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与爱女 第18回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热门小说 > 我的娇妻与爱女  作者:袁智勇 书号:27723 更新时间:2014-3-4 
第18回
  大约十一点钟的样子,子回到房里,我正焦急地等着她。

  “搞完了?”等她躺下后,我忽然问。

  子娇嗔地捶打着我,撒着娇,抵死不认。

  我清清嗓子,转了话题,正问:“怎么的呢?”

  她这才支支吾吾地待问题:“站着…”

  “嗯?”我很诧异“怎么不用?”

  “那样子不好…嘛…”子脸颊飞红,羞不可抑。

  “光光?”

  “他了,我没…”

  “不怎么?”

  “他把我的内拉到腿上,提起裙子,从后面进去的…”

  我以为就这样,也不再问,但子忽然道:“继宗好像不是第一次…”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有什么证据吗?”

  “没啥证据,我也是第六感觉,反正他干这事好像很熟练…我问他,他说是看黄片学的。”

  “也许真就像他说的那样啊。”我松了一口气。

  子摇摇头:“可我总觉得不对劲儿,到底咱儿子的童子让谁吃了呢?”一脸的失意和纠结。

  我劝她:“别胡思想了…跟我说说,滋味怎么样?”

  子羞臊地打了我一下,想了想,却说:“继宗的那东西比你的要…”

  “要什么?”

  “要那个点儿…”

  “哪个啊?你说清楚点儿行不行?”

  “嗯,我也不懂怎么说,反正嘛,长短大小都…很合适的样子,好像是…”说到这儿,她又迟疑起来。

  “好像什么?量身定做的?”我笑问。

  “坏死了你!”子啐了我一下,红了脸。

  “当然啦,他是你生的嘛,他那东西就按你的尺寸造的。”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母亲,不知道她对我又是如何评价。

  “想你妈了?那就回去看看她,我又不拦着你…”子真是玲珑剔透,一下子就猜到了我心里的想法。

  我点点头,忽然觉得世上最亲的人还是亲生母亲。

  “喂,我问你,你跟你妈的事,你姐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告诉她。”

  “那你还得躲躲藏藏的,三个人都不好受。要我说呀,不如索捅破这层窗户纸,大家落得自在。”

  “那能行吗?”我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没事,你妈和你姐都是最疼你的人,她们能把你咋着?何况,家丑不外扬,这事就是搞砸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好像唯恐天下不似的。”

  “嘻嘻…”子笑着看我“别告诉我你不喜欢…”

  这次母子终于成 ,方芳在记中也有诸多的感慨:“早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终于还是来了!其实内心深处很有足感,毕竟儿子对我的追求也证明了自己的魅力…儿子蓄意已久,步步进;我却是一再退让,一个个阵地接二连三地失守——终于到了最后关头,我很清楚迈出这一步意味着什么,儿子是一个懵懂少 年,做事情欠思量,可我是他的妈妈,要为他考虑。可我也知道,如果拒绝他,对他的伤害恐怕会更深。我多么希望老公能在这个时候给我指点津,可他似乎在鼓励甚至纵容我。”

  “理智的声音被身体的渴望所淹没,我终究还是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跟儿子的第一次虽是水到渠成,可我仍然羞臊难当,竟然顾忌自己是他亲生母亲的身份,不肯光衣服和儿子上,只是半推半就地让他扒下了我的内,就站在地上…其实,光能说明什么呢?是不是在上又能说明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坚持。”

  “儿子的生殖器终于进到了我的身体里面,母子彻底地合体了…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刺,我的水分泌得比任何时候都多,儿子也激动得忘乎所以。他的东西让我觉得很舒服,这种舒服是生理还是心理我也说不清楚——也许因为他是我生的吧,本是我身体里的一块,再怎么变化,本质也无法改变。自己身上的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自然不会排斥,自然觉得合适…本以为儿子把他的处男之身给了我,可我忽然怀疑起来,因为他动作太娴熟了!莫非有人捷足先登,抢先我一步?”

  接下来的几天,我发现儿子经常呆在家里,也不怎么出门了,好像把搞网站的事情搁在了一边。

  我很理解,继宗正是热血少 年,刚跟自己亲妈勾搭成 ,自然是爱江山更爱美人了。

  两个人恋 情热,当着我的面都敢眉来眼去的,背着我更是勾肩搭背、异常亲昵。子开始还强装镇定,等到半夜才去儿子房里,呆上一个钟头,办完事就回来;后来就越来越放肆,只要媛媛一进屋睡觉,她就急不可待地钻进儿子房里,一直到天亮才返回。

  子的记如实地记录了她的切身感受:“儿子的浓浓爱意感染着我,我也放纵着自己的望,我们好像总也没够,恨不能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母子之间仿佛有天生的默契,我经不起他小小的挑逗,火就马上燃起,我俩经常是玩得通宵达旦。儿子年轻,精力旺盛,花样也多,我身上的三个很快就被他全部占有了。说来也怪,自从小赵了我的眼后,那里就感起来,几天没就发,儿子提出的要求时,我居然比他还迫不及待。”

  “在儿子的房间,衣服就没有穿过!继宗喜欢我一丝不挂的样子,我也乐得浑身赤没有累赘,母子俩光着身子厮混在一起,好像回到了原始的母系社会。跟儿子一起放纵情、夜夜歌,我觉得自己也跟着变得年轻了。”

  “都说女人水性杨花,也许是吧。自从有了儿子,我的心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小赵居然都让我情不再,更别提老公了。唉,想想自己也真不应该,老公对我那么好,我却一再地对不起他;还有小赵,他知道我另有新了吗?”

  媛媛现在已经上了初 三,但赵经理回来后每个礼拜天就会打电话来叫我的子女儿去影楼玩,然后轮 她们。每次他都会用摄影机把过程拍下来,方芳则在第二天把带子偷偷复制一份给我观赏。

  有时,子作为媒的任务完成后,就把女儿留在影楼让赵 ,自己回家,免得坏了情人的好事,倒是很有贤妇风范──不过,在家里,她可以和儿子继续快活,却苦了我这个多余的人。

  这段日子里,我在家中愈来愈感到无聊。看着赵经理、子、儿子、女儿他们一个个心有所属、甜甜蜜的样子,说我不嫉妒那是自欺欺人。

  看着雨滋润后的女儿愈加娇,在我面前犹如一只美丽的蝴蝶翩翩飞舞,带来阵阵的香风,我的心越来越动不已…

  于是我就变着法子和女儿多接近。可惜的是,虽然女儿对我开放的尺度在不知不觉中有所增大,可每次当我鼓起勇气厚着脸皮想把入女儿体内的最后关头,总是遭到她的拒绝,让我的勇气也一点点地消失殆尽。

  我知道自己迫切需要一个外援,而这个角色自然非子莫属。我和女儿的发展进程都会告诉子,如同她把自己与儿子的丑事告诉我一样,我们夫俩已是多年的亲密战友和战略合作伙伴。我此刻终于按捺不住,主动跟她提出要求。

  这天晚上,在说了白天和女儿鬼混的经过后,我终于对子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最隐蔽、最无的想法——我想尝尝和亲生女儿真正伦的滋味。

  方芳奇怪地说:“都到这一步了,还不是迟早的事?用得着我帮忙吗?”

  我把自己总是在临门一脚时欠缺火候的窘境实言相告,说明她的参与之重要

  “这样啊…”子笑了笑“看来还非得我出马不可了。”

  “这才是贤良母嘛…”我大喜过望,说话也口不择言。

  过了两天又到周末,我来到女儿房里。女儿的书桌上摊着书本,可她根本无心学习,手托香腮,闭着美目,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身后,在她的脖子上轻吻了一下。

  “呀!”女儿惊得几乎要跳起来,回头看到是我,嗔怪道“爸,你吓死我了。”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我微笑地看着怀的女儿。

  “没…没想什么?”女儿的俏脸上泛起红晕。

  我拉起女儿的手来到边:“来,陪爸爸说会儿话。”

  女儿乖顺地偎在我的怀里,我低头含住她的樱,女儿娇羞地唔了一声就跟我热吻起来。

  我的手顺着女儿的领口伸进去,摸着她的房…女儿情动,跟我吻得更热烈了。

  我的间已经膨,于是拉着女儿的小手放在上面,甫一触碰,媛媛却像被烫了一下,小手急往回缩。我执拗地按住她的手,她才迟疑地将手覆在上面,却不动。

  我的手伸进她裙子里的三角地带,发现那里已是水深火热,我的手指碰到了她的内,感觉凹陷处已经润了。

  我将女儿放倒在上,女儿闭着双眼,任凭我剥她的衣服。

  我把自己也光,趴在女儿前吃她的子。女儿粉红的小头如南国的相思红豆,在我的嘴里迅速地变硬,翘;淡淡的晕颜色也逐渐变深,小小的房鼓涨起来…

  我的手伸到了少女的羞处,那里已经腻腻的了,我的手指拨着,听到女儿的娇声越来越大。

  我愈加无法忍耐,俯到女儿身上,在她耳边说道:“宝贝儿,爸爸想要你。”将女儿的双腿向两边分开,涨硬的大巴沾了些女儿外的水,就破关而入。

  女儿的小手却在这时候伸下去护住了口儿,哀怨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颤抖的声音怯怯地说:“爸…不…”

  正在纠时,子忽然推门进来拿东西。

  以往,她见我们父女关门胡闹,就不会进来,今天是怎幺了?

  想起子的允诺,我并不惊慌,仍搂着女儿不放。

  见方芳进来,女儿羞臊地推开我,光着股跑到妈妈身边告状:“妈,爸爸想和我睡。”

  子不以为然地道:“和爸爸睡有什幺奇怪?”

  女儿把嘴凑到妈妈耳边,一边向我偷笑,一边小声说着什幺。

  子听完却大度地一笑:“你们的事我才不管。”说完,拿了东西走了出去,还将门带上了。

  女儿看到我还赤地躺在上,嘻嘻一笑,穿上内罩,套上裙子,跑了出去。

  唉,煮的鸭子又飞了,我不子心生埋怨,早不来晚不来,偏在那个节骨眼儿上进来,让我功亏一篑。无奈地叹口气,我穿上衣服离开了女儿的闺房。

  饭后女在厨房洗碗,我也跟进来,抱住女儿连亲带摸…

  女儿挣扎着对妈妈说:“妈,你看爸爸,又来闹了。”

  子笑着看我一眼,什幺也没说,洗完碗冲女儿使了个眼色,径自回了我们夫的主卧房。女儿挣脱了我,也跟进去。

  我不好意思追着进去,但坐在客厅沙发上浑身火烧火燎的,如坐针毡。

  忍了一个小时后,我还是进去了。

  房间里,女并肩坐在沿上,似乎在说什幺严肃的事情,女儿神情凝重中带些羞涩。

  我见气氛不对,想回避一下,但子叫住我,让我坐下听她们谈话。

  “该说的我都和媛媛说了,接下来看你自己了。”子对我说完,顺手拿起本书,对着头灯看了起来。

  奇怪,我怎幺知道你说了什幺?我心里嘀咕着,不敢动。

  子看了会儿书,偷眼看看我,向我使了个眼色。

  我鼓起勇气,坐到女儿身边,抱住她。

  女儿晃晃肩,甩开我,我无奈地看看子。方芳伸腿踢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仿佛在骂我没用。

  我下定决心,再次抱住女儿。女儿又挣了几下,才让我抱住。

  “爸爸其实很爱你的,”子在一边劝导:“从小就对你百依百顺,总怕伤害你,不然才不会对你这幺温柔。你忘了,爸爸从小就搂着你睡,一直到现在还这样,连我这个当老婆的都有点儿嫉妒了。”

  女儿哼了一声,用手肘顶了我的肚子一下,我轻轻叫了一声。女儿“扑哧”一笑,气氛缓和多了。

  我趁势吻了她一下,她轻轻打了我一巴掌。

  子在一旁看我们父女打情骂俏,适时地两句话,促进感情。

  “这就对了,做女儿的,该和爸爸亲热亲热,养你这幺大不容易。”

  “从小到大都是爸爸帮你洗澡把股,你身上哪个爸爸没摸过呢?”

  这时儿子在外面敲门叫“妈”我感到很烦,以为事情又败。

  子大声道:“等一下,妈有事。”

  儿子在外面不地说:“什幺事呀?出来说句话嘛!”

  子道:“告诉你有事,别来吵,妈一会儿就出去。”

  儿子这才离开,我得以重拾心情,继续抱住了女儿。

  子看来也有点儿急,大约急着要去和儿子约会,见我进展缓慢,忍不住上来帮忙了。

  “来,让爸爸看看他养大的女儿长得怎样了?”子动手女儿的衣服…

  我忙说:“我来吧。”为女儿衣解带是一个让人享受的过程。

  子却嗔怪我:“你你自己的,难道你也要我帮忙?”

  我知道今天会有实质的进展,兴奋地三两下就把身上的衣服扒光了。

  子给女儿衣服的动作很娴熟…有了她的帮助,事情顺利多了。

  见妈妈动手,女儿也不好再拒绝,半推半就地让她光。

  “来,亲爸爸一下,报答爸爸养育之恩。”在子的唆使下,女儿红着脸吻了我的脸颊一下。我自然不足,扭头去吻女儿的如花瓣般的樱桃小嘴,媛媛没有躲避,我们开始接吻。

  “对啦,亲久一点儿嘛,这像什幺?”子在一旁指点“贴近点儿,隔这幺远,像什幺嘛?来来,抱紧些,对,就这样,小子顶在爸爸口…笑什幺?有什幺好笑的?”

  女儿忍住羞笑,再和我接吻。

  子拉着女儿的小手,放到了我的间:“摸摸爸爸的巴,看是不是比赵叔叔的还硬。”

  “妈!你嗐说啥呢?”女儿红了脸。

  “害什幺臊?你和赵叔叔的事,爸爸早知道了!”

  子说完,飞快地拿出一堆相片在女儿面前一晃…女儿顿时脸通红,说不出话了。

  我趁机将自己涨硬的巴放进女儿的手掌里,媛媛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地握住了。

  子在女儿羞处摸了一把,兴奋地说:“好了,爸爸硬了,你也出水儿了,一下吧。”子终于说出决定的话。

  但女儿却犹豫起来,手握我的茎,若有所思,久久不动。

  “怎幺啦?还在想赵叔叔啊?”子笑道“那是妈妈的情人,你可不能和妈抢哦!”“妈,不是啦——”女儿撒娇道。

  “怎幺啦?”见女儿不动,子又追问。

  “妈,这是伦…”原来女儿一直未能解开这个心结。

  “什幺的,难听死了,让自己的爸爸一下有什幺大不了的?”

  “那你又不和哥哥…那个…”女儿小声反驳。

  这时轮到子脸红了,我也哑口无言,房间里一时静了下来。

  “妈,你们好了没有啊?”儿子又在外面叫了。

  子低头想什幺幺,连耳都红了,似乎很努力,连我都尴尬起来,想打退堂鼓了:“芳,要不然就算了,我看…”

  “算什幺算?今天说白了吧!”她抬起头对女儿说道“其实妈早就和哥哥那个…那个过了…”

  “妈…”女儿吃惊地看着妈妈。

  “继宗,你进来。”子向房外叫。

  儿子应声推门进来,见到爸爸和妹妹赤地抱在一起,他也吃惊不小。

  但毕竟男孩子胆大些,在他妈连声催促下,还是进来了。

  儿子一坐下,子就坐到他大腿上,令他又吃一惊,望着我尴尬地笑笑,不敢怎样。

  “乖儿子,咱娘儿俩的事,你爸早就知道,他不反对,你放心好了。”子对儿子说。

  儿子三度大惊,抬头看我。我肯定地点点头,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偷偷傻笑。

  “说吧,你叫妈出去想说啥?”子搂着儿子的脖子问。

  “没…没啥?”

  “没啥?真的没啥?”问一句,儿子哑口无言。

  “你想做啥,就在这里做吧。”子说着,开始吻儿子的嘴

  儿子愣了一下,扭头看看我。

  我微笑着点点头,他才迟疑着,慢慢地响应妈妈的吻。

  子去解儿子的带,然后将手伸进去抚摸着。我看到媛媛睁大了眼睛看着,趁机将她的光身子抱到了腿上。

  子摸了几下,就把儿子的子往下褪。儿子起身飞快地将子连同内一起下来扔在了地上,他间那年轻英俊的巴就笔直地向前翘着…

  子爱不释手地摸了几下,俯下身子将儿子的巴含进了嘴里。

  媛媛吃惊地“哎呀”一声轻叫,眼睛瞪得更大了,我的大手顺势摸上了她的椒…女儿失神地看着眼前的宫美景,对我的猥亵居然毫无反应。

  儿子一边享受着妈妈的口,一边将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底…

  子一边含着儿子的茎,一边自己动手解身上的衣物,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直到她全身光,她的嘴都没有离开儿子的巴。

  屋子里的四个人,现在只有儿子上身还穿着一件T恤,他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毫不犹豫地一把薅起过头部,甩到了一边。

  子将儿子推到了上,随后跟进,俯在儿子身上,成69式,仍然着儿子的茎。

  儿子也会意地将头凑到妈妈的下,伸舌去她的户。

  母子俩旁若无人,呜咂有声,沉浸在伦的漩涡中。

  女儿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身子也渐渐地发烫,小嘴里发出了难耐的娇

  我把手伸进女儿的裆,随手一摸,手的水,看来女儿真的动情了。

  我抱着女儿也上,来到了母子俩的身边,近距离地看着他们戏。

  女儿任我摆布,只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上这对忘情亲热的男女。

  我拽着女儿的小手伸到了子的前,女儿不用我多说就摸她妈妈的房…

  子吐出嘴里的茎,扭头冲女儿一笑,就吻住了女儿的小嘴。

  我爬到女儿股后面,将她的两腿轻轻扒开,探头去亲吻女儿娇户,出的汁。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为女人口,可女儿是最年轻也是最鲜的,她的丰润,柔软细腻,像我家乡的水桃,又像刚出锅的豆腐脑…女儿的爱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入口甘甜滑腻,滋润心田,也催发我的情

  子一边跟女儿柔情意地亲吻,一边用手抚着儿子的茎。过了一会儿,股扭转过来,跨坐在儿子间,用手扶住立的茎,在自己间磨了磨,就进了自己的眼儿里…

  子舒服地呻了一声,股开始轻轻地研磨。与此同时,儿子的脸也涨得通红,伸手去摸妈妈的房。

  女儿痴地看着,身子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我起身将女儿放平在上,分开她的双腿,来到她的间。

  我的茎早已怒发冲冠、焦躁难耐了,我扶正它,在女儿的两瓣间顶触,柔声恳求女儿:“媛媛,给爸爸吧…”

  女儿眼神离地看着我,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如奉纶音,部向前一送,茎借助女儿腔里的水润滑,顺利地入港。

  女儿“哦”的一声轻叫,白如藕的手臂就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的茎在女儿的道里开始轻柔的,享受着少女器的美妙滋味,忽然想起那句古诗“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女儿的花径虽被小赵涉足,但初遭破瓜,花径芳香依旧,对第二位造访的贵客,仍是热情地夹道

  身旁的儿子已经将妈妈掀翻在到了身下,大力地着。我和儿子对视了一眼,会心地一笑,儿子的目光便停留在了妹妹的身上…

  女儿道里的水充盈,越来越多,使得我的越来越顺畅,越来越恣情。

  旁边的那一对又换了姿势,子像狗一样跪趴在上,儿子在她的股后面用力地捅着她的子舒地大声叫,还将头伸过来,去亲吻女儿的房。

  这一幕刺了我,我加大了马力,茎如同活般在女儿的道里全速前进。

  女儿被我得全身瘫软,眼睛紧闭,脑袋扭摆着,嘴里娇声呢喃着:“爸爸…嗯…爸…爸…”

  身旁的儿子冲我挤眉眼,又是使眼色,又是打手势,我看了半天才明白,他是让我也跟他用同样的姿势。

  我没有多想,将女儿的身子翻过去,让她也像妈妈那样撅起股。女儿身子酥软,任我摆,就位后,我将漉漉的大巴重新入了女儿的密道内。

  父子俩离得很近,并排着身前的女人,甚至有点儿比试高低的意思。

  儿子终究年轻,部很有力,急速的使得妈妈水飞溅;而我使尽全力,也只是得女儿淌。再看子,早已被儿子得纵情欢呼、放声大叫;而女儿,只不过是细细的娇、微弱的呻…两相比较,高下立判,看来,年轻就是本钱,一点儿没错。

  忽然,儿子又向我打手势,他指指我,又指指妈妈;然后指指自己,又指指妹妹…

  我浑身的血好像一下子就涌到了头顶——儿子要跟我换,没错,他一定是这个意思!

  我头脑一热,拔出巴,腾出位置。儿子欣喜若狂,从妈妈巴就腾身过来,毫不犹豫地将进了妹妹的眼儿里。

  我脑子一片空白,机械地移到子身后,将依然涨硬的巴捅进了子的道内。

  女儿扭着凑着男人的,没一会儿,忽然不动了,我看到女儿睁开眼睛扭头向身后望去,然后就是一声尖叫,身子迅速地逃开,惊诧地看着哥哥,泪水一下子涌了眼眶。

  我暗叫糟糕,子也发现了异常,继宗面对妹妹责怪的眼神,也心虚地低下了头。

  “你…你们…”媛媛终于哭出声来。

  子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将女儿搂在怀里,温柔地哄她:“乖,是你哥哥不对,妈妈让你惩罚他出气好不好?”

  媛媛气忿地哭诉:“哪有他那样的?人家没说同意呢,他就…还是当哥哥的,真不要脸!”

  我冲儿子使了一个眼色,大声说:“还不赶快给妹妹陪个不是!”继宗抬头看着妹妹:“媛媛,你别怪我了,哥是太喜欢你了,忍不住才…”

  “呸,臭氓!小的时候你净欺负我,现在又说喜欢我,鬼才信哩…”媛媛打断哥哥的话,不依不饶的。

  “哥是真的喜欢你,以后绝对不会欺负你了,你就信哥一次吧。”继宗可怜巴巴地哀求。

  子眼珠一转,将怀里的女儿搂紧了一些,劝慰道:“都是一家人,你就原谅哥哥吧。再说了,都已经这样了,你再骂他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就让哥哥好好地疼你一回…”

  “不!你让他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他…呜…”女儿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指着哥哥连哭带骂。

  儿子无奈,匆忙地穿上衣服,灰溜溜地走了。

  儿子走后,女儿又将炮口转向了我:“爸,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你怎么能让他…让他我?”

  我尴尬地苦笑,向子发出了求援的目光。

  子便搂着女儿百般哄劝,最后女儿才止住了泣,穿上衣服,在妈妈的搀扶下去了自己的闺房。

  唉,本来很美好的一个晚上,全让儿子给搅和了,他怎么就不懂得速则不达的道理呢?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得到女儿的快乐被担心所替代:女儿怎么想我,以后还会跟我好吗?我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直到夜深人静,子才回来,很疲惫的样子。

  “怎幺样,媛媛没事吧?”我担忧地问。

  1

  “哦…”我松了一口气“她没说我什么吧?”

  “哼!你当然罪责难逃了——媛媛怪你不珍惜她,她刚答应给你,你就把她转手让给别人…你说她能不生你的气吗?”

  我一脸愧疚,呐呐地争辩:“当时儿子说要换,我也昏了头,就同意了,没想那么多…你说媛媛会恨我吗?”

  子一笑:“她既然肯心甘情愿地给你,就说明她对你的感情不一般,又怎么会真恨你?不过,你还是得好好哄哄她…小孩子嘛,心思变化得快。”

  我点点头,又问她:“媛媛现在睡了?”

  “嗯,我哄了老半天,好说歹说,总算把她哄笑了,等她睡着了我才走的。本来想陪女儿睡,又怕你们担心,所以就回来跟你先说一下,一会儿我还得去继宗房里…”

  我本想既然如此,那我一会儿也去女儿房里睡觉,可想到女儿还在气头上,我又胆怯了。

  “喂,自己的亲闺女有何感受啊?”子似笑非笑地问。

  “那你让自己亲儿子有什么感觉呢?”我反戈一击。

  “坏死了你!”子羞臊地打了我一下,扭股去了隔壁儿子屋里。

  我躺在上,却毫无睡意,忽然心生好奇,偷偷溜到儿子房门外偷听。

  “妈,你就别怪我了好不好?我本来就想偷偷换一下,尝尝滋味就回来,谁知道妹妹那么感…”

  “嗬,你以为我们女人是傻子啊?里换了巴会不知道?”

  “我也就是好奇…妈,你别生气,我爱的还是你!”

  “妈知道,妈也没生你的气。妈跟你赵叔叔好,你不也没怪妈吗?小鬼,你如果想要你妹妹,妈可以帮你哟…”

  “真的?妈,你真好!”“小嘴甜的,嘻嘻…刚才没出来,是不是不过瘾啊?来,让妈看看…”

  “妈,你真是一个好妈妈…哦…好舒服…”

  听到屋里响起“滋溜滋溜”的声,我知道子在给儿子口,心里不由得忿忿不平——我刚才也是干到半截,没子怎么就不照顾我一下?

  闷闷不乐地回到房中,我躺在上心翻涌,一会儿想起姐姐,一会儿想起母亲——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对自己最亲…

  一个人躺在主卧的大上,越来越觉得冷清、孤寂。我鼓起勇气去了女儿房里,看着睡的女儿,我的心里忽然觉得很温暖:她是我一脉相承的亲生女儿,是我生命的延续,她的身体里淌着我的血,但她却把自己的身子奉献给了我。

  我光衣服钻进女儿香的被窝里,将女儿搂进了怀里。女儿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是我,哼了一声,转过身给了我一个后背。

  我却很高兴,毕竟女儿没有赶我走。我从后面温柔地搂住她,女儿轻轻地挣了几下,没有挣脱,也就没再推拒。父女俩静静地躺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我被电话铃声吵醒,好半天不想去听,有人就用分机接了,我才得以继续好梦。

  不一会儿,子就推门进来了。

  “怎幺啦?”我问。

  子告诉我,赵经理打电话来叫她带我女儿去影楼。

  我不好阻拦,放开了怀抱里的女儿。

  女儿却不大乐意的样子,大概是昨晚的混战影响了女儿的情绪,她还没有调整好状态。

  子走过来坐在边,拍着女儿的股催她起

  女儿扭着小股,冲着妈妈撒娇道:“妈,人家想歇歇,今天不去了好不好?”

  子却不依,在女儿噘起的小嘴上亲了一口,跟女儿耳语起来。我离的很近,可也听不清她说些什么,只看到女儿的小脸越来越红,羞臊地说:“妈妈,你坏死了…”

  劝了好一会儿,子又说:“人家赵叔叔对你多好,那块金表全世界没几块,十几万呢…”等等,女儿才起梳洗。

  中午时候,子独自回来了,想必赵经理 污我们的女儿时,嫌当妈的在一旁碍手碍脚,故打发她回来,但她一点儿也不妒嫉的样子。

  “喂,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脸兴奋。

  我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 ) 上一章   我的娇妻与爱女   下一章 ( → )
我的同学小爸奇缘四部曲我妻如奴被同学包养的春色田野女子医院的男乡野痞医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
免费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是由作者袁智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娇妻与爱女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18回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