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与爱女 第11回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小说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热门小说 > 我的娇妻与爱女  作者:袁智勇 书号:27723 更新时间:2014-3-4 
第11回
  方芳所在的县照相馆装修后重新开张了,起名叫“芳草心”影楼。

  我问影楼名字的来历,子扭扭捏捏的开始还不肯说,最后才告诉我,名字是赵经理起的,但也跟子商量过,那个“芳”果然是指子的名字。

  方芳还告诉我,小赵原本有个女朋友,毕业的时候不肯跟他来这个小地方,于是心平气和地分手了,但方芳发现小赵一点都不伤心…子有点儿不理解,难道相差仅十年的两代人区别这么大,对感情的事看得这么潇洒?

  我也不太明白现在的年轻人,十年也许就有代沟了吧。

  方芳说小赵从老家带来了一个表妹,是他小姨家的女儿,叫小兰,才十八岁,长得很漂亮,负责前台接待。而方芳现在的工作是摄影助理,赵经理说刚开张,用不了太多的人,如果生意好,将来再招人。

  小赵的老家是我们县的一个偏远的农村,那里很穷,但他父亲是改革开放初期就下海经商的首批儿,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了,常年不着家,飞来飞去地四处奔波。小赵是家中的独子,从小给惯坏了,吊儿郎当的,就喜欢玩,不好好学习,大学还是花钱上的一个艺术类三等本科。

  不久,方芳告诉我,赵经理对她挑明了,要追求她。

  子带回家一套进口高级化妆品,包装上全是外文,说是小赵送的。我问她:“你答应他的求爱了?”

  子倒是很坦然:“我只是答应接受他的追求,可还没答应作他的女朋友。”

  然后,子开始隔三差五地不回家吃晚饭,而是和小赵共进晚餐。

  现在,两个孩子都大了,上下学不用接送,我和子中午在单位吃,兄妹俩就在各自的学校食堂解决午饭问题。

  下班后,如果方芳没回家,我就只好做饭。好在媛媛也很懂事,帮我择菜洗碗打下手;如果我累了或者有别的事,女儿也能自己做个简单的饭菜。儿子是不干家务的,吃完饭把饭碗一推,就钻进自己房间鼓捣电脑去了。

  后来,子晚饭后也不回来,跟赵经理逛公园、遛马路、看电影,频繁地约会起来。

  家里安了一部电话,方芳哪天晚点儿回家,会打电话回来告知我。

  我看了子的记,里面有这样的描写:“…当我们手拉手,肩并肩,在夜中的公园里漫步时,我仿佛又回到了初恋的时节…”看得出,子对这段感情很投入。

  子说,她已经告诉赵经理,她不仅是有夫之妇,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奇怪的是,赵经理不但没有失望、生气,反而一点儿都不在意,追她更起劲了。

  子对赵经理说,她跟他是没有结果的,因为她很爱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赵经理却说,他也不想破坏她的家庭,只要两个人相爱,他不在乎什么结果。

  一个月后,子有一天很晚才回家,让我看她手上的戒指,说是小赵今天送给她的。

  我很惭愧,方芳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连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给她买过,但子从来都没埋怨过我。今天看子兴奋的样子,我才明白,其实她很喜欢首饰——是啊,漂亮的首饰哪个女人不喜欢,何况是这么贵重的钻戒。

  子忽然脸红红的告诉我,今天她终于答应了小赵的求爱,成了他的正式女朋友。

  我追问细节,子咬着嘴,断断续续地告诉了我详细的经过。

  今天晚饭后,子和赵经理去了公园,在夜下漫步。当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时,他将子抱在了怀里,子没有挣脱…可没想到小赵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首饰盒,跪在子的面前,正式向子求爱。子被感动了,含泪答应了他。小赵取出戒指戴在了子的手指上,然后起身将子紧紧搂住,两个人接吻了。

  哦…我听得身子发颤,子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一直认为,在男女交往过程中,接吻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得到了女人的吻,就等于得到了她的心。接吻的重要甚至超过了,因为它的神圣——这就不难解释很多卖小姐不肯让嫖客亲嘴的原因了。

  关于这次,子在记里写道:“…他抱住我,说我象月中仙子,我浑身发热。他吻我,抚摸我全身…”虽然写得很隐晦,但更加给人以遐想的余地。

  家里现在也是暗涌动,由于我和子之间的相互包庇纵容,我俩和儿女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暧昧。

  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对女儿的扰逐步升级。我不但死皮赖脸地摸了媛媛的脯和股,还用手摸了她的外。但是,我不敢将手指进去,怕破了那层神圣的处女膜。

  女儿长大了,一些悄悄话只肯跟自己的妈妈说,还神秘兮兮地背着我。

  我很嫉妒,子就笑我,说女儿是娘的小棉袄,这是母女天,我嫉妒也没用。

  其实我跟女儿的进展,方芳都明白,好在她大力撮合,倒成了我的好帮手。

  方芳的记有一页这样写道:“六月五,星期六,晴。继宗今天早晨又玩我的子,边吃边摸。媛媛昨晚告诉我,爸爸摸她的部和股。我对她说,爸爸喜欢你,摸一下有什么要紧?她就没再说什么。我叮嘱她不要告诉别人,她答应了。”

  方芳说赵经理已经几次向她求,虽然她每次都到最后拒绝了,可她越来越觉得难以抗拒——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她觉得自己随时会管不住自己…

  节的时候,赵建军回老家过年了,我也自己回老家住了几天。

  在老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我跟姐姐就像夫一样柔情意,有时候打情骂俏也不避讳母亲,母亲也不以为忤,一脸慈爱地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胡闹…

  回到家,儿子偷偷告诉我,说我子和赵经理经常通电话,每次都说很长时间,而且是躲在主卧用电话的分机,神秘兮兮的。儿子最后说:“我妈妈肯定有事,爸爸你可得管管她…”说完就愤愤地转身走了。

  看着儿子落寞的背影,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心想就是吃醋也轮不到你小子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故意问子:“我走的这几天,你想不想我啊?”

  子马上腻到我身上,娇嗔道:“那还用说?倒是你恐怕没怎么想我吧?”

  我逗她道:“我想不想你有什么关系?有人想你不就行了!这几天的电话费可是严重超支了…”

  “不会吧,接听不是不收费吗?每次都是他打过来,我可没怎么给他打…”子忽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有些恼羞成怒“你心疼了?小赵说他给我报销电话费的。”

  子的话说得我一愣,我心疼电话费?那才几个钱!如果说我真是心疼了,那也是因为我要将子拱手送给 夫了。

  子忽然凑到我耳朵边,低声说:“小赵明天就回来了,他约我后天见面。你知道后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随口说道:“后天?2月14号啊…”忽然一灵“情人节?”

  我扭头去看子,她不敢跟我对视,俏脸一红,小嘴一抿,钻到自己被窝里去了。

  我心里酸溜溜的,可又觉得非常刺。西方的节日这些年也在国内渐渐兴起,年轻的情侣们会在情人节这一天尽享浪漫,商家也会趁机大搞促销。可我和子还从来没赶过这个——这是方芳第一次跟男人过“情人节”而这个男人也是她认识我之后除了亲生父亲之外的第一个男人,她终于要红杏出墙“背叛”我了。

  我知道现在已经箭在弦上,我就是不同意也未必能阻止这件事的最终发生,于是咬了咬牙,对方芳说:“看来你也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吧,小赵倒是用心良苦啊!你去吧…不过,你回来要告诉我,我想知道所有的细节。”

  子面红耳赤,但最后还是咬着嘴点头答应了我。

  2月14号,早上出门前,方芳忽然抱紧我,好长时间都不撒手。

  我心里一动,温柔地问她:“怎么了,老婆?”

  忽然觉得肩头被洇了,我将子的脸搬过来,果然发现她正在无声地哭泣,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颗颗滴落。

  我伸手为子擦去脸上的泪水,故意笑话她:“呵呵,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你这样啊?你放心,老公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方芳难为情地笑了,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今天晚上,我可能会…回来得很晚。”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关键时刻终于来临了,如果我今天将她放走,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她就不是现在的她了。

  仔细想了想,我还是作出了决定:“我知道了…你自己多保重。”又故作轻松地说“玩得开心点儿…”

  方芳盯着我的眼睛,呐呐地说:“你…就不担心?”

  我也凝视着她,语气坚定地说:“我只知道,我爱你,你也爱我,这还不够吗?”

  “老公…”子又紧紧地抱住我。

  方芳到卫生间简单地补了妆,临出门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才决然而去。

  我望着门口,发了一阵子呆,终于还是走过去,穿鞋拿包去上班了。

  整整一天,我在单位里神思恍惚,丢三落四的。

  晚上,子果然没有回来吃饭。我懒洋洋的,身子发软,不想动。媛媛看我的样子,没说什么,就自己做饭。

  我草草地吃了两口。媛媛把饭桌收拾好后,兄妹俩各回自己的房间去做功课。

  十点多,儿子从房间里出来,看我还在客厅看电视,就问我:“爸爸,我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你做完作业了?那就早点睡吧。你妈今晚有事,会很晚才回来,你不用等她了。”

  儿子点点头,没说什么,回了自己房间。

  快十二点的时候,儿子又从屋里出来,看我还在客厅,他先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在返回自己房间时,看了看我,还是忍不住问:“妈妈还没回来?”

  我嗯了一声,儿子就盯着我看,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说,回屋了。

  一直等到将近夜里一点钟,门外终于有了动静,我听到钥匙到锁眼里转动的声音。

  我噌的起身,过来将门一下子打开。

  门外果然站着子,好像被我刚才开门的动作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很惊恐的样子。

  我伸手将她拉进门里,一边关门,一边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低着头,慢慢地鞋,没有回答。

  等她开始衣时,我又问:“不洗脸啦?”

  “洗过了。”她低声回答。

  “那洗澡吧,我烧好水了。”我知道她有睡前洗澡的习惯。

  “也…洗过了。”声音很轻。

  我腹狐疑地看着她,子却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不再问了,就说:“那就回屋睡吧,已经很晚了。”

  子垂着头跟在我身后亦步亦趋,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上了,我们光衣服后躺进了一个被窝,我抱住子,小声问:“怎么样?今天都去了哪里?”

  “先去了‘绿岛咖啡厅’,吃了西餐。”

  肯定是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红酒、玫瑰花、巧克力,方芳和赵经理如同热恋中的情侣,偶偶低语、深情地凝视。

  我和子从来没吃过西餐,总觉得那东西吃不习惯,也不实惠。那今晚是子第一次吃西餐了,这个美好的“第一次”从此属于另外一个男人了。

  “饭后呢?”

  “去了公园…”

  这个季节逛公园,他们也不怕冷?

  也许他们不会觉得冷,不是有那句话吗?“恋 情热”!

  我知道今晚肯定不止这些,就问:“后来呢?”

  子咬着嘴,却不回答我。

  我再三追问,她才瞟了我一眼,脸一红,呐呐地说:“后来,我们去了…”

  “哪里?”

  “世纪饭店。”子的声音细得象蚊子叫。

  世纪饭店是本市刚建成的唯一的一家号称是五星级的大酒店。自从我们这个小县城变成旅游强市后,经济发展速度很快,这些年盖了很多宾馆饭店,顶数这家刚开张的“世纪饭店”档次最高,看来赵经理为了我子,还真是很大方啊。

  方芳终于和赵经理去酒店开房了,这让我心跳加快,口干舌燥,不由得搂紧了她,追问:“然后呢?”

  “他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看夜景,我没吭声,他就领我去了世纪饭店…开房的时候我很紧张,生怕接待小姐问我什么…他却很轻松,很高兴的样子。”

  多的付出,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赵经理能不高兴吗?我暗道。

  “说是看夜景,可我在窗户边看了才一会儿,他就亲我…”

  我心想,看夜景只是男人的一个拙劣的借口而已,难道方芳不明白?

  “嗯,说下去。”我有些迫不及待。

  “还动手动脚的,”说到这儿,子有点儿脸红:“讨厌死了!”

  “哦?真的讨厌?”我挪揄道。

  “去你的!”子轻轻捶着我的膛,娇嗔道。

  “好啦,后来呢?”我的心怦怦直跳。

  “不告诉你。”子在关键时刻却想掉链子。

  “说啦!”

  “不说!”子还在逗我。

  “求你了,说吧!”我抱着子不停地摇晃,摇得她咯咯轻笑。

  “后来我去洗澡。”她终于还是架不住了“他也要洗…”

  “嗯。”我像个称职的听众。

  “我不让他进来,可他硬是挤进来,”子不好意思地说“我本来是想赶他走的…”

  “嗯,我明白,可你赶不动他对吧?”我撇撇嘴“然后呢?”

  方芳低头玩着我前的头,不说话了。

  “你给他了?”我的心一紧。

  子羞羞地看我一眼,又低下头。

  “是不是呀?”我摇着她。

  子又看我一眼,垂下眼帘,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又不放心地看着我。

  我半天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怎么啦?”子怯怯地问。

  “没什么,我…没事儿。”我挤出一丝笑容。

  “不是!你这样子让我看了…心疼。”子吻了我一下“那我以后不找他了,好吗?”她靠在我前,轻轻抚摸着我的脸。

  “没关系,我虽然是有点儿吃醋,可我更想让你开心。”我认真地说。

  “勇,对不起…”怀歉意地吻着我。

  已是夜深人静时分,我们还毫无睡意。在我的温柔抚慰下,方芳慢慢地敞开心扉,对我说出了今晚发生的一切。

  “他先帮我擦肥皂…”

  “趁机摸?”

  “嗯。”“然后?”

  “然后抱我,说我漂亮…”

  “接着就搞起来了?”我笑问,其实心里酸酸的。

  “没有啦!”子白了我一眼“他说我与众不同,第一次见面就上了我。后来听我说有老公了,他嘴上说不在意,其实心里难受死了。”说到这里,子微微笑起来,神情中不无陶醉和足。

  想起我当年看到子的一张照片就得神魂颠倒,赵经理这话倒也不怎么夸张。

  “他还说,如果能和我在一起,就算身败名裂,被你砍死也在所不惜。”

  “哦…这么豁得出去?”我其实根本就不信。

  “他说我身材象仙女…哎呀,真是羞死了,还仙女呢…”方芳似乎很不好意思,却笑得很开心。

  其实她的身材确实保养得很好,成了少妇后,比少女时代更增添了几分成的风韵,难怪男人会着

  “接下来呢?”我问。

  “没了。”

  “没了?不会吧?”我难以置信。

  “你还想听什么?”子嗔怪地看着我。

  “后来呢?”

  “后来我就回家啦?”子吃吃地笑着。

  “你敢耍我?!”我跳起来用力咯吱她。

  子笑得透不过气来:“哎呀…救命呀!”

  “你这个小妖…到底说不说?”我知道子身上的怕咯吱,我这招很管用,之前在她身上屡试不

  “我说,我说…”子果然不敢负隅顽抗,很快就投降了。

  “说吧。”我重新躺好。

  子的息总算平复下来,喃喃地说道:“后来,我们就在浴室里做…”

  “怎么做?说详细点儿!”我发现自己的茎开始充血。

  “你真的想听?”方芳看着我,柳眉一扬。

  “真的。”

  “不生气?”

  “绝对不!”我直视着她。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方芳搂着我的脖子,把嘴贴在我耳边说:“他先是把我挤到墙上,用手抠我下边,抠得我水了,就把他那东西进去了…干了一会儿就觉得这个姿势很吃力,他就坐在浴缸边,让我坐在他腿上,他扶着他那东西对准我那里,让我往下坐,等那东西都进去了就抱住我,让我动…”

  “感觉怎么样?”我的茎更硬了。

  “就那样呗,还能咋样…”

  “他那玩艺长啥样?”

  “嗯…没细看,好像没有你的,可比你长,得很深…”

  “舒服吗?”

  “还可以吧…”

  “不信!”我当然不信,这对狗男女干柴烈火的,能不刺

  “真的,第一次没什么…感觉。”

  “你们…做了两次?!”我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嗯…”子有点儿脸红“后来在上,又做了一次。”

  “你没让他在里面吧?”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关键。

  “我叫他不要的…”子嗫嚅着“可他不听…”

  “哦…”我感觉口憋闷,可下边的茎却一下子涨到了极点。

  “不要紧,他带我去买了药。”子说着,起身去掏放在头的背包,拿出一盒事后避孕丸给我看,里面空了两个

  我看了看,拿过来放到一边,然后子的身上。

  子闭上了眼睛,我分开她的大腿,将早就涨硬裂的大巴使劲捅进她的眼儿里。

  方芳轻轻哼了一声,我抬手把灯关了,用自己的器仔细品味着子刚刚出轨的户有什么不同。

  道里面温热、滑腻不堪。知道子回来前已经洗过澡了,可能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里面还有粘糊糊的东西,觉得更刺——这是我给第二个男人刷锅了,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你虽然让他了,可你还是我的!”我一边,一边咬牙切齿地说。

  “对,不管让谁,我也永远都是你的!”子应和着我。

  “你的小在外面不管多么舒服,都不许忘本。”

  “它不会的!”

  “我的巴永远是你小的主人!”

  “是,你的巴永远是我的小的主人,你也永远是我的主人!”

  我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是双休的第一天,早晨我们起得很晚,孩子们起得更晚,我一看都上三竿了,就起去了女儿房里。

  “喂,太阳晒股了!”我起女儿的被子,拍着她的股。

  媛媛翻了个身,哼哼着不理我。

  我索将她的被子掀开,抚摸着女儿正在发育的体…她下意识地推挡着。

  我趁她不备,了她的内,媛媛娇嗔地小声尖叫着,抓过被子盖住下身。

  回到自己房里,方芳穿着内衣站在镜前,梳着瀑布般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她看起来容光焕发,比昨天更滋润了。

  我从袋里掏出刚刚缴获的女儿的内,在她面前一晃,神秘地一笑。

  子打了我一巴掌,啐道:“死样儿,还不快收起来…”

  我得意地递给她,子剜了我一眼,接过来锁进了柜子里。

  都说夫之间的生活习惯和思维定势会传染,我现在也很喜欢收集一些自认为有纪念意义或有价值的东西,女儿的内和小背心就是其中之一。我和子一起到商场给女儿买了好多内衣,我把女儿穿过的当做战利品收藏;而柜子里也有两条儿子的内,上面有明显的斑,是子的珍藏。

  “妈!”女儿着眼站在门口,下身围着一条被单,向母亲投诉“爸又偷我的内…”

  “嘻…不要紧的,换这条好了。”方芳从衣柜取出来一条新的,递给女儿。

  女儿哼了一声,接过来坐在边穿,我走过去扰她,又搂又摸。

  方芳笑着看了我们父女一眼,只穿着内衣就出去了,我听到她敲了敲儿子房门,然后进去后把门关上了,就放心和女儿嘻闹起来。

  我把媛媛刚穿上的内又强行下来,一边抚摸她滑不溜丢的股蛋儿,一边伸手向她的间掏去…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我抱住赤身体,抓着枕头追打我的女儿,小声道:“嘘!别闹了,我们去看看妈妈在做什么,好不好?”

  女儿点点头,我把内还给她,等她穿好,然后拉着女儿的小手,悄悄潜到儿子的房门前…
( ← ) 上一章   我的娇妻与爱女   下一章 ( → )
我的同学小爸奇缘四部曲我妻如奴被同学包养的春色田野女子医院的男乡野痞医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
免费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是由作者袁智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娇妻与爱女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娇妻与爱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11回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