← ) 上一章   我的娇妻与爱女   下一章 ( → )
我的同学小爸奇缘四部曲我妻如奴被同学包养的春色田野女子医院的男乡野痞医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
免费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是由作者袁智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娇妻与爱女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21回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