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与爱女 第15回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热门小说 > 我的娇妻与爱女  作者:袁智勇 书号:27723 更新时间:2014-3-4 
第15回
  原来刘婶不改风,在打麻将的过程中,先是勾引了小菊的哥哥柱子,后又被袁大头上手,这事没能瞒住贾长贵,这个老瘸子也要分一杯羹。四个人在刘婶的老屋以打麻将作掩护,关上门尽情地乐。可巧有一天贾长贵家里有事,他闺女贾凤霞来找他,发现院门闩得死死的,敲了半天也没人应——她哪知道屋里正热火朝天,没人听见敲门声。贾凤霞回去跟母亲一说,贾长贵老婆顿时觉得不正常,带着儿子杀将过来,开院门直奔屋里,一脚踹开门后都惊呆了,四条虫在炕上纠在一起…刘婶这次可丢人丢大了,这阵子躲到亲戚家去了。现在隔壁是个空宅,母亲怕不安全,让人堵上了豁口。

  我暗自庆幸自己及早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忽然想到刘强,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去村东头刘强家里找他,他却不在,只有秀秀和女儿在家。

  秀秀正和女儿娇娇在院子玩,看到我进来,秀秀很惊讶,也有些不自然。

  我也是心翻涌,故作平静地问:“我来找刘强,他不在吗?”

  秀秀点点头,看着我不说话,眼神很复杂。

  我尴尬地笑了笑:“那我走了。”转身想离开。

  “小勇哥哥——”

  我扭头一看,秀秀正怔怔地看着我,眼神里是哀怨和不舍。

  “到屋里呆会儿吧。”秀秀转身进屋了。

  娇娇正好奇地看着我,我也仔细打量着她,父女天吧,我觉得这个小 女孩很招人喜欢,我真想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地疼她。

  这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男孩,冲娇娇喊:“快去我家看小狗。”

  娇娇兴奋地问:“生了?几个呀?”

  “六个,可好玩了。”

  娇娇就对着屋里喊:“娘,我去二宝家看小狗。”

  “去吧,别淘气啊。”

  娇娇答应一声,和那小男孩拉着手跑出去了。

  我进到屋里,秀秀坐在边正直直地看着我。我走过去挨着她坐下,问:“刘强干嘛去了?”

  秀秀腹牢地说:“他现在行踪不定的,我也不清,都好几天没回家了。”

  “娇娇多大了?现在跟着你啦?”

  秀秀白了我一眼,嗔怪道:“你自己不清楚?过年就五 岁 了。现在塑料厂没活儿就停工,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干,就把娇娇带在身边了。等厂子里有活的时候,再送她去姥姥家。”

  “娇娇长得可真像你。可我怎么觉得没什么地方像我呀?”我开玩笑道。

  秀秀有点生气:“你什么意思?除了刘强,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你难道还怀疑?”

  我一看不妙,赶紧改变话题:“刘强喜欢娇娇吗?”

  秀秀摇了摇头,一脸凄楚:“他还是想要个儿子,这闺女,他一点儿都不亲。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不生儿子能怪我吗?”秀秀说着眼泪了下来。

  我没想到这个话题会触到秀秀的心病,怜惜地将她揽在我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肩背。

  秀秀很快平静下来了,她并没有挣脱,仍偎依在我的怀里,小声说:“婆婆出了那么大的丑,刘强也觉得丢人,现在都有点儿不敢回家了,可是苦了我,孤苦伶仃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秀秀的样子让我心疼,我将她抱紧了一些,动情地问:“秀秀,你…想过我吗?”

  秀秀也伸手抱住了我的,深情地说:“怎么能不想呢?你是娇娇的亲爹,看到她我就会想起你…有时候晚上睡不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想起咱们在一起的时候…”

  我用手托起秀秀的下巴,看着她羞红的脸庞和水汪汪的大眼睛,再也按捺不住,吻上了她的

  秀秀轻轻地唔了一声,就跟我热吻起来。

  我的手再次摸到了她的峰,隔着衣服把玩着两坨肥大的。秀秀更加动情,用力地吻我。

  当我的手去解她的带时,秀秀忽然清醒过来,挣脱了我的怀抱:“别…别这样…”

  我的火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郁闷地问:“为什么?”

  “刘强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不能…”

  “可我们以前…”我仍不甘心。

  “那是刘强同意的,现在不一样。”

  我僵在了那里,一脸沮丧。

  秀秀看我的样子,心中不忍,低头沉思片刻,呢喃道:“反正以前已经…你如果非要那样,就来吧…”

  我心里一颤,多好的女人啊!我对秀秀难道只有没有爱?何况,这种噘来之食是我想要的吗?

  想到这里,我正道:“秀秀,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的。”

  再呆下去也没意思了,我起身告辞。秀秀羞红着脸走到我身边,忽然抱住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柔声说:“谢谢你…”节临近,方芳说小赵今年不回老家了。

  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怪怪的念头,觉得很刺,就对方芳说:“那让他来咱们家过年吧?”

  方芳一怔,看着我,狐疑地问:“你…真愿意这样?”

  我想了想,说:“我希望你快乐,有两个男人围在你身边,你不高兴吗?”

  方芳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那我跟小赵说说,看他愿意来吗?”

  第二天晚上,子回来说,小赵答应除夕晚上来我家吃年夜饭。

  她还说,小兰过两天就回老家过年去了,大概初五才回来。节前这几天影楼也没什么生意,倒是正月生意会很好,所以子这些天也不怎么去上班了。

  除夕之夜,爆竹声声,家家户户忙着做年夜饭,声笑语,菜香四溢。

  方芳着大肚子,带着女儿忙里忙外,我和赵经理坐在客厅喝酒,儿子在看电视。

  赵经理虽说是第三次到我家,但正大光明地来做客却是第二次,可他也不像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么拘谨了。我空儿在子耳边意有所指地说:“对小赵热情点儿,别冷落了客人。”

  方芳会意地抿嘴一乐,却又抬头白了我一眼。

  节晚会开始了,冯巩一出场,媛媛在厨房就心不在焉了,眼睛时不时地盯着电视。

  方芳端菜出来,小赵客气地问她要不要帮忙?

  子看我一眼,顺水推舟地对小赵说:“好吧,你来帮我端端菜吧。”

  小赵站起来对我女儿说:“媛媛,你看电视去吧,叔叔来做。”

  女儿高兴地答应,去客厅和哥哥挤在一起看电视了。

  十分钟后,赵仍没端菜出来。我偷偷走进房间,移开墙上一幅画,那里有我新开的小,孔通到厨房,被一个挂在厨房墙上的筛子挡住。透过筛孔,我见到子和赵经理搂在一起亲吻,小赵的两只手在方芳的股上抚摸着,眼睛不时地瞅一眼厨房门。

  吃饭时,我不停地和小赵喝酒,方芳假装劝我,我故意不听。

  小赵的酒量不错,我看差不多了,就开始装醉。

  两个孩子没等看完晚就各自回屋睡了。我和小赵一直喝到快凌晨三点,我说困了,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女儿房间走去。

  小赵笑着说:“勇哥,你走错了吧?”

  我装着醉熏熏的样子,冲他一摆手:“不可能,我自己的家还能走错?我天天晚上在这屋睡…”

  小赵还想说什么,方芳从主卧里探头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小赵就不吭声了。

  我进了女儿房里,媛媛已经睡了,我关上门,贴在门后听外面的动静。

  就听小赵大声地对我子说:“嫂子,那我就走了。”

  方芳也大声回答说:“深更半夜的就别回去了,在客厅沙发上凑合一宿吧。”

  小赵故作不好意思:“那就叨扰你们了。”

  我将女儿房里的灯关掉,黑暗中将门拉开一个小向外偷窥。

  客厅的顶灯已经熄灭,只有一盏昏暗的壁灯发出微弱的光线。子抱了一套被褥从主卧出来,小赵拉住子的手向沙发上拽,子竖起手指放在边轻轻“嘘”了一声,指了指主卧的门,挣脱了径自回去了。

  我看到小赵将被褥铺好,躺了下来,没等多久,就悄悄地起身,轻手轻脚地进了主卧的房里。

  听到关门声,我偷偷潜出房,蹲在主卧的门外,听到里面两人说话。

  小赵地说道:“嫂子,我来给您拜年了。”

  子笑道:“傻样儿,这时候还叫‘嫂子’?还不快上来!”

  小赵嘿嘿一笑,就听到窸窸窣窣的衣解带声,然后是男人的息、女人的娇声。

  子和 夫的语,让我浑身发热,当即回房光衣爬到女儿上,抱住媛媛,了她的内罩,在她娇的身子上摸起来。

  媛媛被我闹醒,很不,哼哼着推挡。

  正摸得兴起,方芳进来了。

  “怎么啦?”我放开女儿。

  女儿忙穿上内,扣上罩,钻进被窝躺好。

  方芳看了一会儿,才小声道:“小赵让我来看看你睡了没有。”

  “睡了睡了,你也去睡吧。”我挥挥手。

  方芳又犹豫一会儿,才撑着着肚子去了。

  我又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再度把女儿光,媛媛睡意正浓,索任我轻薄,自顾自地照睡不误。

  我着因听房而怒茎,从后面斜着顶进女儿的股沟儿里,折腾了半天,终于在女儿大腿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中午才起来,方芳告诉我,赵经理已经回影楼了。

  节过后,方芳去影楼的次数也少了,我和赵经理都愿意让她安心在家养胎。但她每次跟赵经理的偷都会记在记本上,自然也都让我看到了。

  “今天赵又把我叫到了他的卧室。几天没做了,我也想的,就没有拂逆他,跟他光了在上玩。肚子里的孩子都七个多月了,身子也实在不便,他的力度一大我就不舒服,忙叫他轻点儿,得他也很扫兴,总感觉过不了瘾。后来赵把小兰叫上来,两个人在我面前疯狂地做,赵还了小兰的眼儿。看小兰舒服的样子,我很纳闷,都是女人,为什么我那次会疼得要命?”

  “今天是周一,下午没什么生意,小赵让小兰关门后,三个人又上了二楼。洗澡的时候,小赵让小兰扒着我的股,他很仔细地给我清洗眼儿,我就知道今天会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果然,小赵说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他打算以后改我的眼儿。我跃跃试,可又心有余悸。小赵说请我放心,他会很温柔的。看得出小赵为此做了充分准备,他拿出一套器械在浴室里用肥皂水为我灌肠,小兰在一旁帮忙,倒也不怎么难受,只是觉得肚子里一下子空空的,很奇怪的感觉。在上,小赵往我那里抹了很多润滑油,将手指捅进去以后又用人造得我很舒服。小赵说行了,就用茎往我眼儿里顶,头进去的时候撑得我眼儿有点疼,我忍着没吭声,等他的宝贝都进去后,我觉得好涨啊。小赵开始温柔地,慢慢的我觉得有一种异样的舒感觉,不由得开始配合他了。小赵很高兴,动作也越来越大,最后把到了我的眼里。看得出来,能给我眼开苞让赵觉得很荣幸也很自豪,可我却忽然觉得愧对老公,前后两个第一次都没给他,我这个子是不是不称职啊?”

  5月份,方芳到了预产期,我跟她商量让我母亲来伺候月子,方芳同意了。

  我给老家打了电话,母亲很高兴,说前面的两个孩子她都没管过,心里很愧疚,这次一定好好伺候方芳坐月子,给儿媳妇一个好印象。

  方芳在医院顺产生了一个男孩,住了几天院,就回家了。

  母亲从老家赶了过来,带了一包袱自己做的婴儿衣服。开门见到母亲的一刹那,看到母亲风尘仆仆的样子,额头上因爬楼渗出的汗,和脸慈爱的笑容,我心里感动极了,忍不住将母亲搂在了怀里…

  母亲安静地任我抱了一会儿,才小声在我耳边说:“小勇,好了…让你媳妇看见成何体统?”

  我松开了母亲,蓦然发现方芳正站在卧室门口,扶着门框,笑眯眯地看着我们,那是一种怪怪的笑,有点儿神秘莫测。

  母亲也看到了,脸立刻就红了。方芳赶紧开口:“老公,看你,还不赶紧让咱妈坐下喝口水!”

  这句话给我们解了围,母亲的脸色迅速平静了下来,说:“我不渴,还是赶紧让我看看孙子吧。”

  婆媳俩有说有笑地在卧室逗着婴儿玩,我在客厅却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方芳刚才的笑很古怪。

  女儿放学回家看到我母亲非常高兴,还钻到的怀里撒娇。我母亲也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孙女,两个人在一起说了好一阵子悄悄话。

  儿子晚上回来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也很有礼貌地跟打招呼,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本来还担心这个混世魔王会说什么不中听的话,看来儿子大了,也懂事不少。

  夜里,我母亲就和方芳在主卧里睡,我说我跟儿子挤挤,但等主卧的门一关,还是溜进了女儿的房中。

  孩子还没出满月,方芳已经能生活自理了。现在女儿中午不回家,在学校吃午餐,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儿子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有时候晚上也不回家,跟张健混在一起。所以家里基本上就我和我母亲、方芳三个人。

  一个双休的上午,母亲出门买菜去了,方芳把我叫到房里,随口问道:“你和你妈感情很好吧?”

  我也随口答道:“是啊,我爸死得早,我妈把我拉扯大不容易,感情当然好了。”

  方芳点点头:“怪不得你们一见面就抱得那么紧,咱们中国可不像外国,母子见面拥抱还真不是礼仪…”忽然问我:“你和你妈有什么事没有?”

  我一愣,奇怪地问:“你指什么?”

  她冲我神秘地一笑,却不回答。

  我悟到她的意思,皱了皱眉道:“你别想,我妈没你那么。”

  “是吗?我很吗?”子调皮地搔我的胳肢窝。

  我俩在上打闹在一起。

  闹了一会儿,她趴在我口问:“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你妈?”

  “没有!”我闭上眼。

  “我不信,”她慢慢摇着头“你妈刚五十出头,身材不肥不瘦的,白里透红,年轻时一定很漂亮…小时候你没暗恋过她?”

  我奇怪地问:“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继宗跟我说的。”

  “哦?”想必儿子有过这种想法,把它告诉了方芳,所以她类推到我身上。

  “喂,说真的,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哟。”子趴到我耳边,很认真地说道。

  “怎么帮?”我好奇地问。

  “嘻,还说不想,不想就不要听了。”说完,她就闭上眼睛不吭声了。

  我也不敢改口说想,就不再说什么,跟母亲以前的种种往事却涌上了心头…

  第二天晚上,方芳拉母亲一齐洗澡。我听到婆媳俩在浴室里说话,估计子出来后肯定会跟我描述母亲的身材,心里隐隐有几分兴奋的期待。

  不料她突然开门叫我:“老公!”

  “啥事?”

  “我不小心把妈的衣服了,你把我那件枣红色的睡裙拿过来。”

  等我找到那件衣服拿到浴室时,门已关上。我想了想,还是敲门。

  “来了来了。”母亲看来要自己来拿。

  “哎呀,妈你别动,还是我来吧。”方芳说着,打开了门,却“忘”了关门。

  她开得很大,有意让我看到浴室里的青光。我眼睛贼贼地向浴室里窥视,发现母亲害羞地往儿媳身后躲,低着头不敢看我。

  “也不知道这件是不是合身?哎,老公,你说妈穿这件漂亮吗?”方芳接过衣服后故意跟我东拉西扯,母亲也没催儿媳妇赶紧关门。

  我嘴里唔唔地应付子,眼光却在她身后的母亲身上打转儿。子看我抓耳挠腮的样子,扑哧一乐。

  “好啦,我把这件衣服放高点儿,省得又了。”方芳说着转身向里走,撇下了母亲跟我赤面对。

  母亲哎呀一声,羞急地过来关门,发现我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脸一下子通红。

  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母亲的正面体,母亲的身材丰腴却不肥胖,皮肤白皙,并不松弛;两个大子略微有些下垂,但形状很好,鼓鼓的,看来弹也不错;最让我着的自然是她的间,乌黑浓密的掩映下,红扑扑的两片外翻凸出…

  “怎么样,你妈身材还好吧?”洗完澡后,方芳坐在梳妆台边,一面擦着头发,一面悄声问我。

  “唔,还好。”我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解出来。

  “她的皮肤不错,摸起来滑滑的…”方芳描述着。

  我正听得入,冷不防她摸了一下我的档,我硬硬的茎表白了心声。

  客厅里,母亲穿着方芳的感睡裙正在看电视。

  方芳曾告诉我,说她带婆婆逛商场时买了不少的内衣,其中有她和女儿的,也有孝敬婆婆的。我母亲开始很推拒方芳送她的那些感内衣,但方芳说现在市里的老太太都这么穿,母亲也就接受了,并在方芳的监督催促下穿上了。方芳私下问婆婆感觉如何,我母亲说很舒服,就是有点紧,不太习惯。方芳把我母亲带来的老式内衣都给扔了,劝她以后改变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不要白白的在世上活一回。

  方芳在家中穿着都很人,也很随便,母亲受环境影响,也逐渐地入乡随俗,不太介意了。

  看着母亲半透明睡裙下隐约可见的内衣子悄悄对我说:“你跟我来。”

  我俩来到客厅,方芳说坐月子在上躺得全身酸痛,要我给她按摩。

  说起按摩,我还真认真学过,不但买了书,还买了光盘,在子身上试过几次后,她夸我水平不错,学按摩很有天赋。

  方芳坐在沙发上,我站在她身后给她掐头肩敲背,手法已经颇为专业了,方芳也连声夸我按得好舒服,又怂恿身旁的母亲也来试试。

  母亲刚才在旁边已经看了半天了,眼神里分明出羡慕和跃跃试的的意思。方芳一鼓动,她就点头答应了。

  我一边给母亲按摩,一边问她力度合适吗?舒服不舒服?

  母亲闭着眼睛频频点头,看来是第一次享受按摩,对我的孝心也大为赞赏。

  第二天晚上,方芳又让我给她按摩,地点由客厅沙发转到我们的卧室。

  按摩完后,方芳就招呼我母亲也过来享受一下。母亲当时穿着方芳的你裙般的睡裙,躺下来肯定青光乍,但她还是在方芳的拉扯下,半推半就地躺在了我们夫的大上。

  当我开始为母亲按摩时,子笑着对我耳语道:“这事有八九分了。”此语令我想起《水浒》里的王婆为西门庆勾引潘金莲的经过。

  给我母亲按摩时,我起她的睡裙给她大腿,发现她穿的是带花边的黑丝绸内,跟白皙的大腿形成鲜明的色彩反差,内紧绷绷的,裆部被鼓凸的户顶成一个小山包,中间一条沟壑分明是女人最神秘的入口所在…我感觉心浮气躁,却不敢向那里伸出魔爪。

  给母亲按摩上身时,从宽大的睡衣领口看到母亲的罩果然是和内一套的,罩的设计很省布料,母亲大半个浑圆的球暴罩外面,我的大手围着峰划圈儿地着,母亲的房便波涛汹涌起来…

  母亲在我按摩的过程中从不出声,当我按摩到感的部位时,她便微微地皱眉,脸上红扑扑的,嘴里的娇加剧。她睁开眼睛看着我,似想推拒,又似害羞,但最终也没什么表示。

  此后每天晚饭后我就为两个女人按摩,开始方芳会在旁作陪,后来见我们渐渐放开了,她就有意回避。

  “记住,大胆点儿,别老问‘要不要按这里?’按了再说,只要你妈不反对,你尽管按就是。”每次按完,方芳都为我总结,只是我的胆量实在跟不上她的指正。

  “妈,这样舒服点儿,”这晚,方芳为母亲纠正了姿势后说“好了,我去倒杯茶,你们要喝吗?”然后出去了,顺手把灯光调到最暗,还放起了音乐。

  门关上了,屋里只剩我和母亲。

  粉红色的灯光,柔美的音乐,令人想入非非。

  我穿着内,跪坐在上,母亲大腿搭在我腿上,间窄窄的半透明丝质三角内在我眼前,令我裆鼓起个大包。

  “妈经常偷看你下面…”方芳昨晚的话又浮现在我脑中,我忍不住偷眼看看母亲。她两手放在腹前,闭目仰卧,当我看过去时,她的眼皮忽然动了动,果然应了方芳的观察。

  像往常一样,我以抚摸母亲的大腿开始,然后十指如轮,轻挠母亲大腿后部,直至儿。

  母亲大腿动动又止,悄悄作了个深呼吸。

  十分钟后,方芳才端茶回来,这时我正在按母亲的腹股沟儿。

  “来,喝茶吧。”

  母亲慌忙起身接过茶,我瞟了母亲一眼,忽然发现母亲脸红得像彩霞般,可爱极了。

  喝完茶重新躺下,母亲问我累不累?我说一点儿也不累,她才笑笑躺好。

  方芳看着我按,见我的手老在内罩边缘移动,她就说:“这衣服太碍事了,家里又没有专用的按摩衣。”

  “没事儿,这就好。”母亲脸红红的。

  “我是说他啦,这样手会很不舒服的,他帮我按我都不穿。”

  “你们小夫当然可以啦。”母亲笑道。

  “母子不比夫亲呀?”方芳也笑道:“来,我把灯关了,你们了衣服好好按吧。”

  灯灭了,四周一片黑暗,我听到母亲小声拒绝,又听子劝慰:“不要紧啦,都是这样子的。”

  我没想到子如此费尽心机,知道她已经将母亲的衣服了下来,我便不再犹豫,下了自己的内

  此时眼睛已适应黑暗,借窗外的灯光,隐约看到母亲白光光的身体轮廓。

  “我去拿巾给你盖盖吧,这样就不要紧了吧?”方芳说。

  母亲彷佛抓到救命的稻草,连声答应:“好的好的,你快去!”

  子开门那一刹,房里亮了许多,我相信母亲应该看到我的体——此时我的茎高昂着头,就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但她却低着头,好像并没有看到似的…按方芳的话,到了这一步,就有九成半把握了。

  母亲还坐着等,但我知道方芳不会很快回来,就劝她先躺下。

  按摩重新开始了,当我又按到母亲大腿儿时,她咕哝一声:“小芳怎么还没来啊?”也没别的话说,我就大胆了些。

  我坐在上,将脚伸到母亲的肩膀两旁。母亲的大腿叉开大大的,搭在我际,温暖柔软又滑腻,令我心猿意马。

  我把身体前倾,开始母亲的腹部和,松软滑手的脂在我掌心动。

  按到了,我感到母亲的心脏就在我的掌下跳动,不心跳也快起来。

  这时我的茎不经意间碰到了母亲的私处,她忽然动了动,我慌忙停了下来。

  “痛吗?”

  “不~痛~~”母亲虚弱的声音,都有点儿变调了。

  九成七!

  我强忍着莫名的恐惧,索破釜沉舟,大手继续向上伸去。

  “妈,我帮你按一下部吧。”说完这话,我的手已按在母亲房上。

  “不,不用…”微弱的拒绝。

  “按一下吧,很舒服的。”我极力镇定地说。

  母亲的手搭在我手背上,但迟疑着没有推开我…我反而采取主动,把她的手拿开,放在她的体侧。

  我一边用手掌对母亲的房进行“专业”的按摩,一边剧烈思考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时,母亲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你觉不觉得小芳和继宗亲热得过头了?”

  怎么想起问这个?我有点儿吃惊。是的,方芳和儿子经常在母亲面前搂搂抱抱,有时还接一下吻,拍拍股,吃饭时互相夹菜送到对方口中。

  昨晚方芳还坐在儿子大腿上看电视。不过我和女儿之间也有这种行为,不知母亲有没有看见?

  “嗨,母子本来就亲密无间嘛,她们一直这样。”我为儿辩解,也就是为我自己开

  “有个事,我心里一直放不下,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刘强他娘有没有那事?”

  我看着母亲的眼睛,发现她的眼神里没有责怪或恼怒,倒是好像有好奇、兴奋和嫉妒。

  我点点头,说:“娘,儿子…不争气,你骂我吧。”

  母亲却宽容地一笑:“你是个男人,遇到她那么的女人,能有什么办法?娘高兴的是你后来没有再去找过她,不然可就丢人丢到家了。娘奇怪的是,刘强他娘那么大 岁 数,比我还老,你也有兴趣?”

  我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说道:“其实我还是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那样的女人会疼人。刘婶跟你 岁 数差不多,跟她在一起,我就想起你,觉得很亲切,很…刺。”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母亲听我说完这句大逆不道的话之后,居然搂住了我…我趁势就扑在她身上。

  “孩子,你真的喜欢像娘这么大 岁 数的女人?”母亲的话音都颤抖起来。

  我假装悲伤:“娘,我也知道不应该…唉…可我忍不住…唉…”

  我连唉两声之后,母亲不再问,抱紧我的脑袋道:“好了,不用说了,娘都懂了!小勇,我可怜的儿,就让娘疼你吧…”说完,母亲轻轻地吻了我额头一下。

  “娘…”我作出感动得不能言语的样子,然后以吻代言。

  柔柔的音乐声中,我们母子在上赤身相拥、恩爱绵。母亲的身子热热的、软软的,这是我长大后第一次和母亲光着身子搂抱在一起,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嗯…”母亲轻轻呻了一声,双手从我脑后移到我的肩头。

  “娘,我喜欢你…”我吻着母亲的面颊,微微移动身体,手悄悄地伸下去握住涨硬裂的茎,探头探脑地向母亲的间探索前进。

  头顶到了柔软的,热热的,的,找到了…
( ← ) 上一章   我的娇妻与爱女   下一章 ( → )
我的同学小爸奇缘四部曲我妻如奴被同学包养的春色田野女子医院的男乡野痞医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
免费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是由作者袁智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娇妻与爱女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15回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